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27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万)

327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万)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82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成济不识货,但白丰茂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一等一的白玉翡翠。  他伸手从棋盒里拿了一枚象棋出来,用指腹轻磨着,质地圆润,十分光滑细腻。  默默的将棋放回去,再转眼看向殷绍辉。  心中了然了个大概。  他记得殷绍辉有这样一副白玉象棋,可能有二十多年了吧?  当时他们都在还在职,几个老家伙凑在一块儿,殷绍辉还把这象棋拿出来显摆过。  真要用这象棋下棋,殷绍辉都不舍得,可见殷绍辉对这副象棋的钟爱。  反正以白丰茂对殷绍辉的了解,他不会轻易把这副象棋送出去……  再加之这会儿完全绿了的面孔,白丰茂也猜到……  只怕这孙女婿干了件不得了的事情。  “这棋真不错,不过双双和煌煌要真开始下象棋,那还早了点儿,用来搭积木倒是挺不错的!”  白丰茂哈哈笑道!  这话一说,殷绍辉这眼珠子都要瞪凸出来了。  殷时修虽没有看父亲的脸色,但听白丰茂说完这话,不用想也能猜到父亲的反应。  苏小萌对丈夫的反应比较敏感,丈夫虽然寡言,但像这样一声不吭的沉默……倒是有点奇怪。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小萌小声问,“爸爸把你送他的又拿来送小家伙……”  其实想想,这种作法真不地道。  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  殷时修倒是大概能猜得到苏妈妈为什么提出把这白玉象棋送给两个小家伙。  苏爸爸不知这白玉象棋的价值,但苏妈妈眼界广,肯定知晓。  苏妈妈可能认为这白玉象棋放在他们那终归埋没了它的价值,所以想转着弯的放回殷家。  只是苏妈妈并不知道,当时他说着白玉象棋是他买的,其实不然……  这象棋是他从老爷子的保险柜里拿的。  当时一心想收拢苏爸爸苏妈妈的心,也是不管不顾了。  知道苏爸爸喜欢象棋,当时就惦记上自家父亲的那副白玉象棋。  就算苏爸爸不识货,但苏妈妈可是明眼人。  事实也正如殷时修料的那样。  殷时修是认为老爷子把这象棋扔银行保险柜里,那基本就不会再轻易拿出来。  那他拿走了,老爷子也不会知道,能瞒多久瞒多久呗,或者找个适合的时机再和老爷子说。  结果现在……  “没有,送给双双煌煌正好, 两个小家伙早点接触象棋,过个两三年,兴许就能陪外公下棋了。”  苏小萌听他这话说的实诚,也就没太当一回事。  可这边殷绍辉却没法冷静下来,只感觉血压在拼命往头顶冲!  搭……积……木……  白丰茂绝对是故意的!  白老爷子看殷绍辉这脸色愈发难看,这心情啊,就不由得愈发明亮起来!  “话说,殷老弟,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啊?比的上我女婿的这件么?”  “……”  周梦琴心想,白老哥是真的气死人不偿命啊……  苏成济忙摸摸头,憨笑道,  “爸,我这也就是送了一副鹅卵石做的象棋而已,怎么能比的上殷老先生送的呢!”  “噗……咳咳!”  周梦琴这辈子都没在饭桌上出过丑,临老了,真的是稳不住了!  她错愕的看向苏成济,  “亲,亲家,你说这是什么做的?”  “鹅——”  “打住!”  殷绍辉忙伸手,让苏成济闭上嘴,他怕苏成济再说一遍那三个字,他会把桌子都给掀掉。  不是他小题大做,而是看到别人把金子当砂砾,实在是忍不了!  苏成济被殷绍辉一呵给呵住了。  白思弦拍拍丈夫的背,小声道,  “多吃菜,少说话。”  “……哦。”  殷时修也是脸一黑。  苏小萌云里雾里的,不是很明白这什么情况。  这边刚刚安静下来,白丰茂实在是忍不了了,拍着桌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成济被身旁老父亲突来的笑声给着实吓了一跳!  外公大笑,这都还好,偏偏现在双双正是喜欢模仿的时候。  小丫头突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头往上一仰,露出一嘴的**牙,“哈哈哈”的大笑!  这倒是把苏小萌给吓了一跳!  煌太子淡定的在那啃鸡腿,中间倒是斜眼瞥了一下双双,什么都不管。  苏小萌一脸匪夷,  “这丫头是不是脑子有坑?”  “有你这么说你自个儿闺女的么?”  白思弦白了一下苏小萌。  苏小萌忙清了清嗓子,赶忙拍拍小丫头的背,  “好了好了,别笑了,笑坏了嗓子就尴尬了。”  双双不听,就跟着太外公学。  而太外公呢,见小丫头在那笑,就更是停不下来。  真的是笑了好一会儿,一老一小这才消停。  殷绍辉这顿饭真的是有点吃不下了,这会儿是真后悔自个儿千里迢迢的跑过来给俩孙子过生日。  这气下不去,又不能在这桌子上发出来。  殷绍辉起身,  “吃撑了,我出去透个气!”  “……”  “老四,你跟我出来!”  “……”  殷时修抿了抿唇,对上苏小萌满眼的疑惑,小声道,  “没事儿。”  苏小萌心想,公公这哪里是吃撑了,怎么感觉是气饱了?  语气横秋的……不妙啊。  “妈妈,蛋糕咧?”  双双的肚子已经吃的滚圆了,但来之前听说外婆给她做了蛋糕,心上就一直惦记着了。  苏小萌道,  “等大家都吃好了,我们把菜盘子都撤下去,然后吃蛋糕,稍微等一下好吗?”  “吃饱了吃饱了,双双想吃蛋糕了是吧!”  “外公,你真不能这么宠她……”  “有什么不能宠的。周妹,你怎样,吃饱了没?”  “吃好了,上蛋糕吧。”  于是佣人上来把饭菜都给撤了下去,煌太子小爪子飞快,把盘子里最后一根鸡腿一把扯到自己碗里。  苏小萌担忧的看着煌太子,  “煌煌啊,你吃太多了吧?”  煌太子舔舔手,一本正经的看着苏小萌,  “没有啊……”  “……”  ————  殷时修跟着殷绍辉走到院子里……  殷绍辉转头看他,  “什么时候?”  殷时修吸吸鼻子……  “有段时间了。”  殷绍辉深吸口气,压着声音愤愤道,  “你偷你爹的东西,拿去讨好丈人!老四,我真是没白疼你啊!”  “我这不是物尽其用么,你看你把这么好的东西放保险柜里,那不是暴殄天物么?”  殷时修忙打着马虎眼。  “哦,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好好保存在保险柜里是暴殄天物,被你丈人当成鹅卵石就不是暴殄天物?”  殷绍辉吹胡子瞪眼!  “小萌爸爸不太懂这些古玩。”  “那你搞一副鹅卵石做的送他不就行了么!”  “但是小萌妈妈懂嘛。”  到了这时候,殷时修也只得语气软下。  殷绍辉抬手指着他,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放下,重重叹了口气……  殷时修忙道,  “九月份,北京不是有个艺术品拍卖展么?到时候我陪您去,东西随你挑。”  殷绍辉眉头挑了一下,  “是你陪我去,不是让我自己去?”  “当然。”  殷绍辉瞥了眼殷时修,这气稍微下来了点。  说起九月份的艺术品拍卖展,他倒真看中了一样东西。  “爸,咱们回去吃饭吧,出来时间太长,只怕他们会觉得奇怪。”  殷绍辉深吸口气,正要转身,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一把扯住殷时修,  “除了这副象棋,你还拿走了什么?”  “……”  殷时修一时语塞,拿走的东西太多了,他哪儿记得啊?  殷绍辉这脸色眼见着就黑了下来,殷时修忙道,  “没了啊,我怎么敢把您的东西全拿走啊。”  “你最好说实话!”  “当然是实话。”  “我回去要查的,我警告你。”  “好好,查,查……”  殷绍辉哼了一声,“家贼难防。”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  殷时修倒是不怕殷绍辉去查,就算查他也只是打电话到银行询问,也不会自个儿去他的收藏品保险柜一样一样的查。  ————  两人回了客厅。  桌子上摆了两个动物外形的小蛋糕。  一个是煌太子最喜欢的老虎,还有一个是双双喜欢的小狗。  苏妈妈手向来巧的很,这样两个小蛋糕往桌子上一摆,双双立刻就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回头看向苏小萌,  “妈妈,我们真的要次狗狗嘛?”  这话问的……  苏小萌忙道,“不吃小狗狗,我们吃蛋糕。”  双双很好糊弄,点头应了声,  “哦!”  结果吹了蜡烛后,小萌拿刀切开小狗狗蛋糕后,双双就崩溃了!  “不次狗狗啊!呜呜……”  “……”  煌太子盯着那已经被破坏了的小狗狗蛋糕,又看看自己跟前尚且完整的老虎蛋糕。  眼珠子转了转,抬头看向爸爸,  “爸爸……我想次妹妹的。”  双双这边哭着,耳朵却又竖的高高的,哥哥的话一下子就钻她耳朵里。  头一转,眼泪都挥了出去。  直接爬到餐桌上,小爪子一伸,直接捣烂了煌太子的蛋糕!  大概双双手这么一伸,毁了这蛋糕后,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啥,也不哭了, 只是眨着眼睛看向煌煌。  苏小萌在一旁看着……  讲真,她觉得煌太子绝对要发飙了。  这小脸……  谁知双双突然把一手的蛋糕凑到煌太子跟前,  “哥哥,给你次。”  “……”  “哦,还是次ze个吧!”  说着,双双跪坐在餐桌上,用手抓了一块自己的小狗蛋糕递给煌太子。  众人下意识的都屏住了呼吸。  苏小萌自认挺了解儿子的,所以……以儿子的尿性来看。  只怕他会一甩手直接把双双递过来的蛋糕给打掉。  到时候……场面估计难以收拾了。  小萌正要上前打圆场,只见煌太子凑上前咬了一口蛋糕,点了点头,  “狗狗好次。”  “嘿嘿!”  双双见哥哥吃了蛋糕,就笑了,自个儿也舔了下手上的蛋糕……  兄妹俩这剧情发展的简直是让人大喘气。  好在最后以笑声收场。  两个小蛋糕也旨在意思意思,大家都吃了一点,佣人也分了一些。  “晚点我再做一个,用不了多久,你们给双双煌煌带回去吃。”  苏妈妈私下里对小萌道。  “辛苦妈妈了。”  吃完蛋糕后,白丰茂便去书房拿了两个什么东西下来,细长的盒子,盒子的花纹都很精致。  白丰茂放桌子上,而后对小萌和殷时修道,  “外公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俩小家伙现在也还小,送重了也不合适。这里两只狼毫,是外公自己做的,和外面那些做工精致的狼毫羊毫肯定没法比,但是我一片心意。”  苏小萌看着这精致的盒子,替双双和煌煌打开。  殷绍辉只看了一眼,便忙道,  “白老哥,你可真谦虚啊……这笔杆的做工,费了不少心思吧?”  “人老了,平时也没什么可忙的,捣腾些小玩意儿,不算费心思。”  白丰茂淡淡道,  “他们还小,但外公年纪已经不小了,小萌,外公没有多少财产,这子女又多,将来恐怕留不下太多东西给双双煌煌,还有你肚子里的小宝……”  “外公……”  苏小萌真怕外公说这些话,每次都让她觉得心揪的难受。  “你妈妈从小便习书画,双儿和煌儿,将来会不会喜欢,外公不知道,但外公希望你们能培养一下他们在这一块儿的兴趣。”  “这两只笔呢,就给他们练手用,好不好?”  苏小萌点头,  “恩!”  “书画能把人的性子磨平稳,我希望这两个小家伙都能有好的性子,像你和时修一样。”  苏小萌忙道,  “有您这样的太外公,他们的性子一定也会很好的。”  “不不不,可千万别像我的性子,我这性子啊,就和臭石头一样,不好不好,一半像时修,一半啊像你,这样刚刚好。”  白丰茂叹道。  殷绍辉抿了抿唇,  “白老哥,这好好的生日,怎么被你两句话一讲,讲的让人心里怪难受的?”  “你是该觉得难受呀,鹅卵石象棋,能不难受么?”  白丰茂不轻不重道。  “你……”  周梦琴忙道,  “好了好了,你赶紧把你带来的东西给白老哥看看。”  殷绍辉说着让佣人把他带来的东西搬到桌子上,一打开——  “快看看!”  苏小萌眨了眨眼,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这是啥呀?  一整个……军事基地的模型?  “这里是二十六架歼敌战斗机。五台坦克车!一个团的士兵,还有……”  “停停停,我说殷老弟,你有病啊?”  白丰茂听着殷绍辉越说越激动,立马让他停住。  “怎么了?”  “你送这么大一个军事基地的模型,是想干嘛?你不会是想让我的曾外孙,曾外孙女将来去当兵吧?”  “我没这个意思啊。”  “那你送这玩意儿干嘛?”  白丰茂这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他是文人,和武人总归有些不对盘。  “我就是让孙子孙女看看而已,不行么?他们爷爷是当兵的!多威武啊!”  “还说不是想让他们当兵?”  “不是,我说白老哥,当兵又怎么了,您老不会看不起我们当兵的吧?”  “双双和煌煌可以精致的长大,干嘛去部队吃苦?”  “去部队更能磨炼人的意志还有……”  “你得得得,拿着你精致的模型赶紧回家去。”  说着,白丰茂就要赶人了。  苏小萌心下暗笑,俩老人吵得再怎么厉害,她也不担心……  心知二老都是顶智慧的人,这会儿也就是拌嘴寻个开心。  只是不经意间,苏小萌这一低头,只见煌太子盯着这个模型,眼睛闪闪发亮。  抬头看向殷时修,殷时修轻轻耸肩,自然也是看到了儿子此刻目光熠熠的样子。  双双指着那个大模型问苏小萌,  “妈妈,这房子好大呀。”  “是啊。”  “妈妈,房子里能住多少人啊?”  “这要问爷爷了,爷爷懂的多。”  “爷爷啊,这大房子里有多少人啊……”  双双这么一问,殷绍辉瞥了白丰茂一眼,赶紧给看似感兴趣的双双解答……  一家人闹腾到了很晚。  二老几乎都快忘了,明天还有殷博文和郭彤的婚礼。  还是殷时青打了个电话过来提醒,二老才恍然,收拾收拾东西便准备下山。  小萌和殷时修倒是不着急,就算回去晚了点,明天也能早起。  等殷家二老离开后,苏妈妈这才拿了礼品袋出来。  “这老老小小的,送个礼物都送不正经,我就俗一点了,买了两件衣服。”  苏小萌抱了抱妈妈,  “谢谢妈妈。”  “去给双双煌煌试试吧。”  “好。”  苏小萌去找双双和煌煌试新衣服,殷时修正要跟上却被苏妈妈拦了下来,  “时修,你等一下。”  “恩?”  “来,到外公那边坐。”  说着,苏妈妈便和殷时修一起走到白丰茂所坐的长凳子上。  白丰茂手里端着个小紫砂壶,到了傍晚,山上凉意略重,老爷子穿的是白色的长衫长裤。  一头白发还有鼻子下面的白色胡子,让老人无形间现出一股智慧。  “来了啊,坐。”  白丰茂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对殷时修道。  外公面上带着笑容,可殷时修却莫名觉得沉重。  “外公……”  白丰茂看着面前的花花草草,还有隔着花花草草,不远处的小竹林子。  “看那边的竹子,这是今年刚长出来的,眼下盛夏,正是苍劲有力的时候……不似老愚,垂暮之年。”  “……”  “听说明天你大哥那儿子娶媳妇?”  “恩。”  “我是听思弦说了点关于郭家那孩子的事情。然后你大哥的情况呢……我也是知道一些。”  白丰茂就着壶嘴喝了口茶,手掌拖着紫砂壶壶体,轻轻摩挲着,目光显得悠远。  “作为一个商人,你想当成功,但是让你去看政治,你能看多少?”  他突然问道。  殷时修浅吸口气,  “说实话,政商有相同的地方,但是擅从商者,未必就能从政。您问我能看多少……这个不试试,我也不清楚。”  “那你愿意试试么?”  “……”  殷时修愣了一下。  白丰茂淡淡道,  “这马上就是人大代表选举,以你现在的地位,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给你写推举信。”  “外公……”  “听我说完,我知道你不喜欢政治,我和殷绍辉聊过自然是知道这点。你身价千亿,但权不重。”  “你大哥如今在政坛是愈发的如鱼得水,将来能走到哪一步,谁都难以预料。”  “我想这点,你也不是看不明白,你在商界再厉害,赚的再多,敌不过位高权重的当官者一道勒令。”  “我说的对不对?”  殷时修点头,  “对。”  “既然如此,你就必须为你自己,把官场上的路打通!”  “我不说将来你和你大哥一定会闹翻,但我看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万一殷时青真的有心弄垮你这个弟弟,他不是没这个能耐。”  白丰茂说的这个,殷时修又怎会不知道?  “他在家里对家人如何,在外头对朋友如何,我不知道,但在政治场上,他的手腕却是异常的狠辣。”  白丰茂看向殷时修,  “趁着外公还在这几年,各个方面还能帮你打点着,让你爬到和你大哥一样的位置也许困难,但让你爬到能够在某一方制衡住你大哥的位置,还是足够的。”  “你父亲一生戎马,却未必能摆的平这政治场上的事情,这些,你也不是不明白。”  “……”  “仔细权衡一下,如果你愿意,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白丰茂说这些话时,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坐在人民大会堂里,眉眼间尽是权衡,话语锋利如刃的领导者。  最好的时机……  白丰茂能想到的,殷时修也已经想到。  只是……  现在真的不是什么好时机,对小萌,对他,对这个家来说。  白丰茂侧首看向殷时修,见他沉着眼,目光落在远方的小竹林间……  白思弦其实隐约间能猜到殷时修心中的犹疑源于什么。  正是因为猜得到,所以才特意支开苏小萌。  这时候,就是她竟也难下定断,如此看重儿女之情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这一脚如果踏进政治场,只怕将来难以抽身吧……”  “既然踏进去了,又何必要抽身,你又不是什么善类,权谋斗争,总不该轮到你害怕吧?”  白丰茂打趣道。  “如果现在踏进去,三五年内,只怕顾不上妻儿了吧?”  “……”  白丰茂看向殷时修,刻尽时光年岁的眉目面庞,诧然。  “外公,你说人活一生,为的是什么?”  “……”  “我也喜欢名利,喜欢权位,我也没有停下过追逐名利权位的脚步。只是……我每每想到要为了名利,权位,将妻儿放置一边,就觉得……很不值得,觉得浪费掉的时光,不值得。”  白丰茂静静听着殷时修说的话, 脑海中万千思绪闪过,汇聚成的是他这一生。  投身政治,不是做个公务员这么简单,而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一路,用上“披荆斩棘”四字,毫不夸张。  殷时修说的没错,这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很多很多的精力。  于旁人如此,于他这个已是日理万机的集团总裁,更是如此。  “外公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大哥手中权重,家族势力也愈发强大,若将来他真要对付我,我一定很艰难。”  “我想过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企业倒闭,离开殷家。”  “可殷时青再厉害,他不能断我的手,不能断我的脚,也不能挖空我的脑子。”  “就凭这些,我摔倒一次就能重来一次,再摔倒,再重来。”  “再说了,他真能把我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怕这浪费的精力不是一点点。”  “……”  “当然,走外公说的这条路,应该可以避免这最坏的情况。可付出的却是另外的代价……”  殷时修双手搭在腿上,右手拇指和食指磨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婚戒,  “小萌要去伦敦读书。除非我和她分居两地。”  “……”  “她能放心我一个人在北京,我还不放心她一个人在伦敦呢,这婚戒一摘,那女人又天生招男人,想想都提心吊胆。”  “……呵呵。”  白丰茂听了这话,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就这么不信任小萌?”  “我信任她,但我不信任其他男人啊!”  白思弦知道,殷时修说着玩笑似的话,但话里有重点。  重点是,他不愿意和小萌分开,也不愿意为了名利权位的刺激放弃柴米油盐的平淡。  “更何况,小宝一出生,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她又不是超人。”  “即便她能变成超人,我也不舍得她变超人……这得表明她男人得有多没用啊。”  白丰茂已经知道殷时修的想法,也不再劝他什么。  人各有追求的。  仔细想想,若殷时修为了不被大哥踩扁,拼了命的往上爬。  那殷时修又和殷时青有什么本质区别?  “我言尽于此,随你。”  白丰茂说完,又喝了口茶。  “那……我进屋了?小萌在给小家伙们试穿新衣服,我去看看。”  “去吧。”  白丰茂摆摆手。  殷时修走后,白思弦坐到白丰茂边上,握着父亲的手,  “这样也很好,对不对?”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当年爸爸不是也没过美人关?”  白思弦打趣道。  白丰茂身体往后靠,看着夕阳落尽后,披着块灰蒙蒙布面的天空,喃喃道,  “兴许你母亲没有走的那么早……我也不会全身心投身政治。”  “人各有命。”  白丰茂刮了下白思弦的鼻子,  “话说,我这么聪明的一个女儿,究竟是怎么想不通的……嫁一个连白玉翡翠和鹅卵石都分不清的男人,还过的津津有味,乐不思蜀?”  白思弦往父亲身上一靠,  “嫁的好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闺女说话真是一套一套的,喂,你说话这么文绉绉的,苏成济他听得懂嘛?”  白思弦瞥了父亲一眼,得意道,  “和他说话哪用文绉绉呀,怎么粗暴直接怎么来呗!”  “……”  “反正我什么样儿,他都喜欢的不得了!”  看着女儿依偎在自己身上骄傲道,白丰茂真心知足了。  为人父母这一辈子,到老,最欣慰的莫过于听到子女骄傲又信心满满的告诉你……  “我这辈子找对了人,他对我很好很好很好……”  ————  殷时修这边刚从院子里踏进屋子,便见着靠在门边的苏小萌,眼泪汪汪的……  “……”  她抬眼看着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殷时修见她这样,有些哭笑不得……  心知,她可能是听见他们说话了。  “你这不会是……感动的吧?”  他凑上前,轻轻环着她的胖腰,伸手抹着她掉下来的眼泪。  苏小萌点头。  “感动什么?”  苏小萌吸吸鼻子,说不出话,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胸口,只想抱紧他。  感动什么……  她也不是很明白,可当她每一次亲耳听到,亲身感受到自己在他心中如此之重,她就觉得很感动。  她就觉得,天塌了也不过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  “时修……我也一样,一样一样很爱你……”  她闷在他怀里,呜咽着告诉他。  殷时修低头,“知道,不过不介意你再说上个一百遍,也不介意继续让爸爸一脸怪异的当观众……”  “……”  苏小萌一抬头,只见苏成济眯着眼,笑呵呵的望着他们。  瞬间,没了情绪。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