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95关于烧饼

295关于烧饼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3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下半节课,孙彭彭好像着意和她拉开了距离。  给她的感觉,反而比加微信之前更疏远陌生。  她也是摸不着头脑,继续听课做笔记。  下课后,也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苏小萌只觉得现在的男生真奇怪,前一秒还热络的很,后一秒又这么冷淡,实在是阴晴不定。  教室里的大部分学生都走了,但讲台上的学生却还是挤了一圈一圈。  人群的缝隙间,小萌看到祁院长热的满头大汗,却还是笑脸盈盈的给学生们解答疑惑。  小萌想了想,还是坐在位置上,把笔记整理归纳了一下,圈出疑点。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讲台上的人才散掉些许。  苏小萌看了眼时间,司机应该已经在外头等了,于是背包起身,凑近讲台的时候,她听到院长说话的声音都哑了。  视线扫过讲台边的茶杯,茶叶都干了。  小萌拿过茶杯去饮水机那装满了水放了回去。  那几个学生围绕着祁院长探讨问题的样子很是热烈,苏小萌也不好意思特地打断他们,只为和院长说句再见。  于是放好茶杯便出了教室。  等祁院长也休息下来的时候,额头上是真的汗涔涔,脱了外套,放一边,伸手去拿茶杯,见茶杯里水是满的,甚感欣慰。  他是看到了苏小萌的,只是一样,没能抽出个缝隙打招呼。  拿过手机,苏小萌倒是发了条短信过来,表示很谢谢他给她这个名额,然后希望他也能注意休息,别太操劳。  “院长,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助理教授路过时,便见祁院长满面笑容,虽掺着疲惫,却掩不住好心情。  祁院长倒是颇得意的把苏小萌发来的短信给他看。  “这是……”  “我学生啊!”  祁院长满脸骄傲!  “哈哈,院长,您的学生还少么?”  “这个是新收的嘛!”  “今天这满教室的不都是您新收的学生嘛?当然了,这个可能比较贴心一点,但也不至于就让院长您这么高兴吧?”  祁院长收起手机,把上课的资料都整理好,放进公文包里,和助教走出教室,他叹道:  “这当老师,学生教完一批又一批,枯不枯燥?无不无聊?”  “谁让咱们是当老师的?”  “可每每遇到这样贴心的学生,你就会觉得值,觉得心甘情愿,觉得自己也有价值。”  “……”  助教听着,倒是沉默了许久,算是听进心里了。  ————  晚上,殷时修回来,吃晚饭的时候,苏小萌就喋喋不休的讲起了今天上课的那阵仗。  说起祁院长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崇拜。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祁院长会受那么多学生敬重,追捧绝不单单是学问见识问题,讲真,这有学问有见识,职称又高的老师又不少,但像祁院长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祁院长的确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以前他没这么忙的时候,也常常来家里看妈。说起翻译方面的话题,简直停不下来。”  殷时修笑道。  “看来我运气真好,总是遇上贵人。”  “知道你遇到的最大的贵人是谁么?”  殷时修放下筷子,端起一旁闹别扭的双双的碗,哄着小丫头,给她喂饭。  “唔……”  苏小萌认真想了想,而后忙道,“应该是妈妈!”  “……”  殷时修当即睨了她一眼,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排到母亲后边。  双双不肯吃,嘴里总是喃喃念着什么“saobing”。  殷时修听也听不懂。  阿素在一旁支吾了许久,面上似乎有点尴尬。  小萌见着不由问,  “你怎么了啊?”  阿素抓了抓头发,出声道,  “其实双双说的是……唔……烧饼。”  “烧饼?什么烧饼?”  “就是那种老式的路边上推着个车子,装着个铁炉,现做现卖的那种。”  殷时修隐约知道那是啥玩意儿了,他自己是从来没吃过。  印象中,好像是一种大圆筒似的铁烤炉,里面放的要么是柴,要么是黑炭。  揉好的面饼放进去就贴在黑漆漆的铁炉内壁上,烤个几分钟,待饼面焦黄后,用一根火钳子给夹出来。  在路边上见过,正是因为见过,所以从未碰过。  只觉得那东西的制作方法简直简单粗暴,脏到不行。  这殷少爷是一直都生活在富人圈里,只怕小时候吃的零食都要比一般孩子高档许多。  可苏小萌就不一样了呀!  一听到烧饼,忙激动道,  “啊!烧饼?小丫头怎么知道烧饼的啊?”  阿素瞄了一眼四少爷,这四少爷脸都黑了……  见少奶奶这一脸激动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道,  “下午双双和煌煌睡醒了,我就推着他们出门去晒了会儿太阳,然后正好路边上有人在摆摊儿……”  阿素又瞅了一眼四少爷,声音更低了……  “我小时候就挺喜欢吃那烧饼的,结果就买了一个,然后双双馋……我就掰了一点给她,谁知道……她吧唧吧唧的吃完了还要……然后我就索性又买了一个。”  “我当她就是尝个鲜,没想到半个烧饼,一个人默默地在那儿啃了一下午,吃完了。”  “……”  殷时修抿着唇,微微抬眼看向阿素,眼里有愠怒之意。  阿素紧张的捏紧了衣服。  “楼下还有的卖么?我刚才回来还没注意!我也想吃那个!那个可好吃了,特别香!”  “……”  殷时修眉头轻蹙,看向苏小萌,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真的……  阿素也有点恍惚。  “你发什么呆啊?还有没有了?我也想吃呢!”  “啊?哦……我不知道啊,要下去看看才知道呢……”  “走吧,我们一块儿下去看看。”  说着苏小萌放下碗筷就起身,拉着阿素就往外走。  阿素这边连围裙都还没脱掉,看看这边殷时修黑着脸,一句话也没说,不由咽了咽口水。  小萌这一边走还一边津津乐道道,  “真是好久没见到卖烧饼的了,都怪这住宅区,搞得这么高档的样子,害的小摊贩都不敢靠近……以前成都老家,小区外边都是些小吃,可好吃了。”  “是,是嘛……”  “当然了,我记得有一对老夫妻,做这种烧饼做的贼棒贼棒!每次一出炉就被扫光了!”  “哈哈,哈哈哈……”  门关上,屋内一片寂静。  殷时修深吸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去。  手里端着小碗,可闺女几乎是快把头拧了九十度,盯着关上的房门。  煌太子伸手拍拍殷时修,指了指离他较远的那盘红烧肉。  殷时修给他夹了一块放碗里,煌太子用筷子用了几下夹不起大肉,默默地扔掉了筷子,直接用手。  吃的认真而专注,旁人干了什么,他根本是毫不在意。  殷时修只能钻缝儿的给他擦擦嘴,不至于半张脸都是红烧肉的酱汁。  “双双,你看哥哥吃的多香?来,吃点儿饭。”  双双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看了一眼哥哥,咽了下口水,又看了一眼那盘红烧肉。  殷时修几乎都要以为闺女动心了,谁知——  双双很有想法的摆摆手,执着的吐了两个字:  “Sao饼!”  “……”  泰山崩于前怕也是面不改色的殷Boss,这会儿真是分分钟想要掀桌子的冲动。  阿素一开始以为苏小萌是看出四少爷不悦的脸色,并且想要缓和一下气氛,才会和她一起下楼。  谁知——  “啊,还在啊!”  小区对面的路口,还真有一个在卖烧饼的小摊贩,其实生意是真的挺不错的。  苏小萌还等了一会儿才买到手。  拎了五六个饼上楼,都还没进屋就和阿素一人一个的啃起来,  “真超级香,现在外头的那些门面装修的特别好的什么烧饼铺子,一个个都取特别文艺店铺名,然后用那种电烤箱烤出来的,根本没有这个味道!”  阿素连忙点头!  简直不能更赞同。  两人进屋子的时候,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烧饼。  “烫的时候好吃,但是冷的时候也特别好吃,当然,就是没有刚出炉那会儿来的脆了。”  殷时修闻声,只见苏小萌嘴上叼着烧饼就过来了……  “Sao饼!!”  双双激动的险些蹦跶起来,差点儿婴儿餐椅都倒了。  殷时修拧眉,  “你不是真要给她吃这个吧?”  “双双不是喜欢嘛,而且是甜味儿的。”  小萌说着就掰了半个饼给双双。  “哇塞!双双的眼睛都笑眯了,哈哈!”  阿素笑道,不经意对上殷时修的视线,立马就收了回去,沉默了。  “这个不卫生。”  殷时修浅吸口气,道。  “哪里?”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问道。  殷时修一时间真是有点儿语塞……  心想,这个肯定不卫生啊!  “双双和煌煌都还这么小,万一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苏小萌眉头一扬,看着殷时修,眸子眯了一下,  “殷少爷,你是不是没吃过烧饼啊?”  “……不卫生……”  “哈哈,不卫生?这可是传统民食啊,快来尝一口,尝一下,我保证你觉得好吃,阿素,是不是啊?”  阿素也忙点头,  “四少爷,你真的可以尝一尝的。”  “不吃。”  殷时修没好气道。  “吃一口嘛!”  苏小萌一直往他嘴边递,殷时修整个人都不好了,找了个缝儿便蹿进了卧室。  “你别跑啊!”  殷时修进了卧室,还直摇头,轻叹了口气,坐床边拿手机在那搜“路边卖的烧饼卫不卫生”……  结果一下拉,竟是一片好评,愣是没人去关注卫不卫生这个问题……  看来自己和妻子之间,代沟真的是存在的。  这边手机刚放下,卧室门就被推开了,小萌探了个脑袋进来,见殷时修坐在床边,嘻嘻一笑,立马钻了进来,关上门。  手里拿着个烧饼!  殷时修心一提,难得戒备,  “你干嘛?”  苏小萌往他身上一坐,“真的不尝看啊?”  “你自己吃就得了啊。”  “我喂你吃,你也不吃啊?”  苏小萌冲他抛了个媚眼……  殷时修被她这么一弄,真的是被逗乐了,圈住她的腰,笑道,  “我说老婆,你至于么?为了让我吃个烧饼,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你看双双现在就这么喜欢啃烧饼,将来就更别提了,煌太子也吃的津津有味,这一家子,就你不吃,以后……你会遭到我们排外的。”  殷时修见她在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下却是真的感到一份踏实。  “来,张嘴……”  殷时修看着她,突地张嘴咬住她的唇,箍紧了腰,吻得缠绵热烈。  “唔……”  侧身小心让她躺床上,殷时修伏腰从上至下的望着她,打趣道,  “一个烧饼都能让你就这么高兴,你应该嫁给武大郎呀。”  苏小萌眨眨眼,一脸耿直样儿,  “咿?我嫁的难道不是武大郎?”  “……”  “哈哈!”  苏小萌手里还捏着半个烧饼呢,终于还是塞殷时修嘴里了。  绕过他的脖子轻笑,  “不过就算你肯做武大郎,我也不会当潘金莲……”  “……”  “这辈子,风风雨雨,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在一起啃烧饼?”  殷时修咬了一小口,又塞到苏小萌嘴里。  “只要在一起,啃什么都成!”  苏小萌得意洋洋的对上他如墨般的深眸,看着这张“精贵”的嘴此刻在研磨着烧饼,确实蛮好笑的。  她还记得第一次和他一起出去吃饭,她请客,带他去A大附近的小吃街吃四川麻辣烫。  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她便感觉的出,殷时修与一般男人的不同。  他就是人中之龙,无论在哪里都是。  “怎么样?好不好吃?”  味道淡淡的,只有内芯才有点甜丝丝的,看着很粗糙,其实面饼倒比想象中来的细腻。  “好吃吧?好吃吧?”  殷时修蓦地笑出声,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纵容这小丫头了。  “你笑什么啊?”  “再来一口。”  “哈哈哈!”  半个烧饼,两个人啃了一个多小时。  啃到最后,到底在啃些什么,大概也就他们自己知道了。  阿素收拾了碗筷,打扫了卫生,见少爷少奶奶还没有出来,就只好继续陪着双双煌煌。  夫妻俩恩爱够了,这才想起还有一双儿女在外头。  殷时修出来了,小萌倒是没露面。  阿素不用看也知道,这四少爷和四少奶奶能在屋里头做什么……  “四少爷,我还没和您说,我爸生病了,后天我得回老家一趟,可能要去几天。”  “生病严重么?”  “我妈妈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得回去才清楚。”  殷时修点头,  “行,那你回去吧,有什么困难告诉我们。”  “谢谢四少爷。”  阿素背起包。  “啊,对了,阿素。”  “恩?四少爷还有事儿?”  殷时修轻笑了一下,“烧饼挺好吃的,但这种面食比较硬,给双儿和煌儿吃的时候,注意点量。”  阿素这提了一晚上的心,这才终于松了下来。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眉开眼笑道,  “好的,四少爷,我记住了!”  “早些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阿素背着包出去的时候,高兴的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还是少奶奶有办法。  殷时修看了眼卧室,就觉着挺高兴的。  而后一手抱双双,一手抱煌煌,给两个小家伙洗澡去。  躺床上的苏小萌已经累得睡着了,恐怕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是对烧饼没什么欲望了。  忙完两个孩子,殷时修也累了,刚爬上。床,苏小萌便伸手搂过他的腰。  “醒了?”  “唔,四少爷,辛苦了啊。”  “还能更辛苦一点……”  “我不能了!”  苏小萌忙收回手。  殷时修忙把她的手逮回来放自己腰上。  苏小萌笑了笑,“你要对我好点儿,不然我很容易红杏出墙的。”  “你?俩孩子的妈,怎么出啊?”  “……”  苏小萌蓦然一僵,突然联想到今天上课时结识的那男生……  好像就是翻完她的朋友圈,知道那两可爱孩子是她的儿子闺女后……就不怎么搭理她了。  “想什么呢?”  殷时修见她突然沉默,挑了一下她的下巴,问道。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