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26两周岁生日

326两周岁生日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7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月余过去,转眼就到了“双黄蛋”的两周岁生日。  和外公早先便商量好了,带双双和煌煌去九灵山上庆生。  早先,殷时修是和殷家二老说清楚了,但是到了当天上午。  他们前脚刚上山,后脚就接到殷老夫人的电话,说是也要过来。  殷时修心想第二天二老还要去坐镇殷博文和郭彤的婚礼,这会儿上山,只怕会累着。  结果劝说才刚出口,殷老夫人性子竟然急了,  “什么叫累着?给我孙子孙女过生日我能累着么!”  “好好好,那我们等着,你们路上慢点开。”  殷时修略显无奈,也不知道两个老家伙在家想了些什么,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不过白丰茂知道殷家二老要来倒是不惊讶,还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喃喃了句,  “老东西,越老心眼越小。”  其中缘由,做小辈的也不好多打听。  双双和煌煌都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这一大早两小只就在自个儿衣柜里找好看的衣服穿。  煌太子扯了一套皮衣皮裤出来就默默的往自己身上套。  上身是无袖的,皮衣就只有一个柳丁扣,光着两个小膀子,裤子到脚腕上方,然后踩了双小皮鞋。  有点嘻哈风, 又炫酷又帅气。  小家伙最喜欢这套衣服,苏小萌记得这套衣服是殷时修带煌太子去阿玛尼的设计工作室,找人量身订的。  小萌那天带着双双去医院看牙了,小丫头喊牙痛,小萌就带她去看看。  给煌太子做衣服的事情,是殷时修回头告诉她的。  说工作室里的设计师把穿上皮衣的煌太子逮劲儿的夸,夸得小家伙脸都红了。  养两个的好处,就是兄妹俩都还算懂得分享,但坏处就是……  千万不能厚此薄彼。  双双看完牙医回来,就见哥哥多了一套衣服,自然不肯罢休,隔天就拖着殷时修去给她弄了一套。  不过今天双双倒是没有穿小皮裙子。  她指着苏小萌衣柜里的礼服,  “妈妈,穿那个!”  苏小萌可没打算穿的多正式,加上殷小宝还在肚子里,也穿不了多好看的衣服。  “穿不了啊。”  “我穿,我穿。”  说着小丫头把搭在身上的小睡裙“唰”一下就脱光,穿着条粉色小内内,毫不害臊的在苏小萌跟前晃。  “你要穿啊?”  双双双手一插腰,很神气点头道,  “对啊!”  苏小萌轻笑,知道用说的没用,便把她的那条及膝花裙子礼服拿了下来,  “来,穿吧。”  “嘿嘿!”  双双往裙子里一跳,用力把肩带挂在自己肩膀上,发现裙摆拖地拖的很严重, 转身对苏小萌道,  “妈妈,请帮帮我,好吗?”  “……哦。”  苏小萌憋着笑,给她提着小裙子。  小家伙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全身镜前,左扭扭右扭扭,一会儿笑笑,一会儿嘟嘟嘴,也不知道这臭美样儿是跟谁学的。  “真好看哪!但si好大呀。”  说完,小家伙一转身,脚丫子踩着裙子。  “哗”一下,摔了一跤。  虽然地上铺着地毯,但小萌还是给吓了一跳,正要上前扶,小丫头自个儿起来。  捏着肩带的双手一松,裙子落地,小丫头金蝉脱壳似的跳了出来。  苏小萌见自个儿的礼服被小丫头无情的踩了两下后就被抛弃在了全身镜前。  后来殷时修进来,给小丫头挑了一件小碎花裙子,小丫头也喜欢。  头上没几根毛还要苏小萌给她夹小夹子。  折腾了一早上才结束。  小丫头一见着太外公,便忙炫耀自个儿的小裙子,不明说,就提着小裙边,在外公周边走来走去的。  白丰茂压根没察觉到曾外孙女儿的心思,很是想念的和小丫头亲热了两下,却愣是没有提这裙子。  还是小萌凑白丰茂耳边提了一句,白丰茂才忙夸了一下双双的小裙子。  双双这就满意了,嬉笑着进了屋子。  煌太子就没有双双这么乖张,一直秉持着他高冷的小酷哥形象。  家里佣人见煌太子穿着这一身皮衣,下意识的都去夸了。  煌太子不动声色,爬到沙发上坐好,很是淡定。  “真是宠辱不惊啊……”  苏小萌跟在后头,和殷时修打趣道。  殷时修小声道,  “他就是知道穿这一身有人夸,才穿的。”  苏小萌也不惊讶,睨了眼殷时修,  “你的儿子嘛,心机深也是正常的。”  “……”  殷时修这眉头轻蹙,怪异的看向苏小萌,小声道,  “老婆,我怎么觉着这两天,你说什么都有点刻薄。”  “有么?我没觉得,我倒是觉得你越来越嫌弃我了。”  殷时修心中诧异,要说苏小萌嫌弃他,倒还有的讲头。  说他嫌弃她……  怎敢啊?  这一屋子全是站她那边儿的,没一个是好惹的。  她只要喊一声,他估计就没法全身退出这道门。  “双儿,等会儿再上桌子,爷爷奶奶还没来呢!”  苏小萌见双双一进屋子便循着香味往厅中央的大长桌走去,顺着椅子就要往上爬。  桌子上已经上了几盘冷菜还有些小点心和水果。  双双伸出去的手缩了一下,回头看了眼苏小萌,舔了舔唇,冲苏小萌伸出一根手指,  “次一点!”  “一点你个头,吃饭要守规矩,爷爷奶奶没到,你怎么能乱动桌子上的菜?”  小萌走过来,刚要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谁知——  “这是外公家,等什么爷爷奶奶啊!小双双,来,张嘴。”  小双双立马把小嘴一张,外公塞了半颗红枣肉放她嘴里。  “谢谢太外公。”  说完就自个儿小心翼翼的从椅子上爬下来,然后像个小鸭子似得,身体晃啊晃的跑到哥哥边上。  小嘴一张,向哥哥炫耀一下自己嘴里的甜枣肉。  煌太子也馋,立马就爬下沙发,“嗒嗒嗒”的踩着小皮鞋就往外公那儿跑。  这边苏小萌还在和外公争论着能不能这样宠着小孩子,那边煌煌又到了,嗷嗷待哺。  外公是立马夹了个小红枣塞他嘴里,  “甜不甜啊?”  “谢谢太外公。”  煌太子说完便转身爬回沙发上,瞥了双双一眼,小嘴巴“砸吧砸吧”的含着小红枣子。  双双嘴里的吃完了,又爬下沙发,晃啊晃的跑到外公跟前。  嘴巴张大,指了指自己空空的嘴巴, 对太外公道,  “啊啊,没了。”  “双双,你差不多得了啊。”  苏小萌声音一沉,然而双双机灵的很,知道掌握着筷子的人是太外公,就一心一意,含情脉脉的看着太外公。  “小孩子喜欢吃是好事。”  说着,太外公又给拿了个小紫薯给双双。  蒸出来的小紫薯有点干,但是吃起来甘甜。  双双一直都很喜欢,眼睛放光,接过来转身就跑了。  “你还没说谢谢呢!”  苏小萌在后头喊着,小丫头哪里还顾得上,往沙发上一爬,然后往哥哥身上一靠,特别暖心的问,  “哥哥,次不次啊?”  煌太子可能真有点饿了,这会儿十一点了,早饭还是八点吃的,虽说车上吃了点点心,但肚子还是处于饥荒状态。  “次啊。”  “不给你!”  “……”  双双头一扭,还背过身对着煌太子,一个人在那像个小老鼠似的啃食。  煌太子刚伸出去的手,就僵在了原地。  向来冷酷狂拽的某太子,因为太过尴尬,气的脸红了。  他瞪着双双的背,爬下沙发,跑到长桌边。  白丰茂知道煌太子一准儿会过来,手里都拿好了紫薯准备递给他,谁知他直接掠过白丰茂。  踮脚看了一下桌子上紫薯的位置,然后爬上桌子,小爪子足足拿了五六个兜怀里……  苏小萌瞪大了眼,一脸吃惊,  “煌太子,你在干嘛啊?”  煌煌兜着紫薯,冷漠的从太外公和妈妈边上走过,回到沙发上,把兜怀里的紫薯往沙发上一扔,然后自个儿再爬上去。  双双见哥哥拿了这么多,显然不会罢休。  两三口把手里的紫薯塞进嘴里,腮帮子鼓的满满的。  翻身爬下来,作势就要再去囤食。  苏小萌走了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要干嘛?”  双双仰起头,嘴巴一张一张的,全是紫薯……  “得得得,吃完再说,慢点儿,别噎着。”  苏小萌真觉心累,让佣人倒了点水过来,就怕双双吃太猛给噎着。  结果,果然,小丫头突然就停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苏小萌,眉头皱紧,很难受的样子。  苏小萌忙给她顺胸口,  “又没人和你抢,吃这么急干嘛?”  过了好几口水,双双才缓过来,缓过来后立马指向煌太子,  “哥哥抢。”  “……”  煌太子才不理双双,一个人默默的啃紫薯。  殷时修刚和白思弦说了几句话,说道小萌最近说话带刺儿的问题上。  白思弦倒是给了他一点指点,  “预产期是九月一号吧?临生产,没几个女人能淡定的。”  殷时修恍然大悟。  想到生双双和煌煌前的那一个多月,苏小萌也是惴惴不安,难以入眠。  而现在,她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对生产的恐慌和不安,至少面上没有,在他面前没有……  “小萌就更不可能淡定了……上次生双双和煌煌是吃足了苦头,顺产没顺下来,之后又转剖腹。”  谈及此,殷时修又是一阵心疼。  “双儿,你现在吃饱了,之后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都不吃了?”  双双想了想,点头,觉得爸爸说的有道理。  而后挺直腰背站在煌太子跟前,  “哥哥,怎么还在次……”  “……”  殷时修扶额,小孩子都是些什么心理……  “哥哥也不许吃了,爸爸把紫薯收掉。”  煌太子也不折腾,毕竟待会儿还有好多好吃的。  “二老什么时候到啊?女婿啊,打个电话问一下啊。”  苏成济说道。  “到山下了,一会儿就到。”  白丰茂让佣人把菜端上来。  已经到了北京最炎热的时候,就是山上也不凉快,开着冷气,人才算好受一些。  这门铃一响,小萌就对双双煌煌道,  “爷爷奶奶来啦!”  双双和煌煌立马往门口跑,可惜人太矮,开门有点艰难。  殷时修过去帮着把门打开。  “爸,妈。”  殷家二老穿着布衫,穿着舒适,看着素雅。  黄司机提着几个礼盒跟在后头。  “这天气真的是热死人了。”  殷绍辉进屋后,便说道。  佣人接过黄司机带来的礼品盒。  “所以说这么热,你们还过来干嘛?”  白丰茂说道。  殷绍辉忙笑道,  “孙子孙女儿的周岁生日,怎么能不来?”  “怎么?和我一块儿过,你们就心理不平衡啦?”  “白老哥,你怎么说这种话嘛!大家凑一块儿,热闹嘛!”  殷绍辉忙上前和白丰茂打哈哈!  苏小萌端了杯凉水递给周梦琴,  “妈,喝点儿。”  周梦琴小声和苏小萌道,  “老头子他,就怕自个儿不来给双双煌煌过生日,之后孙子孙女就不和他亲了。”  “怎么会呢?”  周梦琴笑道,  “可不是么,老家伙这脾气是越来越梗了,非要折腾。”  苏小萌虽然也觉得公公折腾,但心里头还是觉得很高兴,这只能说明公公他很在乎双双和煌煌。  不过,很快,苏小萌就意识到公公可不只是在乎双双和煌煌这么简单。  他好像和外公杠上了。  饭桌上,这送给俩小家伙的生日礼物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开始比较起来。  “白老哥,不是我乱说,我给双双和煌煌的礼物,你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哦哟,这讲的好像我给他们准备的礼物, 你能猜到似得。”  外公呢,也不是随便就会被压在下风的。  曾经政坛上的两个大人物,如今也都白发苍苍,对坐在飘着菜饭香味的餐桌上计较家常。  褪去一身戎装,不过寻常人家小老头。  老人家是越老越像小孩儿,可这桌子上还有一个人,他叫苏成济。  “爸,我给双双煌煌准备的礼物,你们也猜不到的诶!”  一盘的白思弦手一抖,瞪了他一眼,  “饭都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  苏成济也不知道自个儿是哪里说错了……  正低下头吃饭,殷绍辉道,  “亲家准备的什么礼物,我看看。”  “等一下啊!”  白思弦感到很是无语,这真是拦都拦不住。  苏成济把自个儿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这副象棋呢,是当初小殷送我的见面礼, 质地非常的好,小煌煌做什么都很有天赋,这副象棋送给煌煌,希望煌煌将来也能成为下棋高手!”  殷时修筷子抖了一下……  心想:不会真是那副白玉象棋吧?  苏成济把他送给他的象棋,转送给煌煌,都是家里人,也没什么不可以。  可问题是……  当苏成济把那棋盒打开时,殷绍辉这毒辣的眼睛,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和思弦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东西能送小家伙们,就看着这副象棋比较顺眼,虽说是女婿送我的第一份礼,但是任何一样东西,它重在传承,对不对?”  殷绍辉微微侧首,看向殷时修……  殷时修察觉到父亲的视线,故意不看他,给煌煌喂饭。  “哇塞,爸,你真舍得啊,你不是超级喜欢时修送你的这副象棋嘛!”  “在家又没个人陪他下。”  白思弦说道。  “怎么会?爸爸不是也有很多棋友的嘛?”  “谁知道呢,后来就不怎么来找你爸下棋了,估计是你爸棋艺太差了。”  苏成济有苦说不出。  他想带着棋出去找人下,老婆死活不让他外带。  有棋友来家里,也不让拿出来。  他当然喜欢这棋喜欢的不得了,可是不让用,就跟个摆设似得。  天天看着馋,动又不能真动,双双和煌煌生日刚到,他愁着没啥好东西送。  老婆就把这棋拿出来,“就送这个。”  苏成济也是搞不懂,但老婆的话,要听的。  白思弦没别的想法,苏成济不识货,这样的一副象棋,多是用来珍藏,他呢,偏要拿出来用。  要是实话和他说吧,只怕隔天,街坊邻里都知道他女婿送了他一副价值百万的象棋。  周梦琴看着这象棋,也是愣了好一会儿……  看看老伴儿的脸色, 突然觉得好笑,忙道,  “咳咳,这是好东西啊,苏先生说的好啊,重在传承,传承……”  传承个毛线!  殷绍辉脸都绿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