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25看在五千万的份上

325看在五千万的份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白思弦见苏小萌这惊讶的反应,便知殷时修做这事时就没和苏小萌商量。  大概,在殷时修看来,这事儿也没有商量的必要。  五千万……  她自然知道自己嫁了个怎样的老公。  殷氏集团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企业,在伦敦不用说,殷氏原班创业队伍坐镇,在英国乃至其他西方发达国家都是不容小觑。  平时夫妻俩凑一块儿,也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生孩子养孩子带孩子,还有三姑六婆家长里短的琐碎小事。  总是会让苏小萌觉得自己嫁的也就是一个普通男人。  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家就是他们的全部了。  但每年的福布斯富豪榜排名一出来,苏小萌一看殷时修的排名,又超级没有实感。  尤其是看他的排名每年都在上升。  小萌问过殷时修这方面的事,毕竟那排行榜单上标写着上榜人的身价。  殷时修那个身家数额,光是后头跟着的零,小萌都数不过来。  “你真有这么多钱啊?”  殷时修也就瞄了一眼那排行榜,随口道,  “一个人的身价是没法用钱来衡量的。更何况……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多少钱,别人怎么知道?这就是用来唬人的。”  说完,他摸摸她头,很不当一回事,然后继续干他自己的事,也不知道是看书还是看什么,反正厚厚的一沓。  苏小萌知道他这话说的有点道理,一个人的身价不该以金钱来衡量。  可后面那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听起来怪欠扁的。  对殷时修这样的人来说,钱的意义不大,张口闭口,不是百万就是千万。  可是,于他们这一家子……  苏小萌惊讶完后,看向妈妈,  “他没和我商量,这事我不知道。”  “我知道。”  苏妈妈剥完蒜子便用水冲洗。  “那你们……”  “我和你爸收下了,想想也没什么不能收的,你爸这辈子就想搞种片花田,来填充一下他那傻不愣登的浪漫情怀。”  “时修既然愿意为你爸这点小追求买单,那就让他买吧。”  苏小萌见母亲应的这么坦荡, 忙笑道,  “其实我是没什么意见,我就是怕爸妈你们会不自在,既然你不觉得不自在,那就收下好了!嘿嘿!”  白思弦看了苏小萌一眼,轻笑了一下。  “妈,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少拍马屁,你这还两个多月就生产了,少往厨房钻。”  “这不是你们要来嘛,那我肯定得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饭做菜呀!”  苏小萌一边说着,一边揭开闷猪手的陶盅盖,用勺子咬了一小口,尝了一下!  “简直鲜死了!”  “我还没见谁夸自己夸的这么不要脸的。”  “谁说没有,爸不就是这样的嘛!我见你也喜欢的不得了啊!”  “小丫头,你胆儿肥了是吧?”  “没,没!”  “我和你爸又不是外人,孕期还是注意点好,知道么?”  白思弦拿了大汤碗出来,苏小萌把焖好的猪手汤往碗里舀,一边舀一边道,  “要是外人来,就直接打电话叫外卖了!哪里能吃到我做的饭啊!妈,我告诉你,我现在做菜味道可好了,天天跟着阿素和厨娘后头学了不少……以前总是你和老爸做菜给我吃,现在可不是就轮到我做给你们吃了?”  苏小萌洋洋得意的说着,把汤放到隔热盘里,稳稳的端了出去。  白思弦一时间竟因着小丫头说的话而红了眼。  “妈,蒜就放边上,洗个手赶紧出来啊。”  小萌把汤放在桌上,朝厨房喊了一声。  “哦!”  白思弦忙眨了眨眼,险些就掉眼泪出来了。  家里有两个活宝,无论谁来,都围着这两个活宝转。  苏成济和白思弦虽然搬到了北京,但来小萌这的次数也不多,一个月可能也就来那么个两三次。  双双和煌煌喜欢外公外婆,每次见外公外婆来,就像两个小人来疯似得,乖张的不行。  煌太子嘛,拉着苏成济去他们的儿童房,指着陈列柜上的简易组装玩具。  “我组的,我弄得,我拼的,我画的,我写的……”  苏成济看的是目不暇接,那些个小玩具什么的,苏成济倒不怎么在意。  就是那幅五颜六色的油画,倒是让他咂舌。  殷时修正好进来叫他们吃饭,苏成济便问,  “这画不错啊,很有色彩感嘛!”  殷时修轻笑,眉梢都扬起了一抹骄傲,  “恩,煌煌用手瞎抹的,那天陪着他忙活了一下午,弄得一地一身的油墨。”  “别说,有时候这小孩子随便捣鼓出来的东西,还怪让人感到新鲜的,你看看这颜色,混的多好啊,咦……那些点不是他弄的的吧?”  “恩,我帮他勾了几笔。”  “难怪,这样一勾,像晨霞。”  “您要是想要就带回去吧,放这,也就是小家伙自个儿显摆着用。”  “我能带回去?煌煌肯给我?”  自个儿外孙的“大作”,苏成济当然垂涎了。  就是小家伙性子难定,愿意显摆给他看,不见得就愿意大方送给外公。  “煌儿,外公喜欢你画的画,送给外公好不好?”  “……”  煌太子愣了一下,估计心里是不大乐意的。  “外公多喜欢你啊,把你画的画带回去,外公见不到你,就可以看看画。”  煌太子看了眼苏成济,走过去扯了一下苏成济的手,  “外公,你好好保管啊!”  “诶!好!”  苏成济弯腰把煌太子抱起,得了这样一个外孙,喜欢的不得了。  外头双双呢,人来疯就体现在撒娇粘人上了。  自己的儿童椅不肯坐,一定要坐白思弦身上,而且还要抱着白思弦坐。  “外婆,你好漂亮哦!比麻麻漂亮诶!”  双双一本正经道。  苏小萌这耳朵立马竖起,瞪了小丫头一眼。  “将来双双就像外婆,都比你麻麻好看。”  白思弦也不怕得罪女儿,笑道。  苏小萌叹了口气,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给母亲舀了碗汤,又给小丫头拌了点饭放在旁边。  “诶?你爸和时修在小孩子房间里干嘛呢?还不出来?”  白思弦问道。  小萌让阿素去催一下。  没一会儿,几个人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白思弦眨了眨眼,看着苏成济抱了一堆东西从外孙房里出来……  “拿的什么东西?”  苏成济“嘻嘻”笑着,就在等白思弦问呢!  这一问,他便献宝似的走到老婆边上,一个一个的介绍着,  “这个是煌煌组装的小机器人,这是煌煌写的英文字母,这是煌煌画的油画,这是煌煌拼的拼图,这是煌煌搭的积木塔,还用胶水粘着呢!”  苏成济说的津津有味,小萌和白思弦都看傻了眼。  “额……所以,你把煌煌的东西都拿出来干嘛?”  “外孙送我的呀,带回去啊。”  “你把小孩子的玩具带回去……要干嘛?”  白思弦的声音沉了下来。  苏成济一脸认真,  “睹物思人啊!”  “你给我放回去,立刻,马上,别逼我发火!”  “……”  苏成济被白思弦吓了一跳。  身子瑟缩了一下,  “你干嘛这么凶啊?”  “能不能别在这儿犯二?小孩子的玩具,你都给带回去,放哪儿啊?”  “就放房间里啊,放床头上。”  “苏成济,我数到三。”  “放回去就放回去……怎么这么凶啊……”  “你再说!”  “放回去两样好了。”  “全!部!放回去!”  “……”  苏小萌见爸爸嘴巴张了又张,明明就是想反抗,但有贼心没贼胆的模样,实在是太搞笑,在一旁闷声憋笑。  苏爸爸悻悻然的把小玩意儿给放回煌太子的那陈列柜上。  苏妈妈在外面还嘀咕道,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做些不着调的事。”  吃饭的时候,说到双双煌煌两周岁生日的事情。  “和郭彤结婚撞了,我和时修想着,不然就提前一天过。”  “恩,双双和煌煌周岁的这个事情,你外公倒是和我提了一下,想让你们去山上热闹一下。”  白思弦说着,看向殷时修,  “看看你们的意思,如果去山上的话,不知道殷老先生和殷老夫人那边什么态度。”  “我估计爸妈跟着大哥一家忙博文和郭彤的婚事就够了,这边双双和煌煌的生日,他们恐怕也挪不出空来。”  殷时修说着。  苏成济忙道,  “你这要和二老说清楚啊,我看二老喜欢他们也喜欢的不得了,这要是生日不叫他们,万一到时候怪罪……”  殷时修笑了笑,  “好好,这事儿我会和爸妈说的,都会安排好的。”  “恩。”  晚饭后,已经近八点了。  小萌是想留爸妈住下,但看爸妈的意思,还是坚持要回去。  “时修,小萌这肚子七个多月了,知道你忙,但老婆就这一个,怀的是你的骨肉,一定要多加注意,看的紧一点。”  “放心吧。”  “小萌,你自己更要留心些。”  “妈,知道啦,你好啰嗦啊!”  白思弦抬手就敲了一下苏小萌的额头,  “还敢嫌我啰嗦!”  “行了行了,那我们就走了,你别送了,这挺着个大肚子,也不方便。”  苏成济这边刚说完,就听煌煌奶声奶气的喊道,  “外,外公啊!”  “诶!”  煌太子手里拿着个小画卷从屋里跑出来,从爸妈中间钻了出来,赶忙递到外公手里,  “外公,你落东西了!”  苏成济一看,这不是他相中的那幅画么,被白思弦一喝,还真就给放回去了。  蹲下来,接过画卷。  煌太子凑到外公耳边,  “记得想我啊!”  苏成济这心啊,就跟裹了蜜似得,眼睛都笑出了泪花。  白思弦也没好意思让苏成济把画放回去,便让他收着了。  苏成济站起来,泪汪汪的看着白思弦……  白思弦晓得丈夫感性的很,不由握了握他的手,  “好了好了,我们常来看看他们不就行了?”  “老婆,我能不能把小外孙带回去啊?”  “……”  苏成济说完这话,后果可想而知。  送走了父母,小萌伸了个懒腰,有些累了。  殷时修搂着她肩,  “困了?”  “有点儿。”  “你先回房休息,我去陪两个小家伙做睡前运动。其他的让阿素收拾就行了。”  “谢谢老公。”  苏小萌说完便回了屋。  殷时修搂着兄妹俩回他们的屋子。  所谓的睡前运动就是睡前一折腾,把两个小家伙没用完的精力给折腾完。  殷时修靠小床的床头,就见兄妹俩在上面蹦跶着。  “爸爸,这个给你,花花。”  双双拿了个小花夹子,往殷时修身上一趴,夹在他的短发上。  夹完就跳开,翻找其他的东西。  煌太子抱着床柱子一蹭一蹭的想往上爬。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俩小家伙才消停下来,殷时修给他们擦擦身体,换了睡衣拿了童话书,讲了个美人鱼的故事。  讲完后,殷时修就很懊恼,自个儿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个故事。  俩小家伙不仅没睡着,反而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  “爸爸,美,美人鱼公主为,为什么不和王子讲啊?”  为什么不和王子讲……  这个他怎么知道啊?!他也想问啊!这谁编的童话故事!  “因为美人鱼公主……因为美人鱼公主她……是条鱼,鱼是不能开口说话的。”  “啊?鱼不能讲话……好可怜哦。”  “恩,好了,早点睡吧。”  “爸爸,那王子和坏人,坏人结婚了啊?”  “恩。”  “王子为什么要和坏人结婚啊……”  “因为……”  殷时修深吸口气,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正当他词穷之际——  “王子,笨蛋啊!”  煌太子一本正经吐了两个字,还翻了个小白眼,往殷时修身上一靠,闭眼就睡。  “笨蛋……王子是笨蛋啊……”  双双入睡前,喃喃了句,  “不喜fan王子……”  好不容易把两小只哄睡了,殷时修这才回屋。  苏小萌靠床头在看英文杂志。  “不是困了么?”  “等你呢。”  殷时修凑过去,亲了一下她的小嘴,  “我先洗个澡。”  苏小萌指了指床尾,  “衣服给你拿好了,去吧。”  殷时修笑了笑,编进浴室洗澡,洗完出来,小萌正在打哈欠。  某人爬上.床,搂过她靠自己怀里,拿过她手上的巴斯大学的校园杂志,  “eric倒是一期不落的让人给你带啊。”  “恩。”  殷时修翻了翻杂志,上面刊登了一些学术论文,还有大学各项科研项目的进展。  “亏你看这些还能不困。”  “以前看不懂,当然困得要死,现在能看懂个七八成了,觉得也蛮有趣的。”  苏小萌说着还特意翻到中间的一页,  “你看,还有外国学生研究我们国家的方言,这边关于北京话的解说,简直笑死我了。”  殷时修扫了两眼,扬了扬唇角。  苏小萌微微侧身,伸手搂过他的腰。  “叔,你对我爸妈这样好……我实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对你爸妈好,不就是对我爸妈好?”  “这万一哪一天我要是和你闹不和,那你岂不是亏大了?”  殷时修合上杂志放床头柜上,低头看她,  “你确定是我亏大了?而不是你?”  “……”  “你对我好点儿就成。”  “我对你很好啊。我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说,我立马就改。”  就算原先不打算改,这会儿看在五千万的份上也得改!  “这里对我不好……”  殷时修这声音一暗一沉一哑……  苏小萌这后背都起鸡皮疙瘩了。  遥控关了灯,只留一盏晕黄的床头灯。  殷时修拉过她的手……  小萌忙把手抽回来,又打了个哈欠,  “啊,真的好困啊。”  “老婆……”  “忍忍,再忍两个多月就好了。”  “再忍,就要炸了。”  “你不是自称自控能力很好的嘛!”  “别人信,你竟然也跟着信?”  “……”  殷时修侧首,唇碰着苏小萌的耳朵,  “手,或者小嘴,你选一个……”  “……”  “来,宝贝儿……”  苏小萌真受不了他贴着自己耳朵讲话,热气一呼,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了好了,就一次,敢要多试试……”  看在五千万的份上……  “就一次,剩下的我都记账记着呢,等小宝出来,咱们一笔一笔的算……”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