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43她笑了一下,让人眼晕(6000+)

243她笑了一下,让人眼晕(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8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一老一小杀的痛快,旁边看棋的人也跟着紧张,整颗心就跟着棋面上的局势晃荡。  当然,这只在于懂棋,看的明白棋局的人。  至于像单明朗这种,打小就对下棋一点兴趣都没有,看着这黑子白字轮换着往下放,是啥玩意儿没看出来。  可偏偏苏锦又坐在这椅子上,他又想凑在边上。  所以时不时就冒个头问一下殷时修,  “小舅啊,现在谁站上风啊?”  “还有多久才能下完啊?”  “他们饿不饿啊?”  “小舅,他们不会打算就这么坐一下午吧?”  “可能,所以你可以找个地儿闭上嘴安静待着了。”  “……”  单明朗对上殷时修不耐的眼神,忙缩回脖子,然后再换一个位置把脖子伸长……  “都歇会儿吧,都十二点多了,先吃了午饭再下。”  周梦琴走过来,缓声道。  然而——  殷老爷子手一摆,头都不抬便道,  “别说话,这会儿正关键呢!输了你负责呀?”  苏小萌凑到殷时修边上,小声问,  “谁的赢面儿大呀?”  殷时修低头凑到苏小萌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只见苏小萌瞪大了眼睛,而后蓦地笑了出来,立马捂住嘴,深怕影响了局中人。  谁知小萌捂嘴捂的不够快,陷入困境中的殷绍辉在这当口,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牵动他的情绪。  一双老眼往旁边一斜,倒是没瞪发笑者,而是瞪向殷时修,  “就你能耐!”  殷时修忙轻咳一声,“不敢,只是看着爸爸您三番两次的让子给小锦,实在也是——”  “让子?”  让子?  出声的是苏锦。  而在心里头质疑的则是殷绍辉本人。  苏锦抬头看向殷绍辉,  “老爷爷,你真给我让子了?”  “我……”  殷时修走过来,拿过殷绍辉一方的黑子,就落在离老爷子较近的高目位。  苏锦看着那棋子落下,原本的死局一下子明朗起来,原本她已将老爷子围困的水泄不通。  可如今,一子落下,整个局面已经翻转。  “老爷子几次想下这地方,都没落,但是老爷子,你这不厚道,我看就算你不让子,人家小姑娘也未必就会输啊。”  殷时修说着。  苏锦深吸口气,把手里的白子放回去,绷了两个多小时的脸,终于松了下来,  “我输了,还是老爷爷比较厉害。”  殷绍辉干干的笑笑,只说了句,  “小丫头不简单啊!跟谁学的?”  “自己学的,不过参加过比赛,和别人也学到不少。”  苏锦老实道。  殷绍辉赞许的点点头,而后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筋骨,  “好,吃饭吧!”  于是乎,大家便从棋盘前散开,往餐厅走。  殷绍辉走到殷时修跟前,瞥了他一眼,又说了句,  “就你能耐!”  殷时修摸摸鼻子,低了低头,和苏小萌相视着偷笑,而后跟在老人家后头走着。  ……  重阳节虽然是殷家祭祖的一个重要节日,但并不强求殷家的子子孙孙们都要到场,和十一月份的祭祖日不同。  所以往常,有空的来,没空的就不来。  但今天,这子子孙孙的来的倒是很齐全。  就连向来仗着父亲比较得势的殷博文一家也带着孩子来了。  那殷俊杰一直和弟弟妹妹在院子里玩儿,这会儿进屋来吃饭,见到苏小萌,不由凑到苏小萌身边,问道,  “小萌奶奶,妹妹今天没来啊?”  小萌心想,双双是来了呀,便答,  “小妹妹来了呀,在屋里睡觉呢。”  “不是双双妹妹呀,上次……那个……巴厘岛的那个小丫头呀!”  殷俊杰心里是知道爸爸妈妈都不喜欢小爷爷小奶奶一家,这会儿偷着跑过来和苏小萌说话的时候,声音压的很低,做贼似得怕被人发现。  小萌回想了一下,而后终于明白这殷俊杰问的是谁了。  “杜晴妹妹?”  “啊,对,她是叫这个名字,她还很凶咧!她人咧?”  “杜晴妹妹不住在北京,她住在成都。”  “……啊?哦……”  殷俊杰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很快又精神头来了,对小萌道,  “那,那以后她可以来被经理玩啊,我带她玩儿!”  苏小萌轻笑,摸摸他的头,  “好,以后妹妹来北京,就让你带着她玩儿。”  殷俊杰对上苏小萌笑弯的眼,看着奶奶白白嫩嫩的皮肤,红红的小嘴儿,一时间觉得特别的漂亮……  小脸蛋儿很是诡异的红了一下。  不远处的祝岚正要落座,却发现儿子不见了,环顾一周后,视线定在了苏小萌这边。  好巧不巧就看到苏小萌亲昵的摸着自己的儿子……  瞬间就拧紧了眉,正起身,手被扯住。  显然,这个场景,殷博文也看到了。  “你干嘛?”  “坐下,那也是他的奶奶,你这么气急败坏的样子,跑过去要干什么?”  祝岚听了殷博文这话,眉头是拧的更紧了。  眯起眼睛瞪向殷博文,  “我发现你最近脾气见长,你在对谁说话啊?那是我的儿子,那苏小萌凭什么在那儿东摸摸西摸摸,变不bt啊?”  祝岚这话没收声,隔了两个座位的殷梦都听的清楚,  当时就口气不善道,  “表嫂,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你这颗大脑袋底下装的都是些什么肮脏垃圾?”  祝岚说完就后悔了,意识到自己说话说过了,但是被殷梦这么骂,也不由瞪了回去,  “要你这个小丫头管?”  “嫂子,你就少说两句吧,俊杰这不是回来了么?”  殷博文的妹妹殷博美忙小声劝道。  祝岚于是便闷了声,等殷俊杰小跑过来后,立即就被她拉到自己腿上。  抬手就朝屁股上打了好几下,  “让你乱跑!”  祝岚打的也不疼,但殷俊杰也没觉着自己做错了什么,小少爷脾气一上来,立刻就哭喊着要爷爷奶奶。  这殷时青和施海燕隔着一张桌子都听到了孙子的哭声。  祝岚被殷俊杰这么一哭,弄得很尴尬,抬头便对上坐在上桌的殷时青。  被殷时青犀利的眼神威慑到,祝岚忙哄着殷俊杰,  “这打的也不疼啊,你哭这么大声做什么,妈妈是担心你,知道么?”  殷俊杰抬手抹了抹眼泪,嘟囔着嘴,模糊不清的说着,  “我没有乱跑……”  “好好,你没有乱跑,是妈妈错怪你了。”  殷俊杰见祝岚认错了,可自个儿心里的委屈劲儿没散去,而且估摸着是越想越觉着委屈……  那小嘴撇的都能当瓢儿了。  好在殷俊杰终于安静了下来,没有继续招来长辈们“友善”的视线。  但任谁也没想到,殷俊杰这小少爷脾气,根本没下去,抬手就打了一下祝岚的脸。  不是扇巴掌那种,就是抬手打了一下。  而后还一本正经道,  “那妈妈,我打了你一下,我也认个错,咱,咱吃饭吧。”  “……”  一桌人都傻掉,祝岚真的尴尬了好一会儿,一张脸是通红通红。  当时把儿子抽筋扒皮的冲动都有了。  祝岚不敢和儿子争,怕这小家伙又哭闹起来。  所以下意识就把气撒到了丈夫身上,  “这都是你教的!”  殷博文有的时候也真觉得祝岚做事说话,是完全的不分场合。  一听祝岚说这话,火就蹿起来,  “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  殷博文还是特别压低了声音说的这话,谁知——  “殷博文,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岚这又是以后,上桌的老爷子也跟着侧目过来,而后看向殷时青,  “去看看你儿媳妇儿在搞什么名堂,一顿饭,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了?”  殷时青忙应了声,让施海燕过去问。  施海燕起身走了过去,和祝岚小声说了几句,这才见她黑着一张脸闭了嘴。  后来,殷博文没吃两口饭,就下了桌。  祝岚在饭桌上吃的也是食不知味,心里头梗得慌,频频望向丈夫离开的那个院子。  小孩子见到父母吵架,总是会特别的心惊胆战。  这会儿,殷俊杰小少爷也没了刚才的脾气,只是埋头闷声吃饭。  饭后便拉着妹妹佟响,还有殷时兰的孙子殷绮阳一块儿去玩了。  佟华不是很放心殷俊杰,尽管他年纪最大,但是又特别的不懂事,所以小声对妻子道,  “博美,你在旁边盯着点儿,小响和绮阳年纪都太小。”  殷博美点头,便跟着几个孩子去了院子。  ……  饭后,苏锦就一直盯着殷绍辉,时不时就投来一眼,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说着的,殷绍辉这辈子还真没怕过什么。  但这小丫头这会儿投过来的眼神,真就让他产生了想躲想逃的*。  他总觉得这小丫头是想开口,再和他战上一局。  像是要一雪前耻似得……  那,这个殷老爷子就有点儿犹豫了……  虽说他也算是个血气满满的军人,但人到了一把年纪,面子这种东西,他还是很在意的……  于是乎……  一老一小的眼神,就有点儿像猫捉老鼠似的。  殷绍辉觉着苏锦有点儿不依不饶了,见她朝着自己径直走过来,那嘴巴动了动,似是要开口——  老爷子忙机灵的打了个哈欠,带着满满的困意道,  “人老了啊,这一天不睡午觉,人就没了精神……诶……”  果然,殷老爷子这话一出,苏锦的步子就停了下来,这到了嘴边的话也收了回去。  她转身出了屋。  殷老爷子松了口气,一旁的周梦琴轻哼了一声,睨了眼殷绍辉,不由轻声嘀咕了一句,  “你就这点儿出息。”  心思被妻子发现,老头子面子上也有点儿挂不住,只能硬着头皮道,  “我是真的困了,不然和那小丫头再大战个三百回合也不成问题!”  “是嘛?”  周梦琴笑了笑,嘴上是没拆穿,但心里也不认同就是了。  殷绍辉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起身回屋,阿素小跑了进来,  “老爷,太太,白老先生来了。”  殷绍辉忙起身,去迎接白老哥。  白家那边午饭也是刚吃完,他想见见外孙女儿还有两个小宝贝儿,这才过来的。  殷绍辉忙请白丰茂坐,让阿素沏茶。  “不用忙,我就是来看看双双煌煌,这外孙女,曾外孙曾外孙女儿都被藏你们家了,老头子看一眼是真不容易哦……”  白丰茂这玩笑话说的可是酸不溜秋。  听得殷绍辉和周梦琴也是有点尴尬,  “双双和煌煌还在睡,估摸着得有一会儿才醒,小萌和时修也在楼上。”  白丰茂环顾了一下四周,  “那我待在这儿,真没劲儿。”  他说着,而后看到一旁还没收完的棋盘,指了指,对殷绍辉道,  “来一局?”  白丰茂邀请,殷绍辉自然是没得推,但是转念一想……  不由笑道,  “白老哥,我上午已经下了一盘,实在是有点儿累,我让别人陪你下一盘?”  白丰茂皱了下眉,  “你这什么意思?”  “不是,白老哥别误会,我保证,我找来的人,一定让你神清气爽,精神倍儿足!”  殷绍辉这耍宝似的语气,让人听了有点别扭。  见白丰茂没再拒绝,殷绍辉便忙让阿素去院子里叫苏锦过来。  ……  爷爷要来殷家山庄,白瞬远只好陪着,山路修的再好,老人家也上了年纪。  有人跟着,家里人也比较放心。  这不,和爷爷刚踏进殷家山庄的大门,便见着苏锦盘腿坐在草坪上,手里拿着两根长长的草根,手指在那绕啊绕的……  头低着,那梨花头几乎要把这张脸给全遮住了。  白丰茂径直往前走,也没在意白瞬远的脚掉转了方向往苏锦那走。  又长又细的阴影从苏锦的头顶笼罩下来。  苏锦抬起头,她微眯着眼,鼻子微微皱着……  白瞬远简直要被这个表情给蠢哭了,不由嗤笑了一声。  模糊的五官慢慢拼凑成一个有些印象的面孔。  “白瞬远?”  “这会儿记得了。”  苏锦点了点头,但没说话,重新低下头,绕着自己的草根。  看样子是不打算和他讲话。  白瞬远哪里是能习惯被人无视的主。  “这地上不脏啊?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爱干净?”  苏锦依旧没说话。  他喜欢找茬儿,而且还是有事没事的就找茬儿的那一类。  “喂,问你话呢,还有你在这干嘛呢?这草根就这么好玩啊?”  白瞬远这每问出的一句话,都带着那么点儿嘲讽味道。  苏锦心里反反复复能回答的就那么一句:关你屁事。  但又无奈于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儿,要是在学校里还好说。  “你真的是哑巴啊?”  “我姐姐在楼上休息吧应该。”  “……”  “我去找她。”  “苏锦,我没对你干什么吧?你干嘛又是躲我,又是不理我?”  白瞬远是真不能理解了?  他又没得罪过苏锦,怎么就这么遭她嫌?  “我没躲你,我在这编蚂蚱,你在这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我会觉得心烦。”  “……编什么?”  “蚂蚱。”  白瞬远这一脸看奇葩的表情看她。  苏锦依旧盘腿坐在那儿,这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山上的空气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低着头,那双灵巧却不算白希的手指绕着长长的有些枯黄的草根。  白瞬远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苏锦没抬头,只是好奇的问,  “不是觉得脏么?”  “我是男人,脏一点儿有什么关系?”  白瞬远理所当然的说道,这话也许在很多为他疯狂的女孩子听来,特别的有男人味。  但在苏锦听来,真恨不得吐上两口唾沫。  男人脏一点儿就没关系?  呵……凭什么?  白瞬远没察觉出苏锦心里对他的鄙夷以及已经作出的负面评价。  继续道,  “这谁教你编的?编这玩意儿干什么?”  “我妈,她是农民,只会感谢农活,做些手工,以前家里条件很差,编这个拿到市里卖,小孩子挺喜欢的。”  “……这个能卖多少钱啊?”  “五毛钱一个。”  “那编一个花多长时间?”  “五分钟左右。”  苏锦随口答着,白瞬远心里头算着,五分钟一个,一个小时就最多十二个,也就是……六块钱?  这前提还得是全卖出去!  “没毛病吧?靠卖这个挣钱?”  苏锦把手里的蚂蚱递给他,瞥了他一眼,  “现在这个可涨价了。要五块钱一个。”  苏锦笑了一下。  她的笑容很干净,阳光下清丽的让人眼晕。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