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39他养我二十年,我却没回报过一分(4000+)

239他养我二十年,我却没回报过一分(4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27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隔天,成都下起了雨,夹着秋风,天仿佛一下子就冷了起来。 苏小萌从北京来的匆忙,衣服带的不多,在酒店和医院还好,在路上走着,就觉得冷了。 周文秀被送进了看守所。 殷老爷子前一夜便给自己的私人律师打电话,律师连夜赶了过来。 上午便和殷时修一块儿去了警署。 这两天,苏成济一直都没有醒,但值得庆幸的是,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处于恢复状态。 依照那个技术不错的外科医生的话,今天晚上不醒,明天也一定会清醒过来。 小萌知道爸爸还是回来了。 可这几天来的担忧,迷惘,恐惧,难解,压抑,崩溃……却并没有因为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消散。 苏小萌觉得心头像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难以喘息。 睡到半夜,也会被梦中那惊悚骇人的场面给吓醒。 即便是靠在沙发上稍微眯一下眼,也会走进一个梦境,梦里—— 爸爸和妈妈老了,病了,而她却在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 飞机仿佛要从世界的一头飞到另一头似的,漫长到让她的眼睛都变得干涸。 独自走在人行道上,沿着有屋檐的地儿走着,雨滴打在屋檐上的声音淅淅沥沥的。 风吹着她的胳膊,凉飕飕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需要闻一闻这潮湿土地的味道,需要被这不温和的风吹一吹,需要让心头那千斤重的石头,慢慢被放下…… 小萌记得这条街道,离家最近,也是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再往前转两个弯,是很有名的锦里和宽窄巷子。 她很喜欢锦里最深处的一家甜品点。 但她小时候胖,妈妈常常会很认真的告诫她不许吃,即便吃也只能少量适量的吃。 可她喜欢啊…… 哪有孝子不贪食的呢? 好在妈妈是个老师,早上去学校,晚上才回来。 爸爸总是在炎热的下午,从花店偷偷溜到锦里,给她打包甜品送回家。 他总是叮嘱她, “这可千万不能让你妈妈晓得哦!老爹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买着吃啊!吃完一定要把证据销毁干净!” “……恩!” 她重重点头,然后每次吃完甜品,就把甜品的打包盒塞在鞋柜的最深处。 还一本正经的和爸爸说,已经把证据销毁干净了! 爸爸见她笃定,也就很是放心,结果…… 当那个鞋柜已经堆不下甜品的打包盒后,也终于是被妈妈逮到了! 看到发霉的一堆甜品打包盒,蚂蚁都在鞋柜上蠹了洞后…… 搓衣板一扔,然后老爸就特别的乖的跪了上去。 之后她就在一旁一声不吭,深怕自己受牵连。 她记得,记得从她上幼儿园开始,爸爸就每天送她上学,接她放学,风雨无阻…… 记得爸爸很懒,他觉得开车很麻烦,就喜欢蹬他那辆老式的自行车。 老爸长得很英俊,这件事在她学校都很有名,每次开家长会,她都贼骄傲,把自家爸爸抱得贼紧。 却不知道,那时候,每次家长会,爸爸都会被说一两句…… “人家都说笨鸟先飞,这小萌怎么就一直不长进呢?” “小萌这学生,太粗心,对待学习很马虎,要是上心点,成绩肯定比现在好很多。” “苏爸爸啊,你要多看紧一点小萌啊,这马上要中考了,万一……” “是是,是是是……” 她是记得的,爸爸低着头,老师说什么,他都听的仔细,回去后就教训她,可是每次说的重了,她就哭…… 她一哭,爸爸就又心软了。 有那么一次,大概是自己卷面上的分数太惨淡,爸爸真的怒了,竟拽过她,抬手就狠狠打了她的屁股! 疼的她就只能哭。 爸爸说, “老爸养你一辈子都没问题!可我养不了一辈子啊!你这傻丫头……” 雨越下越大,风吹得路边的大树,枝丫乱颤。 大约是走得累了,小萌走进了一家咖啡馆。 点了杯冷饮,她就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行人撑着雨伞在雨中匆忙走过。 泥水被一双双外表光鲜的鞋子溅起。 蓦地,她眼睛就红了,而后泪水充盈着她的眼眶,再然后滑落。 她埋面于手胳膊间,哭声掩不住,惹来店里店员和其他人的侧目。 桌边的手机震动…… 她抬起哭红的眼,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叔”。 眼泪更是有些止不住的往下淌…… 手机震动了一遍后,又开始另一遍…… 小萌拿过手机,划开屏幕接起…… 她没掩饰自己的哭声,只是很无助,很惘然的喊了声, “叔……呜呜……” “……” 于殷时修来说,苏小萌就是有这样的一种能力,只哭上一声,就能紧紧揪住他的心。 “叔……呜呜,我难受……呜呜……啊啊……” 她觉得压抑,觉得呼吸困难,觉得天外这黑压压的乌云就像压在她胸口。 殷时修深吸口气, “开一下手机的定位,我来接你。” “呜呜……恩。” 挂了电话后,殷时修看着手机上发来的位置消息。 还好,离自己不算远。 他和身边的金律师说了两句,大意是要为苏建义夫妇争取到最“合理”的刑罚。 金律师是四大律师事务所里的金牌律师。 殷老爷子很信任他,殷时修自然也不例外。 和金律师说完话,他便顺着手机上发来的位置一路跑了过去。 约莫一刻钟后,他站在苏小萌所在的咖啡馆外,隔着那块印着可爱小碎花的透明玻璃,看到她趴在那张小桌子上,止不住的哭。 肩膀不断颤动…… 殷时修喉头像被什么硬生生的堵住。 心口一缩一缩的疼。 深吸口气,他走进咖啡馆,走到柜台前。 “先生,您好,需要点什么?” “冰美式。” “好的,稍等。” “请问……那边的女孩子……什么时候来的?” “唔……大概有半个小时了吧?进来没多久就开始哭,一开始哭的很伤心……” “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唔,我们店长倒是去问过,但那女孩子以为店长是去赶他,说了句“sorry”就要走,我们店长忙表示不是这个意思,并且让她想哭就哭吧……” “然后……就真一直在那儿哭哭停停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伤心事……” “……谢谢。” 店员说着把做好的咖啡递给他, “先生,您认识——” 店员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殷时修捧着咖啡走到女孩对面的位置,拉开座椅坐了下来…… 小萌闻声这才抬起头,对上殷时修,刚消停下去的眼泪又大颗大颗的涌了出来…… “你,你来啦……” 殷时修轻叹口气,抽过湿巾擦着她的眼泪, “你要是给不出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我绝对让你好看,苏小萌。”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会让他很难受…… 可是……她不想骗他。 “为什么?恩?” “我……不想回北京了……” “……” “我不想离开他们……叔,我不能离开他们……呜呜……” 苏小萌的话像榔头一样重重捶在殷时修的心脏上,让他受到无比大的震动。 她握着他的手, “怎么办?我一想到,如果爸爸最后没有醒过来……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我一想到,将来的某天,他们很需要很需要我,我却不知道……” “叔,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只有我一个女儿……呜呜……” 殷时修吸了下鼻子,看向窗外。 小萌低头,看着这黑色的木桌,缓慢而艰难道, “我永远没法忘记那天我们赶到医院,妈妈那不得不坚强挺直的身板……” “我更忘不掉,医生第一次从手术室里出来时,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的那番话,忘不了我当时心里的悔恨……” “我恨自己,只顾自己的家庭,只顾自己的人生,他养我二十年,我却没有回报过他一分……” “叔……我觉得不公平。我真的觉得我对他们很不公平……” 如果她还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也好,能够留在他们身边,可……没有。 他们只有自己而已。 “一千七百多公里……不是北京和成都的距离,是我和生我养我的人的距离……这个距离好可怕……” 殷时修回头看向苏小萌, “如果你不回北京,瑾兮怀瑜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双双煌煌需要我,可爸爸妈妈同样需要我……” “……” “我就是知道,实在有太多的无奈,我就是知道这世上太多的事难以两全,所以我才难受……” “……你很后悔嫁给我。” 小萌摇头…… “你后悔跟着我去北京生活……” 小萌摇头…… “你后悔为我生下两个孩子,让他们成为你的牵绊……” 苏小萌拼命摇头, “没有,没有……时修,我没有后悔,我只是很苦恼,我只是和苦恼……” “嫁给你,和你去北京生活,努力经营我们的幸,还准备去留学进修……为你,为孩子,为自己……” “未婚先孕,爸爸妈妈护着我,生孩子坐月子,爸爸妈妈陪我,就连后来回了北京,因为兼顾不了学业,妈妈停下半年的工作来北京帮我……” “可我为他们做过什么……” 她不可能在孩子和父母之间选择,这本身就不能成为一道选择题。 正因她不能选择,甚至她知道,如果一定要选,她不会勾父母的这个选项。 所以才感到痛苦。 她太明白,在爸爸妈妈心里,她毫无疑问是第一位。 殷时修心里不好受,但庆幸的是,他知道她哭的这么伤心的原因。 “起来。” “……” 小萌看着他…… 殷时修朝她伸手, “回去了,在这哭,实在太丢人了。”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