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34医生,保住他

334医生,保住他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3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小萌听到阿素惊讶的问话,不由抬头看了眼那保温壶,  “换了么?原来不就是银色的么?”  “不是啊!之前的那个手把是黑的,这个是红的啊!”  阿素很是认真的样子。  小萌眨眨眼,“没关系的吧,都是爸妈那边拿过来的。”  “有关系,你那个看着普通,很贵的啊!是四少爷特别让我去买的,说这个壶里有什么微量元素,对人体特别好, 我记得可清楚了!”  就算不是功能,就光一个保温壶要五位数,也够阿素记一辈子了。  “……是嘛?”  苏小萌有些讶异,讶异的嘴角慢慢勾出了一抹甜蜜的弧度。  阿素看了眼不仅毫不在意,还在那傻乎乎发笑的苏小萌,无奈叹了一声。  四少奶奶的事情,四少爷事无巨细都会下意识的关心,这一点,阿素也是很羡慕苏小萌的。  既然四少奶奶都不在意,那她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拿了保温壶进了厨房准备清洗。  结果瓶盖拧开,看到瓶子上刻写的拼音——guotong。  阿素立马就奔出厨房,大喊,  “少奶奶!这是郭彤的保温壶啊!!”  苏小萌被阿素吓了一跳,忙捧着自个儿的心脏,  “阿素,你能不能小点声儿,我现在真惊不住吓啊……”  “对,对不起……”  阿素下意识的就激动了,知道自己吓到了小萌,忙压低声音,深感抱歉。  “算了,你刚才说保温壶是郭彤的?”  “嗯啊,看来是黄妈拿错了保温壶,这个瓶盖上刻着郭彤的名字呢。”  “反正都是一样的喝,拿错就拿错了吧,你记得洗洗干净,晚点时候给人送过去,然后把俺那个超贵的换回来。”  小萌打趣着笑道。  可阿素却轻松不起来,苦着一张脸。  “又咋了啊?”  “没什么……”  阿素说着,却是一脸嫌弃的看着手里刻着郭彤名字拼音的瓶盖,嘀咕了句,“就是觉着晦气。”  苏小萌轻笑了一下。  她知道阿素吃过郭彤的亏,施海燕就为这中药的事情找过阿素的茬,害她受了一礼拜的罚。  “咦!少奶奶,你说我现在把这瓶盖拿去马桶里浸一浸,她会不会发现啊?”  阿素在这一秒间,脸上便是阴转明媚。  “停。”  “怎么了?反正她过去总是怼你,浸一下马桶水有什么关系哦……”  “不是,阿素,你说我的保温壶在她那儿,她现在明面上是很怕我,会不会暗地里也把我的保温壶拿去浸马桶啊?”  “……”  “……”  也就两个女人在家实在没什么事干,才一本正经的讨论起这种没杀伤力的恶作剧。  当然后来,阿素还是乖乖的把保温壶给洗干净了。  双双和煌煌开始叫饿了,阿素煮了点米糊,里面有蔬菜和牛肉。  铺好桌垫,阿素便端着锅子出来,  “饭好了哦!双双煌煌是不是要去洗手手啊?”  “他们要是听得懂还乖乖的主动去洗手,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小萌笑着说道,而后起身,准备领双双和煌煌去洗个身,可站起来的一瞬,下腹蓦然一阵抽疼,只一霎,快的让小萌觉得恍惚,却又疼的让她坐了回去。  她愣了一下,而后摸摸自己的肚子,  “小宝?你欺负妈妈啊?乖……”  话还没说完,方才那恍惚的疼痛又一次袭来!  生过一次孩子的小萌,隐约感觉到这不是好征兆。  “少奶奶,还是我带他们去洗吧。”  阿素没察觉到苏小萌的不对劲,领着双双和煌煌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半掩着,里头传来水声以及阿素给孩子们洗手时的温柔轻哄。  “阿素……”  疼痛以一种小萌完全没想到的速度加剧,只几下便逼她出了一头的汗。  她喊了一声,但阿素没听到。  “痛……”  她揪紧了沙发上的毯子,下腹不断收缩,绞痛感让她浑身战栗,冷的可怕。  “阿素!!”  她咬紧牙,用力大喊!  这一声惊到了正在给双双和煌煌擦手的阿素,她忙跑出来,见苏小萌靠在沙发上,一张脸因疼痛而扭曲成了一团。  “少奶奶!怎,怎么了?”  阿素一脸恐慌,跑到小萌身边,一握她的手,已然湿了一片。  难以想象,是怎样的疼痛,让人在短短两分钟里疼到冷汗一层一层往外渗出。  苏小萌脸上血色褪尽,连唇都是惨白。  小萌一手抓住阿素,  “打120 ,快!啊——”  小萌说完,痛的整个身体都抽搐了一下,那双灵动的大眼,瞳孔急缩,缩成一个惊惧的黑点。  阿素手脚发软的忙打了电话,说明了小萌的情况,报了地址。  医生和阿素说了几条急救的措施,让她在救护车来之前照做。  阿素连忙应声,电话还没挂,眼角便瞥到了苏小萌的下身,沙发的毯子上已经全湿透了,两条腿上全是身体里流出来的体液……  越往上看,发现这体液慢慢现出了隐隐的……红色。  她心一惊!  尚未结婚的阿素,见到这场面,根本无法淡定。  一个二十七岁的成年人况且如此,更别说是双双和煌煌两个小孩了……  他们什么都不懂,但看得懂妈妈脸上痛苦的表情。  看得懂此时屋内的氛围不对。  俩孩子脸上都是茫然的惊惧。  双双走到小萌边上,喃喃的喊了一声,  “妈妈……”  此时的煌太子也被苏小萌的模样儿给吓着了,他记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妈妈都会贴他的额头。  小家伙跑到沙发背边,拼命踮起脚,凑过去贴贴小萌的额头。  小萌此刻连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困难,看到双双和煌煌害怕的神情,心口也是疼的紧。  “宝贝儿……带,带妹妹……回,回屋……”  她艰难说完,也不确定煌太子听不听的懂,只见煌太子贴完小萌的额头后便立刻往卧室跑。  小家伙才两岁,跑快了,“噗通”一下就摔倒了!  脑门砸地上的声音,吓的小萌浑身一凉,她掐紧了一旁的毯子,用力喊道,  “阿素!!煌煌摔,摔倒了!”  阿素正在厨房里兑温水,听到苏小萌这么撕心裂肺一喊,手一抖,热水壶落在地上,“砰”的一声……  苏小萌眼睛紧闭了一下,她侧首看向双双,  “双……双儿……哥哥摔……摔了,去,去扶一下哥哥……”  牙齿在打颤,连带着说出的话都抖个不停。  双双也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完全没了主意,站那儿不动,只是紧紧握着苏小萌的手,“哇哇”大哭。  见女儿被吓成这样,此刻的小萌真的很无力,  “双儿……”  下身的粘稠感愈发明显,没一会儿, 小萌便闻到了腥味。  阿素从厨房里慌慌张张的跑出来,看到摔倒的煌煌自个儿爬起来,好在地板上都铺着地毯,不然这结实的一下,兴许都能把脑门给撞破了。  大概是这一下摔的太厉害,真的是太疼,再加上双双哭的厉害,煌太子没忍住,嘴往下一撇,立马就哭了起来!  阿素赶忙跑过去。  “摔,摔哪儿了?”  苏小萌痛苦的半转过身,身体仿佛在受绞刑,筋肉都快被撕裂断开。  这边刚问完,阿素还没来得及查看,只见煌太子推开阿素,钻卧室里去了。  “跟,跟着!”  阿素看看小萌,看看双双,再看看煌太子,忙道,  “少奶奶,我先帮你——”  “跟着他!!”  苏小萌咬牙硬声,眼睛瞪向阿素,直接下命令!  阿素唇都抿的白了,忙跟进去,小萌疼的耳朵都嗡嗡的疼,只隐约听见屋里,阿素对煌太子道,  “小少爷,秋你乖乖坐在这不要动了,你妈妈很危险,阿姨顾不上你啊……小少爷,你拖毯子干嘛?”  没一会儿,煌太子拖着条毯子跑了出来,绕到小萌跟前,嘴里喊着,  “妈妈……不冷……”  阿素在一旁惊的说不出话,不过怔楞了半秒,只见煌太子还没把毯子盖小萌身上,自个儿的脚丫子便踩到了拖在地上的毯子。  “砰”一声,又摔一跤,这一次,脑袋直接撞到了茶几角。  “煌煌!”  小萌一声惊叫,阿素赶忙上前把煌太子抱起来。  原本下腹撕裂的痛楚让她一阵阵晕眩恶心,此刻见儿子一额头的血,小萌心里便更急了!  恐惧惊惶,紧张担忧,情绪纷杂,逼得一口血堵在心口似得。  刺激的下身更是一阵一阵的抽搐紧缩。  煌太子撞破了额头,又疼又害怕,只能无助的喊着,  “妈妈……妈妈……呜呜……”  小萌心刀绞似的。  阿素头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没用!愤恨的流下了眼泪……  小萌心知阿素也被自己吓到了,她深吸两口气,握住阿素的手,  “你,你听我说……”  阿素忙点头,  “拿,拿药箱先给煌煌额头止血,先用纱布把额头包住,然后领……领双儿……进,进屋……”  “可少奶奶你怎么办啊……呜呜……”  阿素无力的哭喊道。  “阿素,我生过孩子我……我知道……呼……呼……别怕,呵……”  小萌说至此,还扯出了个笑,  “就,就是小宝等不及要……要出来了……”  “少奶奶……”  “先安抚好……好煌儿双儿……不,不然……我心……心不定……”  “好好!!”  阿素忙点头,抱着煌太子就要进屋,  “等——”  小萌扯住阿素的衣服,阿素回神,视线下意识往下看,鲜红的液体从小萌的腿根往下淌,顺着沙发落在地毯上……  “少奶奶?还,还有什么?”  “给他打,打电话……你别,别哭……冷,冷静点……”  “他……他……哦,对,少,少爷,给四少爷打电话!”  “阿素!让他直接去医院……别,别吓着他……”  阿素重重点头,把煌太子抱进屋子,又过来抱双双……  小萌仰躺在沙发上,不敢随便动弹,只能一分一秒的咬牙挨痛……  别的不求,只求救护车早些能到。  她隐隐的就觉着心里头不安,她还以为是自己闲的发慌,没事胡思乱想,谁知……原来是不详的预兆。  她双手捂着自个儿的肚子,在心里头默默的对殷小宝道,  “小宝……你可坚持住啊……妈妈盼你来,可足足盼了九个多月啊……”  救护车来的时候,小萌几近晕厥。  可又怕自己这一闭眼,小宝就没了,想至此,怕的怎么都不敢闭上眼。  上了救护车,仿佛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并非是自己的,而是腹中小宝的。  随车而至的是妇产科的江医生,她隐隐约约听到江医生和随行的护士在评定着她的情况。  字字句句很模糊……  可就那么一句,清晰的像一根针,扎在她心肉上……  江医生猜测她可能误用了什么药物,这才导致早产。  一旁的护士问,  “血流了这么多,孩子能保得住么?”  他们以为苏小萌已经晕厥,却没想到她突然伸手揪住江医生的白大褂。  洁白的袖口立马就被印上了个血指印。  江医生戴了银框眼镜,也不知是自己失血过多晕眩导致,还是江医生镜片上反射的光的原因……  她看不到江医生的眼睛……  “殷太太,您放松,很快就到医院了。”  “江医生……保住他,保住他……你答应我……”  江医生一脸的为难,然小萌却看不到,她心急如焚,更是揪紧了他的白大褂,  “江医生……求你,求你!”  就是再厉害的医生,在这种时候也不敢遑论冒然答应她什么。  只能说一句,  “殷太太,我们一定会尽全力!”  ……  小萌的意识再次回来的时候,依旧是被痛醒的。  她听得到移动病床的车轮子在光滑地面上飞快滚动的声音。  听得到医生护士大声嚷嚷着“让开让开”……  睁开眼睛,白色的,高高的天花板上有好多明亮的日光灯,灯影飞速掠过……  她已没了气力,痛感没有消失,却好像缓和了不少,可能是……痛的麻木了。  想去摸摸自己的肚子,手刚要抬,这才意识到右手还挺暖和的……  比此刻身体上的任何其他部位都要温暖许多。  微微侧目,视线里出现的身影轮廓,让一路忍至此的坚强,颓然倾塌……  “叔……”  她只是动动唇,却没能发声。  殷时修跟着移动的病床在跑,握紧了她的小手,小手的冰凉无力让他产生从未有过的恐惧。  他微微伏腰,  “萌萌,我在这,在这……”  苏小萌看着他,苍白的面孔没法牵动出任何表情,只有那双大眼……  蓦地溢满水汽,模糊了她自己的视线,泪珠从眼角滚落,视线才重新变得清晰。  她又动了动唇。  殷时修读懂她说的话时,心如刀绞,  “我守着你,就在这守着你……一直守着你,等你出来……恩?”  她被推进了产房,殷时修松开了她的手,他身上的力气随着这一松被抽的干干净净。  怔怔的站在已经关上了门的手术室门口,那刷成了米白色的木头门,在他眼里被扭曲成了一扇地狱之门。  早上……还好好的。  他出门前,她还叮嘱着让他路上小心。  她轻软又带些俏皮的嗓音还响在他耳边,可刚到中午,阿素的那通电话却让他心脏都差点跟着停了。  手机再一次响起,殷时修从口袋里拿出来,还没划下接听键,手机便落在了地上!  原来,不止是腿软了,脸手指指尖都颤抖的厉害……  刚巧走过的护士忙捡起来,  “先生……您的手机……”  殷时修接过,说不出“谢谢”,只是看了眼那通断掉的电话,是阿素的……  剥了回去……  “四少爷,煌煌一直在哭,您,您要不要到儿科这来?”  岂止是煌煌在哭,他还听到双双在一旁哭的厉害,还有阿素久久未停的抽泣。  殷时修深吸口气,抬步……  还有孩子。  站在儿科门口,儿童外科医生在处理煌煌额头上的裂口。  “四少爷……”  殷时修走了过来,双双转身过去就抱住殷时修的腿,眼睛都哭红了,  “爸爸……”  煌太子也眨巴着通红的眼睛,水珠子往外冒,直直的看着殷时修。  “殷先生,赶紧坐下吧,额头上的口子不小,要缝两针。”  看着儿子受伤流血,殷时修肯定心疼,可妻子半身的血就在眼前……  殷时修坐椅子上,一手把煌太子抱腿上,一手把双双抱另一条腿上……  好在,抱着他们,心抖的没那么厉害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