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85一句喜欢就真这么难(表哥堂妹)

285一句喜欢就真这么难(表哥堂妹)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10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单明朗是知道苏锦就是这么个性子,完全不会去计较和谁一组,和谁一组,都是一样的打。  至于瞬远哥嘛……  明朗用手肘碰了一下单明旭,小声道,  “哥,你说小锦和瞬远哥在一组,我还要不要使出全力啊?这弄哭瞬远哥没什么,要是弄哭小锦……”  单明朗这孩子说起来耿直,但到底是跟着单明旭一块儿长大,有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  虽是压低了声音,却还是故意放给对手听……  苏锦虽然对分组问题不怎么计较,但她却是个对输赢很是执着的人。  单明朗这么一说,一张漂亮秀气的脸就变了色,  “我看明朗你到时候不要哭就行了。”  单明朗其实是想挑衅白瞬远来着,没想到被苏锦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一时间有点伤心。  单明旭打了个哈欠坐到苏锦对面,把明朗拉下来,递了个手柄过去,  “明朗,还不快点儿准备。”  单明旭深吸口气,又长吐出去,  “小锦,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呵……”  白瞬远睨了单明朗一眼,神情冷漠的很。  “瞬远哥,你——”  单明旭对白瞬远暗藏着熊熊怨火的原因是心知肚明。  伸手挡了单明朗一下,示意他别多说了。  单明朗自是和单明旭心有灵犀,握紧手柄,决定用实力吊打这横着眉眼的白瞬远!  一局开盘!  不过三分钟,随着两声“K.O”,只见持蓝方的两个游戏人物,血尽而亡,如死尸般躺在地上。  对方虽说也好不到哪儿去,血槽也已经过了警戒线,但……  哪怕只有一滴血,也足够游戏人物“威风凛凛”的站在那。  “真是吓死我了,我还当你们多厉害……”  白瞬远打了个哈气,幽幽道。  单明朗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苏锦,感觉下一秒就要哭了。  苏锦动了动手指,  “怎么了?”  “苏锦,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粗暴啊?!”  单明朗忙大喊出声,这单明旭之前和苏锦开过一局,知道这女人野蛮的很。  “和你说了,不要放水,你不听,现在自食恶果了——”  “我没放水!”  “……”  单明朗冲单明旭吼了一声。  单明旭当即愣了一下,而后看向白瞬远……  白瞬远依旧是一副“老子最X”的表情,看的单明旭这好胜心也强了!  “倒是没想到瞬远哥打拳皇也是一把好手。”  “是不是一把好手我不知道,反正吊打你们两个,看样子问题不大。”  “单挑一局?”  单明旭眸子眯一下,挑战道。  这两年在部队里,偷着打游戏打的也不少,要说手生,真是有点牵强。  “来啊。”  苏锦见这两人单挑,也就默默放下手柄,准备看戏。  有苏锦看着,白瞬远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那单明旭又是个烈性子,就是在部队里和队长切磋,都没趴下过几次,这要是打个游戏输了……  选好了人设,组好了技能属性,随着“Ready Start”的系统音。  “噼里啪啦”……  大屏幕上一阵乱斗,只见双方的血条以相持不下的速度往下掉……  单明朗凑到苏锦边上,问了句,  “你说谁会输啊?”  就这么一句话,成功让白瞬远分了神。  但也只是分了那么一秒钟,游戏人物后跳一步,拉开大段距离,白瞬远进行调整。  单明旭本不想给他这个喘息机会,但无奈手速过快,结果发错了一个技能,于是不得不给技能冷却时间。  快速调整后,两人再次正面对上。  苏锦摇头,  “看不出,都不怎么样。”  “……”  “……”  苏锦离白瞬远更近一些,这话恰巧被白瞬远听到,身形一晃,险些松掉了手里的手柄。  单明旭也听到了,但论注意力,他的确比白瞬远强的多,只是拧了下眉,继续稳住白瞬远的攻击。  心里只一个想法:干掉白瞬远,再干掉苏锦!  “啊!哥,你小心点啊!要是脑袋再被打一下,你就over啦!”  “MD,老子知道,你给我闭嘴!”  “啊!瞬远哥!你这身皮衣不错啊……”  “……”  “唔……赢了。”  苏锦这边说完,那边系统紧接其后发出了“K.O”的系统音。  “唔……哥,你输了诶……”  “……”  单明旭此刻捏爆手柄的心都有了,屏着一口气,沉声道,  “再来。”  白瞬远又不傻,他知道这一局赢的侥幸,便对苏锦道,  “你来吧。”  “瞬远哥,你这是在逃?”  “你要是赢了苏锦,我再和你打。”  白瞬远只和苏锦配合着打了一局,便知苏锦这手速和灵敏度不是盖的。  “或者,你可以承认你也打不过苏锦。”  “……”  单明旭这眼睛都红了,沉着眼看向苏锦,  “苏妹妹,来一局。”  “我我我,我来陪小锦打!”  “你给我滚远点,再敢吭一声,就弄死你!”  “诶嘛……”  单明朗心一惊,只觉得哥这话说的太狠了点。  苏锦也不客气,拿了手柄,连着狂虐单明旭三局。  其实也不算是狂虐,每次都只赢那么一点点,赢的单明旭懊恼至极,却愣是怎么都板不回来。  苏锦放下手柄,活动了自己的手指关节,说了句,  “差点儿就输了,吓死了。”  若不是这句话,单明旭可能会真的发飙。他几乎都要以为苏锦是在故意羞辱他了。  白瞬远突然伸手把苏锦的手拿到他眼前……  苏锦愣了一下……  白瞬远看着那微微发红的指头关节以及摁键都摁到发红的指腹……  “怎么了?”  苏锦收回自己的手,不解的对上白瞬远投向她的视线,这视线……很怪。  像是疑惑,像是不解,也像是……生气。  “输了又能怎样……打个游戏有必要这么拼么?”  苏锦眨眨眼,比白瞬远更加不解,她问,  “能赢,为什么要输?”  她只是在回白瞬远的问题,可一边的单明旭听这话,真是受了不小的刺激。  他这辈子还没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苏锦,你敢不敢再来!”  “不玩儿了。”  白瞬远突地说道,拉起苏锦的手,起身就往外走。  一旁的单明朗就看不懂了,茫茫然的问单明旭,  “瞬远哥……咋了?”  单明旭眼睛都杀红了,虽说为个游戏没有必要这么较真,可偏偏单明旭是个不服输的,而那苏锦比他更加不服输。  两人碰一块儿,谁也不让谁。  最要命的是,结局还是单明旭打不过苏锦!  “坐着,单挑!”  单明旭指着苏锦的位置,对单明朗呵声道。  单明朗被单明旭一吓,一屁股坐地上……  “拿好手柄,磨蹭什么呢!”  “……哦,哦。”  单明朗应了声,以前两兄弟在家玩拳皇不就是各据一方,对着干么!  想来没什么好怕的……  结果……  半个小时后,  “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给我坐下!”  “我不想玩了啊!”  “坐下!”  “啊……又死了……”  “……坐下。”  “哥,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么!”  “你给我认真点打,听到没有!”  “哥……”  “干嘛?”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杀人挺爽的?”  单明朗问这话,声音都哆嗦了。  “你再啰嗦,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  “哥……你还是回部队吧。”  “……”  ————  白瞬远把苏锦从房里拉出来,其实是有点没道理的。  苏锦更是摸不着头脑的。  楼下长辈们聊天的聊天,下棋的下棋。  他们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倒是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你要带我去哪儿?”  苏锦问了句,白瞬远随口说了句,  “晚上吃多了,散步。”  苏锦看看这屋外的天,还有墙角上放着的那座大摆钟,时针已经走向了九点。  这个点去散步?  虽觉得怪,但也没多问,就跟着他出去了。  结果……  两人刚踏出院子的大门,凛冽寒风迎面吹来,吹得白瞬远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就有点尴尬了……  外面这么冷,是硬着头皮出去,还是退回来继续被单家的两个兄弟骚扰,就成了个问题。  苏锦扬着眉,看向白瞬远……  “外边……怪冷的。”  白瞬远抿着唇。  这一整天,苏锦就觉得白瞬远心情很差,很差很差。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想出去的吧……  “你等我一下。”  苏锦对白瞬远道,而后径自上楼,去自己的客房换了件羽绒外套,又扯了两条围巾。  跑到苏小萌那儿借了个绒线冒,这才下来。  白瞬远在屋外待上这么几分钟,心下犹疑着,不然还是算了……  可转念一想,一共就这么点儿独处的时间,如果不珍惜,只怕……  “呶,戴上吧。”  苏锦把从苏小萌那儿借来的红色绒线帽递给他,帽尾还坠着一只毛线球。  “将就点吧,这么晚,也没人看你。”  “……”  白瞬远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苏锦又塞了条大围巾给他,  “就散半个小时。晚上太冷了,时间长了怕感冒,我参加了个软件编程比赛,作品还没做完,可不能感冒。”  苏锦一边老实说着,一边把她自己武装了个结实。  白瞬远板了一天的脸,意思笑意从眼角泄出……  苏锦抬头,不经意见着了,心下也轻松了点儿。  双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  “在华盛顿念书不高兴么?”  苏锦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唔,你今天一天都冷着张脸,好像谁欠了你似得……”  “有么?”  苏锦点头,“有。”  白瞬远正了正这头上的帽子,后头一个大毛球坠着,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话说,你这帽子谁给你买的?”  白瞬远瞥了眼苏锦头上的那顶,唔……雷锋帽……  “自己买的。”  白瞬远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  “你能不能有点儿眼光,本来就挺土的了,还戴这么土的帽子,你给我戴的这顶不就挺不错的嘛,像个女孩子戴的。”  “唔……你头上那顶是小萌姐的。”  “……”  “她眼光是比我好。”  “……”  “你果然……唔……”  苏锦话没说全,但这表情,这眼神,白瞬远知道她要说的完整话是什么……  思及此,白瞬远真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话锋立转,  “不过我觉得你这个雷锋帽也蛮好的,看着暖和,也蛮酷的。”  苏锦笑笑。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白瞬远双手塞在皮衣口袋里,看手却是不停的握成拳又松开,松开了又握成了拳,蠢蠢欲动……  苏锦与他并排走着,空气很凉……  “你……”  “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了口,又同时停下。  “你冷么?”  白瞬远忙深吸口气,问道。  苏锦摇头,“还好,你咧?”  “不冷。”  两人又没了话。  这氛围竟是比空气还要来的冷。  白瞬远嘴是张了又合上,合上又张开,动了几番,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说什么都觉得唐突,说什么都觉得不合适,说什么都觉得……怪异。  明明……  明明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和她说上几句话。  白瞬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没用的……  对人有好感,却这么畏缩……  他总觉得自己对谁都是手到擒来,可遇见苏锦,他竟没了把握。  连走在她身边的呼吸,都变得刻意,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会小心翼翼。  苏锦此刻的心情并不比白瞬远平静多少,但她并不明白,自己心里的尴尬是源于什么。  她大大咧咧惯了,一个自己都把自己当男孩子看的女生,一个比男孩子还要要强的女生……  从来没想过和一个男生走一块儿,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和单明朗相处的蛮好的,就是和那个看着挺横的单明旭,其实也能相处好,怎么偏偏到了白瞬远这……  就觉得尴尬了,就觉得……想逃了。  “对了,上次你发给我的资料,我都看完了,那边的知识系统和国内真的很不一样。”  苏锦还是第一次这样挖空脑子去开一个话题。  也是第一次为找到了一个突破尴尬氛围的话题而松一口气。  “那你是觉得国内的好,还是国外的好?”  “各有千秋吧,国内的我看的也少,你应该比较有发言权吧?”  “苏锦。”  “恩?”  “上次……你上次不是说有个男生给你写情书么?”  “……”  白瞬远深吸口气,  “后来那人还有找你么?”  苏锦挺惊讶的,心里头惊讶,这脸上也没掩饰。  白瞬远看的分明,移开视线,  “我就是了解一下。”  “……”  “我就是好奇,行了吧?好奇哪个人这么没眼光……”  苏锦斜睨了他一眼,反倒是轻松了一点儿,直言道,  “恩,找了两次,不过他可能一开始不太了解我,了解了一点后,倒是把我从头到尾点评了一遍。”  “把你从头到尾点评一遍?怎么点评的?”  苏锦又看了他一眼……  白瞬远摸摸鼻子,  “我好奇心重嘛。”  苏锦倒是不介意跟他说,毕竟……比起没话说的尴尬,有话说的时候,还是得好好珍惜。  “一张脸长得不错,但是品位很差,身材修长,但身板就像块搓衣板似得,看着寡言少语,实则凶悍无比,女孩子就该温柔点,和个男孩子似的脾气,没几个人会喜欢。”  苏锦说完,白瞬远的心都跟着沉到了湖底。  一张脸又板了起来,沉声问,  “你就没反击?你不是挺能说的?”  “他评价的还挺中肯的,不是么?”  苏锦打趣道。  “哪里中肯了?他了解你什么!”  “……”  白瞬远出口才知自己多莽撞,忙移开视线,  “我觉得你挺好,有个性,不了解你的人,没有资格这么说你。”  苏锦愣了一下,一双大眼看着白瞬远……  “白瞬远……”  “恩?”  “你生什么气?你不也常这么说我?”  “我哪里有这么说过你?”  白瞬远忙道。  “那在你眼里,我又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个性?什么是个性?挺好,哪里好?”  “你……”  白瞬远对上她投过来的大眼,竟是比夜空里的星星来的更加璀璨。  像两个黑洞,不断的把你往她的灵魂深处引……  白瞬远,你不就是想让她做你女朋友么?  月黑风高的,又没有单牌电灯泡,正是好时机……  说呀!  “你……其实是差不多那个样子。”  苏锦瞥了他一眼,竟然害她白期待了一下。  “我就知道。”  白瞬远转身,“走了,回去了。”  转身的刹那,白瞬远连跳下悬崖的心都有了!  他这是窝囊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自己会变成今天这样,全赖苏小萌!  这苏小萌给他的阴影实在太大了!  这么想着,不由摘掉了脑袋上的帽子。  “你怎么了啊?”  “和你说话没劲儿!”  “……”  白瞬远的脾气差,他自己也知道的,有时候脾气上来,那真就跟洪荒之力似的,收不住。  像现在,明明他是在气自己没种,窝囊,却愣是把气撒在了苏锦身上!  苏锦被他这么一呵,心里头也蹿起火了。  “你脑子有病是不是?一整天拉着个脸也不知道是给谁脸色看!莫名其妙的就发火!还没见过你这样的!”  “你觉得我脑子有病,你跟我出来干嘛?”  “我——”  苏锦深吸口气,缓缓吐出,瞥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大步往前,谁知气急,没看着脚下,一个踉跄就摔了一跤。  白瞬远这就傻眼了,忙过去扶她,  “摔着了没有?你怎么不看着点路啊?”  苏锦当即甩开他的手,撑着地就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依旧是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白瞬远扯住她的手臂,  “你等一下!”  “放手!”  苏锦心里有火。  本来晚上挺高兴的,和明朗明旭打游戏,就算是顶着寒风和白瞬远散散步,聊个天,也觉得挺好。  谁知这白瞬远就跟个神经病似得,说翻脸就翻脸!  苏锦从来也没遇到过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这脾气谁给他养成的啊?  一早知道他是个校园小霸王,但她以为几次相处下来,他们也应该算得上是朋友了。  这白瞬远再怎么霸道,还能霸道到她头上不成?  然后白瞬远同志用实际行动告诉她,真是她想多了。  “我道歉还不成么,先看看腿,有没有伤着。”  “不用。”  苏锦觉得烦,不仅是白瞬远这阴阳怪气的脾气让人烦,还有自己这上下不定的心情,也让她觉得很烦。  “苏锦,你——”  “白瞬远,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  苏锦看着他,说完后甩开他的手,径自往殷家山庄的方向走。  白瞬远僵在原地……  那一瞬,她看着他的冷漠神情,疏远话语,与初见,又有什么分别。  白瞬远感觉到了一种恐慌……  在一般女孩儿身上能够得到的优越感,在苏锦身上,是半点儿也感受不到。  她就像是一只风筝,一只……根本没有缠线的风筝。  但他只当是风筝线太细,所以看不到。  只觉得她是能被抓住的,只要有点耐心,结果……  他能不能抓得住风筝根本不在于他是否有耐心,不在于他是否跑的够快,手伸的够长,反应够敏捷……  只在于那只风筝愿不愿意坠落。  就那么一个眼神,白瞬远几乎就断定了……他们之间的不可能。  她对他,没有一星半点儿超出朋友之外的情意。  仿佛谁都能成为她的朋友,只要对方没有恶意,只要两个人在某个话题上能谈得来。  和单明朗是这样,和单明旭也是这样,和别的任何人都是这样。  和他……又有什么分别?  要说喜欢她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见不到她,会惦记。  会想和她在一起,讲一些有的没的,哪怕她说的话,总是让自己受挫。  可每句话,你不用费心去考虑是真是假,因为……她想什么什么,有什么说什么。  她打架的样子特别帅气,她敲键盘的时候很有魅力……  ……只是,为什么他就是开不了口。  一句“喜欢”就真的这么难。  仿佛这两个字是多稀罕的宝物似得,送出去仿佛就等于……“失去”。  他就觉得……会被拒绝,一定会被……拒绝。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