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17情到深处,人孤(7000+求月票)

317情到深处,人孤(7000+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59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和母亲通完电话的苏小萌,不自觉就陷入了沉思,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摩擦着手机边缘,也不知道是在慌些什么。  如果他倦怠了,她该怎么办……  思及此,她心间竟是坠入万丈深渊般的恐慌。  心脏“咚咚咚咚”的加速跳动,小萌侧首看着玻璃窗上倒映出的自己。  面庞圆润,可脸色却有些发白,并不好看。  自从怀了殷小宝后, 苏小萌胖了不少,不只是腰身粗了几圈,就连双下巴都有点隐隐凸显。  她想和妈妈说,她并不是仗着他爱她儿任性作为……  她只是因为有他在身后,所以胆子变得稍大一些。  看今天殷时修的态度……她想,妈妈也许说的是对的。  她做这些事,占得是她自己的理,却不符合他的作风。  他妥协,是因为他爱她。  如果有一天他厌倦了这样的妥协,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也算完了……  苏小萌突然觉得身体很冷,手心都渗出了冷汗。  殷时修这个男人已经把她宠坏了,她的生活重心早已从外界的一切花花绿绿转向了丈夫和孩子……  她想象不出没有殷时修的日子,也想象不出两人感情破裂的境况。  只觉得若真有那样的日子,真有那样的时刻,她一定生不如死。  小萌扭了脚,走动不方便,于是阿素晚上便留了下来看着点两个孩子。  晚上,也是阿素带着双双煌煌的儿童房里睡。  殷时修忙完公事便推门进了卧室。  苏小萌听到门声,忙转过头,赶紧擦掉氤氲在眼眶里的湿气。  她掩饰的速度很快,但她慌张的这一细节还是落进了殷时修的眼里。  他走到她边上,搬了个小木凳子,这木凳子还是双双和煌煌平时用的,他就坐在小木凳子上坐在她身侧。  矮了靠在躺椅上的苏小萌一大截,像个伺候在侧的仆人。  苏小萌以为他没看到她因一时的多愁善感落下的眼泪,再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  “你可别把这凳子给坐坏了啊。”  殷时修看着她的大眼睛,一手撑在躺椅的扶手上,一手握着苏小萌的手,轻笑道,  “大眼睛就是好看。”  苏小萌眨眨眼,狐疑于他突然说的话。  “可惜大眼睛最藏不住心事。”  “……”  苏小萌脸上的笑容僵掉。  空洞洞的胸口蓦然难受起来。  “怀孕的女人啊,最不能哭,多伤身体?伤了你自己的身体不算,将来小宝出生,也变得爱哭怎么办?”  “……”  苏小萌睁着大眼睛望着他,方才收掉的眼泪,此刻又积聚在了眼眶里。  殷时修能清晰的看到水汽慢慢沉淀在下眼睑上,越积越厚,终于厚到撑不住了,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淌下,拉出一条让人心怜的水线。  他拉下她的脖子,凑上唇,轻轻她的眼睛,脸颊。  “今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怎么这会儿,又难受了?”  他问。  大概是孕妇的情绪确实比常人要不稳定些,易激动,易感伤……  殷时修这会儿越是温柔,苏小萌心里越是害怕……  “呜呜……”  终于,情绪冲破了一个临界点,她侧身抱住殷时修的脖子,  “我很害怕……呜呜……”  很害怕这样爱他,这样离不开他的自己……  情到深处,人才孤独。  殷时修拍拍她的背,“傻瓜,有我在,你还怕?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还说就因为知道我会帮你,所以你才这么胆大的么?”  “你在,我不怕……可是,如果你不在了呢!呜呜……”  “……”  “如果你不要我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殷时修被苏小萌这一声哭喊,哭喊的怔楞住。  大概男人永远理解不了女人突来的多愁善感。  可殷时修多少还是清楚一点苏小萌的脾性,哪怕怀孕让她变得更为敏感。  “瞎想什么呢?恩?”  “我没有瞎想……呜呜……别人都说,都说……感情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事情……呜呜……都说最后爱情全会变为亲情……”  “……”  “变成亲情都算好的, 这万一连亲情都没了怎么办,呜呜呜……”  “谁特么和你说会变成亲情?那岂不是乱lun?”  “呜呜……人家都这么说的呀,刚刚和妈妈通了电话……我想了想……我性格的确不好,脾气又差……”  “我越想越觉得不安害怕……呜呜……”  “这要是以后你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办?我一想到这种情况,心口就痛的要死!呜呜……”  “……”  殷时修算是听明白了。  敢情她老婆可能并不是在为今天做的事情反思,而是被一种单纯的假设给吓哭了?  “殷时修,不然我们现在就分开吧……呜呜……我觉得你太坏了……”  “……”  殷时修傻了眼,她老婆现在在说什么,她自个儿知道么?  “你对我这样好,将来要是你不在了,没人像你这样对我好,我心里会失衡的……以后可能就会变成个愤世嫉俗的可怜女人……”  “如果将来咱们一定会分开,不如现在就分开算了……呜呜呜……”  苏小萌嘴上说着分开分开,可是绕在他颈子上的手,却是越来越紧,反正殷时修是感觉不出半点要分开的意思。  “那……分开?”  殷时修轻声问。  “呜呜呜……不行……呜呜呜……”  殷时修真的是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只能轻拍她的背,喃喃道,  “苏小萌,别人的感情我不知道,爱情也好,亲情也罢。别人的生活,我也不关注,我只知道能被任何事物磨灭掉的感情,那都不是真的感情。”  “……”  “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因为对方的缺点而放弃彼此的人,他们穷极这一生都不会找到能让他们死心塌地去爱的人。”  “……”  “我觉得我们俩个人特别的般配,你神经跳脱,我偏沉稳,你热情,我冷静,你呢,靠努力取得成绩,我呢,靠智商……”  “停停停,我怎么觉的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呢……”  苏小萌这边还哭着,却忍不住嘟囔了句。  殷时修亲亲她的头发,  “最最般配契合的地方便是……我爱你,你也爱我。”  苏小萌的下巴靠在他肩膀上,眼泪滑进他的脖颈间。  殷时修见她这般哭闹,也不觉得心烦,相反的,他心中无比的满足。  这样的时刻,让他比任何时候都坚信,她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厚……  他也特别能理解她此刻的感受……  爱到自己都感到害怕心颤……  恐怕也没人能比他更能理解。  “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矫情……呜呜……”  “不会,我觉得这样很好,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你还记得双双和煌煌刚出生那两个月么?”  殷时修松开苏小萌,让她重新躺在靠椅上,而他依旧坐在小木凳子上,握着她的手,仰头看着她,偶尔伸手替她擦拭一下眼泪。  “唔……那两个月简直就是噩梦……”  “双双和煌煌就像你,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似是任性,其实不然。”  “……”  “煌煌就不提了,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他一滴眼泪也不会掉,就说双双,她有时候哭的挺无理取闹是不是?”  “岂止是有时候……”  “但人专家不是说了,只是我们还不了解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了解了,也就不算无理取闹了。”  苏小萌抹抹眼角干涸的眼泪,撇撇嘴看着他,  “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为什么拿我和双双煌煌作比较?”  “额……”  苏小萌吸吸鼻子,  “你就是想笑我是吧?”  殷时修握着她的手凑到自己唇边,重重吻了吻,  “不敢。”  苏小萌又抹了抹眼泪,突地笑了一下,笑了一下后呢,又忍不住觉得鼻子酸……  而后便是哭笑混着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特别想哭……而且还停不下来, 呜呜……你说我是不是心理有病,是不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怎么会?只是今天你有点累了,再加上……咱们小吵了一架,难免有点伤感。”  “那,那你怎么不哭啊?”  “哈哈……”  “你看你不仅不哭,你还笑……呜呜……”  “你等一下,我开一下手机相机。”  殷时修拿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凑到苏小萌边上,  “你看看,你这样子好不好笑?”  苏小萌看着屏幕上的自己,忙伸手要把手机拿下来,看着实在是太丢人了。  然而殷时修不仅没有关掉相机,还打开了录像模式,逗着她道,  “这种时候就应该记录一下,苏小萌也有这么一天啊!”  “你给我关了,我要生气了哦!”  苏小萌忙道。  “来,生气正好,看看你这两分钟内能有几种情绪,之后发到网上,标题取什么呢……”  “哦,就叫,孕妇的喜怒无常,实拍!”  “殷时修!”  苏小萌有点儿羞愤,狠瞪了他一眼。  殷时修放下手机,抚着她的头发, 低头轻口勿她的唇……  小萌绕过他的脖子,  “你真的不会不要我,无论我有多惹你不高兴?”  “不会。”  “无论将来我变成什么样?”  “无论你将来变成什么样,我选了你,就得承担这份风险,你变的好,是我幸,你变得不好,那是我命。”  苏小萌看着他,  “你说甜言蜜语的本事,总是一流的……”  “要不要再听我说一句?”  “唔……一流的情话……还是要听的,你说吧……”  苏小萌轻笑出来,所有的胡思乱想慢慢都定了下来,那份突然的多愁善感,也随着丈夫的耐心安抚,消散开来。  “我父亲,一生只爱了一个女人,我身上流着我父亲的血,轻易不动情,动情则九死而一生。”  “……”  四目相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山盟海誓。  最平静无奇的夜,屋内悄无声息,可丈夫话,却惊天动地,震撼着她的心灵。  九死而一生……  时修,我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  殷时修这话出自真心。  只是他向来内敛,像今天这样受苏小萌影响,将感情表露的如此直白彻底,还是第一次。  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殷小宝横在他们中间,不然……  以他一贯的做法,见苏小萌这样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直接抓起来,把衣服脱干净,狠狠干上一番,估计她也就老实了。  难得双双煌煌有人带着,他有一整晚的时间,好好让她感受一下……  像这样耐心安抚,殷时修自己都快觉得自己够磨叽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老婆大人还是笑了。  ————  殷博文和郭彤的事情,苏小萌也没再多**思。  可能她现在的身体确实不如之前,怀孕前劳累过度,怀孕后,事情又是一桩接一桩。  生气,伤心,情绪激动,对孕妇的身体也大有损伤。  隔天早晨一醒来,苏小萌就觉得不大舒服了,头晕,四肢乏力。  本来觉得多躺一会儿就好了。  谁知上洗手间的时候见了血,当时就吓的让阿素打电话叫车去医院。  “要不要先通知四少爷?”  苏小萌有过怀孕经验,如果真的是流产滑胎,人就不只是头晕四肢乏力了。  想到昨晚殷时修被自己折腾到一两点,今天一大早就去了公司。  苏小萌便让阿素先不要告诉殷时修,等她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结果再说。  见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这一路上,小萌自己也忐忑的很。  到了医院,走了vip通道,进妇产科检查了一下,很快就出了结果,  “孩子暂时没事,只是你这身体太虚了,好多指标都没达上孕妇指标,还有一定要切记不能情绪激动,情绪很影响胎儿健康的。”  苏小萌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像个被老师训的乖学生似的,连连点头。  “五个月见血,不是好事,你真的是要特别注意平时的作息,还有调整情绪。”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麻烦你了医生。”  “你这孩子我要是看不住,只怕殷先生会怪到我头上啊……”  “不会不会。”  “我就不给你开西药了,给你开点利于安胎的中药。”  “好。”  “话说太太,你今天怎么一个人来?你这脚也扭着……”  苏小萌摸摸头,  “说到这个……主任,你可千万别和我丈夫说我来医院的事……”  苏小萌知道这妇产科主任和殷家是有交情的,她今年快五十了。  单明旭单明朗,还有殷俊杰都是由她接生的。  “……”  主任正在给苏小明开中药的单子,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眼苏小萌,  “太太,你这都见血了……”  “接下来我一定会特别特别注意的,只是昨天我和丈夫才刚闹了一点不愉快,昨晚才和好的……”  “和好了,怎么还不能告诉他?”  “你看这五一,他都没的休息,昨天又因为我折腾了一整天,今天一大早就去公司忙,这要是再打电话告诉他,他再分心到我身上,我也不好意思。”  苏小萌抿着唇,低声道。  主任深吸口气,缓缓吐出,拿起电话让护士进来,把写好的中药单子递给护士,  “你去帮殷太太拿药,她脚不方便。”  护士应了声便出去了。  苏小萌对主任连忙道谢,“谢谢啊, 真不好意思,还要麻烦护士。”  “待会儿我找个人扶你下去,司机应该来了吧?”  “恩,没事,司机就在外面。”  “成。”  主任说着,把检验报告单装在袋子里给她,  “一天熬一次,一次吃一碗就可以了,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要做,就安心养胎。”  “好好!”  护士抓来了药,递给苏小萌,而后便扶着她往外走。  苏小萌走到门口又顿了一下,回头又叮嘱了一下医生,  “主任,千万不要告诉我丈夫哦。”  “知道了。”  主任轻叹口气,苏小萌笑笑,这才安静离开。  苏小萌走后没多久,主任拿起电话就给殷时修打电话……  “宋主任?”  “四少爷,太太刚才来过,做了个孕检,状况并不是太好,只怕……”  此刻正在公司开会的殷时修,前一秒还在听着底下各个部门的人做着各个项目的进度报告,后一秒就接到了医院妇产科主任的这通电话。  公司是有规定的。  开会时间不允许使用手机,当然……  这规定对老板肯定不适用。  殷时修接电话时,虽然让底下人继续,自己则到窗边接电话。  但这参会人员却各个竖起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殷时修接电话的内容很感兴趣。  因为百分之*十的可能,都和总裁家里的那位小夫人有关。  而总裁家里的那位小夫人,除了几个参加过殷时修婚礼的高层,其他人都只是听说过,而没有真的见到过。  可是等殷时修接完了电话,众人看了殷时修的脸色,突然就不想知道电话里的内容了。  一个个把头都恨不得低到面前的文件里面,有些熟知殷时修的人,此刻恨不得就想拔腿跑了。  然而,现实残酷,会还得继续开。  殷时修虽沉着脸色,却还是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  只是,这之后的会开的就怪让人胆战心惊了……  ————  苏小萌拎着药包,在司机的搀扶下,前脚刚进门,后脚就被阿素给吓了一大跳。  “太太,过会儿老爷和老夫人要来!”  “……他们怎么要过来?”  “我也不知道啊,听老爷和老夫人的语气……我这也是猜啊,他们是不是知道你身体不好啊?”  “不会吧?”  苏小萌心想,这怎么可能呢,她才刚从医院回来。  “可是他们让我给你和双双煌煌收拾东西,说是过来接你去殷宅住。”  “咯噔”……  苏小萌就是想不通啊,除非……  她前脚走,后脚就被主任给出卖了!  想至此,苏小萌拿起手机,大着胆子给殷时修打电话,想探探他的口风。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时修啊!”  “……恩。”  “刚才阿素说爸妈要来接我和孩子去老宅住,这个你知不知道啊?”  “知道。”  “啊?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我去老宅住伐?”  殷时修放下手里的文件,淡定道,  “是我让他们来接你的。”  “……”  殷时修本想破口大骂她一顿,他还真没见谁能让他有这样抑制不住的冲动!  心里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但还是耐下性子,  “你身体不好,妇产科主任不放心还是给我打了电话。这段时间我又忙,想了想,还是让爸妈过来接你过去住,他们照顾,我放心。”  当殷时修提到妇产科主任的时候,她整个心脏都提到嗓子口了。  好在……他语气温柔。  “但是。”  殷时修话还没说完。  -本章完结-( 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