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46遭男人讨厌的女人(8000+)

246遭男人讨厌的女人(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27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隔天吃完早饭。  小萌就带着双双和煌煌去了宜静山庄。  中饭和外公一起吃。  苏锦跟着。  殷时修还有些公事要处理,所以让他们先过去,他到午饭时间再过去。  单明朗见小舅妈和苏锦妹妹带着双双要去宜静山庄,想也没想就要跟着。  殷老爷子也很宠这个外孙,就随着他去了。  山路上婴儿推车不好推,他们过去的时候,就只能一人抱一个。  单明朗反正喜欢双双喜欢的不得了,怎么背都乐意。  孩子越来越大,手上抱着个二十多斤的娃娃,真是坚持不了太久。  偏偏煌太子还不喜欢别人抱,小萌是哄了好久,才成功让煌煌同意让苏锦抱一会儿。  苏锦身体素质要比小萌好,说得简单点儿,力气大。  后半程,苏锦抱着煌太子,是一点儿也没喘。  好在外公知道他们一早抱着孩子要来,便让白瞬远出来迎一下。  见苏锦抱着煌煌,便走过去伸手,  “我来吧。”  “不用,我能抱得动。”  “……”  白瞬远就看不懂这女人了,一定要和自己对着干是么?  二十多斤对女孩子来说,不轻吧?  走了这么长的路,手胳膊怎么着也得酸了吧?  让他接个手,会怎么样?有必要在这种时候还逞能么?  白瞬远对苏锦是一肚子的臆测,然苏锦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她就是抱得动,没有必要让白瞬远来接手而已。  “你把它给我。”  白瞬远有点儿不耐烦了,扯过苏锦的手臂。  苏小萌眨眨眼,有点儿看不懂这两个人……  “煌煌不是不喜欢被别人抱么?”  “我是他表舅,我是别人么?!”  白瞬远这会儿火都蹿起来了。  别说苏小萌看不懂,就是苏锦,也一样看不懂这男人在闹什么别扭。  她把煌煌递给他,  “你抱就你抱呗。凶什么啊……”  “……”  白瞬远接过煌太子,苏锦活动活动肩膀,她是真不觉得有多累。  没有任何矫情和客气的成分在。  结果是真没想到白瞬远会因为这个问题而暴躁起来。  把煌太子递给他以后,苏锦便和苏小萌走一块儿,进了宜静山庄。  白瞬远看着苏锦的背影,只觉得刚才那女人写着一脸的“小题大做”,顿觉心口烦闷的很。  他觉得苏锦和他接触过的所有女人,不,是所有人都不一样。  就像是,是……从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跳跃过来。  她似乎很能适应新的环境,新的人群,可这新的环境,新的人群,却不见得能那么快的去适应她。  他不过与她相处几次,但每次相处,都让他产生一种极其不协调感。  如果说苏小萌是大多数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  那么……苏锦,大概就是大多数男人都不太会喜欢的类型。  高考以成都市第三的成绩进入A大计算机系,刚入学一个月,就已经让一些老教授津津乐道。  这种学霸型女生……  “唔……唔!”  白瞬远的思绪不自觉的飘远,被他扛在肩上的煌太子可不舒服了。  两只胳膊被掐的很难受。  即便这样叫了两声,也没能立刻拉回白瞬远的思绪。  煌太子又挣扎了两下,依旧被无视。  小家伙哪是个能忍得了疼的,见叫唤挣扎都没用,小家伙伸出爪子,一把揪住白瞬远的头发。  “啊呀!”  白瞬远惊叫了一声,而后拧起了眉毛。  “你干嘛?”  煌太子见白瞬远弄疼了自己,还不知道反省,竟然还冲自个儿凶……  小爪子抬起来就是“啪”一下,拍白瞬远脑门上。  “……你再打一下,试——”  白瞬远威胁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煌太子就很不给面子的又挠了他一下。  还发出了不悦的声音。  “怎么了?”  苏小萌这前脚刚踏进山庄的铁门,后脚便听到儿子的叫喊,立马调头。  苏锦自然也跟了过来。  白瞬远见状,就有点儿尴尬了,忙道,  “没什么。”  他故作镇定,但煌太子被扛的一直很难受,自然不可能给白瞬远这个面子。  见妈妈和姑姑走了过来,便忙朝她们伸手,  “妈妈抱……”  煌太子这边刚喊完,那边苏锦就笑了一下。  笑的毫不掩饰,甚至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白瞬远,好让他知道自己就是在嘲笑他。  “……”  白瞬远深吸口气。  苏小萌已经上前,  “哥,你还是把煌煌给我吧,哪有你这么抱孩子的?”  白瞬远抿着唇,嘀咕了句,  “我又没怎么抱过孩子,我怎么知道……”  “那我刚才抱得好好的,你干嘛一定要接过去逞强?”  苏锦忙趁机问道。  白瞬远就知道自己没判断错,像这种咄咄逼人,总是把人往尴尬境界逼的女人,绝对不讨男人喜欢!  在苏锦的心里,没有任何女人应该比男人弱的概念。  所以像白瞬远刚才要主动抱煌煌的行为,她是绝对不会往友善的方向想,尤其白瞬远的态度还那么恶劣。  苏锦不明白,但小萌总算是看明白了。  “好了,小锦,表哥就是想帮帮你,他脾气比较臭,但人还是很好的。”  苏锦扬了下眉,看向小萌,  “人还是很好的?是这样么?”  “额……应该是吧?嘿嘿……”  小萌也不晓得自己说这话,咋就这么心虚……  一旁的白瞬远看着这两个苏姓女孩子,冷哼了声,大步走开。  没的聊。  小萌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煌太子被抱到妈妈怀里后,就安分了下来,心情也好了不少。  抱着妈妈的肩膀,靠在妈妈肩头,很是眷恋。  苏锦看着母子俩这样的温情,不由好奇的问,“姐,有孩子,是不是特别的幸福啊?”  小萌认真想了想这个问题,而后道,  “痛苦的时候比幸福的时候多,至少目前为止。”  苏锦讶异。  她还以为小萌姐是那种很感性的人。  “那你后悔这么早有孩子么?”  “不后悔。”  “……”  “孩子还小,做父母的心里时时刻刻得惦记着,都是正常的,这和早晚没有关系。早生孩子是这样,晚生也是这样。”  苏锦点了点头,  “也是。”  苏小萌看向苏锦,  “等将来你有了小孩子,你就懂了,虽然难熬的时间更多,感到放松幸福的时间比较少,但还是会觉得值得。”  苏锦微笑,“我不想要小孩。”  “……”  小萌愣了一下。  苏锦也不避讳,老实说着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的性格不适合养小孩,我觉得小孩子很烦,我也没什么耐心。像这样,让我逗逗小孩没问题,真让我花大半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孩子,我想我会疯。”  她抓了抓头发。  “唔……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如果将来你真的有了小孩,你的想法就会变了。”  她觉得苏锦年纪还太小,现在去想这么遥远的问题,有些不切实际。  苏锦也没和苏小萌就这个问题争。  她知道苏小萌一定会觉得她还小。  但她确信,自己要比小萌姐来的成熟很多。  两人聊着天进了山庄。  外公在后院打太极,穿着一身白色金边的衣服。  金色的阳光在山的后头露出大半张脸。  苏小萌拿了拧干的热毛巾递给打完了两套太极拳的外公。  “小舅他们都走了么?”  “恩,昨儿个晚上,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走咯!”  白丰茂说着进了屋,对小萌道,  “你带着小锦去院子里转转,我去换身衣服,人老了,这一出汗就一身的臭味,怕熏着你们这些女孩儿。”  苏小萌忙凑上去,蹭了蹭外公,“我怎么不觉得啊?”  白丰茂伸手点了下苏小萌的额头,  “好了好了,我去换衣服。”  苏小萌松开他,让他上楼。  孩子交给两个佣人带着,小萌带着苏锦去后院里,告诉她这些花花草草都是外公自己种的。  苏锦是直到昨天才知道小婶白思弦的真实身份。  直到昨天才意识到,“白”这个姓代表的是什么。  原来,小婶也好,小萌姐也好,这一家人和自己,其实是处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白丰茂,这样的人物,是只有在电视上才可能听到,见到的大人物。  尽管他老人家已经从政坛上退下,但历史功绩摆在那,谁也抹不掉。  而小萌姐的婆家……  呵。  所以说,苏建义和周文秀那一家子,怎么能不完蛋?  估计到现在,那夫妇两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周文秀常说殷时修只是北京的一个暴发户,从来不把他放在眼里,只觉得自己丈夫在市政aa府里担任高职,就是天下第一了。  苏小萌也就带苏锦简单参观了一下。  外公从楼上下来后,几个人就坐在楼下的客厅里。  佣人端了点茶点过来。  “小锦要是有时间,就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多下两盘棋,你这小丫头,棋下的好啊!”  苏锦点头,“好,有空,我一定来和老爷爷讨教,必定要一雪前耻。”  白丰茂笑了一下,对小萌道,  “你这堂妹,好胜心可真的是强啊,心也野的很哦!”  小萌凑到白丰茂耳边,小声嘀咕道,  “她英语考了那么高的分,还和我说英语学不好,可把我给气坏了。”  “哈哈哈!”  小萌虽然是压着声音,但苏锦还是听到了。  “小萌姐,不带你这样的……”  “不错不错,我还当苏家的孩子,都像小萌这样得过且过,没心没肺的呢。”  苏小萌忙拧眉,  “外公,我哪里得过且过了?我也在好好念书的好么?”  “好好,说你,你还不乐意了。”  白丰茂笑的合不拢嘴,把孙女往怀里一搂。  苏锦看的出,白老爷子很是喜欢苏小萌,别说现在堂姐很是上进,就是几年前那个不怎么上进的堂姐,白老爷子恐怕也会宝贝的不得了。  “小锦学的是计算机编程?”  “恩。”  “那可是烧脑子的玩意儿,女孩子学的很少吧?”  “……恩。”  白瞬远远远的坐在单人沙发上,玩着手机,刷着微博朋友圈,但耳朵不自觉的竖着,听着那边三个人的对话。  阿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  双双和煌煌都在地上的绒毯上爬着。  阿布也不是第一次见双双和煌煌,而双双和煌煌似乎也都很喜欢阿布。  这狗的个头有双双和煌煌两个大。  鼻子凑过去闻了闻俩小家伙。  双双一伸手就绕过了阿布的脖子,“嘿嘿……”  阿布见她勾的困难,就顺势趴了下来,俩小家伙就顺势往阿布身上爬。  苏锦见着,不由问道,  “这小孩子和狗待一块儿不要紧么?”  意思是狗身上有不少细菌和寄生虫,这孩子这么小……  “没事儿的,阿布干净着呢。”  小萌说道。  苏锦摸摸头发,总觉得狗洗的再怎么干净,身上也会有很多的细菌。  小萌看出苏锦的别扭,这是多数不养狗以及不怎么喜欢狗的人都会有的顾虑。  其实狗狗只要把该打的疫苗都打了,定期驱虫洗澡,也许比人都干净。  再说双双和煌煌并非天天和阿布待在一起,偶尔玩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  尤其是阿布是自己家养的狗,小萌还是比较放心的。  “对了,阿远是下月去美国?”  白丰茂问道。  白瞬远应了声,“恩。”  白瞬远要出国继续深造的事情,小萌是知道的。  尽管她心里头觉得,白瞬远表哥就算去了国外继续念研究生,也就是换一个地方当霸王而已。  “你们现在年轻人不是流行代购什么的么?”  白丰茂说着看向小锦,  “你要是有什么美国货想要的,就让阿远给你带,他是哥哥,会给你买单的。而且他回来的也勤。”  白瞬远笑了一下,睨了苏锦一眼,略带讽刺道,  “恐怕这丫头连美国的名品牌子都不认识几个吧?”  苏锦实诚点头,  “恩,我是不懂这些。所以没什么需要的。”  “你——”  苏锦不知道自己又说了什么,戳中了白瞬远的爆炸点。  见他瞪着自己,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小锦不懂,你不是懂的很么?看到什么好的,就给人家买回来。别出了国门,自己家里的人就都不惦记了。”  白丰茂说道。  白瞬远耸了耸肩,  “行吧,我知道了,要是看到点什么好东西,就给这乡下丫头带。”  “白爷爷,真的不用,我不习惯用别人买的东西。”  “……”  “但如果你让我付钱的话……我可能也付不起。”  “我说你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我爷爷这是在客气,客气你懂么?”  苏锦看着白瞬远,良久……  她很是不解的看向白丰茂,  “白爷爷,为什么……白瞬远的脾气这么差?他……是小时候受过什么精神刺激么?”  “苏锦!”  “……”  直到殷时修来,苏小萌才稍微解脱开来,一个上午,就听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那儿吵着。  殷时修拎了两盒龙井茶,一篮子新鲜水果过来。  让佣人把水果洗洗榨汁。  俩小家伙和阿布玩的开心,双双更是脑袋枕在阿布身上,小爪子很是温柔的抚摸着阿布背上的毛。  煌太子喜欢阿布的爪子,总伸手去握着,然后学大人的样子,嘴里念念有词道,  “好,好……”  爸爸来了,两个人也不动弹。  阿布躺在那也不动。  爪子的尖指甲都收进肉里,不会伤着小家伙们。  殷时修也没管。  他觉得小孩子偶尔和宠物待在一起,也很好。  阿布对他们很好,他们自然也会很温柔的对待小动物。  说到白瞬远要去美国留学的事情,殷时修倒是有话要说,  “你去美国的话,左右学的也是金融管理,我给你个边学边实践的机会,你看怎么样?”  “……”  殷时修一开口,白瞬远心里头立马就是一级戒备。  白丰茂端起茶,喝了一口,看向白瞬远,  “时修说给你个实践机会,你怎么这个表情?”  白瞬远抿着唇,脸黑了一半,沉声道,  “什么实践机会?”  “殷氏的美国科技分公司离你留学那地儿不远,平时没课的时候,就去坐坐,多看看多听听,有什么不懂的,觉得奇怪的,再和我交流交流……”  殷时修说的很轻松,一副全是在帮助白瞬远的语气。  白瞬远也不是白痴,瞥了他一眼,  “你是想让我帮你站岗盯梢!”  “诶,你怎么这么说,你觉得我缺站岗盯梢的人?”  白瞬远暗自咬牙,说的冠冕堂皇……  站岗盯梢的人,谁还能嫌少么?  这男人就盯准了自己欠他人情!  “当然了,你要是不想去的话……那这么好的实践机会就——”  “他去。”  白瞬远还没吱声,白丰茂已经替他做了决定。  苏小萌反正也听不大懂他们说的话,索性也就不听了,去厨房帮着佣人把饭菜端出来。  白瞬远压根也就没拒绝的机会。  上桌吃饭。  午饭后,苏锦便要回学校,这周末全都花在山上了,该做的功课都还没完成。  小萌是想再陪陪外公。  见苏锦有点着急,只好早早的和外公说再见。  外公不大舍得小萌这就带着双双和煌煌走……  白瞬远见状,便没好气道,  “我送这乡下丫头回学校。反正我也得回去,小萌,你就再多陪你外公一会儿。”  苏小萌心下第一反应是觉得可行。  而后才是觉得……瞬远表哥今天人真的特别好!  最后才是想起来,问问看苏锦愿不愿意。  那苏锦肯定是不情愿啊,她还就真不怎么喜欢和白瞬远打交道。  在她心里头,像白瞬远这种人,应该就是那种从小被孤立,后来养成奇怪脾气的类型。  她不是什么特别善良的类型。  也没什么同情心。  看到这种别扭的人,只觉得麻烦,一百次见着,一百次都是绕道。  可问题是……  她还就只能违心的点头,“成。”  她看到自己点头后,白瞬远露出的得意笑容。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苏锦是真不明白。  于是就这样,苏锦上了白瞬远的车,还没开多久,苏锦就感到不舒服了,  “这是山路,你是不是能开的慢点儿?”  “你看起来胆子不是挺大的么?这就怕了?”  白瞬远轻笑。  苏锦抓紧了车门上的扶手,眉头紧皱。  倒不是怕,只是她原本就有点儿晕车,像这样在山路上时不时来一个急转弯,又时不时带一个猛刹——  真的是晕的难受。  见她不说话,白瞬远的恶劣性子就起来了,车子开得更是急而猛。  他车技是不错的,苏锦得承认。  但这样开车,真的能把晕车的人给折磨死。  白瞬远就想听苏锦说上一句“我怕”。  她不说,他就把车飙的更快。  苏锦心里头简直是反感极了,只觉得白瞬远幼稚到不行。  这就像十七八岁的男生,喜欢在女生跟前耍帅……  比如把头发养的很长,自以为很帅,其实很杀马特;  比如动不动嘴里骂上两句脏话,自以为很MAN,其实很低级;  再比如从不把作业和考试放眼里,自以为很有个性,其实很愚蠢……  这会儿,白瞬远不就是这样?  自以为自己的车技很厉害,车子开得飞快,其实一旁的女生真的很难受。  “停车……”苏锦终于开口了。  “怎么,终于知道怕了?”  白瞬远还在那洋洋得意的。  苏锦只是很艰难的又说了句,  “停车。”  白瞬远耸了下肩,倒也是把车停了下来,苏锦推开门下了车,忙跑进一旁的小树林,蹲下来就开始吐……  基本上中午吃的饭,饭后的点心和果汁,全都吐的一干二净。  白瞬远远远的看到苏锦在吐,愣了好一会儿……  他不是个细心的主,压根就没想到苏锦会晕车。  拿了纸巾走了过去,没好气道,  “你晕车不知道说啊?”  苏锦几乎是把胃里的东西都给吐干净了。  接过白瞬远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而后抬手直接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她看向白瞬远,  “我以为你就是要我吐。”  白瞬远拧眉,“我是BT么?我要你吐干嘛?”  “在山路上把车开得这么快,你不是BT么?”  “你——”  苏锦靠在树上,因为晕车的缘故,心口难受的紧,缓了好一会儿,作呕感才没那么强烈。  白瞬远深吸口气,“就没见过你这种女人!”  “白瞬远。”  “干嘛?”  “你是不是和我堂姐有什么恩怨?或者说……你和我堂姐之间发生过什么么?”  “……”  白瞬远心口蓦地“咯噔”一下。  这是他第一次在觉得苏锦有些莫名其妙外,又觉得她很可怕。  “我和她之间能发生什么?嘁!”  苏锦眸子眯了一下,“那我就不明白了,白少爷为什么对我敌意这么大,从知道我是小萌姐的堂妹后开始。”  “……”  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像是能把他的心思全部看透一般……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