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72姐弟

272姐弟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3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兰抬眼。  庾老爷子道,  “宏光虽是殷家的上门女婿,但你们也从来不住在殷家,这件事情是宏光处理的不当,但你们是夫妻,宏光如果没有好下场,你应该也会被牵连,不是么?”  “老爷子就不要说这些废话了,您想让我做什么?”  殷时兰情似是有些不耐烦。  “殷时修去伦敦应该是忙和比尔公司的那个合作项目,之前受伤耽搁,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忙完项目。”  “时兰,你是他的二姐,去伦敦看望一下他,是应该的,你觉得呢?”  “我是他二姐没错,可我也是北京市市政aa府办公室主任,我也很忙。恐怕没这个时间去伦敦。”  “渍渍……”  庾老爷子一听殷时兰这么说,心里头就不舒服了。  庾宏光忙道,  “爸,您就先说你是怎么打算的,看看是不是一定要时兰过去才行。”  殷时兰没吭声,庾老爷子瞥了眼她,而后道,  “那殷时修本就是个警惕谨慎的性子,想要动他而不把自己给搭进去,实在太难,唯一的突破口大概就是他那老婆。”  “你是说从苏小萌下手?”  “时兰过去,总有办法能牵住殷时修,只要苏小萌到我们手上,到时候殷时修还不是予取予求?”  殷时兰轻扯了一下嘴角,哼了声。  “时兰,你笑什么?”  “你们也太小看老四了。我好心劝一句,没有一击弄死他的把握,就不要惹他。”  “只怕这后面的结果,你们承担不起。”  庾老爷子眸子一眯,  “只要殷家二小姐出马,信我,殷时修和苏小萌便没法活着回北京。”  “……”  殷时兰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心脏“咚咚咚”的狂跳。  庾老爷子看出殷时兰的动摇,忙跟着道,  “殷家二小姐最恨的不就是自己不是男儿身,明明决心不输大哥,能力强过小妹,却终究因为身为女儿而被差别对待。”  “只要殷时修消失,我们庾家在殷氏势力就会数十倍扩大,到时候殷家二老能看不到你么?”  “是把家主传给没有殷家血脉的大哥,还是虽身为女儿身,但本事却强过任何人的三女儿,我觉得,这显而易见。”  殷时兰微微扬起唇角,一双和殷家老夫人相似,却要凌厉数倍的眸子望向庾老爷子,  “我看到时候受益最大的不是我,而是庾家吧?”  “儿媳妇儿啊,你这话说的,庾家受益也好,你受益也好,不是一样的么?”  殷时兰轻笑,  “爸这话说的也没错,的确,一样。”  “那时兰这么说,是同意了?”  “为什么不同意呢?庾宏光说到底也是我丈夫,就算不为他想,我也得为我的儿子,为我的小外孙子想吧?”  殷时兰起身,拎起一旁的包,  “具体的计划,您就和宏光说吧,我会照做的。”  庾老爷子倒是没想到殷时兰答应的这么爽快。  心中存疑,但转念一想,殷时兰是何等聪明的人物。  除掉殷时修,对她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再加上殷时兰原本就是干净利落的性子,从不优柔寡断,做起事情来竟是比男人还要来的干脆。  而他们呢,只要把手脚做的干净些,就算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矛头也会指向殷时兰。  殷家人想要找到他们庾家人的头上?  那恐怕会师出无名。  殷时兰回家后没多久,儿子殷弘毅也回来了。  儿媳妇陆静霜去幼儿园接孙子了。  殷弘毅见殷时兰靠坐在沙发上,一脸肃穆的样子,不由上前问道,  “妈,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殷时兰这才抬眼,仿佛这才意识到儿子已经下班回来了。  “没有,就是工作上有点忙。”  殷弘毅叹了口气,走到妈妈身后,伸手按着她的太阳穴,轻轻揉着,  “妈,您说您,这一天到晚还在拼些什么呢,和你差不多年纪的,现在都在家享清福……”  殷时兰笑了笑,  “怎么,嫌你妈老了?”  “我怎么敢?我有全天下最厉害的妈妈,只是做儿子的,很心疼你啊……”  殷时兰闭上眼……  “政坛不比商场,这要是遇上了什么事儿,连全身而退都做不到。”  “儿子……你不懂。”  “……”  “人这一生啊,它总是要追求点什么,这和年纪无关,不管好的坏的,这人要是没了追求,没了这份干劲儿——”  “一样会过的很好。”  “……”  “妈,如果觉得累了,就退下来吧,儿子养你,儿媳妇伺候你。”  殷时兰轻轻拍拍殷弘毅的手,  “知道了,真是话多,来,再给老妈子捏捏肩膀。”  殷弘毅笑了笑。  没一会儿,陆静霜便领着殷绮阳回来了。  见丈夫在给婆婆捏肩,不由笑道,  “你给妈妈捏肩?手法对么?不会越捏越不得劲儿吧?”  “你行你来啊。”  殷弘毅忙道。  陆静霜性情温婉,一心一意在家做全职太太,把孩子老人都伺候的都很到位。  即便是脾气比较差的殷时兰,也挑不出这个儿媳妇太大的毛病。  陆静霜走过来,轻推了一下殷弘毅,  “我来就我来。”  说着,便揉捏着婆婆的肩膀。  “我也要来……”  刚上中班的殷绮阳忙跑过来,也要给奶奶捏肩。  殷时兰这心,一下子就软了,把殷绮阳抱到自己腿上,  “阳阳今天在学校乖么?”  殷绮阳搂着殷时兰的脖子,点了点头,  “乖的。”  “是嘛?”  “不信,不信你可以问我们老师!”  殷绮阳到了外面是非常羞赧的性子,但是在家,就比较放得开了。  也开朗,也调皮,也喜欢笑。  他一本正经的对奶奶道。  “奶奶,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啊?”  “妈妈说奶奶最近很累呢……”  殷时兰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陆静霜人,陆静霜笑笑,  “妈,您不会以为我和弘毅看不出你最近有点儿心事重重的嘛?”  “……”  殷时兰抿了抿唇,嘀咕了句,  “我能有什么心事?”  陆静霜看向丈夫,有些话,她来说不是那么恰当,还是要老人家的儿子来开口。  殷弘毅坐到殷时兰身边,  “听说小舅免掉了父亲的职权,殷氏的职位调动还蛮大的……父亲他……是不是做了什么?”  “你别听别人挑唆。等你小舅回来再说。”  殷弘毅吸了口气,  “妈,有些事情,你们是可以告诉我和静霜的,要是真遇上了什么困难,岳父岳母那边也会愿意帮忙的。”  “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瞎操心了。”  殷时兰是个明事理的人,她自己是个要强的性子,但并不强求孩子们也都跟她一样。  所以她心里清楚,这样你争我夺,拿不到台面上的事情,儿子和儿媳妇最好都不要接触。  见母亲不肯开口,殷弘毅自然也没有强求,只是和陆静霜无奈的对看了一眼。  母亲喜欢绮阳喜欢的紧,这会儿和孙子玩的开心。  陆静霜去厨房洗手做晚饭。  殷弘毅回卧室换衣服,而后把剩下来的那点儿没完成的工作完成。  ————  殷时修眼睛恢复后,便忙着处理那个和比尔公司的合作项目。  而苏小萌考完了试,这两天基本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殷时修怕她无聊,在公司里找了个年轻的小助理,给她当导游,在伦敦逛了两天。  小萌反正就是和谁都聊得来的性子,而那个叫宋怡的小助理虽然知道苏小萌有来头,但没人告诉她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倒是让宋怡自在很多。  这天,小萌回来的晚了一点,开门后见殷时修坐在沙发上打电话,便没打扰他。  脱了大衣挂在一边,而后便钻进了厨房。  殷时修见她回来了,便挂了电话,跟着去了厨房,靠在门边上,听着她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在那捣腾着晚饭,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今天去哪儿参观了?”  “就四处逛了逛,宋怡带我去了家很有个性的餐厅吃的午饭。”  苏小萌说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刚才和谁打电话呢?”  “唔……家里打来的。”  苏小萌扬眉。  “合同谈下来了。我让陈澜去订后天的机票,后天回家吧。”  苏小萌转身走到他跟前,拍拍他肩膀,  “我老公真是天下第一厉害。”  殷时修轻笑,“好了,快点做晚饭,我饿了。”  苏小萌看了他一眼,不禁笑了笑,回身继续做晚饭。  殷时修的眸子微微沉下,看着苏小萌忙碌的身影……  人事调整已经下达下去,庾家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这都是殷时修早些便能料到的。  但是因为怕庾家人的那些手段,而一直不回北京,也是不可能。  事到如今,也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  殷时兰手里拿着飞机票,身边替她拿着行李的是庾家的一个管家。  “太太,是不是该进安检了?”  殷时兰靠坐在椅子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她看了眼时间,“急什么?”  管家轻笑,  “我这不是怕太太耽误了嘛!”  殷时兰没理他,依旧坐在那儿。  就庾老爷子对她的这种信任度……  呵,怕她不上飞机,还专门派了人过来盯着。  可笑之极,搞得好像……他派人过来盯着,她就会上飞机似得。  她看着大屏幕上滚动着的航班信息……  管家心中不定,眼看着再不进安检,恐怕会耽误了行程,便不由又催促了一声,  “太太?”  “我说齐管家啊,你要是觉得急的话,就先回去吧。”  “太太,庾先生吩咐了,一定要看着您上飞——”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殷时兰撕了机票,递给他,  “把这个给庾宏光。所有的担心都是不必要的,我本就没打算上飞机。”  说着,殷时兰从管家手里拎过自己的行李箱。  管家眉头轻蹙,伸手便拽住了殷时兰的手臂,  “太太,我觉得你还是乖乖的上飞机比较好,庾老爷让我提醒您,是不是愿意拿你多年在政界的努力开玩笑?”  “二姐。”  管家这边刚说完,身后便响起了殷时修的声音,着实把庾家的管家给吓个不轻。  连忙转身,看到殷时修就跟看到鬼似得。  “出来了?还挺快的。”  殷时兰说道。  庾家管家这就傻眼了……  殷时修……回北京了!  这会儿是北京时间上午十点。  苏小萌的时差倒不过来,下了飞机还是昏昏欲睡的,没什么精神……  看到殷时兰身边的这个男人,精神才勉强打起来。  眼里闪现出很强烈的戒备。  殷时修原本是没打算把车祸真相告诉苏小萌的,至少不会这么快的告诉她。  可就在那天,殷时兰给他打了远洋电话,把庾家打的那如意算盘全盘向他托出后。  他改变了主意。  殷时修心里头明白,二姐对他又不亲,相反,那种从心而出的妒忌,几乎都摆到了明面上。  不用想都知道,庾家人要她来下黑手,能用来you惑二姐的条件数都数不过来。  姐弟俩年龄差的很大,再加上殷时修常年居住在英国,更是了解甚少。  殷时修会怀疑她和庾宏光联手,一点也不奇怪。  反倒是二姐打电话来向他托出全盘的举动让他错愕并讶异。  但又不知为什么……  生性多疑的他,处处谨慎的他,就是愿意信二姐说的话。  大约是……  血脉相连的姐弟间,都存着歹毒到致对方于死地的心……实在是让人,心冷。  他把事情告诉小萌以后,小萌也是沉默了很久。  询问她,关于二姐说的话,她愿意相信多少。  小萌握着他的手,告诉他,她愿意相信百分之百。  殷时修倒是很惊讶。  “我对二姐本就是了解甚少,要我来评断她的话可信度,真是没多大意义,但是……我相信爸妈。”  “你和二姐,都是爸妈教育出来的。爸爸,我不确定,但妈妈……确实很懂得教育孩子。”  “纵然大家的性格不同,但心性应该不会差太远。”  殷时修看着苏小萌,眼里不无感叹……  能从这个点切入去分析,殷时修都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说她睿智了。  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对了。  二姐没有站在庾家那边。  “这位是……”  殷时修明知故问,视线落在那管家身上,眼里是最温和得体的笑意。  苏小萌是不知道那管家什么想法,反正她是觉得殷时修这笑,让人觉得怪毛骨悚然的。  “齐管家。”  殷时兰只说了这么一句。  “哦,庾家的人哪。”  殷时修轻笑,“你这一脸被吓着的表情……怎么?我很可怕么?”  管家的脸色都青了。  “别怕,我又不会找人开车把你往死里撞,就是麻烦管家帮我传个话回庾家。”  “……”  苏小萌看着那管家,眼神也是冷得很。  “殷先生……您和殷太太今天回来,如果不嫌弃的话,我送你们回去吧?”  “不必。”  殷时修抬手,神情冷了下来,他看着他,  “两句话,一,二姐我带回家了,让庾宏光等着签离婚协议书。二,殷时修的命,值三百万,不知道庾家大少爷的命值多少。”  “……”  说罢,殷时修接过殷时兰的行李箱,放在他们的行李推车上。  “二姐,我们回家。”  殷时兰应了声,刚要走,齐管家便又扯住了殷时兰的手臂,  “太太,您这样……”  这忠心的管家,似乎还想在言语间提醒殷时兰点什么。  殷时修浅吸口气,突然手抬了一下,顿时四五个穿着便衣的保镖快步走来,  “殷先生!”  “这位齐先生腿脚不好,麻烦你们送他出机场。”  “是!”  只见几个人就这么架着齐管家往大门外走去。  殷时兰见这景象,难免心里存疑……  殷时修看出二姐的心思,忙解释道,  “如果不信任二姐,我和小萌不会从这出来。不只我和小萌,二姐的人身安全,我也得保证。”  “……”  “若不是为此,又何须麻烦二姐到机场来等我们?不就是怕这庾家人太过胆大妄为?”  殷时兰心中一暖,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只道,  “快些回家吧,爸妈肯定还一头雾水呢。”  “恩,好。”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