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61不对劲

261不对劲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改正:  上上章里面,苏锦用的社交网站是TWITTER,不是YOUTUBE。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是有什么毛病,就是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知道要写的是“甲”,结果打出来“乙”,还觉得挺正确。  可能是天气太热了,恩,一定是天气太热了,脑子都不动了。  ————  “双眼眼皮被割裂,好在并没有伤到眼球,但眼部失血过多,会有暂时性的失明症状。”  “颈部一道伤口距离颈动脉仅一厘米,有大出血症状,好在及时止血,又输了血。已脱离生命危险。”  “身上被玻璃割裂的伤口虽多,但都不深。”  英国皇家布朗普顿医院,位于伦敦的中心切尔西。  算是英国医疗技术相当不错的医院。  陈澜听主治医生这样说,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我老板他什么时候能醒?”  “等麻醉过了,应该就会醒了。”  “辛苦医生,谢谢。”  陈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医院的玻璃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伦敦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因为这场事故受伤的不止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三辆车里有人受了轻伤。  只是受伤最重的应该是殷时修。  陈澜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那辆黑色奥迪,带着死神的黑暗气息向他们开来。  再睁开眼,后背又是一阵发凉。  病床上的殷时修眼睛被白色的纱布蒙着,脖子也裹着重重的颈带,隐隐能看到左颈处有红色的血迹。  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比尔先生那边知道他们半路出了车祸,很快便派人过来问候。  这倒是让陈澜对这个外界传言很难相处的比尔先生,有了不同的看法。  好在大老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大本钟敲响十二声,陈澜疲惫的放下手机,事故发生后的保密工作,他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人才刚坐下,殷时修的手机还没放到茶几上,突地,在他手上一阵震动……  陈澜一看来电显示写着“萌夫人”三个字,心一慌。  殷时修没醒,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苏小萌。  按照殷时修昏迷前说的,先不要通知国内的家人……  可……  陈澜觉得自己要是接了电话,一准儿瞒不住。  心里想着苏小萌也不可能是因为知道丈夫出了车祸才特地打电话过来,应该也没什么急事。  所以就放任在一边,没有接。  苏小萌坐在教室里,盯着手机,她只打了一通电话,没人接……  她知道伦敦那边还只是深夜,殷时修应该也已经睡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就觉得很不安。  像殷时修这种人,出席什么公众场合,都会有保镖跟着,家里,公司都连着报警器的……  能出什么事儿?  可牵在心尖儿上的人,在一个伸手够不到的他国……  若是胡思乱想起来,只会越想越多,自己吓自己。  像眼皮子乱跳这种事,顶多就是晚上没有睡好,多正常,可这会儿,她就会念叨着那句很是迷信的说辞: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而她跳的是右眼。  苏小萌深吸口气,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专心上课。  心想着,等殷时修起床了,看到她的电话,应该会回过来。  她只要等就成了。  上午的课上完,苏小萌便让司机开车去殷宅接双双和煌煌回来。  到殷宅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  双双和煌煌穿着爷爷奶奶给买的新羽绒服。  一个一身红,一个一身黑,戴着两只小虎头帽,遮着耳朵。  两人在院子里晃晃荡荡的跑着,佣人在一旁看着。  “这段时间,你要是忙不过来,就把孩子放在这,等你考完试再领回去。时修不在,你一个人看俩孩子,照顾的过来么?”  周梦琴问道。  苏小萌站在通往院子的门边,看着闹腾的俩孩子,  “他们待上两天还成,离了太久,一准儿折腾。”  “双双还好,就这煌煌,闷声不响的,确实有点儿难搞。”  周梦琴笑道,“就像老四。”  提起殷时修,苏小萌道,  “这礼拜过去,下周就回来了。”  “夫人,少奶奶,可以吃饭了。”  一个下人走过来,对她们道。  “阿素,带双双煌煌洗个手,过来吃饭了。”  周梦琴说着,便和苏小萌先去了客厅。  小萌一天精神都不太好,坐下来的时候打了个哈欠。  周梦琴道,  “晚上复习也别复习的太晚,巴斯大学的入学考试只是听着比较难,平常心应对就好。”  “不是,只是昨晚没睡好。做了个噩梦。”  苏小萌不好意思道,  “结果搞得今天一天右眼皮直跳。总觉着有不好的事情。”  殷绍辉拄着拐杖走过来,坐下,笑道,  “要说不好的事情,昨儿个你婆婆差点儿被人拐走算不算啊?”  苏小萌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周梦琴忙瞪向殷绍辉,  “说什么胡话!”  苏小萌也觉得殷绍辉说的应该是胡话……  “要不是有个好心的年轻姑娘把你送回来,你可不是被人拐走咯?”  “我就是包被人偷了,不至于不认识家成不?”  “包被人偷了?”  苏小萌惊讶,“怎么回事啊?”  周梦琴不是很想提这茬儿,但殷绍辉说起来了,见小萌一脸担心的样子,便自个儿解释道,  “昨天我想去给双双煌煌买两件新衣服,可太久没去商场了,也不晓得昨天是个什么日子,商场里的人咋就那么多。”  “和管家走散了,我买好了东西在商场外等着的时候,没想到有人开着摩托车从我身边飞驰过去,一把就拽走了我的包。”  苏小萌一想到那场景,忙问,  “那您没受伤吧?”  “没事儿,衣服穿得厚实,就手胳膊被撞了一下。”  “那管家后来没找着您?”  说起这个,苏小萌便不由瞥了一眼杵旁边儿的老林管家,  “这老家伙腿脚还没我利索呢。”  老林管家在旁边呵呵的笑。  苏小萌长吐口气,  “我说呢,怎么一天都觉得心里头不安呢,原来是因为妈妈您啊。”  “你这丫头,别什么都怪我头上。”  苏小萌轻笑,虽是有些迷信的说法,但有时候,心理暗示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话说昨天那个送你婆婆回来的小姑娘,人长得好看,看着倒是挺眼熟的,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殷绍辉随口说着。  “没问问么?”  “那小姑娘跑的快,想好好谢谢她,结果名字都不留,把你婆婆送到家,人就走了。”  “人家可能比较低调。”  苏小萌道。  殷绍辉点头,  “大概吧。小萌,你多吃点儿,家里两个厨娘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恩。”  午饭后,苏小萌便带着双双和煌煌离开了殷宅。  双双和煌煌临走的时候,特别乖巧的和爷爷奶奶打招呼,  “拜拜哦!”  奶声奶气的小样儿,逗得爷爷奶奶笑的都合不上眼。  回到家,在车上睡了一路的俩孩子就又洒脱开来。  双双拖着自己装玩具的收纳袋,拖到客厅中央,“哗啦啦”倒的满地都是。  然后就开始折腾了。  煌太子找一个舒服的地儿,屁股往地上一坐,就瘫了下来。  以为找到眼皮乱跳症结的苏小萌,压根就忘了自己在等殷时修回电话的事情。  等想到这事的时候,已经是苏小萌洗好了衣服,打扫完了屋子,煮好了晚饭后。  见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也没太当一回事,往沙发上一躺,便给殷时修发了信息。  没一会儿就收到了殷时修的回复。  ——开了个会,有点忙,没来得及回你。  苏小萌轻笑,便发了条语音过去,  “那现在呢?忙完了?”  ——恩,在午休,下午还有两个会要开。  “唔……老公好辛苦哦,真可怜。”  小萌乖张的打趣道。  ——要养家嘛,应该的。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回过来的短信,轻轻扬起唇角,而后把手机凑到双双和煌煌跟前道,  “和爸爸说两句话,爸爸今天要忙一整天,好辛苦的。”  也不知道双双和煌煌听懂多少。  反正隔着也不知道多少距离,躺在病床上,什么都看不到的殷时修这会儿听到的就是女儿跟打了激素似得莫名兴奋乱较劲儿。  还有儿子那一声诺诺的,带着点不好意思的,险些被双双尖叫所淹没的——  想爸爸哦……爸爸回家……  殷时修微微勾起唇角,淡淡启唇,用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对陈澜道,  “我也很想你们。但这次的项目比预想的要难一些,可能要比预计时间晚一点儿才能回来。”  陈澜忙输入文字,给苏小萌发过来。  苏小萌看着这一长串,当即,小脸就瘫了下来。  这会儿要是照个镜子什么的,那真就是张实实在在的深闺怨妇面孔。  良久,她回了简单的两个字。  ——好吧。  她理解有一个大BOSS丈夫,对方忙起来,顾不上她和孩子也是正常。  作为一个称职温柔贤淑的妻子,必须对丈夫予以理解。  可小萌觉得自己大概还是修行不够,见殷时修说他要比原定的时间还要晚回来,心里莫名就窜起一簇怒火。  “夫人回了“好吧”两个字……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高兴。”  陈澜说道,就连他都能感受到这两个字背后是怎样的哀怨和不满。  更别提已经很是了解苏小萌脾性的殷时修了。  他抿了抿唇,淡淡道,  “就这样吧。”  陈澜把手机放边上,叹了口气,  “老板,说实话,您完全可以告诉夫人的,您受的伤也都是会好的。”  殷时修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陈澜只得闭嘴,不再多问。  殷时修脖子上的伤,虽然没有伤到颈动脉,但说话时还是会牵到伤口,不小心的有可能会产生二次伤害,波及声带。  所以不说话是最好的。  告诉苏小萌自然是没问题,只是想着那丫头因着巴斯大学的考试就在眼前而紧张的日夜不安。  这会儿要是再告诉她自己出了车祸……  想也知道,得分掉她多少心思。  眼睛会好,身上的伤也会愈合,小萌知道与不知道不会对他身体的愈合速度产生任何影响。  与其这样,还不如瞒着,等她考完试再说。  等她下个月考完试,他的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可能会比较辛苦陈澜照顾。  当然,陈澜想不了这么多,他也没办法理解殷时修的做法。  比较值得庆幸的是,比起殷时修,小萌也是忙的晕头转向。  实在是顾及不了殷时修太多。  两人每天大概也就联系那么一两次,随后就各忙各的,互不干涉。  加上苏小萌反应有些迟钝……  等她发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都是一礼拜以后了,这还不是自己从殷时修那意识到的。  还是从公公打来的电话里问得的,  “老四最近是不是生病了?”  苏小萌被公公这么一问,问的倒是有点稀里糊涂,  “他怎么了么?”  “我听他声音,哑的很,也不知是不是生病了,老四那家伙不喜欢让人操心,就怕他生病了也不说。”  “我……我没听他说啊。”  “哦,那可能是我想多了。你也知道你妈妈很挂念老四,听老四声音不对劲儿,问他,他说没什么……伦敦那边气候比北京暖和一点儿,但也是冬天,容易生病。”  “……”  “就怕老四在那边生病了也不好好照顾自己。”  殷绍辉这话才让苏小萌恍然意识过来,这一周,她和殷时修的交流基本都基于文字。  她偶尔会发点视频和语音过去,但回过来的……就只有文字。  难道……真的生病了?  “爸,我知道了,我会再问问他,不过您放心,他那么大一人,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也是啊,这人老了,就只知道瞎操心,你可别嫌我们这两个老家伙烦啊。”  “爸,您说什么呢!”  挂了和殷绍辉的电话,苏小萌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点,伦敦应该正是午后。  苏小萌拨了殷时修的电话,打了这通国际长途……  电话良久才被接起,只是接电话的人不是殷时修,而是……  “陈助理?”  “夫人,是我,您找老板有什么事儿么?老板现在人在开会。”  苏小萌眉头轻蹙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时间,而后道,  “你们那儿应该十二点了吧,还在开会?他……不吃午饭么?”  “唔……额,今天的会有点长,估计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在讨论,所以就晚了点。”  “……哦,那你让时修开完会后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夫人。”  陈澜挂了电话,看着靠在床头,眼睛还绑着绷带,手里捧着杯茶的殷时修。  “夫人让您给她回电话,您这嗓子……还没好,这么给她回的话,她会不会听出什么?”  殷时修抿了抿唇,  “没事儿,那丫头迟钝着呢。”  他说苏小萌迟钝,却不曾想,在面对他的时候,那丫头其实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敏锐。  苏小萌看着挂掉的电话,心脏“咚咚咚”的跳着。  殷时修的这部私人电话,从来就没有放在别人身上过。  更别说让别人来替他接电话了。  她浅浅的吸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等着殷时修的回电。  双双和煌煌在脚边玩着玩具……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秒针滴答滴答的走……  没多久,苏瞎蒙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后,接起,  “喂……”  “怎么了么?有什么事儿么?”  “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只一句,苏小萌便听出他声音里的不对劲,殷绍辉说的没错,他应该是生病了。  “怎么火气这么大?”  “你是不是生病了?声音这么哑?”  “这都被听出来了?是稍有一点……咳咳……”  殷时修还佯装着咳嗽两声。  苏小萌觉得还是不对劲,就直觉不对劲……  “你现在在哪儿?”  “……办公室。”  “不在忙工作?”  “恩。怎么了你?”  “我们好久没视频了,你都没想见见我?”  “……”  “电话挂了,视频吧,双双和煌煌想看看你。”  “……”  “我也想你了,时修。”  苏小萌说完,就挂了电话,殷时修都还没想好措辞,对方的视频聊天请求就已经发了过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