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02大哥,你看轻我太太了

302大哥,你看轻我太太了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3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你当他们要的是郭彤?”  “……”  “是疯了么?你忘了,咱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家里人没少挑你的毛病,你一个a大的高材生,爸妈一开始都不满意,更别提这以露脸就带着股胭脂俗粉味儿的郭彤。”  苏小萌扬眉,“胭脂俗粉……”  “你笑什么?”  “你说实话,你就不觉得她漂亮?”  苏小萌轻声问道。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要是漂亮就能吸引我,我怎么会娶你?”  苏小萌心里是有点小期待的,期待他能说她比郭彤好看来着……  所以,这扬起的唇角蓦地就拉了下来。  一双大眼凶狠的瞪着他。  “我的意思是,再漂亮也只是外在。”  “我和她,谁漂亮?”  来了……  殷时修就知道,轻叹口气,  “你漂亮。”  “你骗人!”  “那她漂亮!”  “离婚!”  “……老婆,咱们刚才是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你能不能认真点,咱不聊这么没有营养的问题,成不成?”  苏小萌双手环胸,瞥了他一眼。  殷时修继续道,  “博美嫁出去了,博文是殷时青唯一的儿子,他们现在要的不是一个多好的女人,而是殷博文有一个完整的婚姻。”  “……”  “当然,以殷博文的条件,门当户对,想嫁进来的女孩儿多的是。可郭彤已经怀孕了。她抢得了先机。”  “……”  苏小萌抿着唇,她也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  正是因为知道,才更替殷俊杰担忧。  “郭彤这女人,心术虽然不正,可心机却深的很。博文不是个傻瓜,郭彤如果手段不高明,是抓不住殷博文的。”  苏小萌攥紧拳,一想到这样的女人,竟是姑奶奶的女儿……  心头便是五味杂陈。  “如果我不让她进殷家的门,只是一句话的事,但我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  “事情不到这种地步,况且,郭彤也不值得。我要……”  殷时修的眸子沉下,定定看着苏小萌,  “大哥一家作茧自缚。”  “……”  苏小萌心头一凉。  这……才是殷时修。  郭彤喜欢挑事不假,心计深沉不假,但郭彤要嫁的人是殷博文,生的孩子是殷时青的孙子。  比起让一个权势与殷家相当的女人嫁给殷博文,增加殷时青的势力。  殷时修宁愿是这样一个有心计,有胆量,却没资本的女人嫁过去。  对殷俊杰那孩子不利,但这是那孩子的命。  郭彤这样的女人,殷时修见得多了,贪慕于名利场却又不甘于名利场。  她想要的东西,永无止境。  说起来,郭彤倒是和殷时青很像。  他从来不理解,为什么父母明知殷时青贪得无厌,却还是要将他养在身边。  不过,在他看来,原因已经不重要。  好在现在,郭彤的出现,也许能让殷时青亲自体会一把什么叫“养虎为患”。  殷时修的耐心非比寻常。  眼下,郭彤虽麻烦,但将来……谁会觉得更麻烦,还不一定。  ————  双双和煌煌起来后,精神都不怎么好,应该是早上被吵到了。  殷俊杰只能帮着殷时修和苏小萌哄。  打电话叫来电瓶车,开到正苑。  不出殷时修和小萌所料,殷博文和郭彤已经先下手为强,算是向二老告完了状。  这会儿早餐桌上,都装无辜似得吃着早饭。  殷时修和小萌带着孩子们进来,他们也是看都没看一眼。  “来了啊,下次要起早点,这都快九点了,先过来吃早饭吧。”  周梦琴说了句。  苏小萌点头,  “哦,记住了。”  “来,双儿,煌儿,来爷爷奶奶这坐。”  双双和煌煌这就晃着短腿爬到周梦琴和殷绍辉身上。  “诶哟,小家伙又重了啊。”  周梦琴说道。  “恩,小家伙们长得快。”  苏小萌和殷时修落了座,对面殷时青便起身,说了句,  “爸妈,吃好了,你们慢吃。”  说完便要离座。  “大哥这就吃好了?还是对着我,吃不下?”  殷时修拿着餐包,抹着花生酱,悠悠道。  苏小萌这就不明白了,殷时修不是说就吓吓他们么?  现在又主动把事情挑出来,是要干嘛?  安生的把早饭吃完,不是蛮好么?  殷时青冷着眼,  “你知道,还问?”  “……”  “都坐下。一家人,兄弟之间,难道还要置气不成?”  殷绍辉冷声。  殷时青这气从鼻子里出来,不情不愿的坐下。  “早上的事情呢,博文和郭彤已经和我们说了,双方都有错。”  殷时修把抹好酱的餐包放苏小萌盘子里,完全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  苏小萌看着盘子里的餐包,真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殷绍辉睨了眼殷时修,道,  “老四心里不舒坦?”  “大哥说话,我怎么能有不舒坦?”  “别阴阳怪气的!”  殷时修轻笑,看向父母,  “我有阴阳怪气么?你们要偏袒大哥,替大哥在小辈们面前护住面子,我没有意见,你们说你们的。”  殷时修这话说的……  就连苏小萌都是目瞪口呆。  二老偏袒大哥……  哇,殷时修还真敢讲啊。  下意识的,苏小萌就抬头看了眼殷时青,老脸憋得通红,一旁的施海燕,更是急的四处张望。  看那嘴,恨不得立马开炮似得反驳。  苏小萌心里表示,她肯定理解殷时青和施海燕的心情。  这任谁都知道,二老比较偏袒谁……  就连二老自己,当着她的面,都曾坦言过,人心都是偏的,比起殷时青,自然更疼爱小儿子。  旁人觉得殷时修不可理喻,但他本人不觉得啊。  餐包夹着荷包蛋,吃的倒是起劲。  “老四,什么叫偏袒?哪里偏袒了?”  殷时修一句话直接戳在殷时青正心口上,他能憋得住?  某人抬眼,“是不是偏袒,大哥心里不清楚?”  这要不是上头有两个长辈在,要不是殷时青受过这么多年的教育,真能直接把桌子给掀了!  偏偏,他没殷时修这能耐,能当着二老的面,把“偏袒”这个问题拿到台面上来说!  “爸妈偏袒的到底是谁?!”  理直气壮的反驳,却只能硬生生的咽进自己肚子。  为什么?  因为他并非二老亲生!  所以他没有这种任性后还能得到疼爱的资格。  “好,你说爸妈偏袒我,怎么偏袒了?”  “当初我和小萌结婚,爸妈百般阻挠,甚至不惜和我断绝亲自关系,这都还建立在小萌是a大的高材生,长得漂亮又多才多艺,性格可爱又不喜与人争的基础上。”  “哦,除开这些,小萌还是白家老爷子的亲外孙女……”  “我记得当初大哥对小萌也是百般挑剔,反对到底。”  “我就想不明白,郭小姐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么优秀,能让博文侄子这么死心塌地,让大哥大嫂轻易接纳,爸妈……又毫不反对?”  殷时修淡淡说着。  话摆在这,意思其实很简单。  小萌和郭彤都是未婚先孕,可小萌要比郭彤优秀那么多,却被百般刁娜,如今郭彤却是顺理成章。  这就是二老的偏袒。  有点牵强,却不能反驳。  殷时青听得都能吐血。  郭彤没想到殷时修开口就直接针对自己,不由握紧了殷博文的手,面露怯意。  苏小萌原本犹豫着吃不吃餐包,现在没得犹豫了,拿起餐包就开始啃。  殷时修说了不介意让郭彤进门,可这会儿,不是明摆着不同意郭彤和殷博文的事情么?  丈夫的心,比女人还深,小萌参不透,还是埋头吃吧。  “小叔,您这话摆明了就是针对小彤,您——”  “侄子,你听出来了啊?”  “……”  殷博文哑口无言。  “到底是多大的事,一定要弄得双方这么不开心?”  周梦琴看向殷时修问道。  殷时修拿过一旁的餐布擦擦手,  “方才在君苑,我说过,这事没完,不是我一定要斤斤计较。只是同样的话,我不想说两遍。”  视线落在殷博文和郭彤身上,  “我只表明我的态度,殷博文和郭彤的婚事,我不同意。”  “……”  “……”  “四弟,小彤已经有了博文的骨肉,你说不同意,那母子二人——”  “去母留子。”  四个字,不带任何情绪,随着他冰冷的视线,如炸弹般“砰”的落在郭彤面前。  众人倒吸一口气。  “噗——咳咳咳!”  苏小萌直接吃呛了,殷时修倒是不紧不慢,拿了果汁递给苏小萌。  “大哥大嫂狠不下这个心,做弟弟的愿意搭把手,棒打鸳鸯。我开一张空白支票给郭小姐,郭小姐随意填,怎么样?”  “我不同意!”  “砰!”  殷博文双手猛地把桌子一拍,站了起来,双目通红的看着殷时修!  殷时修微微抬头,  “怎么了?侄子……支票小叔出,棒打鸳鸯的坏人也是小叔来做,不会让你当负心汉的。”  “小叔,你真的太过分了!我的婚姻,为什么要你来做主!”  “我没有做主,我只是给了个意见,你慌什么,决定权自然还是在大哥大嫂和你爷爷奶奶手上。”  殷时修说的一派轻松,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  身体靠在椅子上。  看了眼一旁的双双和煌煌,两个小家伙大概是被殷博文突然的激动吓了一跳。  一边睁着大眼紧紧盯着殷博文,很是吃惊的样子。  但另一边,吃东西的嘴却没停。  样子很是滑稽。  而殷俊杰呢,这孩子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很强悍了。  坐在桌尾,也是埋头苦吃,时不时的和双双煌煌来个暗送秋波。  饭桌上发生的口角,是因为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  听四爷爷说的话,正是不让郭彤进门,他乐还来不及呢。  殷博文忙看向殷时青和施海燕,  “爸妈,你们都知道,今天早上的事情,小彤是半点错都没有!”  “如果连关心俊杰,担心俊杰都是错!那是不是小彤就应该当这个恶毒的后妈?”  殷博文也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人,真要是字句铿锵起来,威力也是慑人。  然殷时修忙打断殷博文,  “慢慢慢,当个恶毒的后妈的前提是……她能和你结这个婚。”  “不用小叔操心,我一定会和她结婚,这周,不,明天,不,今天,今天下午我就和她去领证!”  “四月五……清明节领证啊?”  殷时修一脸惊讶。  “噗……”  苏小萌实在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而后忙收敛住笑容,抬手道,  “呛,呛住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憋不住笑,别人在那吵架,她在这笑,怎么都不合时宜。  可苏小萌是真忍不住!  最后只能起身离席,借口道,  “洗,洗手间……哈哈——唔!”  苏小萌捂着自己的嘴。  殷博文一张脸绿了青,青了又绿!  “清明节又怎么了!”  “没,挺合适你们的。”  “老四!你怎么说也是长辈,你这么说话,还有没有做长辈的样子了?”  殷时青愤声道。  “大哥,我说了,我只是给个建议而已。你们可以完全不采纳的,说到底,这是你们家的儿媳妇。”  “四弟,谢谢你的建议,但是我和你大哥已经决定,同——”  “等一下。”  殷时修忙打断施海燕,  “不好意思,大嫂,我话还没有说完。”  “……”  “爸妈,博文是你们的孙子,对吧?”  周梦琴沉着脸,“废话。”  二老怎么会不了解儿子,只怕他已经在给他们两个老家伙下套了。  “那孙子的婚事,需不需要你们的同意啊?”  “……”  “博文,你说你结婚,你爷爷奶奶如果不同意……”  “爷爷奶奶不是说了,等郭家爸爸妈妈来……”  “我看不必了吧,如果郭小姐入不了你爷爷奶奶的眼,郭家长辈来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你娶的不是郭小姐,而是郭家长辈?”  “老四,这话过了!”  殷时青再一次出声警告。  殷时修轻笑耸肩,  “爸妈,当初你们肯接受小萌,多半是白家老爷子出面,才有这个契机。”  “因为不想要苏小萌这个儿媳妇,所以连儿子都不要了,我有没有记错?”  周梦琴脸都黑了,  “老四,你这是在和我们翻旧账?”  “不不,我还是那句话,爸妈不要偏袒大哥,当初不肯让小萌进家门,今天自然也不应该让郭小姐进家门。”  “……”  殷时修的食指轻轻敲着桌面。  殷时青冷眼看着殷时修,只觉得殷时修是被二老给宠坏了!  什么事情都敢翻!  若不是摸准了二老不会和他置气,他有这个胆子?  翻旧账,打二老的脸?  “侄子总是拿小萌和我的事情打比方,可做小叔的说一句,未婚先孕也好,和家里闹不痛快也好,你小婶可是白家老爷子白丰茂的亲外孙女。和殷家是门当户对。”  “敢问郭小姐……是哪里蹦出来的?随随便便攀殷家的亲?”  殷博文脸色惨白,郭彤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同一个人羞辱!  “老四……把话说到这种份上,还是头一次……”  殷绍辉叹了口气,不免问道,  “不就是早上去君苑打扰了一下,至于么?”  殷时修看了眼不敢说话的殷博文和郭彤,起身,  “郭小姐一大早寻孩子不得,担心无可厚非,可一大早跑到君苑哭哭啼啼……大清明的,哭丧是不是也该找对地儿?”  “大哥大嫂,苏小萌是我殷时修的太太,说起来也是郭小姐的表亲,你们让怀着孕的她一大早,露重风寒,穿着睡衣站外头一站半个多小时,为那么点破事没完没了……我实在想不出这份居心到底何在。”  “殷时修,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从不知道,殷家大少爷,大少奶奶竟这样的斤斤计较,纠缠不休。看今晨,你们的作风不合寻常。”  “我是个商人,阴险狡诈的事遇多了,不免多想。”  这话一出,就连二老心中都是一动。  转念一想,竟觉得殷时修说的有理。  “时修,你想多了。此外……你会不会太宠苏小萌了?做大哥的,说她两句就不得了了?”  “说君苑是我殷时修的,和她没关系?”  “……”  “大哥,你看轻我太太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