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23 女婿啊,你这是让我开荒?(一更)

323 女婿啊,你这是让我开荒?(一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20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晚上,殷时青一家人留下来吃了晚饭,  吃完晚饭,殷时青去了殷绍辉的书房,爷俩也不知道要谈些什么……  殷时修正准备带苏小萌绕着宅院散一下步,苏季芳走了过来,  “小萌……你,有空么?”  “姑奶奶,有什么事儿么?”  苏季芳看了眼小萌身旁的殷时修一眼,神情微露怯意。  苏小萌给了殷时修一个眼神,殷时修便道,  “我带双双煌煌往前绕两圈,你待会慢点跟上来。”  “恩!”  苏小萌应了声,殷时修朝苏季芳微微颔首,以示礼貌,而后便领着双双煌煌出了门。  这才刚出屋子,只听远远传来一声呐喊伴随着车轱辘在地面上摩擦发出的声音。  “小舅——!等,等一下!”  殷时修闻声看去,只见单明朗这一米八的修长身形愣是塞在了一辆儿童小汽车里。  这会儿眉开眼笑的朝他们开过来。  小汽车的外形是炫酷的银黑色,两个车轱辘又是黑红搭配。  车头上的两个前照灯被单明朗故意按的一闪一闪,像两只大大的猫眼……  双双和煌煌站殷时修边上,两只眼睛都看的发直了。  “嘟……嘟嘟……”  单明朗像个小孩子似的,发出人工车鸣。  小汽车稳稳的停在爷仨儿面前。  单明朗费力的从小汽车里抽出自己的大长腿,站在边上,双手指着这辆炫酷的儿童汽车……  “小舅,怎么样?”  “上哪儿弄得?”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当然是我买的啊,法拉利最新款!”  殷时修环着手围着小车踱了两步,  “不会是给双双煌煌的吧?”  “不给他们,我还能给谁啊?”  单明朗说着凑到双双煌煌跟前,笑米米的问道,  “给你们的,喜不喜欢啊?”  双双指着那汽车,有点儿明知故问,  “这个……是不是车车啊?”  “对啊!车车啊,漂不漂亮啊?”  双双舔了舔唇,可能有点儿不相信自己即将拥有一辆小车车,一反寻常,略显呆滞的点了点头,小声道,  “漂亮。”  “哥哥开车带你溜圈儿,好不——”  单明朗这边话还没说完,只见煌太子闷声不响的晃到车边上。  见单明朗是越过车门跨出来的,于是小家伙便抬着腿也要爬进去!  眼睛盯着那方向盘都盯的红了。  殷时修怕煌煌伤着,忙过去,把小车车的门拉开,煌太子拍拍屁股就爬到座位上。  小汽车对于还不到两岁的煌煌来说,其实还是有点儿大了的,可能再过个一两年,会更适合些。  “看来男孩子喜欢车,都是天生的嘛,小舅,你看煌太子这着迷样儿,我还没见我有拿过什么东西能让煌太子弟弟这么着迷呢!”  “这时候买这车,他们也玩不好,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搞辆车来?”  殷时修问道。  他虽然说双双煌煌都太小,可能玩不好,但煌太子一双爪子摸着那方向盘,视线是相当的垂涎。  他知道,儿子是真挺喜欢这车的。  “我今天特意出去逛了儿童商场,这辆车简直太帅了,就放在儿童商场最显眼的位置,还限量发售!我可是在那些大爷大妈的手里抢到的呢!”  “……”  单明朗说的得意,殷时修却是相当复杂了看了一眼他……  “怎么了啊?”  “……没什么,多少钱?”  殷时修给双双煌煌买玩具买了很多,对某些高档玩具的品牌也有所了解。  瞄了眼这玩具车的牌子……  只怕没个小两万,搞不回来。  “没多少钱。”  殷时修瞥了单明朗一眼,  “晚点我把钱打给你。”  “小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给弟弟妹妹买玩具,你还给我钱……那我是不是应该把以前你给我们买的玩具钱还给你啊?”  “不用你还,你妈都还了。”  殷时修淡淡道,把单明朗噎个半死。  “你要是还我钱,我立马就把车子给退了。”  “那你就去退吧。”  “……”  单明朗一张脸憋的通红,瞪着殷时修,气的鼻子直哼哼的出气。  一双大眼就这么瞪着殷时修……  殷时修见他这神色的确有点难看,不由轻笑了声,  “好了,和你开个玩笑。”  单明朗听了这话,眉头蹙了一下,“哼”了一声,  “我就说嘛!我眼光这么好,双双煌煌这么喜欢,你一准儿不舍得让我退掉。”  “不过明朗,你现在还没毕业,给双双煌煌买这么贵的东西,不合适。”  “好好好,下次不买了。我这不是想着他们生日要到了,我又没办法参加,才想着提前送他们个大礼嘛。”  单明朗说着,把双双抱到小车的副驾驶位。  “嘻嘻!”  双双摸摸车头,又摸摸车门,冲着单明朗就是一声,  “谢谢狼哥哥!”  “是郎,不是狼……哥哥很温油的,不是狼。”  “温油……嘿嘿嘿……”  小家伙上了车,单明朗把小车的车尾架往上一拉,拉出一道安全控制横杠,  “扶着这个,车子就离不开咱们掌控,这设计好的很。”  说着单明朗便推着小车,殷时修轻轻摇头,二十岁的人了,跟三岁孩子似得。  他抬起步子跟上,走到单明朗边上,问了句,  “他们生日,你怎么没法参加?”  “我们中文系搞了个对外交流活动,去海外传播中国古诗词文化,教授说我英语好,交流能力强,人长的又帅,形象这么好,必须得去带队啊!就这样,一去三个月,我哭都来不及。”  “教授让你去,你就去,这么乖?”  “这不是……我自个儿也想出去玩儿嘛,你可别和我妈说,不然她又要说我心野。”  心野……  殷时修不由扬了下眉,  “你真的只去三个月?”  单明朗心一惊……而后忙笑道,  “可不是!”  “……”  “出去玩一下也好,和你外公说了么?他要是知道你是出去传播中国文化,应该很高兴吧?”  “我看外公没什么反应,但外婆倒是激动了一把,诶……这恐怕就是武人和文人的区别呀!”  武人和文人……  这样想来,  “挺好的,你哥进了部队后就一心要当个军人,你呢,随你父亲,温雅却也是心中不羁,用笔写天下。”  “有时候我就在想啊,我和我哥真是出生在了一个好的家庭,一个好的时代。”  “爸妈从不强求我们要做什么,要成为什么,将来想从事的职业,只要是我们喜欢的就行,没有生存和挣钱的压力。”  殷时修微微勾唇,对单明朗的说法不置可否。  单明朗和单明旭的性子是完全随了单慕南,把理想和追求看的比一切都重。  不过儿子要比父亲来的更幸福,即便单明朗和单明旭一分钱不挣,父母留给他们的,够他们安稳度过这一生了。  “咦,小舅,我小舅妈呢?”  “一会儿过来。”  “哦!我推着双双和煌煌再往前走走,小舅,你跟着啊!”  “慢点儿,别带他们玩的太疯了。”  殷时修说着,单明朗已经推着车子应声走远了。  白天慢慢拉长,六点左右,天还是亮的。  一个好的时代,一个好的家庭……  他的这一双儿女,还有那个尚未出生的小宝,将来会不会也像明朗明旭一样……  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慢慢的,离他和小萌越来越远?  “想什么呢?杵这儿发着呆?”  殷时修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陡然已经陷入了万千思绪中。  苏小萌在后面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跟上来,他也没有察觉。  远远的,她就看到殷时修站在树下,前面单明朗已经推着小车子走了很远。  抬手就拍了他一下,见殷时修肩膀抖了一下,不由觉得好笑!  “不是吧?你被我吓着了?哈哈!”  殷时修伸手就把苏小萌搂进怀里,轻轻揉着她的小肩膀,跳开了话题,  “刚才你姑奶奶和你说什么了?”  苏小萌耸耸肩,  “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说谢谢我,没把郭彤做的事情告诉二老,放了郭彤一马。”  “你姑奶奶是不是觉得你就是个人间天使?这么善良好说话?”  殷时修低头,轻声打趣。  “你讽刺我……”  “哈哈!”  苏小萌没怎么理会他的讽刺,搂过他的腰,淡淡道,  “郭彤和殷博文的婚礼定在了七月十五号诶……”  “……”  殷时修低头看向苏小萌,见小丫头一脸坏笑,反应过来后不由捏了下她的鼻子,  “你该不会以为七月十五号是俩小家伙生日,就可以不用参加他们婚礼了吧?”  “那我肯定以我儿子闺女的生日为重啊!”  “你想的美!”  “啊!那,那双双煌煌生日怎么办啊?”  苏小萌忙扯住殷时修的手,正色问道。  殷时修伸手把她重新拉进怀里,  “到时候就找个借口,提前离席,带着双双煌煌溜外头去!”  苏小萌伸手就戳了一下殷时修的腰肉,  “你简直坏死了!”  “小舅,小舅妈,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  “……”  ————  月底,苏成济去医院取了腿上的钢板。  下地没两天就嚷着要找个好的地方开花店。  殷时修把这事给揽了下来,到了六月中旬,开车带着苏成济和白思弦去了三环内二环外的一个废弃大厂房前。  苏成济当时就懵了,看着废弃厂房外,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我说女婿啊,你丈人我想开个花店,你这是要让我开荒啊?”  殷时修轻笑,让跟着一起过来的助理把厂房的门打开。  有些出乎苏成济意料的是,厂房门打开,里面倒是空空旷旷的,没有他想象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厂子原来是个棉纺工厂,厂子外头上千亩都是棉花田。后来这工厂老板搞了点地下生意,跑路后,厂子就废弃了。”  “……”  “上千亩棉花种植地在马路另一边,被政aa府收走,和房地产商合资建了一个中型住宅社区供外国人侨居。”  “至于马路这边的小厂房外头连着的枯地,因为面积不大,卡的不上不下,而地质过于松软,也不适合建高楼。即便这块地处在二三环的位置,可旁人看不到利益。”  殷时修淡淡说着,一旁的助理站在边上。  往常同一般的合作人一起看地,总裁也不会说这么多,大多数都是由他们来做介绍。  为此,在生意场上,殷时修也是有名的惜字如金。  当然,如果是不一般的合作人,就另当别论了。  “说来也巧,去年你们应下小萌说要来北京住的时候,这块地正好在拍卖,热度也不高,我顺手就给拍下来。”  “就想着……爸,开个花店有什么意思?开一片花田怎么样?”  “……”  苏成济拳头微微攥紧,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脸上没有太多岁月痕迹,俊气又硬朗的面孔让人很难和花啊草啊的联系在一起。  这俊气又硬朗的面孔,又时时嬉皮笑脸的样子……  这会儿突然紧绷着脸,沉默的都有些吓人。  一旁的白思弦这会儿脸上的表情,也是不知怎么形容,她看着这少说六七百坪的废厂房,还有外头连带的空旷枯地……  她不是傻子,这可是寸土寸金的北京城,什么热度不高……她不信。  在这座城里,任何空置土地都能惹得各类开发商眼睛闪闪发亮。  丈夫这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种出一片自己的花田。  她陪他走过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种植园,参加过多到数不清的花展……  “你还真就是个园丁,这辈子就抠死在了这花花草草上是吧?”  每回见他在花花草草前垂涎到走不动路时,她都会这样打趣。  然后苏成济就忙双手一伸,想要比出天地般宽阔的空间,认真道,  “这种花就跟养小孩一样,从一颗小小的种子,发出一截短短的脆弱的幼苗,然后风吹啊,雨打过,长出它的花径花叶,最后在属于她绽放的季节肆意张扬。”  “花季一过,再优雅谢幕。”  白思弦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苏成济如此执着于一方花田的原因。  每个人,他都有自己钟爱的事物,在旁人看来,他们所钟爱的平凡无奇,甚至让人觉得没有意义。  于他们自己而言,却是他们终其一生想要与之相伴的。  白思弦喜欢这样别于旁人的丈夫。  他谈论起胸腔里这一方小天地时,那神采奕奕,浑身放光的样子,她总是很着迷。  若真想种一片花田,也不是难事,只要苏成济回苏家村就成。  像苏家大哥那样,用自己名下的田亩和当时三爷爷给他的土地,做个自己的蔬菜种植基地。  白思弦像苏成济提过,结果苏成济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白思弦,  “老婆,你傻啦?这花田种的再好,那也就起个观赏性作用,家里田亩用来种花,农村里头给谁看啊?”  “……”  “再说了,你被我从一线大都市给拉到成都,这还不够,再把你们娘俩拉到农村去养?”  “……”  “咱家啊,我一个农村人就够了,你们娘俩可精贵着哩!”  白思弦想想,道理好像也有,便也没再提这茬儿了。  他们的经济条件摆在这,要在城市里给苏成济弄一片花田种植区,根本不现实。  “把厂房拆了,建一个室内温室种植园,外头划出田亩,算了一下,可能也就十来亩地的样子。”  殷时修手一边指划着,嘴一边说着,  “多了可能也弄不好,这附近没有水源,这灌溉问题……初期先靠人工,种的好的话,可以供应一些比较大的连锁花店。”  “如果能做的下去,就搞机器灌溉,人工辅助,走精品种植,爸,您觉得怎么样?”  殷时修轻轻勾唇,回头问苏成济。  只见苏成济站在那,也不回应也不说话,就是眼泪爬了一脸,一滴一滴往下掉。  一大男人站这儿,激动无措的浑身发抖。  人只有亲身体会过,才能明白——  深埋在胸腔里的那个只能成为梦的梦想,被打开了一条缝隙时的那种浑身战栗,心脏几乎都要跳出嗓子口般的感觉。  殷时修见苏成济哭,愣了一下,忙看向白思弦,一脸的疑惑。  白思弦抿了抿唇,郑重的看向殷时修,  “说实话,你这手笔太大了,我知道你千亿身家摆在那儿,这点也算什么,可我们夫妻俩就只是普通老百姓。”  “时修,你的好意我们心领,只是——”  苏成济忙抹了一下脸,大概自己也觉得自己哭的怪丢人的。  笑道,  “嗯嗯,老婆说的对,小殷,这心意我领了,你晓得我现在站在这,是什么感觉么?”  “……”  苏成济吸吸鼻子,大声道,  “我站这啊,看着这空旷的土地,就像是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花田!五颜六色的,然后好多人搁这儿拍照!”  “……”  “我觉得这辈子已经死而无憾了。”  苏成济手一伸拍殷时修肩膀上,  “你说我苏成济上辈子是干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既能娶上这么个好女人,又能攀上你这么个好女婿?哈哈哈!”  白思弦瞪了苏成济一眼,  “什么死而无憾!会不会说话?”  苏成济转身把妻子抱个满怀,这会儿,真的是高兴坏了,  “可不是死而无憾?”  白思弦抬手就用手肘捅了他一下。  “爸,妈,你们先别急着拒绝。”  “啊?”  “先听我把话说完怎么样?”  “你说,你说!”  苏成济说的爽朗,但估计这会儿自己说了啥,待会儿殷时修又要说啥,他反正是听不进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