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37妈妈差点儿没了爸爸(已修)

237妈妈差点儿没了爸爸(已修)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09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妈妈也挺不住了,在医生面前苦苦哀求。 “你让她进去。” 殷绍辉拄着拐杖对医生道。 “老先生——” “让她进去。” 说这话的是走过来的院长。 这主刀医生见院长亲自过来,又说了这样的话,心里虽然觉得这不符合规矩,但还是让白思弦跟着他们一起进了手术室。 院长白发苍苍,穿着一身白大褂,他走到殷绍辉面前,两个老人拥抱了一下。 “司令,真是好久不见,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着您了。” 殷绍辉叹了口气, “我还真希望再也别和你见面。” 院长知道他的言下之意,只能安慰道, “那位陈医生在外科手术的能力上,是我们医院最顶级的,司令,您就放心吧。” 殷绍辉点了点头。 这话里的安慰成分太重,就连院长自己都说的心很虚,没多少底气。 “我们去休息室坐一会儿吧?在这干着急也没有用。” 院长说着,殷绍辉看向殷时修, “那你陪小萌在这等着,我和院长去休息室。” 殷时修点头,顺便借这个机会和院长打了个招呼,喊了声叔叔。 院长拍了拍殷时修的肩膀, “一转眼,老四都已经这么大了,陈医生的技术很好,会有好结果的。你这小媳妇儿,坚强点。” 苏小萌点头道了谢。 院长和殷绍辉进了休息室,殷时修搂着苏小萌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继续煎熬的等待。 苏小萌闭着眼睛,仿佛能听到时间滴答滴答的走,度秒如年。 在这漫长的折磨中,小萌的脑中回想起太多父亲的身影。 那俊挺的身姿,憨厚敦实,却很是没有心肺。 他的心那么大,再艰难的事情,到了他那里,仿佛也只需要挥挥手,没什么大不了。 他给自己的疼爱和付出,她用尽这一生,也不可能报答的了。 医院的嘈杂声,她听不到,隔壁走廊惊天动地的恸哭声,她听不到,她能听到的只有…… 爸爸那一声声, “萌萌……小萌丫头……闺女啊……宝宝啊……” 还有爸爸那些不合时宜的大笑,爸爸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事…… 她不想让这些画面从她的脑中蹿过,就好像爸爸真的会走一样。 手揪紧殷时修的衣服,脸埋在他怀里。 这是她坚如磐石的依靠,他在她眼里,仿佛能上天能入地,无所不能…… 可这时,她说不出, “时修,能不能让爸爸活下去……” 她知道,生死面前,谁都是那么无力。 殷时修低着头,闭着眼,唇抵着她的发。 他没有信仰,不是任何神灵的信徒,他只相信自己,可这会儿,他却想指望一下那些虚无的神灵。 能不能听一听他这从来没有虔诚之心的凡人一个请求…… 别让他心爱的人,这么痛苦。 也许那陈医生真是医术一流,也许是神灵听到了他们的请求,也许……苏成济听到了白思弦的声音。 一个多钟头以后,当窗外的天被巨大的黑幕遮住,整个城市入了夜后…… 手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陈医生拿掉口罩,戴着眼镜的疲惫双眼露出意思浅浅的笑容。 这带着厚重疲惫的浅淡笑容,于苏小萌和殷时修来说,就是黑暗尽头的曦光,明亮而温暖。 苏爸爸回来了。 他躺在病床上,被推去了重症监护室。 苏妈妈握着他冰凉的手,一秒钟也没有松开过。 殷时修和苏小萌在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父母。 她看向殷时修,眼眶上还挂着眼泪,但眼里有太多的感激和庆幸——还好你陪着我。 殷时修把她收进怀里,他见不得她难受,见不得她被任何人,任何事伤害,见不得她无措无助又绝望。 但同样庆幸,在她如此艰难的时候,他陪在她身边。 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夫妻,他们在经受着苦难和折磨,他同情也钦羡。 他希望他和小萌的将来,那漫长而短暂的人生,无论发生什么,都能这样彼此依靠,彼此扶持…… …… 苏成济还在危险期,苏妈妈坚持要一旁陪着守着,寸步不离。 殷时修给苏妈妈买了晚餐,劝她吃一些。 苏妈妈道了谢,只说了句,“放边上,我一会儿就吃。” 殷时修知道这饭估计是进不了苏妈妈的肚子,但也实在没有多的话去劝她。 老林管家在医院附近的酒店订了两间房,苏成济从手术室出来以后,便和殷老爷子去了酒店。 殷时修打点好看护和护士,便和小萌也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以后,殷时修开了视频,殷妈妈在线上,问了下现在苏成济的状况。 殷时修跟她如实说了以后,周梦琴才松了一口气。 “让小萌别太伤心,人救过来了,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小萌坐在一边,点了点头, “妈妈,您还没有睡啊……” “亲家公那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怎么睡得着?” 周梦琴叹了口气。 苏小萌吸了下鼻子,很是抱歉道, “让妈担心了。” “好了,你看你这眼睛都哭肿了。” 周梦琴看着小丫头这可怜兮兮的样子,也是心疼的很。 她是过来人,什么样的生离死别没经历过,父母性命悬于一线,苏小萌是个什么心情,她想都能想得到。 “没事,待会儿捂个鸡蛋,明天就好了。” 周梦琴点了点头,而后道, “怎么样?我让阿素把两个幸伙抱过来?” “不——” “抱过来吧。” 苏小萌刚想拒绝,殷时修却点了头。 谁知这老夫人早就让阿素抱着双双和煌煌来了,恐怕就是殷时修和苏小萌同时拒绝,也会让俩孩子过来视频。 “双双,煌煌,快看,这都是谁啊……” 老夫人把双双抱腿上,阿素抱着煌煌坐在旁边。 双双看着电子屏幕,眼睛一亮,指着小萌就道, “妈妈啊!” “还有呢!” “爸爸啊!” “真乖。” 一旁的煌太子沉着脸,其实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没吱声。 但是估计也想得到奶奶的夸赞。 可奶奶却只夸了双双,所以面色有点阴郁。 “嘿嘿!妈妈啊……亲亲啊……” 说着双双就嘟着小嘴往屏幕上凑。 奶奶嫌电子屏幕脏,没让双双亲,对双双道, “妈妈去外公家了。” “矮啊……” 幸伙发不出“wai”这个音,于是就一直是矮矮的喊。 双双就是个话唠,见着爸妈又兴奋的不行,叽里呱啦说一堆没人听得懂的话。 苏小萌能理解出来的大概就是…… 今天在奶奶家吃了个小蛋糕,哥哥吃完了自己的,又来抢我的。 今天晚饭吃了好多好多菜,刚才又喝了牛奶,我比哥哥喝的多的多。 今天哥哥亲了我好多下,哥哥好喜欢我哦…… 反正一旁的煌太子脸就一只黑着,时不时也会很无力的辩驳一下…… “骗人……” 但通常会被双双的大嗓门给掩盖过去。 煌太子最后就只是很安静的靠在阿素身上,沉默的看着电子屏幕对面的爸爸妈妈。 心中很是想念。 所以…… “妈妈……哭哭……” 煌太子指着屏幕里苏小萌的脸,细心的发现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苏小萌愣了一下,而后忙擦了擦脸,笑着道, “妈妈才没有哭哭……” “妈妈……哭……哭……” 煌太子小脸垮了下来,一边说着,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似是不太理解为什么妈妈哭了…… 苏小萌见儿子问,鼻子又是一酸,没能绷住情绪, “妈妈……妈妈……妈妈差点儿没有爸爸了……” 煌太子没听懂,只是眨着眼睛在殷时修和苏小萌之间转了转,而后指着殷时修, “爸爸在啊……”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噗嗤”笑了一下,而后道, “恩,爸爸在啊……” 殷时修也会心的牵了下唇角,伸手抹了下她的眼泪。 “妈妈,乖啊……” 双双最近是越来越长本事了,看到别人哭,就是一副自己最乖的样子。 但小萌听到这话,还是心暖的很。 “好。” 苏小萌点头。 视频没聊多久,就关了,现在有点太晚了。 而双双和煌煌也需要休息。 小萌洗漱后,便躺在了床上,一开始思绪万千,难以入眠。 但这一天的神经也实在紧绷的太厉害,没多久便睡着了,拒睡得很是不安稳。 快十一点的时候,殷时修接到了派出去做调查的人的电话。 殷老爷子虽然从司令那位置上退下来了好些年,但忠心耿耿的部下却不少。 老爷子一发令,便动作麻利的行动起来。 调查的结果来的比公安局还要快。 这十来个行凶的人是地方一个叫“砍人帮”的地头蛇组织。 平时也就干些收收保护费,欺诈一下小老百姓的勾当。 这次会做这么不要命的事情,纯粹是因为有人出了相当高的价钱,驱使他们冒险拼上一拼。 而花钱买命的人,就是周文秀。 殷时修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意外,却又在猜测之中。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过来,是必须要和周文秀见了面才能知道。 毕竟做这样不要命,不计后果,玉碎瓦全的事,需要一定的勇气。 隔天一大早,苏小萌去酒店的餐厅打了些粥食餐点,又去超市买了些苏妈妈用的到的日用品去了医院。 殷时修没有跟她一起,而是和殷绍辉去了酒店的另外一个房间。 房间里,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有四个大男人看着。 殷绍辉和殷时修进来后,那四个男人都很敬重的和老爷子打了招呼。 “这是周文琴的儿子,四少爷说先不要惊动周文琴。” “谢谢文哥。” 殷时修忙道。 “别客气。” 面前的这男人,十八岁入伍,如今四十好几,父亲是跟着殷老爷子打过仗的。 这几天正好从部队回来休假,昨天在家里一听到父亲说了这事,立刻就联系人去查。 苏黎浩皱着眉头看着殷时修, “你是苏小萌的丈夫……” 殷时修走到苏黎浩跟前, “我是。” “这些人把我抓过来,是什么意思?” 苏黎浩并不知道自家母亲做的事情,他甚至连苏成济受伤进医院的事都不知道。 这段时间,他满脑子都是父亲的事情,就连工作都因为父亲“贪污受贿”而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自己的事情都应付不过来,更无暇去管其他事。 殷时修不确定他是装的,还是真不知道。 但是也没有和他绕圈子的打算。 “你父亲进监狱,是他自己做了不正当的勾当,被人握住了把柄。” “……” 苏黎浩哼了声, “你就是专门为这事来羞辱我?” 这些日子,他已经受够了别人的冷嘲热讽,那些平时把他当佛爷一样供着的人,如今翻起脸来,真是比翻书还快。 所以对于别人说的话,他现在都非常敏感。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 苏黎浩皱眉,一脸的不耐烦。 “你母亲花高价买凶杀人。” “……” 殷时修言简意赅,说得太快,以至于苏黎浩竟有些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笑了笑,看向殷时修, “你脑子有病吧?我妈妈买凶杀人?拿什么买?杀什么人?你——” “拿什么买……你应该问问你母亲,苏成济花店的一个店员死了,而苏成济昨天在手术室抢救了七个多小时才勉强脱离生命危险。” “……” 苏黎浩瞪大了眼睛,紧紧看着殷时修, “你胡说!” “是不是我胡说,你很快就会知道。” 殷时修见苏黎浩这表情,是真的不知情,也没多说,只是对一旁的高大男人道, “文哥,辛苦你们再跑一趟,把周文琴女士也带来吧。” “成,没问题。” “到时候再开一个房间。和这个房间连一下监控,她最宝贝的儿子,看到她是怎样的歹毒,应该也很有意思。” 殷时修说完,便和殷绍辉一起出了屋子。 殷绍辉拄着拐杖,回了房间后,让殷时修坐自己对面,一双老眼看着他, “副市长和苏建义的事情,你参与了多少?” 殷时修知道父亲一定会问,所以也没打算隐瞒, “我只是和钱叔说,副市长落马,可以从苏建义下手。” “就这样?” “我让人从苏建义家里弄了点东西出来……” “我就知道。” 殷绍辉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趟这个浑水?” “如果那疯女人没有三番两次的对小萌以及苏爸爸苏妈妈动手,我自然不会闲来没事,去管这事。” “……她打了苏家人?” “小萌上次从成都回来的时候,头都破了,隔着电话,我听到那女人扇小萌巴掌。” “……” “爸,我有分寸,只是我没想到,周文秀会做这样的事。” “……” “即便不是我,苏建义一家年底前也不会好过。” “从商不言政。我和你说的,你都忘了?” “从商不言政……其实只是个理想状态,如果说将来时青大哥不服气,那他一定会从政治上下手。” “……” “我不觉得在苏建义这件事上,我做错了什么,我只知道,苏建义一家受的惩罚还不够。” 殷绍辉的手掌握着拐杖的龙头,神情陷入沉思。 殷时修站了起来, “爸,这事,我会善后。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殷绍辉轻轻吁出一口气, “老四啊,你纵然再有本事,也有很多事情不可控。我不管苏建义被拘捕这事你参与了多少,但你有参与这个事实确实走漏了。” “……” 殷时修抿紧了唇。 “如果不是那花店的肖替苏成济挡了一下,小萌就永远没有父亲了。” “如今,小萌的父亲回来了,但另外一个年轻人,没了命,对方家里,有多痛苦?” “那苏建义一家,原本就是不义之人,做的都是些不义之举。那女人做的是玉石俱焚的打算。她无所惧,可你呢?” “……” “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一次。” 殷绍辉沉着眼如此说着。 殷时修眸子眯了眯, “她不是无所惧,她只是个蠢货。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并且会做的更绝,让那蠢货连哭喊的力气都没。” “……” 殷时修走出了房间。 殷绍辉坐在沙发上,愣了好半晌,慢慢的,似乎才意识到…… 自己怕是,真的老了。 他已然忘记自己青壮年时期,浑身上下流窜的那份热血。 不是无畏无惧,却也不会因为有所畏惧而做些怯弱的事。 …… 周文秀被带进酒店的空房间时,苏小萌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看着面前,虽然很遭自己厌恶,却也叫了很多年大妈的女人。 周文秀此时穿戴的依旧是她所喜爱的那些名品。 身上的香水味依旧让人觉得刺鼻。 脸上还是画了很是浓艳的妆,仿佛她的双手没有沾上鲜血。 她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样子,脸上没有皱纹,皮肤没有松弛。 她看到自己面前的人是殷时修和苏小萌时,扬了下那画上去的柳叶细眉, “苏小萌,你长本事了,就这么对长辈说话——” 周文秀话没有说完,苏小萌拿起茶几上的凉水直接泼到了她脸上。 再艳,再精心的妆容,此刻也只剩下了狼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