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58学霸与学渣

258学霸与学渣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0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祝岚和殷博文的事,就在殷时修的这句话后,以夫妻离异,孩子抚养权各半作为句点,告一段落。  祝家父母原本就没有打算为女儿争些什么。  而祝岚呢……  深知自己被殷博文抓住了把柄,还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已属不易。  自是也没有多要求什么。  而殷博文虽是冷情冷面,却也为了不显得自己过于小家子气。  给了祝岚一笔可观的财产,祝岚也收下了,事已至此,没必要和钱过不去。  不仅如此,虽然抚养权各半,但殷俊杰成长间所有的费用,殷家都会承担。  他们定了周一去办各项手续。  晚饭也没吃,殷时青一家就走了,而祝岚和祝家的父母更是没有多留。  晚餐就只有二老和殷时修这一家子。  双双和煌煌就算是吃东西,也能让二老看上一整天。  他们对这两个孩子的喜欢程度就达到这地步。  苏小萌想,这大半都得归于殷时修吧……  “祝岚和博文的事情,到这结束,传出去不是什么好话。”  周梦琴舀了一小勺羹蛋递到双双嘴边。  双双“哇呜”一口就全吞进嘴里。  “慢点儿吃,没人和你抢诶,小祖宗……”  苏小萌应了声。  殷家向来注重名声,说到底,这哪家没点儿丢人难堪的事,只是,若是自家人都不知道维护自家人。  那么一个大家族的声望,自然会随着种种流言蜚语慢慢被消薄。  煌太子想吃炸虾,就无声的盯着那炸虾,自是知道爷爷看见了,一准儿给他夹。  果然。  夹了还把炸脆的虾皮都去掉,把肉肉放煌太子碗里。  煌太子现在吃饭已经很能耐了,勺子拿的很好。  双双吃饭还是跟个土匪似得,她也会拿勺子,就是不乐意用。  用爪子多方便啊。  所以这双双一小姑娘的吃相还没有煌煌一男孩子来得好。  吃完晚饭,殷时修和苏小萌便抱着孩子们回去了。  因着明天殷时修要出差,周梦琴便多叮嘱了两句,让他注意安全,早些回家。  还让他别总让老婆独守空闺,小心后院失火。  当然,这都是打趣了。  孩子们走后,二老不约而同重重吐了一口气。  都是自己的孩子,怎会觉得不痛心?  那祝岚再骄纵,也叫了他们这么多年的爷爷奶奶。  俊杰还那么小,却不得不承受父母离异带来的痛苦。  可最让二老觉得痛心的应该是孙子的态度。  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竟是决绝到丝毫不惦念这夫妻情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方得共枕眠……  祝岚对殷博文有没有情,大家看在眼里。  殷博文对祝岚……  大家也都看到了。  殷家早先便有家规,家和,万事兴,因此,不允许夫妻无故离异。  可时代在更迭,恐怕,这家规对以后的子子孙孙会更加不能适用咯!  “苏小萌那丫头……”  周梦琴开口……又打住了。  殷绍辉拍拍她的手,  “那丫头离你那会儿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周梦琴瞥了他一眼,而后笑了笑,  “虽然可以有更好的表达方式,但她话里的意思……很得我心。”  “将来我们入了土,也别无他求,只是希望这殷家的子子孙孙别六分无裂,分崩离散。”  “不会的。”  周梦琴打了个哈欠,白他一眼,  “你又知道不会了?到时候你两眼一闭,双腿一蹬,还能管个啥?”  “哈哈哈哈哈……”  “就知道笑!孙子都离婚了,你还笑的出来!”  “梦琴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操心再多,也没用啊。”  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句话的意思难道不是……老家伙越来越没用了么?  ————  殷时修去了英国。  小萌肯定是要比平时更忙了。  好在爸妈的房子已经找好了。  真的是外公找的,好几处地方,是他自个儿一个个亲自跑过去,做了比较衡量。  然后给定了下来。  钱也是外公出的,当然苏妈妈是肯定不会要外公这钱。  等到了北京一准儿会还给他。  房子的装修等苏爸爸和苏妈妈来了再说。  短期内,他们还得去宜静山庄住,而屋子,就用了原来留给苏妈妈的那间。  苏爸爸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现在拄着拐杖已经能走了,只是并不利索。  反正也不管苏爸爸是躺在床上也好,还是拄着个拐杖在地上折腾也好。  和苏小萌视频的时候,反正都是一脸笑呵呵的。  好像受个伤,也没多大事儿一样。  家里的别墅,殷时修不让卖,也不让租出去,只是找了人定时去打扫。  苏小萌觉得很是浪费,但说实在的……  卖,她也不舍得,而租嘛……  还是不舍得的。  苏爸爸的那个花店转给了他的另一个叫阿承的员工。  这个花店出过人命,苏爸爸并不觉得还能有以前的好生意,但阿承不信这个邪,非要继续开花店。  没想到花店的生意虽然不如以前,但也在慢慢的恢复,慢慢变好。  这段时间,苏爸爸和苏妈妈就在家里收拾着东西。  随着凛冬的到来,苏建义夫妇的法院判决也终于下来了。  证据确凿,当事人也无从辩驳,再加上又是北京城最好的律师在那儿坐镇。  所以那夫妻俩基本就是把整个程序走下来,在量刑上,是不可能有任何从轻的可能。  从宏树父母的角度,周文秀本该被判定为死刑,这毫无疑义。  可当律师电话给殷时修时,说起量刑的问题,殷时修只说,  “人要赎罪,“死”真真是最痛快的方式。”  后来,周文秀被判终身监禁,无期徒刑。  苏建议贪污受贿,但认罪态度良好,根据贪污金额量刑,判了二十年。  如今苏建义已到中年,即便将来出狱,恐怕也只是个糟老头了。  关于苏建义和周文秀的那个儿子,他们也没问,只是听苏家的人说苏黎浩离开了成都,去了美国。  苏小萌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巴斯大学的考试。  一月中旬是笔试,苏小萌做了几套卷子,内心很是绝望。  偏偏殷时修不在身边,小萌又不好意思总是顶着这日夜颠倒的时差去麻烦远洋外的殷时修。  要么她休息不好,要么殷时修休息不好。  离她距离比较近的,而且她又比较容易开口的,就只剩苏锦了。  可问题是……苏锦比她还低两届!!  按道理说,如果她不会这些题目,苏锦应该也不会。  但苏小萌鬼使神差的发了一部分试题给苏锦,让她看一下。  谁知苏锦倒是很快就回了邮件,她做完了试题,还附加了一句:  这些试题很有意思啊,从哪儿弄来的,再给我点儿。  苏小萌靠在殷时修的皮椅上,仰头望着天花板,试卷蒙在脸上。  学渣与学霸的差距啊啊……  每次和苏锦对话,真的是被虐到体无完肤。  有意思,她是没看出来半点儿意思啊!  “苏锦,周末来我家吧。”  “来干嘛?”  “互相伤害。”  “……难道不是单方面虐你?”  “……苏锦,我是你姐!!!”  “哦,那我就不来了吧。”  “还是来吧……单方面凌虐我吧,反正你姐夫不在家……”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