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12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真的很爱她

312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真的很爱她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65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想至此,苏小萌没有办法坐视不管,她有预感,郭彤如果真的嫁进了殷家,那么一切……  都只是一个开始。  “小萌……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苏小萌缓缓闭上眼睛,她在想着,到了殷博文家,要怎么做怎么说才是最恰当的。  对祝岚来说,她当然是和别人不一样。  所有的人都回避她,不相信祝岚,只有她一意孤行的替她做主。  她知道,殷时修本就是个个性冷淡,对外人外物不在意的人。  也知道,他日理万机,生活琐碎只会让他心烦意乱。  更知道,即便这样,他也绝不是个“冷血动物”。  可不知怎么的,话就出了口,出了口就很难再收回来。  ————  出租车停在了殷博文家所在的高档别墅小区外。  苏小萌和祝岚下车,这才刚进大门,门卫的保安便将她们拦住了。  “祝小姐,您是来找殷先生的么?”  祝岚皱起了眉头,被保安拦下来还是第一次。  “我来看我儿子的。”  上次祝岚来找殷博文和郭彤评理,惊动了郭彤的保镖不说,也惊动了小区的保安。  保安将她拦了下来,又多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祝岚不禁揣测可能殷博文为了避免多生事端,让保安将她拦在小区外。  “祝小姐,不好意思,您已经不是这的业主了,恐怕您不能擅自进去。”  祝岚听了这话,便知自己猜对了。  高档别墅区的门卫森严,被业主明令吩咐过不让进的外人,手中又没有门卡,确实是难进大门。  “不能擅自进,那要怎么才能进?”  苏小萌问了句。  保安见苏小萌挺着个大肚子,年纪看起来很小,气气道,  “如果您是这儿业主的亲戚朋友,可以打电话给业主,如果业主说了可以放行,我肯定送你们进去。”  “那你打电话吧,我是他小婶,姓苏。”  “……”  保安愣了一下,小婶?  表情有些将信将疑的,但还是进了门卫室,给殷博文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只见门卫客客气气的把大门打开。  “夫人,您慢点儿。”  苏小萌淡淡看了他一眼,便和祝岚进了小区。  “看来殷博文也在家,这样正好。”  “……”  殷博文的房子外表看起来朴素韵致,但进了门后,却是满目富丽堂皇。  “小婶,你怎么突然来了?”  殷博文开门见着苏小萌便略显惊讶的问道,当看到苏小萌身边的祝岚时,倒是神情淡然,神色不惧。  苏小萌抬头看着殷博文,  “时青大哥和大嫂在家么?”  “父亲这会儿还没下班回来呢,母亲去参加个美术展,刚走没多久。”  殷博文一边解释着,一边扶着苏小萌进屋,苏小萌也没拒绝。  祝岚跟在苏小萌后头,殷博文见了也当没见着。  “妈妈?”  殷俊杰刚下楼便见着祝岚,心下有些疑惑,但眉眼间难掩喜悦。  祝岚见着俊杰,忙张开双手,“俊杰!”  母子两抱一块儿,彼此都甚是想念。  殷博文让苏小萌坐在沙发上,让佣人准备茶水,  “今天正好请了假,上午陪小彤做了产检,这会儿小彤在房里休息着呢,小婶,这天气也是越来越热了,您特地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无论殷博文在心里怎样瞧不起苏小萌,之前和苏小萌又结过怎样的怨,这会儿他还是客客气气的把苏小萌当长辈看待。  “她在房里休息?”  苏小萌问。  “恩,怎么?小婶是找小彤?”  “让她下来吧,你也不用装没事人,既然我是和祝岚一起来,你应该也能猜到我是为什么而来。当事人都在场,话也能说的开。”  苏小萌淡淡道。  殷博文这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赶忙委屈道,  “小婶,你不会真信祝岚信口雌黄的那些话吧?你不会真觉得我和郭彤会这样处心积虑的设计陷害她吧?”  苏小萌正色看向殷博文,  “是不是信口雌黄,你心里最清楚,你让郭彤下来,把话摊开来说清楚。”  “小婶,不是我不把你的话当一回事,只是上周祝岚已经过来闹了一次,这几天小彤情绪不稳定,今天去做孕检,医生也一再嘱咐不能再让孕妇受刺激了。”  殷博文说着,一脸的为难。  苏小萌静静看着他,  “我知道你从没把我放在眼里,如果不是看在你小叔的面子上,只怕这个门,你也不会让我进。”  “小婶,你这话说得严重了。”  “殷博文,一个人再坏也要有底线。你和郭彤究竟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用我明说么?”  苏小萌语气淡淡的,听着并不强势,后半句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让殷博文心惊了一下。  “郭彤去年十月人就已经到了北京,有人亲眼看到你和她私下亲热,可到了你爷爷奶奶跟前,你却说和祝岚是北京偶遇,在一起也不过月余……”  “你真当你和祝岚是怎么在一起的,没有人知道?”  “……”  殷博文不动声色的和苏小萌相视,面上表现的还算冷静,其实心下已经是打鼓似的不安了。  毕竟他和郭彤发展到现在谈婚论嫁,苏小萌从未跳出来说过这些,即便是之前大吵的两次。  如今突然蹦出来,让殷博文不由觉得心惊。  不确定苏小萌还知道多少事情。  苏小萌将殷博文的表情全数收进眼里。  “郭彤是不是个小三,你这个当事人比谁心里都清楚。她私下里怎么对你儿子,你不聋不哑,不会不知道。”  “你和郭彤设计陷害祝岚,特意找人勾引她,诱她出轨,让其作为有错方承担婚姻破裂的责任,以此保全你在殷家的继承权……”  “小婶,这都是祝岚告诉你的,她说的话,你怎么能相信?”  殷博文忙辩驳道。  “她的话,为什么就没有可信度?至少她没有在二老跟前脸不红心不跳扯谎。”  “苏小萌,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你一次一次的想破坏我和殷博文?”  苏小萌闻声回头,郭彤不知何时已经走到离她很近的位置。  她穿着家居服,一手撑着腰,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  “一次又一次的破坏不成功,现在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慌不择路了么?”  “……”  苏小萌起身,正对上郭彤姣好艳丽的面容。  “你之前说过我和博文结婚或不结婚,和你没什么关系,可为什么你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管我们家的事?”  “……”  “还有祝岚,你是脑子有什么毛病么?事到如今,你自己人老珠黄,留不住丈夫,你怪我设计陷害你?你和那男人是自愿上chuang的,不是被强bao的吧?”  “你这个践人!你就是个践人!你——”  苏小萌忙抬手,示意祝岚闭嘴。  如果祝岚真的有意出轨,她也就认了,可偏偏她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的!  而现在,这个始作俑者竟然还……  “看来你们俩个人是铁了心的不承认了。”  “你要我们承认什么?凭你在这儿随口说上两句,我和博文就成罪人了?”  “苏小萌,你不就仗着殷时修在后面撑你,没了殷时修,你觉得你是什么?”  “郭彤,你觉得如果我没有十足十的证据,我会站在这?!”  苏小萌声音猛地一拔高,双目圆瞪,  “你和殷博文去年十月份就在一起,你买奢侈品用的是谁的卡?!签的谁的名,这些查不出来?!”  “你和殷博文公开之前,来家里找过殷博文,家长不在,是俊杰给开的门!”  “你为了博得殷家二老的好感,找人演戏,让飞车党抢走殷老夫人的包,将其撞倒!再故作好意上前搀扶!你当没人知道?”  “引诱祝岚出轨的那个男人今晨将一切全盘托出,视频就在我手机里存着!”  “你口口声声说把殷俊杰当亲生孩子,却对孩子肆意辱骂!”  “明知孩子辣椒过敏还吩咐家里佣人做菜放辣椒,撺掇着殷博文动手打孩子……”  “郭彤,蛇蝎心肠,不过如此吧?!”  苏小萌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指证着她。  一旁的祝岚搂紧了殷俊杰,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只觉得此刻的苏小萌,实在太过霸气。  她知道苏小萌只是在虚张声势,尽管其中也有她不知道的内容,心下讶异,却没出声。  “砰”一声……  声音从楼上传来,苏小萌抬头,当视线触及楼梯口时,心一缩,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此刻站在楼梯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姑奶奶——苏季芳。  姑奶奶竟然已经到了北京,那……  “到底怎么了,楼下一直在吵?”  二楼一间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姑爷爷一边抹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似是刚睡醒的样子。  一出来便见妻子脸色刷白的站在楼梯口,脚边是碎玻璃杯碴子,忙惊道,  “有没有扎到啊,赶紧让开让开,别踩着玻璃了。”  郭建平忙拉开妻子。  苏季芳这才回神,尴尬道,  “不,不小心……”  “你这老太婆,这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冒失啊?”  郭建平这边说着,正要叫佣人过来把玻璃碴子都收了,抬眼间便看到楼下的苏小萌……  “那是……”  郭建平和苏小萌没见过几面,乍一碰上,一时间还认不出来苏小萌。  苏小萌来的这一路,想过很多种场面境况,却唯独没想到这一种……  姑奶奶竟然也在这里。  当然,郭彤做过的事不会因为姑奶奶在而改变。  可……  苏小萌此刻心下复杂至极。  而郭彤呢……  她并不怕苏小萌和祝岚来闹事,毕竟她有十足的把握,就算苏小萌和祝岚把这天都给说破了,没有证据,那就是诽谤。  可方才那一袭话,好巧不巧被母亲听到。  即便是郭彤,心里也有点慌乱了。  脸色惨白,她的拳头收紧……  她知道苏小萌这话有可能只是在虚张声势,可再怎么虚张声势……  为博二老好感编排的那场戏,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你血口喷人!”  郭彤指着她,愤声道。  无论苏小萌说的再怎么言语凿凿,只要她不承认,只要她——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郭彤,正巧今天姑奶奶在,就让姑奶奶和姑爷爷亲眼看看这视频,看看你是怎么指使别人,是怎么陷害别人!”  说着,苏小萌便径自上楼,作势要让姑奶奶和姑爷爷看证据。  “苏小萌!你站住!”  郭彤心再恶毒,也终有软肋。  并非她有多孝顺,只是……人仿佛就有这种天性,无论做了怎样阴险可恶的事,就算不怕面对任何人,却唯独会害怕面对把自己养大的人。  苏小萌却并没有停住脚步,郭彤心下一急,上前就扯住苏小萌的手臂。  ”啊……!“  小萌被后力一扯,脚踩空一步,刚迈上两层台阶,就被拉了下来,踩空的脚落地一瞬,扭了一下。  她另一只手忙撑着楼梯的扶手,这才没有摔倒。  两人争执的危险一幕,正好被跟着一年轻男人进门的殷时修收进眼里。  殷时修当时一张脸就白了!  几大步便跃过厅里的人跑到苏小萌边上,见她皱着眉,似是伤到了哪里,急问,“伤哪儿了?是碰到肚子了么?”  “脚……脚扭了……”  苏小萌艰难出声,下一秒殷时修便忙把她抱起来……  苏小萌自己也有些心有余悸,看到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殷时修,一时间脑袋都放空了。  他寒着一张脸,脸色僵的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他半蹲在那儿,脱了苏小萌的鞋子,手轻轻捏到泛红显肿的脚踝处,  “是这儿么?”  苏小萌看到他额头上布了一层密汗,两道英气剑眉此刻拧成了结,语气里全是担心……  一时间,她心中酸涩……  “说话,是这儿么?疼的厉——”  殷时修刚抬头,话还没问完,苏小萌双手绕过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脸埋起来,情绪一时间难以控制……  她哑着声音道,  “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我就是有点儿着急……”  殷时修打结的两道眉毛,稍稍松开了些……  轻轻拍了拍苏小萌的背,  “我知道。”  殷时修这么一说,苏小萌心里更是难受,只能伸手把他抱得更紧。  她也管不了这是在哪儿,旁边站着些什么人,管不了多少双眼睛看着他们……  “出门就后悔了……不该那样说你,不管怎么样都不该那样说你……”  殷时修想,这一辈子,他们之间大概还会有无数次的争吵。  因为情绪冲动。  因为性格差异。  因为那些事不关己的无谓事情。  甚至因为一些……更加荒唐而莫名其妙的琐碎小事。  但一想到,无论是怎样的争吵,最后她都愿意这样抱着自己。  将她心底那丝丝恐惧,慌乱传达给他。  他就无所畏惧。  或许,这种踏实平静惯了的心口,因着这些争吵而产生的起伏……  因着他的自省而感到悔意……  因着她的服软而发酵出来的酸酸甜甜……  反而让人上瘾。  她抱着自己的这一瞬,受了伤全身依托在他身上的这一刹那……  他觉得一切都无所谓。  不会觉得她之前做的事有多愚蠢,不会斥责她,不会怪她。  有的只有心疼,有的只有庆幸。  有的,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你真的很爱她。  一旁站着的人此刻仿佛都显得很多余,可没有人会主动避开。  因为前一秒,苏小萌的话像一颗炸弹似的落在了这里,炸的好些人回不过神。  刚回来的年轻男人名叫郭帅,是郭彤法律上的堂弟,血缘上的亲弟弟。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这情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走到郭彤身边,小声问,  “怎么了?他们是谁?你刚才……为什么扯——”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郭彤一眼给瞪了回去。  郭帅和郭彤长得还挺像,只是郭帅的眼里,神情上,举止间都流露出掩饰不了的痞气。  穿的倒是名牌运动t恤,但却给人一种小混混的错觉。  “小叔,小婶她——”  殷博文这边刚开口,殷时修一个眼神便让他闭了嘴。  殷博文是亲眼看到郭彤扯苏小萌的,他看的到,在场的其他人肯定也都看得到。  只怕冲进门的殷时修,应该也看了个*不离十。  在殷博文眼里,殷时修简直就是“护妻狂魔”。  一想到殷时修好巧不巧看到这一幕,后背是阵阵寒意。  苏小萌圈紧了殷时修,一旁的祝岚站在一边。  她根本想象不出这一刻在丈夫面前哭的梨花带泪的软萌女人,前一刻指着郭彤的鼻子,条理清晰,字句铿锵列出条条“五宗罪”。  祝岚唇动了动,完全看不懂苏小萌。  殷时修轻声在苏小萌耳边说了几句,旁人听不见,猜着应该也就是安抚之类的话。  苏小萌吸吸鼻子,慢慢松开殷时修,正脸对上他,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  殷时修扶着她的脚踝,  “疼的厉不厉害?”  “还行……”  殷时修浅吸口气,想了想,还是拿手机打了个电话,叫了辆车开进小区里。  听到殷时修打电话,郭彤倒是稍微松了口气。  起码他们离开了这,这事情可以告一段落,父母这边,她自然有她应付的手段。  殷时修重新转到苏小萌边上,弯腰要抱她,苏小萌伸手挡了一下,抿着唇看着他……  “……”  殷时修动了动唇。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良久良久……  他抬起眼,从进来伊始便没落在过旁人身上半点的视线,这会儿落在了郭彤身上。  郭彤蓦地身形一僵,像是被猛禽盯住般的感觉,心都凉了大半截。  不自觉屏住呼吸。  殷时修抬步缓缓走向郭彤……  没人知道他要对郭彤做什么,但莫名的,在场人都紧张到不行。  郭帅甚至连殷时修是谁都还不知道,这会儿也是被这气场威慑的动弹不得。  郭彤抓紧了一旁的楼梯扶手,殷博文心中不安,忙走到郭彤身边,  “小——唔!”  “啊——!”  殷博文连“叔”字都没喊出来,殷时修抬手便是一拳头砸殷博文脸上。  这边殷博文刚痛呼一声,郭彤吓得尖叫!  殷时修紧跟着就一脚把殷博文踹在地上,踹的殷博文横卧在地,捂着肚子嗷嗷直叫。  “你,你竟然打我姐夫!”  郭帅被这突然的场面吓了一跳!  郭彤一把扯住郭帅,自己的表情尚且惊恐难定,却还要提醒着郭帅,不要插手……  郭帅一直在社会上混,从没想过这豪门贵族的家里,也会上演拳打脚踢的戏码。  尤其是殷时修看起来高高瘦瘦的, 可动起手来,这一拳一脚落得是又准又猛!  他在一旁看着都看傻了眼……  “你要娶这女人过门,却连家规都不教她!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以下犯上!”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不懂,你也不懂?!”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