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33保温壶怎么换了?(6000+)

333保温壶怎么换了?(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333  “小叔……您还在生我们气呐?”  殷博文听殷时修的语气不善,便忙讨好似的问道。`  这种时候,小萌是不会随便插嘴的,不过抬眼时倒是和郭彤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郭彤冲她露出浅笑,这笑里依旧是几分尴尬几分小心翼翼。  总之就像她有多怕苏小萌似得,搞得苏小萌倒有点无所适从了。  想她为人如此的亲切温和,一向与人为善……  纵然她手里捏着她的把柄,也不用把对她的畏惧表现的如此明显直白吧?  “小萌,你们也在买婴儿用品啊?”  小萌淡淡应了声。  “可这个商场离你们住的地方挺远的吧?”  言下之意,就是打听为什么到这来买东西了。  “这里也离你们家挺远的。”  小萌没正面回答,而是淡淡把问题丢回给他们。  郭彤脸上的表情尴尬了一下,咬了下唇,似是对苏小萌冷漠的回应感到沮丧,但很快又扬起眉,解释道,  “博文和我约了江医生,一点钟做产检,正巧经过这,所以就来看看。”  一点钟……  正巧店里的墙上挂着个电子钟,时针刚过十一点。  郭彤顺着小萌的视线看到了那钟,忙道,  “我有点嘴馋,就拖着博文早些出来,在这里吃个午饭再去医院,时间差不多。”  小萌觉得郭彤可能真的是很在意自己的言行。  她其实什么也没问,郭彤就上赶着和她解释……  苏小萌扶额,真不知道这种在意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小叔小婶你们……也是刚做完产检?”  殷博文试探的问道。  “恩,你们还逛么?”  殷时修随口问了句。  “我们……”  “我和你小婶逛完了要去结账。你们随意。”  殷时修不怎么客气,推着车子扶着小萌就从他们边上走过了。  “那我们走了。”  小萌还算客气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殷博文和郭彤忙恭敬回道,  “再见,小婶小心些。”  结完账,殷时修推着购物车进电梯,直接下到停车场。  电梯里没旁人,小萌不禁对殷时修道,  “就算不待见那两人,你也表现的客气点啊……怎么说你也是长辈。”  “我表现的不客气?”  殷时修一脸惊讶。  苏小萌眨眨眼,“难道客气?你那语气冷硬的和什么似得,我给你翻译一下,简直就是让他们赶紧滚蛋的意思。”  殷时修不以为然,  “对外人,我一直是这样,并没有对他们差别待遇。”  “……”  一句话,噎的小萌也是半天吱不出一声。  ————  俩人回了家,大包小包的都是殷时修拎着的。  一进屋,双双和煌煌就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的望着小萌和殷时修。  大概是回来之前和苏妈妈通了电话,说了给俩个小家伙买了小玩具的事情,然后苏妈妈就告诉了他们。  “爸爸妈妈回来了,连爸爸妈妈都不喊,这小眼睛就只盯着玩具了?”  苏小萌叹了口气,不禁随口说了句。  谁知这话竟然让小丫头给听进去了, 双双忙抬头看向苏小萌,一本正经道,  “妈妈,不是!”  苏小萌眉头一扬,心下生了点期待。  双双指着自个儿瞪大了的眼睛,“双双大眼睛啊!”  说完,便和煌太子一起抱过殷时修手里拎着的一个礼品袋。  小家伙们鬼灵的很,别的礼品袋没兴趣,就盯准了袋子上画有卡通熊的礼品袋。  他们的玩具大多数都是这个牌子的,每次拎回来就盯准了这个购物袋。  苏爸爸身上还系着围裙,刚从厨房走出来便夸双双和煌煌聪明。  小萌却说,  “这聪明劲儿都不用对地方。”  结果苏成济接过就是一句,  “你不也从没用对过地方?”  “……”  小萌被老爹一句话堵住,气闷,这根本就是有了外孙外孙女,就不要女儿了嘛!  他们在这争着,反正两个小家伙已经把心思都放在了新玩具上。  苏妈妈走过来看了眼这摊了一地的新玩具,由衷感慨道,  “现在的孩子啊,真是太幸福了!”  “老婆,你这话说的很暴露年龄诶!”  苏成济忙打趣道。  苏妈妈瞥了他一眼,挪开他搭在自个儿肩膀的手,方才还在厨房里切菜……油乎乎的。  “外孙外孙女都有了,这年龄还用暴露么?”  苏妈妈说完径自回了厨房。  苏成济忙跟上,嘴里还碎碎念的念叨着些什么……  “咱们生孩子生的早,有的夫妻到我们现在这个年纪才生孩子呢!老婆,你不是还没绝经嘛,咱们——啊!”  碎碎念被一声凄惨的嗷叫给打断了!  苏小萌与殷时修相视一眼,闷笑了一声。  看看坐在客厅地毯上的两个小家伙,干别的事没什么能耐,这拆包装的本事是相当的厉害。  “双双!别用嘴啃!”  小萌这一个不留心,便见双双在那啃芭比娃娃的外包装,差点儿晕过去。  这小乳牙是这么用的么?  双双还笑的开心,殷时修走过去帮她拆外包装。  这小丫头还一边笑一边逞能道,  “爸爸,我能行的啊……”  殷时修手一松,小丫头张嘴便又要咬。  见爸爸把玩具往后一缩,小丫头大概也知道不能这么干,就傻乎乎的笑,两只小手握着自个儿的两只脚丫子,等着爸爸给她拆包装。  殷时修索性就坐地毯上,双腿盘着,他在那拆包装。  双双没事干,突然把握了好一会儿自己脚丫子的手凑到自个儿鼻子跟前闻了一下……  她以为没人看见,谁知道殷时修突然来一句,  “臭不臭啊?”  小丫头立马就眯眼笑起来了,然后把脚丫子凑到殷时修跟前,  “爸爸……”  意思大概就是让殷时修自个儿闻闻。  殷时修眉头拧一下,一脸嫌弃,  “你这脚丫子怎么这么臭啊?”  双双继续没心肺的笑,又凑过去自个儿闻了一下,闻了一下很快就把脑袋挪开了,大概自己也觉得味道不太好闻,笑声略猥琐。  但即便如此,她还硬要说,  “爸爸,不qiu啊!”  “……”  殷时修还是一脸嫌弃。  双双这脚丫子就拼命的往殷时修跟前凑,  “爸爸……闻闻嘛……”  殷时修不肯,身体往后靠。  小丫头相当执着啊,拿过殷时修手里拆到一半的芭比娃娃放一边,让他赶紧闻闻自己的脚丫子。  苏小萌在一旁看的哭笑不得。  怕自个儿笑的太夸张,赶紧进屋换衣服。  这天热的厉害,就光从小区停车场上个楼,都能出一身汗。  煌太子把数字拼图拆开了。  儿子算是聪明的,但是再聪明,这会儿数数也是个难事。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到他这无论怎么教都是一二八六……  天知道他怎么数的。  这数字拼图的底图是一张龙猫图片,九片拼图标着一到九的数字。  煌太子闷声玩,双双已经爬到了殷时修身上,把刚刚摸过脚丫子的手凑殷时修鼻子上。  殷时修没辙把她小手一握,逮劲儿亲了一下!  而后忙拧眉,  “真是臭啊!小丫头骗子!”  双双以为自己终于把爸爸骗着了,差点儿笑的喘不过气来!  搂着爸爸的脖子,也逮劲儿的亲了一下爸爸的脸!  “爸爸香香!”  天伦之乐,大抵如此。  殷时修一想到小萌即将再为自己生个闺女,胸口仿佛就灌满了蜜,满足的说不出话来。  厨房里的饭菜香味溢出,一时间肚子也觉着饿了。  万事难两全,对于事业早成的他来说,家庭的美满幸福,更显弥足珍贵。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殷时修这样想着。  然就在两天后的同一时刻,殷时修却只能无声的忍受着美好的期待生生破碎的心痛。  喃喃自语着……  大概……人真的不该贪心太多。  ————  这天一早,殷时修如常早起晨练,买回早餐。  小萌醒来后吃完早餐,两人便又绕着小区走了两圈,回屋已经是一身的汗。  殷时修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去公司。  小萌送他到门口,临他出门,不由叮嘱,  “这两天天气诡辩,要是出门让助理给你带好雨具。”  “恩。”  “路上小心。”  殷时修搂过她的脖子,如常亲吻了下才离开。  双双和煌煌都醒了,阿素给俩孩子穿戴整齐后,喂牛奶喂饭。  小萌靠在沙发上看着十点档的新闻。  那些两三年前还觉枯燥乏味的新闻,如今不仅听得进,还时常会自发陷入深省。  某个政策会带来什么影响,某个事件又会有什么反响,造成什么后续后果……  渐渐的,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殷时修,觉得自己慢慢的……在变成个小老太婆!!  叹了口气,却还是没有换台。  听着一个政治学家在评判西方国家的社会现状,围绕的倒是这段时间在欧洲部分国家发生的小规模动乱。  政治学家猜测这些动乱是有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  然西方社会的报道中却并未将原因归于恐怖组织,许是和恐怖活动无关,也许是怕引起社会动乱……  最后政治学家竟下了句狠话,不找出这个恐怖组织,日后欧洲国家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说的是言辞凿凿,铿锵有力。  小萌撑着脸颊,心想,这个政治学家在媒体上这样放狠话,却用了“日后”这样的模糊的字眼,未免也太会钻空子。  “少奶奶,我去市场买菜了啊,你今天想吃什么啊?”  “我都可以,一会儿黄妈过来给我送药,喝完药,一时半会儿也吃不下东西,你就弄点双双和煌煌喜欢吃的就行了。”  “成。”  阿素应了声便拎着个布袋子出了门。  双双和煌煌吃饱喝足便开始闹腾, 这两个小家伙一闹腾,苏小萌这电视也就没法专心看了。  家里空间还算大,够俩小家伙活动了,但桌桌角角的,小孩子玩起来是收不住的。  关了电视,她便靠在沙发上看着他们。  好在双双和煌煌也没闹多久就趴地摊上玩起了玩具。  十点半左右,门铃响了。  小萌还没站起来,双双一咕噜爬起来,跑到门边上满脸期待的看着挺着肚子姗姗走来的妈妈,问道,  “爸爸回来啦?”  小萌指了指旁边的电子屏幕,  “是黄奶奶。”  双双踮脚凑电子屏幕上瞄了一眼,觉着没趣,便又回哥哥边上摆弄起了玩具。  小萌开门,  “黄妈,进来吧。”  黄妈手里提着个保温袋,里面有两个保温壶,黄妈提了个保温壶给小萌,  “少奶奶,我就不进去了,这个一煎好,我就给您送过来了,一会儿趁热喝,可别偷偷倒掉哦!”  黄妈知道小萌其实不喜欢这中药。  小萌笑道,  “我哪敢倒掉啊,就是为小宝好我也得喝呀!”  “少奶奶真是伟大!”  苏小萌有点儿不好意思……  “黄妈,真不进来坐么?一会儿阿素就回来了,左右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哪行啊,我还在路上的时候,大少奶奶就打电话催我赶紧将孙少奶奶的药送过去。”  “啊,是嘛。”  黄妈抿了抿唇,小萌看到她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黄妈,那你可以先给她们送过去,我不着急的。”  黄妈看着苏小萌,那表情,小萌说不出来的感觉……  “少奶奶,您是好人,她们就是催的再厉害,我也要绕个远路先给您送。”  “……”  小萌浅吸口气。  “好了,少奶奶,我不说了,我先走了啊。”  “好,黄妈,天气热,悠着点儿。”  黄妈走后,小萌便关上了门,她没看到黄妈转身时眼底的晦暗和决然。  那有点胖的手攥着保温袋攥的指节都发白了。  小萌回身拿了碗把保温壶里的中药倒了出来,刚倒出来,就惹得小丫头不满了。  双双捏着鼻子,回头瞥了妈妈一眼,正对上小萌投过来的视线。  “捏着鼻子……好啊,小丫头,你嫌难闻是不是?”  双双偷笑着,她知道妈妈喝这个难闻的药,是为了肚子里的妹妹。  殷时修很耐心的解释给她听过。  小萌见双双转过头去,不由眯起眼,  “你丫的你给我过来!”  双双开始装听不见了, 还凑到哥哥耳边说了什么。  煌太子也没睬她。  苏小萌叹了口气,真不晓得自个儿养了个什么女儿。  她坐那儿捏着鼻子把药喝了,赶紧塞了两颗冰糖放嘴里,这缓和了些许苦味。  双双这时候爬起来了,晃悠着胖腿走到小萌跟前,大拇指一竖,  “妈妈……勇敢!”  这话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但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萌觉得很暖心。  摸摸双双细细柔柔,没几根黄毛的西瓜头。  而后小丫头便又跑到煌太子边上,胖球似得身体,一屁股坐下。  咿咿呀呀也不晓得说些什么有的没的,口齿也不清,还说的十分起劲。  兄妹俩在一块儿总能自得其乐。  小萌摸摸自个儿的肚子,等添了小宝后,三兄妹肯定更热闹,当然肯定也会带来很多的烦恼。  不过……  这天塌了,丈夫都会替她撑。  这些小烦恼只怕是无足轻重了。  小萌起身又靠到沙发上,身体微微后仰比直着腰坐着要舒服太多。  腰后面塞一个软枕,随手拿了茶几上的一本法语原著,雨果的《悲惨世界》。  小萌无论学语言学到什么程度都不大会对古典文学感兴趣,原本那些深奥的具有哲理性的东西,就让她觉得晦涩难懂,再加上又是她一窍不通的法语……  翻两页就觉得头疼。  不过……殷时修钟爱这些。  他钟爱的东西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历史感,有时候小萌会笑他其实骨子里怕也是个老古董。  这大约和性格年纪有关,性格越沉稳的人,可能越喜欢历史,年纪越大的人,可能更。  小萌没有这样能沉得下来的性子,也没到那种年纪。  但书中的故事内容,她还是看的明白。  书里最为人乐道的一句话应该属“世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  然而,不久后的小萌便觉得……  这世上最狭隘,最阴暗的便是人的胸怀!  它窄小的让人难以呼吸!  阿素拎着买好的新鲜食材回来了,闻到中药味便知黄妈来过了。  “喝完啦?”  “恩!”  “那我去把保温壶洗了!”  阿素说着便去拿保温壶,看到桌上的保温壶时,愣了一下,  “少奶奶,保温壶……怎么换了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