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45破了洞的睡裙

245破了洞的睡裙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骄而不躁,败而不馁。一旦看清了局势,不会做无谓的固执挣扎。”  苏锦被老爷子这么夸,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只是下棋而已,老爷爷没有必要……”  “哈哈,这棋盘上的奥妙处可多咧,一个人的心思,城府,性格,可以说是铺陈于棋盘之上!”  “……爷爷,我怎么看她就是个乡下丫头呢?”  白瞬远甩着手里那根草编的蚂蚱过来了。  苏锦浅吸一口气,没回头。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白瞬远似乎是和自己杠上了,莫名的。  自家亲孙子,白丰茂自是了解他这尿性。  “是不是稍微长得漂亮点儿的姑娘,你都要这么讽刺一下?”  白丰茂笑着看向这个帅气过人的孙子,这话没说完,还有下半句——  “好让人家姑娘对你上点心,记住你?”  这话一出,大家便都笑了出来。  就连苏锦也轻笑了一声,想想,这白老爷爷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哦……  虽然,她并没有自恋到认为白瞬远这样讽她,是在勾搭她的意思。  但苏锦和苏小萌的性子不同,小萌迷糊,大多数事情,她不会去追寻因果。  苏锦心思更为细腻。  白瞬远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的茬儿,也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讽刺自己。  想这校园小霸王也不是闲的这么没谱的主。  所以百八十的可能……和小萌堂姐有关。  “外公,你也太小看你孙儿的眼光了!”  白瞬远忍不住反驳道。  白丰茂自是笑而不语。  白瞬远见外公这一脸“我早已看透”的表情,弄的心里头燥燥的,像一把火在烧似的烦躁。  这个小插曲就像一个玩笑似的过去了,也没什么人太在意。  这边棋下完了。  小萌和时修,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下来了,殷俊杰跟在后头,小地弟小妹妹的喊着……  殷绍辉笑着把殷俊杰招过来,抱在腿上。  这殷俊杰也有六七十斤,老人年纪大了,这么一抱,其实还有点吃力。  “俊杰啊,你可不能乱叫弟弟妹妹啊。”  “啊?”  殷俊杰不是很懂。  “这煌煌,你要叫他小叔叔,这双双,你得叫声小姑姑。”  “啊?小叔叔啊?”  殷俊杰摸了摸头发,估摸着有点晕乎了,之前和双双煌煌都不怎么玩儿,从来也没管过这称呼的问题。  见到比自己小的,就直呼小地弟,小妹妹的。  “对啊,小叔叔,小姑姑。”  “为什么啊?”  “因为……”  这之后,殷绍辉很是耐心的给殷俊杰解释了一堆殷俊杰压根听不太懂的辈分理论。  小家伙听到一半,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  “哦,太爷爷,我知道了,小叔叔和小姑姑嘛!”  说完便从殷绍辉腿上跳了下来,直接奔向双双和煌煌,  “小叔叔啊,小姑姑啊!”  殷俊杰喊得大声又自然,尽管他压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煌太子小叔叔,喊双双小妹妹一声小姑姑。  临近傍晚,在吃晚饭之前。  殷绍辉带着一家老小去后山祭祖。  其实这里并不是殷家祖先原来的祖地,他们原来的祖地在水灵村。  由于在外省,再加上殷家老小基本都在北京生活。  所以就在九灵山后山建了个祭祖的地方。  之后,大约五年会回一次水灵村。  没人想到,殷博文和祝岚白天的小吵小闹,到了晚上竟是变成了一场难以平息的战争!  祝岚更是没谱的在饭桌上砸起了碗碟盘子。  “想离婚是吧?行啊!有本事你就离啊!”  随着一声“砰”!  盘子炸裂在殷俊杰的脚边。  苏小萌见状,立马跑了过去,把殷俊杰从祝岚身边牵了过来。  还忙对坐在一边的佟家夫妇小声道,  “把孩子带到爷爷奶奶那儿去吧。”  佟响是个乖巧水灵的小女孩儿,被自家舅妈这么一吓,大眼都吓的没什么神了,忙往爸爸怀里钻。  祝岚光顾着和殷博文吵,孩子也顾不上。  殷俊杰也就乖乖的跟着苏小萌,去了另一桌,坐到太爷爷太奶奶身边。  殷绍辉沉着一张脸,殷时青没看老爷子,在祝岚摔了盘子以后,便起身走了过去!  “平时真的是太纵容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在这吵!”  祝岚见公公出了声,她就怕公公不出声,吼的更是响亮,而且是声泪俱下,  “爸!我为这个家付出的算少么?殷博文他这么对我?!啊?”  “我怎么对你了?你不管时间地点,不管场合的乱发脾气,我就回头说了你两句,你就闹到现在?你这女人有没有谱?”  “你就说了两句?殷博文,是男人,你就承认!你有没有打我!你有没有打我!”  祝岚用食指指着他,气的都在那颤动。  而殷博文的脸色明显僵了一下,这就不难看出,祝岚说的可能是事实了。  “祝岚,我警告你,你这个泼妇要是再——”  “啊!你又要打我是不是?!”  “你——”  “都够了!今天一天就看你们在这闹笑话!滚回去!别影响大家吃饭!”  殷时青有些震怒了,这么一吼,也的确让殷博文和祝岚都停了下来。  没人再敢出声。  “博文,带着你媳妇儿回家去。”  “……”  “俊杰我和你妈带着,儿子都这么大了,做父母的也不知道羞耻!”  殷时青说完,殷博文还想说点什么,但嘴巴张了一下,又闭上了。  但殷博文神情的微妙变化还是被殷时青收进了眼底。  在殷博文和祝岚迈开步子要走的时候,殷时青不轻不重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只说了一句,  “殷家人,不许离婚。”  “……”  殷博文的脚步明显僵了一下,而祝岚冷哼了一声,瞪着殷博文的后脑勺!  ……  这对夫妇离开了客厅以后,客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继续吃饭。”  殷绍辉开了口,而后离桌的才重新回桌,继续动筷子。  殷俊杰坐在爷爷奶奶的中间,一脸的沉闷,显然父母吵架的阴影还在。  饭后,老爷子把殷时青叫进了房间,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殷时青出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殷时修在厨房里给双双煌煌泡点奶粉,晚点吃。  回房的时候,殷时青正好下楼,两人打了个照面。  殷时青见殷时修手里拿着两个奶瓶子,不由笑了一下,  “老四都成奶爸了,我也老了哦……”  “大哥,你这说的什么话?”  殷时青拍拍殷时修的肩,只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你这大哥叫的再亲热,那毕竟也不是亲的……”  话音跟着他的脚步,走远。  殷时修看了眼殷时青的背影,眸子沉了沉……  一回到房间里,就听见苏小萌的尖叫声!  “怎么了?”  殷时修忙走到她身边,还以为她是怎么了……  谁知她捧着自己的睡衣,一脸哀怜……简直一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的表情。  “殷!瑾!兮!”  双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着妈妈在那尖叫也觉得很好玩,就坐在那,两只小手抠着自己的小脚丫子,仰着头,冲着苏小萌“咯咯”的笑。  殷时修把奶瓶放好,接过苏小萌的睡衣,展开一看——  他盯着这真丝雪纺睡衣上的两个大洞,不由得笑了出来。  这一笑,当即就受了苏小萌一脚!  “你还笑!”  “不是啊,你看,这两个破洞的位置还蛮有趣的啊……”  苏小萌的眉头皱了一下,看着这件展开的睡衣,一看两个洞的位置……  “嗡”的一下,脑袋就空了,而后一张白希小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殷!时!修!”  苏小萌深吸一口气,殷时修顿觉不妙,立马退开几步,两人就在房间里跑开了!  “小萌,冷静点儿。”  “你个色胚子!!”  苏小萌哪肯听,手里拿着拖鞋追着殷时修跑!  她就不明白,这殷时修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动作还这么敏捷?  这不合乎常理啊!  “咯咯咯!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快快啊……”  双双坐在床中间,一整个坐姿,那就是看戏的大爷啊!  一边拍手叫好,一边给爸爸加油鼓劲儿!  苏小萌这一听,火气更是冒的厉害!  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女!  “殷时修!你敢不敢停下——啊!”  苏小萌连“来”字都没说完,殷时修就停下来了。  这刹车来的太突然,苏小萌是一头撞进殷时修怀里,被某人大力抱个满怀。  “好了好了,别闹了。”  “谁在闹啊!你放开我!你个老色胚子!”  “老婆啊,这冤有头,债有主,这衣服一不是我弄的,二不是我指使丫头弄得,你怎么也怪不到我头上是不?”  殷时修说的无辜,苏小萌哪听,拿起小拖鞋就往殷时修屁股上打了一下!  “但是你最坏!”  “好好,我承认承认。”  殷时修一边承认着,一边却又是笑的停不下来。  苏小萌狠狠瞪了他一眼。  “咯咯!”  双双依旧没心肺的在那看着戏,小手在那一个劲儿的鼓掌,兴奋的不得了。  “就你个小兔崽子,你还敢笑!都是你干的坏事!”  苏小萌冲着双双,一阵数落。  双双哪听得明白,手伸向妈妈,还要抱抱哩!  苏小萌看着手边的睡裙,看向殷时修,  “我就带了这一件……”  小萌是真的觉得很糟心,谁知道,殷时修听了这话,那眼珠子一转——  苏小萌抬手就打了他一下,  “我告诉你!你最好把你脑子里那点脏东西全扔出去!”  “诶哟,什么脏东西,我什么都没想啊!”  殷时修说的很是无辜,而后眉眼一弯,一脸歼臣笑容,头一低,压着小萌的额头,哑声道,  “你知道我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脏东西?”  “殷!时!”  “修啊!!”  这最后一个字是双双喊得!  她龇牙咧嘴的,实在是高兴的不行!  苏小萌长长吐出一口气,也实在是心累到不行。  她坐到床边,看着双双,打算好生教育一番,  “丫头啊,妈妈和你说,衣服是不能扯的,你力气再大都不能扯,它很贵的你懂么?”  殷时修在一旁听的无语。  “你把衣服扯烂了,妈妈晚上穿什么呢?”  “那就不穿呗。”  殷时修说完后,立刻钻进了浴室,“我洗澡。”  苏小萌恨恨的瞪了眼那浴室门,一股恨不得把那扇门踹了的心都有了!  “不能听你爸爸的,他是个没谱的,脑子里全是些不好的东西。”  “咯咯咯……”  双双听不懂苏小萌话的时候,就是傻笑,而后用抠过脚丫子的手蹭了蹭苏小萌的脸。  “诶哟,臭死了。”  苏小萌忙一脸嫌弃的躲开。  双双估摸着自个儿也觉得很好笑,把手又送到小萌嘴边,笑道,  “不qiu啊!”  小萌真是哭笑不得,看看双双,再看看仰躺在边上,闭着眼睛很是安静的煌太子……  心下实在是忍不住感叹万分。  “你看看你哥哥,多乖?多让妈妈省心?”  双双也不听,还继续在脚丫子qiu不qiu这个问题上纠结着。  摸摸脚丫子,然后自个儿闻闻,再然后……偷偷瞄了一眼苏小萌,大概是自己也觉得挺qiu的,笑个不停。  “……”  小萌不打算再为难自己继续和这没心肺的小祖宗沟通。  煌太子骨碌碌的大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  也不知道是突然睁开的,还是小家伙一直就没睡着。  小萌见儿子也醒了,便把两个奶瓶一人一个的给。  煌煌抱着奶瓶就喝。  一会儿就喝完了。  双双就比较烦了,喝几口,闹腾一会儿。  “你能不能喝完了再闹?”  就喝个奶,小萌还得在旁边盯着。  有时候,小萌真的是觉得儿子实在是乖得不得了,和双双一比,这怎么能是一个妈生出来的?  煌太子把空空的奶瓶子摇了摇,然后递给小萌。  小萌心下甚感欣慰。  凑过去亲了亲煌太子的额头,  “煌煌真乖。”  煌太子摸摸自己额头,又凑过去亲了一下小萌,真的是很贴心。  反正他才不会告诉苏小萌,那睡衣其实不是双双扯烂的呢……  ……  好不容易把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苏小萌这才去浴室洗澡。  殷时修说睡衣的事情,他能解决,她也就没管了。  等洗了大半,殷时修敲了敲浴室门,  “衣服放外面了啊。”  “哦!”  苏小萌应了声。  洗完了,擦干身体出来,没看到门口有睡衣,眨了眨眼。  也不知道殷时修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突然把她圈进怀里,而后拉进浴室,  “我帮你穿……”  “……”  “你个BT!殷时修!”  “就穿一下……”  “我不!”  “反正你这全身上下,我哪儿没看过啊?”  “殷时修,你给我滚出去!”  “这儿就这一件衣服,你不穿难道真要光着睡啊?”  苏小萌已经被殷时修这堪比城墙厚的脸皮给深深折服!  “殷时修,你别太过分,我不穿嘛!”  “乖点儿……”  再然后,隔着这扇门,隐隐约约传出来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那条被扯出两个大洞的睡裙,终是成了夫妻之间的情趣道具……  两人再从浴室出来,那是殷时修带着苏小萌又洗了一遍澡之后的事情了。  “我自己能走!”  苏小萌觉着和孩子们睡一间房的时候,最好不要动这些歪脑筋。  其实谁也不知道小孩子能看懂什么,能听懂什么,还是避讳点好。  结果碰上殷时修这么一个不着调的……  做完后,还非要抱着她出来!  嘴上说着什么只有那么一件破睡衣,其实手里拿了一件他自个儿的T恤。  “放我下来……”  “我就想把你gan到站不起来……看来……”  “……你抱吧。”  苏小萌深吸口气,红着一张脸,被抱到床上。  一张大床,两只巨型毛毛虫就占了一半。  殷时修小心翼翼的把双双和煌煌都抱到他们自己的小床里。  苏小萌背对着殷时修,一想到刚才穿上那件破了洞的睡裙……  一想到某人逼她穿上之后,还把她拎到镜子前,让她自个儿看看的时候……  一想到……  “想什么呢?身体烫成这样?”  某人这会儿还恶意凑到她耳边,轻声道。  “我会报仇的。睡觉!”  苏小萌愤愤道。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