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70如花美眷,怎能看不到?

270如花美眷,怎能看不到?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97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两个亿……  这对苏小萌来说,真正是天文数字了。  “那……这会让公司利益受损么?”  “受损是肯定的,只是两个亿,还不算难以填补。”  苏小萌对公司利益这一块儿并不了解,只是偶尔在电视上看到某些企业资金亏空上达千万,企业就难以继续发展。  最后不是倒闭,就是被收购。  她对殷氏了解不多,一个不怎么接触金融,商业的文科生,对这些信息是真不怎么敏感。  但有时,她也会翻阅一些有关殷氏的财经报道。  殷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它的快速发展像是一个传奇,令众多企业家钦羡而仰望。  苏小萌见一个老企业家写了一篇稿子,讲到殷氏纵然发展迅猛,并且有气吞河山的磅礴之势。  但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样的“快”同样有它的弊端,尤其是如今这互联网时代。  只要信息科技没跟上,创新能力下降,很容易便走下坡路。  又因为企业还很年轻,不过十来岁,若是遇上大的金融风波,或者企业高层骤变,不见得能挺过去。  这样的看法,小萌这个门外汉是无法给予评断。  是不是危言耸听,她也不清楚,只是……有一点,即便是她这个门外汉也懂。  企业内部高层不齐心,那企业的发展绝不会稳定。  水烧开,她把饺子扔了进去,用汤勺搅了一下,以防饺子皮会沾在锅底上。  “二姐夫真的是有点过分了……回去难免又是一场争吵,想着就觉得烦。”  “争吵是双方面的,单方面的不叫吵。”  殷时修轻笑道,言语之间倒是没有苏小萌怀着的担忧和不安。  苏小萌侧身看他,即便眼睛被蒙着,她也不难想象这白纱下,是怎样的笃定自信,仿佛一切都在他鼓掌之间。  他总给人一种,天塌了,也压不死他的感觉。  殊不知,他其实也只是凡人而已。  煮了饺子放汤碗里,拿了个勺子给他用。  晚饭后本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和小家伙们视频,但心里一算,这个点,北京已是深夜。  就没再打扰了。  夫妻俩的这个平安夜,圣诞节,过的算是清静的。  ……  大约是苏小萌翻的那份合同,还挺得殷时修的心。  于是乎,一边忙着备考的苏小萌,一边还兼职做起了总裁秘书。  给他念文件,翻译项目计划书。  因着殷时修看不见,苏小萌便在他面前总装出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其实私底下字典翻的眼睛都要瞎了。  专有名词太多,光是查字典,还不见得就能有正确的结果。  但讲真,在工作上,她从来都帮不上殷时修的忙,这会儿,好不容易能派上点用处,她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过了元旦,小萌和殷时修虽不在国内,但苏爸爸苏妈妈已经搬到了北京。  今年春节,父母是要陪外公一起过年了。  在宜静山庄安顿好后,便向他们报备了一下,让他们不用操心国内的事。  苏妈妈休息了两天,便去殷家拜访了一下。  苏爸爸腿脚不便,苏妈妈就没让他乱动了。  双双和煌煌见着苏妈妈就像是见着苏小萌一眼,亲的很。  周梦琴还打趣道,  “远香近臭,奶奶天天在身边陪着也比不上外婆亲啊。”  于白思弦来说,周梦琴其实也算长辈,自然是客客气气道,  “孩子都这样,许久没见的人,一上来肯定热乎,热了两天就不理不睬了。”  不过周梦琴不得不承认的倒是,白思弦带孩子还真是有一套。  小萌和殷时修肯定要到下旬才能回来,她正担心着双双和煌煌离开父母太久,会不安生。  白思弦一来,倒是把孩子们哄得服服帖帖。  这也让苏小萌和殷时修安心不少。  小萌去巴斯考试的前一天,和殷时修去医院拆了眼睛上的纱布。  回来的路上被殷时修笑了半天。  虽然心下是很愤怒,但回头想想,也觉得自己蛮好笑的。  早先医生就已经说过,眼睛能恢复视力,可小萌就是瞎操心,医生在那卸着纱布,她一双眼睛都瞪大了,直勾勾的盯着。  医生见她紧张,便安慰道,  “没事儿的。”  苏小萌应是应了,但担心是没减分毫。  等纱布拆掉以后,殷时修闭着眼,她还能看到那眼皮子上有两条淡淡的印记。  “殷先生,可以睁开眼睛了。”  医生说着,而后殷时修便慢慢睁开眼睛,一睁开,眼前便是苏小萌凑近的,瞪大了的圆眼。  她一脸紧张,  “怎么样?看得到么?这是几?”  殷时修定定的盯着她,盯了许久……  “你倒是说话呀?”  苏小萌着急的催着,而殷时修又是一动不动的,搞得一旁的医生都紧张了起来。  然后只见殷时修眉头一蹙,眼睛突然就像没了神似的,抿了抿唇,而后蹦出三个字,  “看不到……”  苏小萌脸上的表情几乎是瞬间僵住,而后立马看向医生,  “他说他看不到……”  医生到底是医生,虽然一开始也被殷时修给吓着了,但很快就在殷时修的眼里抓住了那一抹促狭的笑意。  于是乎……  “唔……那可能,真的就瞎了。”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看向面无表情的殷时修,大眼珠子晃动着,不安慌张,但又极力想镇定下来。  “您,您怎么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不是医生么?!”  “可……咱们也没碰到过这情况啊。按道理说不可能看不见的……”  医生一脸无辜的样子,弄得苏小萌真心火大。  她拽起殷时修便道,  “这这么鬼医院,我们去别家!”  谁知她没把殷时修拽起来,自个儿反而被她拽到怀里。  怔楞之际,便听殷时修带着浓浓的笑意,道,  “如花美眷,怎能看不到?”  “……”  苏小萌再抬眼看向医生,只见医生护士像是串通好了似得,都在那暗笑。  这才反应自己被耍了。  想到自己刚才暴躁的情绪,觉着怪丢人的。  用手肘捅了一下殷时修。  “殷太太,还要去别家医院嘛?”  “你们都太坏了……”  苏小萌嘀咕了句,这要是心脏再脆弱点,真能被吓死。  刚摘下纱布,接触光线,眼睛会有些许刺痛感。  缓和两天,就能好了。  ————  一大早,陈澜便开车送苏小萌去巴斯,开了近一个半小时,到了校门口。  大学坐落在山上,上山下山的虽然麻烦,但是也意外的清静。  再加上附近的咖啡馆酒吧等配套设施也是一应俱全,反倒是给人一种遗世**之感。  它的占地面积不算大,相对于a大,小了一圈,但是建筑独特,环境风雅。  苏小萌几乎是一眼就喜欢上了。  站在校门口,这一颗心脏激动的仿佛都要跳出胸膛似得。  一个不高不瘦,有点发福的英国中年男人早已等在校门口,名叫randy。  是语言学院的院长助理。  陈澜跟着苏小萌一块儿进了学校,randy领着小萌去了一间空教室,让她稍等。  没多久,一个高个子女人走了进来。  对方皮肤很白,五官立体却又和白人有明显的不同。  “苏小萌,欢迎你来巴斯大学,我姓樊,等你进来,我们会常见面的。”  是中国人。  不难猜出,她是这的老师。  她手里拿着一份试卷,递给她,  “这是考题,两个小时,做完交卷,ok?”  “哦……”  “那……就开始吧。”  樊帆说完,冲她咧嘴一笑,而后便绕到她身后坐了下来。  苏小萌眨眨眼,好像没什么不对……但又觉得……  好干脆利落啊。  没空多想了,手机和包都扔边上,拿了笔就开始做题……  陈澜在隔壁教室等着。  但干等着又太无聊,便随处走了走,结果迎面碰上在自动贩卖机前买饮料的樊帆,愣了一下,问道,  “考好了?”  “没啊,看她的样子,那卷子对她来说,难度还不小,恐怕得坐满两个小时了。”  “那……谁在监考?”  “我啊。”  樊帆买了瓶可乐,耸了下肩,很是理所当然道。  “那……”  陈澜眨眨眼,樊帆拍拍他肩膀,  “怎么?你还怕她会作弊啊?”  “不,不是……”  他当然知道总裁夫人不是会作弊的人,但……  樊帆自然是看出陈澜在想什么,于是笑了笑,道,  “别这么小家子气,想进巴斯大学的学生,不会这点自律都没有。在这里作弊,这人可就丢大了哦。”  她说完便走开了。  可这陈澜听着这话就觉着不舒服了!  小,小家子气?!  这女人说谁呢!  ……  时间到了,苏小萌交了卷,樊帆接过,就当着小萌的面审视着这卷子。  这举动可是让小萌好一阵心跳加速。  不会当着她面批卷吧?  她这么想着,樊帆只是抬眼看了她一下,而后收起了卷子,笑道,  “好了,笔试的结果会和国内的其他考生同时发布,放心吧。”  “哦……好。”  樊帆见她紧张,不由笑着拍拍她的肩膀,道,  “回去后啊,再好好的想一想,是不是真的想进语言学院,是不是真的……想当翻译员。”  “……”  苏小萌眨眨眼,再想问点什么,樊帆已经道了再见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陈澜凑了过来,问道,  “夫人,考的怎么样啊?”  苏小萌看向陈澜,认真道,  “你知道我有多庆幸你家老板“瞎了眼”么?”  “……”  陈澜愣住,也不知道苏小萌这说的是玩笑话,还是……  “我咧个去,这要不是我给殷时修念了半个多月的计划书,合同书,我敢保证,二十分我都考不满。”  “……”  苏小萌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真是乖乖……  她原先做那些卷子的时候就知道,卷面上会有不少其他学术领域的专有名词。  但……  从来没这么多过!  而且以政治经济领域为大头。  这,算不算阴差阳错,因祸得福?  慢着,就算是这样,这福还不一定就能得的到。  回家后,苏小萌逮着殷时修,抱着他脑袋就在他眼睛上亲了好几下。  殷时修被亲的是一头雾水。  苏小萌啥也没说,当着陈澜的面也就算了,这要是当着本尊的面,说自个儿很庆幸他瞎了那么一段时间……  唔,本尊估计也不会觉得高兴吧?  “看这样子是考的不错?”  苏小萌轻叹口气,“只能说尽力了。”  殷时修把她搂抱到大腿上,扬头看她,  “明天去谈合作,如果顺利,过两天我们就可以回北京了。”  苏小萌打了个哈欠,点头,  “回去好啊,双双和煌煌估计都想死你了。”  “你一说到双双煌煌,我怎么就又不想回去了……”  苏小萌扬眉,对上他泛着黠光的眼,怎么就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呢?  “你看,有了那两个小东西,我要是想在厨房,现在客厅,想在书房,想在阳台干——唔!”  苏小萌小手猛地捂住殷时修的嘴,瞪着他,  “你敢乱说!”  殷时修笑弯了眉眼,如炬的目光灼热的看着她……  “干嘛这样看我,没看过啊。”  “确实感觉很久没见了。”  苏小萌见他这样儿,不由觉得好笑,“看你这傻样儿。”  “我傻?”  “可不是么?不傻么?照个镜子看看?”  殷时修轻笑着搂紧了苏小萌的腰,  “这要是我真的看不见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日子还不是得照样过?”  殷时修听着她说的话,心里头就觉得特别的……踏实。  “那你不是很受委屈么?年纪轻轻的跟了个瞎眼老公?”  “哼,我倒是想离啊,这爸妈肯么?孩子肯么?”  “你想离啊?”  “唔……如果你总是欺负我的话,那我肯定不能一直受气——”  “我不欺负你。”  她话还没说完,殷时修便忙抢着说似得。  “……”  苏小萌心口一热,低头抵着他的额头,小声道——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