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34闹别扭的兄妹俩(一万三,求月票)

234闹别扭的兄妹俩(一万三,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1015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周文秀看着此刻耀武扬威,字字铿锵有力的女孩子,眯起眼, “你个小丫头又算个什么东西,你讲的话——” “周文秀大妈,你丈夫怎么说现在也还是个官,就你现在这样子,实在不像是个公务员夫人吧?” 苏锦是个特别理智的女孩子,没有十八岁的怯懦,没有十八岁的犹疑,迷茫。 她打小就是一个乖巧而懂事的孩子,每一个阶段似乎都很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并且无论她决定做什么,都是卯足了劲儿,一心一意的做。 也正因此,高考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多可怕的事,只是按部就班的走一个过程。 她清楚的知道,时代在不断发展,科技产业会成为重中之重,所以,她报考了a大it系的编程应用并以高分被录取。 看着眼前泼妇一样的女人,还有那个看起来人模人样,其实没心没肺的大伯,她觉得很是糟心。 三爷爷生前是个那么慈祥温和而又敦厚老实的人,她这一辈,都受尽了三爷爷疼爱。 可不幸养了这么个不孝的儿子,有一个这样坏心的儿媳妇…… “我呸!你们这一家人都一个德行!” “大妈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三爷爷的这房子,你们也不要了?” 苏锦是真的不想要三爷爷的东西,哪怕三爷爷立了遗嘱,哪怕三爷爷立下遗嘱前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但她相信,不只是她不想要三爷爷的东西,爸妈一定也不贪这些,哪怕临着动迁,这套房子将会成为一笔可观的财产。 周文秀此刻气的眼睛涨红,五官都扭曲了,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把苏季康这一家老小都咬死。 “要。” 说话的是苏建义,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眼苏锦,又看向苏成功, “成功,你女儿说的话,算不算数?” 在苏建义的眼里,整个大家族里,自己是混的最好的,可现在…… 他仿佛成为了最可笑的一个笑柄,被面前这一个个农村人给看贬。 这种场面下,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尊严,他可能都说不出“要”这个字。 可他是个更看重时事的人,他知道自己需要这笔财产。 苏成功看了妻子朱亮亮一眼。 朱亮亮长得胖胖的,但五官却很好看,如果瘦下来,必定是个大美人,估计也正因此,苏锦遗传了母亲较好的无关,成为了个美人。 她看了眼女儿…… 苏锦把话说得那么死,拒朱亮亮心里有些不甘心,却还是点了点头。 “不要就不要了,给他们吧,絮没说错,我们家不缺这点钱。” 苏成功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安律师, “安律师,你看,如果我们想把这财产转让给苏建义,要怎么做?” 一旁的安律师都看傻了眼…… 一栋即将动迁的房子,就算再破烂,等拆迁办一统计,大笔一挥,就会变成一两百万…… 寻常百姓人家,这一两百万要挣多久? 这家人的脑子没问题么? “安律师?” “转让是可以的,只要您写一张转让书,去公证处公证过,苏老先生的这笔财产就可以转到苏建义先生的名下。” “行,那麻烦安律师抽个空,带我们去办一下。” “好的,没问题。” 就这样几句话,三爷爷的房子基本上就又回到了苏建义手上。 在场有像安律师一样,觉得苏成功一家是脑子进水的。 也有像苏小萌此刻一样,一边觉得不服气,但另一边也觉得这样做,会省去很多的麻烦。 “那……苏成济先生,苏老爷子的存款……您应该不会也拒绝吧?” 安律师看向苏成济,这表情仿佛是希望苏成济不要拒绝,似乎苏成济再拒绝,安律师的三观都要被刷新了。 “当然不会拒绝。” 说话的是苏妈妈,在苏成济有些犹豫的时候,斩钉截铁道。 周文秀看向苏妈妈,冷哼一声,一脸的瞧不起。 “就光是周文秀昨晚打小萌一巴掌,今天又拿茶杯砸了小萌,这笔钱怎么也得要。” 苏妈妈说完,其实不少人松了一口气。 这苏建义的为人是真的挺不受亲戚待见的,更别提这周文秀了。 他们的儿子长得眉清目秀,但从小就没受到好的家庭教育,以至于和他的父母一个德行,狗眼看人低。 这要是苏成济一家也把苏季刚留下来的财产给了苏建义,总给人一种……恶人没有恶报的感觉。 一旁的巴紫紫也是手心捏出了一把汗。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黎浩一家,好像越来越落魄了…… 父亲从市政aa府的秘书长降到现在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职位。 而苏黎浩呢,海归回来,可手上的那学位证书,就像一张白纸似的,送到大型企业,却频频被拒。 以至于现在在一家中型的私企工作。 至于这未来婆婆…… 她看着她现在的疯样子,不由后背发凉。 初见时的那贵妇模样,此刻全无,剩下的就只是一个村中莽妇。 比起她口中辱骂的这些农村人,她倒觉得这“未来婆婆”连这些农村人都不如。 她……有点想落跑了…… 一个上午,就在这场“遗产问题”的争吵中结束。 苏建义一家回了苏季刚的房子里待着。 如果他们不是苏季刚的唯一的媳妇儿子和孙子,他们恨不得立刻离开这苏家村。 午饭,他们也没吃,苏建义夫妇俩回了房间后,也是一顿争吵。 苏建义觉得周文秀闹得太过头! 而周文秀骂苏建义懦弱…… 苏黎浩站在门外听着,巴紫紫就站在他旁边…… “你家……可真复杂啊……” 她淡淡说了一句,就这么一句话,仿佛戳中了苏黎浩的某一根神经,立刻暴躁起来, “你要是不高兴留在这,可以滚。” “……” “你现在觉得我们一家挺可笑的是不是?” “苏黎浩,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是有病!你最好赶紧滚!” “……” 巴紫紫咬了咬牙,狠狠推了一下苏黎浩, “谁媳和你们这一家疯子一起生活啊!” 说完,巴紫紫便气冲冲的回屋背起自己的包,推着箱子就走了。 她离开的时候,经过了苏爷爷家门前,正坐在门口椅子上给大堂哥的小儿子苏胜喂饭。 苏胜今年两岁半,咿咿呀呀已经的会说不少话了。 “姑姑……轮子,滚滚滚……” 苏胜指着拉着箱子远远走过来的巴紫紫道。 他是想表达巴紫紫的那个箱子带滚轮的,在地上滚动着往前移很好玩。 可不巧,巴紫紫就听到了“滚滚滚”这三个字。 停在苏小萌跟前,就恼了, “你教他的?” 苏小萌还一头雾水,站起来, “什么?” “是你教他说让我滚得?!” 苏小萌愣了一下,而后噗一声笑了出来, “巴秀,你也太敏感了点,孝子估计就是看到你这滚轮的箱子,闹了两句,你怎么会想这么多?” 巴紫紫皱眉。 “怎么?你这是要去哪儿?” “和你无关。” “……” 巴紫紫说完,便继续气冲冲的往村口走去。 苏小萌看着她的身影,隐约能猜到她是要回去,之后便也没再多想,继续蹲下来给苏胜喂饭。 …… 双双和煌煌都离不开小萌太久,时间一长,俩孩子就很没安全感。 所以没等殷家二老催,小萌就收拾行李准备回北京。 三爷爷的头七也没过,就离开了。 苏锦和小萌一样,因为三爷爷去世的事情,延迟了去学校报到。 所以,回北京时,两人一块儿。 在飞机上,两人聊天聊了一路。 苏锦比苏小萌想象中更好相处,她以为这堂妹不太喜欢和人聊天,亲近。 其实不然,她只是比较慢热,与人交往不刻意而已。 “a大的计算机系……哇,那可是个够bt的系别诶……” 小萌听到苏锦说自己是计算机系的学生,吓都吓死了! 对于她这种半学渣来说,像计算机那种系别,只要一想到,便满脑子蹦出来数字编排,程序代码…… 所以有时候见殷时修在电脑跟前敲着这些代码,她都远远躲开,很怕他一个兴起,把她拉过去,教她一点儿。 殷时修现在真的是有很不好的习惯。 但凡一些她不了解,她不熟悉,不明白的事物,他就灰常有耐心的和她解释,恨不得全教给她。 那简直就是一副良夫益友的样子。 可…… 小萌觉得自己的脑容量就这么大,再多了,就得炸了。 “没那么可怕的,比起小萌姐学语言,我还是觉得敲些代码编程,比较上手一些。” “是吗?” 苏小萌笑道,摸摸头,而后道, “其实学语言没那么难的,就是多读多背多听多说多——” 小萌还没说完,苏锦忙伸手让她打住, “可以了,就光是这些,我听到就已经想死了!” 苏锦忙一副“姐,你饶了我吧”的表情,逗乐了苏小萌。 都说女孩子之间的友谊很复杂,可其实只是没有遇上一个合得来的人,一旦遇上了,这份友谊会更加纯粹,更加简单。 “我觉得代码也好,编程也好,它起码有一个公式,一个框架可循,只要掌握了规则,就不是那么难,可语言啊……在我看来,那就是背,就是读,即便有所谓的规则,那也有一二三四五条例外。” 苏锦一边说着,一边摇头, “我觉得学语言的太厉害了。” 苏锦的这话是发自肺腑,并没有丝毫奉承小萌的意思。 所以让稍稍有些虚荣的小萌,自尊心得到满足,心里就有点儿小得意…… 看来,她还是很厉害的嘛…… “那絮,你高考选的理科吧?” “恩。” “如果英语考得再好一点,是不是可以进清华北大啦?” “唔……” 苏锦看向小萌…… “姐,这张英语高考卷,我已经尽力了,不可能再高了。” “这个哪有“不可能”一说的呀,你英语考了几分?” 小萌其实也就随口问一下,虽说隐隐的想在小妹的英语成绩上找到一点成就感…… “147。” “……” 靠!靠靠靠! 苏小萌当时就懵了!嘴张了张,又默默的闭上了…… 苏锦还真没意识到什么,见苏小萌突然沉默,而后眨了眨眼, “姐?” 苏小萌深吸口气,冷静冷静…… “啊!你这也叫语言不好么!你考147啊!” 想她当年,险险擦过一百二。 小萌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苏锦被她吓一跳,忙用食指发出“嘘”声,示意小萌小声点。 “我不是说我语言不好,我只是不喜欢学语言,因为太枯燥了,但是要高考,我也没办法是不是?纯背的东西,总不能失分吧?” “……” 纯背的东西,总不能失分吧…… 苏锦的话在后半航程里,一直在苏小萌脑中回旋着。 苏锦这丫头,是不是个怪物啊……? 之后,小萌就一直没有和苏锦说话,像是生闷气一样。 苏锦没有小女生的那种细腻和敏感的心思,所以真的想了很久,才意识到,她可能无意中打击到了小萌姐…… 再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苏小萌…… 苏小萌抬手让她打住,愤愤的吐了句, “你们学霸的世界,我不懂,别和我说话,我想静静。” “……” 苏锦被小萌这一本正经的样儿给弄笑了。 “你个臭丫头,你敢笑我!” 小萌气不过,伸手就挠她的痒。 苏锦忙求饶。 两个女孩儿这一航程遭来了不少同行人的白眼。 到达首都机场,取了行李,刚出来便看到站在一旁,戴着墨镜,穿着米白色的风衣,里头搭着衬衫西装裤的殷时修。 这男人真是太显眼了…… 小萌看到他便伸手招了一下,殷时修走到通道前,张开双手,给了她一个拥抱,他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发,用只有小萌听见的声音,小声道, “想你。” 小萌心里暖洋洋的, “我也是。” 两人简单抱了一下,便松开了。 小萌给殷时修介绍道, “我和你说过的,大伯的小女儿,苏锦。” “姐夫好。” 苏锦有个不好的习惯,她是个近视眼,两只眼睛都三百多度,度数不算太深,但是散光很严重,可偏偏,平时走路就不喜欢戴眼镜。 连隐形眼镜也不带。 走路的时候看路边的指示牌没什么影响,但要是看人,距离一远,就是一片糊像。 而她也从来不在意这个。 在她看来,走路就走路,也不需要认人,更不需要东张西望。 所以刚出来的时候,她看不清殷时修的面貌,只觉得人群中有一个身形很是出挑。 走近了,才觉得姐夫长得很好看。 苏锦对美丑是有辨识能力的,但她不是花痴,不会对帅哥就特别感冒,同样的东西,她不会更在意外在。 所以殷时修长得好看,也并没有让苏锦对他有太多的好感。 苏锦对他打心底里产生敬意,是在日后的慢慢相处之中。 “你好,我是殷时修,你叫我姐夫也成,叫我哥也成。” “唔……小萌姐好像叫你叔叔诶……” “……” 苏小萌忙瞪了眼苏锦,脸“蹭”的就红了。 “那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的那么老,够上叔的级别?” 苏锦笑道, “姐夫一点儿也不老。” 殷时修略满意,一手拿过苏小萌的箱子,一手就要接过苏锦的箱子。 “不用了,姐夫,我自己能推,不重。” 苏锦忙道。 “那行,那你推着走,小心些。” “恩。” 苏锦推着箱子跟在殷时修和小萌身后,一如既往跟着带路的人,也没有四处张望。 她是第一次来北京,但并没有对这繁华的大都市有太多的感叹。 只觉得,这机惩成都机场也没什么大的区别。 唯一一个让苏锦感到颇为明显的区别,是北京机场似乎比成都机场的人流量大很多,显得有些拥挤,更吵一些。 ———— 殷时修是上了车以后,才发现苏小萌额头上被头发遮住的那一块凸起。 “头怎么回事?” 小萌被周文秀用茶杯砸的事情,小萌没告诉他,怕他闹心。 “不小心——” “周文秀用茶杯砸的。” 苏锦一看苏小萌那样儿,就知道她没打算说实话,于是抢先开口。 苏小萌扶额,小妹这嘴巴也太快了。 她没想说,就是觉得麻烦……解释起来,有一大串的话要说,而她说实在的,不是很想再提苏建义这一家人。 殷时修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苏小萌脑袋“嗡”一下,直觉不妙。 她后来也没敢吱声,坐在车里,一直到回了家。 到家是四点。 阿素知道小萌今天回来,便把双双和煌煌从爷爷奶奶那儿接了过来。 “四少爷,少奶奶。” “阿素,你来了啊!” 小萌惊喜道,阿素在这就意味着几天未见的女儿和儿子也在这。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进房去看孩子们,就被殷时修扯住了衣领。 “等一会儿。” 苏小萌愣了一下。 殷时修把行李箱提了进来,让阿素拿双拖鞋给苏锦换,便把她拉到沙发上,让她坐下。 他拨开她的头发,看着那个肿着的小包,泛着青紫色。 他目光沉稳如炬,这会儿就盯着她的包,一声不吭,弄得苏小萌瘆的慌。 “去医院处理过没?” 良久,殷时修才问了句。 “啊?就这么个小包,没事儿,多用鸡蛋揉几天,肯定会消下去的,你放心。” 殷时修眼珠子向下,睨了她一眼,抬手,很是恶劣的弹了一下她额头上那包。 “啊!疼的啊!” 苏小萌忙捂住自己的额头,瞪着他。 “我以为你不知道疼。” 殷时修挺带讽刺的说了句,而后便起身去了储物室。 小萌心下愤懑,这什么男人嘛! 他给她抹了点消肿化瘀的药膏。 小萌见他上药膏的时候很仔细很小心,棉花棒擦着她的小肿包,动作很是温柔…… 不由低下眉眼,嘟囔了句, “那周文秀就是个疯婆子……不是我先招惹她的,是她——” “好了,去看看双双和煌煌吧。” 殷时修收好药膏放在茶几上,对她道。 小萌抬眼,偷偷瞄了眼殷时修,小心翼翼问了句, “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生什么气?你吃点苦,长点教训也好。” 殷时修说完,对坐在一边的苏锦道, “你想喝点什么,让阿素给你拿,或者你自己去冰箱里挑,我去换件衣服。” “哦,好的。” 说完,殷时修便进了卧室。 苏锦看向苏小萌,小声问, “姐夫,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啊?” 小萌搭着脑袋, “生没生气我不知道,但不高兴是肯定的……所以我才讨厌苏建义那一家人,诶!” 苏锦摸了摸鼻子,看着这样的小萌,她觉得还蛮新鲜的。 “要不要进来看看我女儿和儿子?” 苏锦点头,水也不喝,就跟着小萌进了婴儿房。 双双和煌煌都在睡觉。 小萌轻手轻脚的带着苏锦凑到靠门的婴儿床边,指着穿着粉色衣服的幸伙对苏锦得意道, “我闺女,小名双双,大名瑾兮。” 苏锦刚凑脑袋过去看,只见幸伙醒了,那双黑亮黑亮的眼睛看着他们,当这幸伙的目光落在苏小萌身上时,明显更亮了一下。 立马就支吾了一声, “妈妈……” 小萌见幸伙醒了,忙笑着把幸伙抱起来, “双双宝贝儿,妈妈回来了啊,想妈妈了吗?” 小萌亲了亲幸伙的脑袋。 苏锦站在旁边,所以幸伙的表情她是看的一清二楚,只见原本躺在婴儿床里显得有些木然的面孔在看到苏小萌后,明显有了表情。 大眼里有欣喜,激动,还有浓浓的依赖。 但是当小萌喊出“双双宝贝儿”后,幸伙的面色明显僵了一下。 “妈妈……双双……那……” 幸伙表情恢复木然,盯着苏小萌,手指朝旁边那婴儿床一指,很是冷静道。 “什么?双双要什么?” 苏小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双……双双……那……那个……那个……” “哪个?” 煌太子这下急了,在苏小萌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对于苏小萌把自己和双双弄错这件事感到很是愤慨! 一旁的苏锦在看到煌太子开裆裤下面的小*时—— 反应了过来。 “姐,这个……好像是你儿子,不是你闺女……” “……” 苏小萌愣了一下,低头一看,还真是! 再抬头,对上煌太子鹏的眉,这一脸,也说不出什么表情,有些别扭的看着苏小萌…… 像是委屈到了。 “……” 苏锦就算是没带过孝,就光看着煌太子现在的表情,都能想象得出这幸伙心里想什么…… 她看着苏小萌,很好奇苏小萌会怎么哄孩子。 谁料…… “妈妈知道你是煌煌,妈妈在和你玩呢!” “……” 煌煌大概是听懂了苏小萌意思,但有些将信将疑的…… “那儿是双双,妈妈一眼就认出来了。” 苏小萌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着自己的孩子,苏锦在一旁看的真是…… “妈妈……” 煌煌眼珠子转了一圈,似是没再盯着这件事,而是伸出手环住了苏小萌的脖子,主动凑上去亲了一下小萌。 “我乖,双……双她,她不!” “……” “双……双……”煌太子叽里呱啦说了一串,谁也听不到,就双双两个字听得很清楚,然后还有…… “闹……烦……” 还有一个嫌弃的表情和一个摆手的手势…… 意思大概是,妈妈不在的时候,我很乖,但双双很不乖,她很吵闹,很烦人。 苏小萌不知道这兄妹俩是怎么相处的,她这一回来,煌太子就和自己告状。 这才一岁多一点儿,就开始告状了…… “唔……” 似是听到了这边传来的声响,双双也转醒了。 结果这一醒可不得了,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来了的小萌,又看到小萌抱着煌太子,模样很是亲昵的样子。 顿时就崩溃了,“哇哇”的就大声啼哭起来。 苏小萌被吓一跳,殷时修刚换好衣服,便听到婴儿房里传来孩子的哭声,头疼…… 走了进去,苏小萌转身忙求救似的看着殷时修。 殷时修上前把哭的稀里哗啦,很是伤心的双双抱了起来, “爸爸抱,爸爸抱,双儿不哭不哭……” “呜呜啊……啊……呜呜呜……” 殷时修一哄,双双哭的更得劲儿,煌太子扒着苏小萌的肩膀,一脸平静的看着双双…… 苏锦听着双双这尖锐的哭声,脑子“嗡嗡嗡”的炸着。 只觉得静态的孩子比动态的孩子要美好多了。 “她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啊?” 殷时修都有点发懵了。 苏小萌也是一脸懵逼…… 谁能想到,这兄妹俩,已经有很严重的“争宠”心态了。 “双儿,为什么哭啊?” “妈妈……妈妈抱啊……!呜呜呜……” “……” 双双哭的这叫个撕心裂肺,结果……原来是,争宠。 苏小萌听双双这么一喊,忙对煌太子道, “妈妈也抱抱妹妹,妹妹哭的太伤心了。好不好” 煌太子也没闹,一副“我很懂事”的样子,点了点头,“哦!” 苏小萌忙和殷时修对换了一下。 而后这让人脑袋都跟着炸的哭声才慢慢消停下来。 一旁的苏锦没来由的舒了一口气。 孩子……不好养啊。 晚饭的时候,双双和煌煌坐在高高的婴儿座椅上,一人手里拿着个小银勺子,捧着个小银碗,等吃饭。 双双哭完转眼就忘了,这会儿又是没来由的嘻嘻哈哈的兴奋着。 手攥紧了小银勺子就在那敲着小桌子, “饭饭!饭饭!” 煌太子就靠在那,斜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双双看…… 苏锦见着煌太子的表情,刚喝进嘴里的水,险些就喷了出来! 那表情就像是觉得双双是个神经病似的…… 小萌才走几天,回来就发现,兄妹俩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好争c斗! 就比如吃饭,阿素给煌太子舀了一小碗绿豆薏米粥,粥熬的很稀,像汤水一样。 煌煌不怎么挑食,吃的很多。 双双看着很爱吃,但其实又挑食,又吃的少。 结果见煌煌把一小碗米汤喝完了,也连忙低头把自己那碗给喝了! 喝完,一嘴都是黏糊糊的,还呛了两下。 深怕别人不知道她也喝完了,还叫了一声, “爸爸啊……妈妈啊……” 见殷时修和苏小萌的注意力过来,就忙指了指自己的空碗。 而后下巴扬扬…… 苏锦没忍住,这会儿是真笑喷了出来,赶紧抽纸巾擦了擦嘴,有点儿不好意思…… 苏小萌忙道, “没事没事,来我家的,被这俩幸伙一闹,都得喷。” 苏锦起身去洗手间洗了下手。 煌太子通常是一碗吃不饱的,所以把碗递向阿素, “姨姨……” 阿素给他又舀了一小碗。 煌太子低头就开始吃。 “姨姨!” 双双也把小碗递了过去! 小萌愣了一下, “双儿,你还吃的完么?” 双双主动过滤了一下妈妈的话……双儿,你还吃么? “恩!次!” “……” 小萌瞪大了眼睛看向殷时修,小声问, “她咋饭量变这么大了?”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是爸妈带着的。” “阿素,给她少添点儿。” 小萌小声道。 阿素应了声,便添了一小碗给双双。 双双也没在意自己碗里的比煌太子晚碗里的少,就拿着勺子,有些笨拙的往嘴里送。 煌太子瞥了她一眼,也埋头苦吃。 苏小萌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趋势…… 兄妹两好像开始争起来了。 殷时修也察觉到了。 吃完晚饭,苏锦帮着洗了碗,拒小萌说了不用。 阿素做完家务便回去了。 苏锦洗漱完就在客房里睡下了,今天正好是周六,明天周末回学校登记一下,把东西放宿舍,后天可以跟上大部队上课了。 晚上,给俩孩子擦了下身体,哄睡下后,小萌便让殷时修给二老打电话。 问问这两天,兄妹俩是不是起了什么冲突。 结果小萌果然没猜错,还真是起了冲突。 说是抢玩具。 三姐和三姐夫给双双和煌煌买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娃娃熊。 兄妹两一人一个,本来玩的很好的。 双双其实比男孩子更顽皮,那天下午正好下雨,她和煌太子在客厅里玩,阿素一不留神,双双就抱着娃娃熊就站在了后门,看着淅淅沥沥下着雨的院子……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兴奋的样子,结果一不小心娃娃熊就掉了出来,沾上了泥。 双双自个儿去把娃娃熊捡了回来,估计是看到娃娃熊脏的厉害,便默默的回到客厅中央,煌太子趴在绒毯上睡觉。 她就偷偷的把自个儿的娃娃熊和煌太子的换了换。 等煌太子醒了,一见自个儿的娃娃熊脏成这样,又看向双双。 双双坏得很,但也不是装的多无辜,就是不去看煌煌,无论煌煌投过去的视线带着多少质疑。 她就愣是不看他,就抱紧了自个儿的娃娃熊。 煌太子本身就聪明,看看自己的娃娃熊脏兮兮的,又看看双双的衣服脏兮兮。 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百分百肯定是双双弄脏了自个儿的娃娃熊。 煌太子平时虽然闷,但小少爷也是有脾气的! 自己睡了一觉起来,娃娃熊就脏的不成样儿了! 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但他也不喊,也不哭,上去就抢双双那只娃娃熊。 那双双又是难得的会哭会喊的类型,一看煌太子要抢自己的熊熊,顿时哭的整幢房子都跟着晃。 煌煌不知道双双换了他的熊,只当是她弄脏了自己的熊。 但大人一下来,一看便知道是双双把自己的脏熊给了煌煌,又拿走了煌煌的熊熊…… 周梦琴是好哄歹哄的和双双讲道理,尽量用她能够理解的方式去表达…… 结果双双死也不肯把熊熊还给煌煌,不仅不还,而且仗着大人都在,仿佛知道爷爷奶奶不会打她,还越抱越紧了。 那煌太子固执起来比双双更可怕,三姐哄煌太子说,会再买一个。 煌太子不肯,别看身板小,可人煌太子八个多月就能站能走了,现在两条小腿不知道多利索。 上去就抢双双手上的熊。 双双下手狠啊,当时一巴掌就拍向了煌太子的头…… 就这一巴掌,兄妹俩就恨上了! 都说孝子气性大,但忘性也大,小萌看着她家的闺女儿子,只怕是气性大,忘性却不大。 从殷家二老那边了解了情况后,小萌和殷时修互相看看…… 看着看着,苏小萌就怪起殷时修来, “就说你平时太宠双双了,你还不信,她这性格以后长大了绝对不得了!” “都还是孝子,懂什么?不是得教嘛。” “怎么教啊?我头疼,我不教,你去教。” 苏小萌说完就往床上一趴,心累的很。 殷时修看着她趴在床上,屁骨挺翘着…… 脑中蓦地就闪过坏心思,他伏身趴了下去,把她压着, “好,我教,我教……” “等下!你干嘛呢?!” “想你……” “你不是去教双儿嘛!” 小萌这边还叫着,某人已经手脚麻利的该托的脱,该摸的磨。 苏小萌内心挺绝望的, “换,换个姿势……” “……” …… 隔天,阳光闪着烁金似的光,天气很好。 殷时修和小萌一块儿送苏锦去了学校。 小萌和殷时修已经在医院做了预约,给宝宝做体检。 所以没时间和苏锦一块儿去报道。 不过,小萌昨晚就给单明朗打过电话,让他过来帮忙。 单明朗对小萌的传唤,那就是随叫随到! 一听是小萌的妹妹,更是拔腿跑得比谁都快! 车子停在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单明朗在那挥手。 见车子停稳,他便跑了过去,从后备箱里帮提行李出来。 小萌给单明朗介绍了苏锦。 单明朗见苏锦第一眼,就知道自己来对了—— 漂亮! 苏锦穿了件t恤和一条浅色的牛仔裤,相当的简单。 头发刚过耳朵,剪了个梨花头,发尾稍稍的往里头收,很适合她的小鹅蛋脸。 因着报道,会有些手续要办,所以苏锦戴了眼镜。 不是那种赶时尚或者趋向可爱的大框眼镜。 而是一个金属边细框的眼镜……戴着给人感觉很秀气。 镜片下的目光和善而漂亮。 “你好,我叫苏锦。” “你这小梨花好好看……” “啊?” 苏锦愣了一下,没跟上单明朗的脑回路。 “哦,我是说你的梨花头很好看。” 苏锦笑了笑,随手就抓了抓自己的梨花头, “谢谢。” 单明朗盯着她的头发盯了好久,看着头发被抓乱,然后又很快柔顺的服帖下来…… 头发一定很细软。 苏小萌推了一下单明朗, “在想什么呢!絮就交给你了,把她的行李扛进宿舍。” “恩!知道!小舅妈放心!” 苏小萌还想再和苏锦说些什么,明朗已经拖着行李,拉过苏锦的手往前走, “小梨花,以后你叫我哥哥就成,虽然我叫小舅妈叫小舅妈,但我其实只比小舅妈小一岁而已。” “……” 苏锦看着拖着自己往前走的这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儿…… 不由笑了出来。 手被他拽着就被拽着了,她本身也是大大咧咧,不拘汹的类型。 一路上,单明朗一会儿指指左边,一会儿指指右边,跟她介绍着学校的教学楼,宿舍楼,办公楼…… 梧桐大道,小树林,月河…… 又说道学校的社团,学校最有意思的科研项目……等等等等…… 话唠……是苏锦对单明朗的第一印象。 但,热情。 “再往前就是你所在的宿舍楼了,计算机系通常应该是在a教上课,唔……离你这幢宿舍楼还是有点远的,建议搞辆自行车。” 单明朗给着意见。 苏锦点头, “好。” “啊……” “怎么了?” 苏锦听单明朗突然怪叫一声,不由问道。 单明朗忙小声对苏锦道, “没事,你跟在我后边。” “……” 苏锦眉头动了一下,而后便见一个穿着篮球衣,手指上顶着个篮球的大男生走了过来。 白瞬远眉头微微上挑…… “瞬远哥,你怎么还在学校啊?” 单明朗知道白瞬远十一月份要去美国。 以为这两个月,他应该不会来学校…… 白瞬远看了眼单明朗,下意识目光就落在了苏锦身上…… 眉头动了一下,这长相…… 眉目之间竟和苏小萌有那点相似…… 不过……她比苏小萌好看。事实得承认,拒她们的长相是不同的类型…… 奇怪,他怎么突然就把这女孩儿和苏小萌连一块儿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