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57父母造孽,孩子承担(补)

257父母造孽,孩子承担(补)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8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俊杰盯着他的眼神,怯生生的。  大概是有了双双和煌煌,殷时修这颗向来枉顾他人的心,变得柔和了许多。  也大概是和小萌相处的久了,看着这七岁孩子的眼神,也会心软。  “你不想一直见不到妈妈,对么?”  殷俊杰忙用力点头!  “那你就听爷爷的,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自己想跟着妈妈一起生活。”  “……”  殷俊杰的大眼看着殷时修,蓦地红了,而后流下眼泪。  殷时修心乱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怎么就让他突然哭了。  “四爷爷……看来爸爸妈妈是一定会离婚了……呜呜……”  到底是不擅长安慰孩子的男人。  而孩子的心性有时又敏锐的让人措手不及。  殷时修只能摸摸他的头发。  他没有告诉殷俊杰,其实无论他如何坚持自己想跟祝岚一起生活,最终都一定会被判给殷博文。  只是唯一能松动的,恐怕只有祝岚看望孩子的次数。  如果殷俊杰足够强硬,而殷博文又稍稍心软一点,也许抚养权能分得个一半对一半。  殷俊杰在这哭,双双和煌煌都看到了,兄妹俩眨眨眼看着他……  殷俊杰见他们看着自己,虽然论辈分而言是长辈,但其实都比自己小很多。  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忙抹了一把眼泪,  “我没有哭,我就是……就是眼睛有点疼。”  殷俊杰费力找着借口,然而双双和煌煌其实根本也听不懂。  偏偏两个小家伙又都是没什么心肺的。  此刻看着殷俊杰红彤彤的眼睛肿的像个大核桃,鼻涕水还淌嘴巴上了……  “嘎嘎嘎嘎……”  小丫头率先没心肺的笑了起来,小胖爪子指着殷俊杰,另一只手捧着自个儿的肚子。  殷俊杰顿时羞窘的红了半张脸,刚屏回去的眼泪,“哗啦”一下就涌了出来。  “四爷爷……小姑姑嘲笑我……呜呜……”  “……”  殷时修忙清了清嗓子,对殷俊杰道,  “她是想逗你笑,不是在嘲笑你。”  殷俊杰苦着一张脸,表情很是狐疑……  殷时修一脸认真的替闺女诡辩,深怕殷俊杰不信。  “哈哈……”  就这当口,煌太子也来火上浇油的凑了一声。  “……”  殷俊杰盯着殷时修,似是在问,为什么小叔叔也嘲笑我?  额……  “小叔叔也是在逗你笑,怕你伤心。”  “……”  殷俊杰吸吸鼻子,觉得很不可信,但又觉得双双这么可爱,煌煌也这么可爱,不会这么坏心眼的……  所以……  “……哦。”  他应了声,而后冲双双煌煌“嘿嘿嘿”的笑……  殷时修装作没事儿似的拿起父亲床头柜上放着一本外文小说。  看简介,讲的是二战时期一个德*人的故事。  书签卡在三分之二的位置……  到底是老军人。  他坐在床边翻起了这本书,脚边三个孩子在玩游戏,叽里呱啦的说着些只有孩子世界才能听得懂的鸟语。  ……  午后三点多,祝家的人来了。  与祝岚的骄纵放肆不同,祝家的父母倒是难得的谦卑有礼。  苏小萌和祝岚从君苑过来的时候,祝家的父母已经坐下来和殷博文施海燕聊了好一会儿。  事情的大致发展过程,祝家父母也已经知道了。  祝妈妈听完后沉默了良久,再开口便是一句“对不起”。  殷时青轻叹口气,  “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也怪不到你们头上,小夫妻俩这半年来吵闹不停,我和妻子也没太放在心上,谁知……事情就发展到了这地步。”  “是我们管教无方,这脸真是丢大了……”  殷时青的客套话是一套接着一套的说,祝家的父母也很是受用。  毕竟自己女儿出了这种龌龊事,亲家能给他们台阶下,已然是莫大的宽容。  苏小萌和祝岚刚进来时,双方已经谈到孩子的问题上了。  而且祝家父母的态度似乎很清楚,错在祝岚,所以孩子归殷博文。  祝岚听到这话,眼泪就涌了出来,  “不行!孩子是我的!爸妈,我不能把俊杰让给他!”  祝爸爸见这不贞的女儿,这会儿还如此嚣张不懂事理,一张脸铁青的板着,  “你有资格做母亲么!”  旁人问出这个问题,哪怕是殷博文问,杀伤力都没有自己的父母来的大。  这质问让祝岚说不出话来。  苏小萌站在旁边,能想象的出祝岚此刻的绝望和痛苦。  下午在君苑,祝岚说了很多很多,眼泪也流了很多。  她和殷博文的婚姻从下半年开始就发生了变化。  就是一点很小很小的碰擦也会衍生为一场大的争吵。  这种争吵消磨掉的是彼此的耐心,彼此的温情,以及过去那些所有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一个原本就出生于豪门的大少爷,一个打小就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  如果一方始终不愿再去迁就另一方,那么……  结局显而易见。  祝岚出轨是事实,那天是殷俊杰一个死党的生日,对方父母和他们一家也算交情不浅。  殷俊杰玩的晚了,就在对方家里睡了。  那男人会敲家里的门,她怎么都没有想到……  孩子不在家,偌大的房子空的让人心冷……  那男人的到来就像是一抹温光,让她觉得不那么冷。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你问祝岚,如果时光后退一次,那男人敲门的时候,还会不会放他进来。  她答,  “时光退不回博文变心之前……退不回他们相恋相爱的那时候。”  苏小萌无话可说,她还不懂什么是寂寞。  纵然殷时修也常常会出差,有时候一走就是半个月……  但要说她寂寞?  没有,更多的会是想念……  一个人在书房,坐在他常坐的那个位置看书,做试卷,时间一晃儿就过去了。  偶有走神,觉得他还在家,倒是会傻兮兮的喊一声,  “我要喝水!”  喊完,才惊觉他不在家,回应她的是浅浅的回音。  然后她会觉得自己很好笑,便给殷时修发个短信或者在聊天软件上“撩”一下他。  会很放肆的问他,  “老四,你啥时候回来啊!”  有时,她真是低估了殷时修老流氓的功力。  “老四?你不是应该问“老二”?”  她不懂“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的深闺幽怨。  所以纵然她陪在祝岚身边,听她说了一下午,心里却仍然不敢苟同于只因寂寞便要出轨的行径。  在殷俊杰的问题上,她帮不了她太多。  但……  “殷俊杰今年七岁了,说是还是个孩子,但也算懂事了,我觉得应该听听孩子的意见。”  苏小萌大着胆子插嘴道。  祝妈妈侧目看向这个年纪轻轻像个大学生,但眉宇间又显出淡淡雍容之气的小姑娘。  “祝岚作为妻子有错,但作为母亲,她并未亏待过孩子。”  施海燕的眸子眯起,她斜眼看向苏小萌,她这是想让自己的孙子跟别人姓?  “弟媳这话说的未免也太不经过大脑?只要并未亏待过孩子就能配得上做一个母亲,这是把孩子当宠物养呢?”  “大嫂,配不配成为一个母亲,不是旁人说了算,是孩子说了算。”  施海燕的眸子眯的更紧,  “我就不懂,这件事和弟媳有什么关系?你要这样袒护祝岚?还是说……弟媳见祝岚今天所做所受,很有感触?”  “……”  以施海燕的年纪,苏小萌叫她一声奶奶都不成问题。  这会儿,施海燕淡淡的说上这么两句,话中带刺,不温不火的让苏小萌一时有些接不上话。  “可我就奇怪了,弟媳当时不是没有出轨么?又怎么能和祝岚感同身受?”  “你什么意思?”  苏小萌声音冷下来。  “这件事,祝家二老已经有了定断,还希望弟媳不要做招人嫌的多事者。”  施海燕坐在那,与苏小萌四目相对。  一时间,客厅的气氛被压到冰点,打破这冰点的是苏小萌的一声轻哂。  施海燕凝神,眼里划过一抹狐疑。  “祝岚喊我一声小婶,殷俊杰喊我一声四奶奶!这殷家上上下下的佣人见着我,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四少奶奶!可到了大嫂这……我就只是个多事者。”  苏小萌目光一转,落在殷时青身上,  “我想问时青大哥一句,您的夫人是否从未把我当成殷家人看待?”  “小萌,你不要多——”  “还是说……您的夫人从未把她自己当成殷家人看待?”  “……”  刚被打破的冰点,因着这一句话而重新凝结。  若是旁人听了这一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偏偏是殷时青。  殷家养子的身份从来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他表面上可以装的无所谓,可私底下,却恨毒了这根刺,无时无刻不想拔掉。  若是旁人说了这一句,也没什么非得计较的,偏偏是苏小萌,殷时修的妻子。  殷家二老就坐在上位,二老面色不动。  “弟媳这话,说的言重了。”  殷时青这样说着,可心里头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发顶。  “我知道大哥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苏小萌看着他,直言不讳道,  “是不是殷家人这个问题,大哥比任何人都在乎。”  话说到这个点上,殷绍辉就有点坐不住了,然而嘴才刚张,手就被周梦琴拍了拍,皱着眉头闭了嘴。  殷时修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像个没事人一样,手里还捧着殷绍辉床头的那本军事小说。  一页一页的翻着,倒是很专注。  殷时青沉着一张脸,瞪着苏小萌,已经在很克制自己的怒气,希望这个拎不清状况的小姑娘能尽快闭嘴。  然而苏小萌没这个打算。  殷时青不是擅长说客套话么?  客套话……  切,谁不会啊,就是怎样说的让对方能下的来台,怎样说的让对方觉得里子面子都有了,怎样说的让对方心里头高兴不就成了么?  “这种心情没什么难理解的,可爸妈不是瞎子,殷家上下没有瞎子,您是殷家大少爷,您的成就都是凭您自己的努力得来。”  “大家敬您,仰您,您总说我对您有成见,我不敢否认,可咱们年纪差这么多,这代沟摆在这,我们接触的又少,在我眼里,您迂腐,沉闷,狡猾,反正是没一样我能看得上的。”  “我这说的是实话,想当初时修和我刚认识那会儿,我对他的成见比对您的深多了!”  “……”  殷时修翻页的手指僵了一下。  苏小萌继续道,  “但如果有人在我跟前说,殷时青不是殷家人,我只会回两个字:滚蛋。”  “……”  “爸妈常说,家和万事兴,每年祭祖,要求子子孙孙都得到场,一个大家族就要有一个大家族的样子,殷家受人敬畏,不正是因为家族历史悠久,族谱厚重?”  “这要是大家都像大嫂说的那样……各扫门前雪……这将来殷家的“殷”字,意义在哪儿?”  “这做小婶的替侄媳妇说上两句话,就叫多事者,那在大嫂眼里,爸妈是不是也是多事者?”  “苏小萌,你可真是尖牙利嘴,巧舌如簧啊。”  施海燕冷哼道,  “比不上大嫂的一句“多事者”来的狠绝。”  “你——”  苏小萌是咬准了施海燕说的这句“多事者”。  而施海燕理亏也就理亏在这句“多事者”。  当着殷家二老的面,她自然是不该说出让殷家的人“各扫门前雪”这样意思的话。  “打住了。”  周梦琴轻声开口,  “小萌说的也没错,孩子究竟跟谁,确实应该听听孩子自己的意见。”  施海燕心里头冷笑,可不是么?  这周梦琴何等的老谋深算。  她哪里有把殷俊杰当成她的亲曾孙?  这要是殷俊杰跟了祝家人走,博文岂不是连个儿子都没了?  当然……  这老狐狸原本也就不在意博文有没有儿子,只要殷时修子孙满堂,就可以了……  周梦琴让阿素去楼上把殷俊杰领下来。  孩子一下楼,见着妈妈眼泪汪汪的,立马就扑了过去。  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只喊道,  “妈妈,我要跟你一起生活!”  “……”  祝岚愣住了,不仅是祝岚,在场人除了殷时修,也都愣了一下。  殷俊杰擦着祝岚的眼泪,  “妈妈,你和爸爸离婚,我一定要和你一起生活!”  “……谁,谁告诉你妈妈要和爸爸离婚的?”  祝岚眉头微微蹙着。  殷俊杰吸了下鼻子,  “你们吵架吵的这么凶,我在楼上都听见了!”  “……”  祝岚鼻子一酸,看着殷俊杰……  只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儿子。  其实她并没有把殷俊杰教好,她自己心里清楚。  这孩子的性格不讨人喜,以自我为中心,还喜欢动手打人,遇上什么喜欢的东西,也都是不到手不罢休的。  可这会儿……  “妈妈,别哭了,我还是喜欢你凶凶的样子……”  祝岚怎么能不哭?  这眼泪就像开了闸的自来水般往下淌。  苏小萌在一边看的也难受。  “时青大哥,大嫂,你们听到了?俊杰愿意和妈妈一起生活。”  施海燕只觉得不对劲,眼神一转就落在一边没事儿翻着书的殷时修身上。  想起下午,殷俊杰一直和殷时修还有他那一对儿女在一块儿。  她不难猜到,殷俊杰会说这些话,到底是谁教的。  这夫妻两真是演的一出好戏啊!  “俊杰。”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殷博文喊了殷俊杰一声。  殷俊杰回头,对上殷博文一脸难过的表情……  “俊杰,爸爸对你不好么?”  “……”  殷俊杰说不出话来,要说爸爸对自己不好?  那定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大多数孩子本身对母亲的依赖就会比父亲的更多一些,再加上殷博文工作比较忙。  对他的照顾和陪伴,怎么都比不上在家做全职太太的祝岚。  “那……爸爸不要和妈妈离婚。”  殷博文走到殷俊杰身后,拉过他的手,让他看着自己,  “和爸爸一起生活,你可以常常看到妈妈,但如果你和妈妈一起生活,就很难再见到爸爸了……”  “……”  殷俊杰愣了一下,似是在心里算着这笔账。  殷时修合上书,放在一边,淡淡道,  “祝岚有错,殷俊杰也不是全无责。父母造的孽,却是小孩儿来承担。”  他抬眼,看向殷时青,“孩子的抚养权,其实全凭大哥一句话。是不是要让这个孽造的更深更重,也是大哥一句话。”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