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22 这里才是他们的根

322 这里才是他们的根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0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如果在殷家继续挑事,唯恐天下不乱,只怕没人能护住你。”  周梦琴这边话说完,就连苏小萌,都是心一惊。  她看向周梦琴,只觉得……  殷老夫人的道行,真的不是一般人能看得透的。  不过站苏小萌的角度,这会儿听殷老夫人言语威慑郭彤,她心里头是稍微平衡了些的。  她心想,怎么她和殷时修结婚时,老夫人那么严苛,到了郭彤这,感觉就是两句话的事。  看来殷老夫人虽然不说什么,但却看的通透的很。  郭彤忙低头连声应下。  苏季芳也忙道,  “周大姐,您放心,小彤嫁进郭家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孝顺公婆,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麻烦不麻烦是小事,就是怕到时候真有了什么矛盾,脸拉下来,两家都难看。”  “是,是。”  这两家人交谈完,差不多都四点了。  小萌在一旁坐到一半时便借口说双双煌煌要起床而逃开了,殷俊杰立马跟上,几乎都快成了苏小萌的小尾巴。  双双煌煌起床后,几个人就在院子里玩。  苏小萌靠秋千上,春困秋乏,加之孕期精神不足,靠着靠着就入了梦。  殷俊杰和双双煌煌在院子里追着跑,两个小家伙都玩疯了。  殷时修下午开完后便下了班,到家也就四点多。  刚进屋子,便听到院子里头传来嬉笑尖叫声。  “四少爷,少奶奶和小少爷,小小姐在院子里玩呢,还有俊杰小少爷。”  佣人接过殷时修的大衣和包,向他说道。  殷时修点了点头,向客厅里的父母还有郭家的长辈打了招呼,这才往院子里走。  和煦的阳光从嫩绿的树叶缝里渗透着洒下来。  苏小萌也不知道是多久没剪过头发了,这会儿都长到了腰间。  年初那会儿染了个冷系的灰绿色,平时看着漆黑的,太阳光一照,颜色亮的很。  不过后来知道怀孕了,半年来也没去补过发色,如今颜色褪了大半,更偏黄一些,倒是显出了几分暖意。  殷时修松了衬衫的头两粒领扣,又松了袖口,靠在后门门框上。  先发现殷时修的是敏锐的煌太子,像只闻到了什么气味的小狼崽,猛地一回头,便见爸爸靠门那儿。  原本扯着殷俊杰衣服的手,立马就松开了,“哒哒哒”的就冲殷时修跑过去。  “爸爸!”  煌太子这一嗓子,也把双双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殷时修一蹲下,俩娃就这么扑了过来。  “四爷爷。”  殷时修亲了亲俩娃,便松开他们,走到殷俊杰跟前,摸摸他头,  “继续玩儿吧,稍微小声一点儿。”  “哦,好。”  双双和煌煌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黏父母,尤其是有别的玩伴的时候。  当然父母还是要在自己的视线内,不然也不安心。  殷时修踱到小萌边上,坐到一旁空着的秋千椅上,小萌睡得也不死,椅子轻晃了一下,她便醒了。  见殷时修回来,忙坐起来,  “几点了?”  殷时修搂过她肩膀靠自个儿身上,  “四点多一点儿。”  “咦,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忙完了不就回来了?”  苏小萌困的伸了个懒腰,头靠殷时修肩膀上,神情还有些迷蒙……  见双双和煌煌还在和殷俊杰闹,叹了口气,  “小孩子,精神头就是足啊,从醒来玩到现在了,还不觉着累。”  “这会儿玩累了,晚上睡得香。”  苏小萌打了个哈欠,“也是,他们睡得香,我们也能有个安稳觉……”  “真希望他们快点儿长大,睡觉也要哄,吃饭也要哄,起床也要哄的这种日子……我真是过够了。”  小萌说着揉了揉鼻子。  殷时修看着她挺着的大肚皮,想了想,打击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大概是真倦,就是靠殷时修身上,靠着靠着又有点儿迷糊了。  这刚要睡下,突然一股略刺鼻的中药味袭来,把她刺了个激灵,连忙坐起。  紧接着,阿素便端了一碗重要走了过来,  “少奶奶,吃药了。”  “……”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一脸苦相的看向殷时修,  “叔,你和阿素说,今天就不喝了吧?”  “为什么?”  “那根本就不是人喝的……”  “你不是人?”  “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赶紧喝了,别废话。”  殷时修瞪她一眼。  苏小萌撇撇嘴,“真狠心……”  阿素将药碗端了过去,苏小萌接过碗,这鼻子一拧,仰头咕噜咕噜的喝完了。  “糖糖糖……”  “哦!”  阿素赶忙把准备好的薄荷糖递给苏小萌,殷时修中途夺过阿素递过来的薄荷糖,嘴一张,就把糖扔进了自己嘴里。  苏小萌当时就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殷时修……  阿素也是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小声道,  “不然,少奶奶,我再去给你拿一块糖来?”  “不用了,你回屋吧。”  殷时修很是大气的甩甩手。  苏小萌瞪着大眼就这么看着阿素被殷时修给使唤走了……  “殷!时——!”  殷时修身体一侧,把苏小萌的脑袋往后拽了拽,低头便吻住她,把糖送她嘴里,而后又松开她。  动作发生的很快,加之殷时修刻意调整了身体的角度,没让孩子们看到这少儿不宜的画面。  苏小萌被这么一亲,哪里还能感觉的出来苦啊……  只觉得甜蜜又羞人,于是攥着那小小的拳头,不带劲儿的打了殷时修一下。  殷时修低头小声道,  “是不是觉得更甜了?”  “色狼!”  “谢谢夸奖。”  “殷时修,你现在脸皮是真有够厚的,叫你色狼,你还觉得是夸赞!”  殷时修握着她的拳头,  “狼是天生的掠夺者,野性又强悍,对妻子又非常的忠诚,这不是在夸我么?”  “可我说的是色!狼!你听得懂么?”  “色狼不是狼?”  “……”  苏小萌一个白眼都恨不得翻到天上去了,这男人还有没有脸皮了?  ……  阿素给苏小萌端药的时候,没人在意,结果端了个空碗回屋的时候,倒是吸引了施海燕的注意。  “中药?”  阿素点头,  “恩,给四少奶奶安胎补营养的,前段时间四少奶奶——”  “都是孕妇,怎么四少奶奶有,孙少奶奶就没有?”  “孙少奶奶?”  阿素已经算是够机灵的了,可因为老夫人和老爷的孙子那一辈都还没有成家。  就是殷博文,也是离了婚的,所以阿素对“孙少奶奶”这个称呼陌生的很。  一时间是真没反应过来,  “哪个孙少奶奶?”  施海燕眉头不禁皱起,原本今天她就因为下午两家谈话的事情,憋屈到现在。  也不知道那郭家的两口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嫁女儿嫁的这么漫不经心,什么都要从简,从简……  尤其是苏季芳,那老太婆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怎么会养出郭彤这样的女儿?  现在阿素一脸的茫然,施海燕那根敏感又脆弱的神经就绷断了!  “你说哪个孙少奶奶?!”  阿素心一惊,这才恍然施海燕说的孙少奶奶指的是郭彤,  “大少奶奶,对不起,我脑子笨,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你脑子笨,怎么不见你忘了四少奶奶?”  “……”  阿素低着头,不敢吭声。  施海燕对阿素的责骂很快便引来了其他佣人的注意。  殷家二老这才刚上楼,趁着晚饭前还能小休一会儿。  几个佣人见想来灵巧的阿素都挨了骂,自然是不敢冒然上前插嘴出头。  殷时青坐在沙发上,见妻子这般蕴怒,问道,  “怎么了?和个下人这么较劲?”  “这同样是孕妇,怎么熬中药安胎,就只给苏小萌?郭彤怀的就不是殷家的骨肉么?”  殷时青喝了一小口茶,而后看向阿素,  “怎么回事?”  阿素忙解释道,  “大少爷,前几天四少奶奶身体不好, 去医院做了孕检,这中药单子是医院给开的,让每天按照药单熬了药给四少奶奶喝下,并非是阿素做了什么补品,有意给四少奶奶而不给郭小姐啊……”  “郭小姐?”  阿素忙打了一下自己的嘴,  “不,不是,是孙少奶奶……”  一旁的郭彤见施海燕如此维护自己,显然有些没想到,但听到阿素喊出的那一声“孙少奶奶”,没来由的,心下暗喜。  只是这份暗喜也没有表露到脸上,只是轻蹙着眉头,忙劝道,  “妈,您别计较,我和博文毕竟还没有领证结婚,阿素她喊我郭小姐也没什么错……”  施海燕眉头蹙紧,瞪向郭彤,  “你给我闭嘴!她这不是看不起你,她这是看不起我和这个家的大少爷!”  施海燕一声呵,让郭彤彻底闭上了嘴。  原来如此……  难怪呢,她想,施海燕怎么这么给自己撑腰,看她的样子,也不是有多喜欢自己。  阿素自从来殷家,就没有犯过什么错误。  即便是刚来的时候,有些规矩不懂,老爷和老夫人也只是让其他佣人耐心指正。  向这样严厉的批评还是头一遭,阿素二十七了,也还是个薄脸皮的小姑娘,被施海燕这样呵斥,眼圈立刻就红了。  “大嫂,又是谁惹到你了,发这么大脾气?”  听到屋里的动静后,殷时修让苏小萌继续坐着,他自个儿起身进了屋。  施海燕看了眼殷时修,淡淡道,  “下人不懂规矩,我教教她。”  “下人到底是下人,大嫂,没必要这样动气吧?”  殷时修给了阿素一个眼神,阿素吸了下鼻子端着碗就要回厨房。  “谁让你走了!”  施海燕见阿素自说自话的要走,火就更大了!  阿素此刻真的是手脚无措,眼里噙着泪水,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  殷时修抿着唇,和女人说不通,便看向殷时青,  “大哥,到底什么事儿,让大嫂这么动怒?”  他说着走到一旁沙发上坐下,  殷时青其实也是觉得妻子有点儿小题大做,但想想……  郭彤和殷博文的婚事已经讲定了,这下人在旁边看着,也不是不知道。  便道,  “老四,如今这家里的下人都只把你当一回事儿,把你老四的老婆,老四的孩子当一回事,我殷时青的儿子孙子,他们是不放在眼里了。”  “大哥说这话,妄自菲薄了些吧?”  “呵呵……”  殷时修见殷时青说话也是阴阳怪气,不由看向阿素,  “阿素,你说说,你是怎么得罪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的?”  阿素这会儿已经委屈的掉了两滴眼泪下来,抹了一把,忙道,  “因为我——”  话刚出口,抬眼时对上施海燕愤怒的神情,心中念头一转。  如果直接说“因为我没有喊郭小姐一声孙少奶奶”,只怕听起来像是把责任赖到大少奶奶身上。  阿素在殷家也当了好几年的佣人。  心里明白,主从有别,就算真的是主人家刻意刁难,佣人也是没有争的立场。  老爷夫人人再好,四少爷四少奶奶人再好……  他们也绝对不会当着佣人的面数落主人的。  “四少奶奶怀孕,我熬了中药给四少奶奶,却忘记了孙少奶奶也怀着孕。是我记性不好,给忘了……”  阿素一个劲儿的主动承认错误。  施海燕冷哼一声。  殷时青看向殷时修,  “你看,都是怀孕,你的人和我儿子的人,差别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大哥,就别说这种酸人的话了,行么?”  殷时修对阿素道,  “你做错了事,就该认罚,这个礼拜就去打扫荒园,不许踏进正苑一步。”  “是,四少爷。”  “煎药的事情让黄妈去做。黄妈,从明天开始,煎两份药,一份给四少奶奶,另一份让人送到孙少爷家。”  “是。”  一旁的黄妈忙应道。  佣人退开后,殷时修看向施海燕,  “大嫂,这样消气了么?”  施海燕缓缓吐出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殷时修勾了下唇,对殷博文和郭彤道,  “小萌那天去看了你们之后,回家就不太舒服,第二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宝宝状态不稳定,所以开了这个方子。”  “……”  郭彤咽了下口水,明明殷时修语气平淡,可郭彤就莫名的觉得害怕。  “这个药方子安胎不错,小萌吃了几天,明显好转了,以后量会慢慢减少,你就跟着小萌的量吃,怎么样?”  殷博文忙道,  “没问题没问题。”  “都是殷家的孩子,哪有故意偏颇谁的道理?佣人说的话也要去计较,那也未免太过得空了。”  “小叔说的是。”  “行了,你们就好好安慰安慰大哥大嫂。”  说着,殷时修拍拍殷博文的肩膀,起身又回院子里。  这一大家子的人,凑在一块儿就像个大染缸。  谁也不是善类,谁也不好惹。  殷时修寒着脸,这一件一件小事堆垒起一座不矮的山,最后,也许只是轻如鸿毛般的某样东西,往上一放——  山崩地裂般坍塌。  ————  苏小萌见殷时修回来,不由扬眉问道,  “里面吵什么?”  “没什么,小事。”  殷时修往椅子上一靠,玩累了的双双和煌煌这会儿就逮着劲儿往殷时修身上爬。  两个小家伙刚在草坪上滚了一身的灰土,这回往他身上一爬……  白衬衫是毁的干干净净。  殷俊杰凑过来对殷时修道,  “四爷爷,刚才奶奶是在和谁吵架啊?听着好凶啊。”  “你可以自己去问问看你奶奶。”  殷俊杰忙摇头,  “我又不傻,奶奶这会儿气头上,我还往上凑?”  殷时修勾了勾唇,一手捞一个,把两个小家伙搂在怀里搂的紧紧的。  苏小萌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  “俊杰,来,坐这休息会儿。玩的一身汗,待会儿都洗个澡再吃晚饭。”  “嘻嘻!”  殷俊杰笑了两下,爬那椅子上翻个身坐好。  “晚霞真好看啊!像血染的一样……”  殷俊杰诗兴大发的来了这么一句,而后冲苏小萌道,  “四奶奶,你说伦敦会不会也有这么好看的晚霞啊?”  “这个你得问他,他知道。”  殷时修看着天边仿佛油画一样绚丽的景色,淡淡道,  “没有……那里,没有这样好看的晚霞。”  “那等四奶奶念完书,你们会回来的吧?”  “当然了。这里才是咱们这一家人的根。”  苏小萌当时心想,就是他们不想回来,只怕父亲也会把他们给绑回来的吧!  光是一番为国为民的爱国主义理论,就能压死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