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40外孙女嫁你们家是该享福的〔一万)

340外孙女嫁你们家是该享福的〔一万)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797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原来是怕她失去小宝后会迁怒于她的孩子,原来是怕她一气之下把她掌握殷博文出轨,郭彤陷害祝岚的事情给捅出来……  说实话,小萌还真没想到这件事。  可能是还没时间和空隙让她足以去想怎么报复郭彤。  也许她想到了,就真的把他们的事情捅出去了!  凭什么为非作歹的人,总是陷他人于不义的人如今过的好好的,所有的一切都遂了他们的愿?  反而是一再退让,一再权衡给予别人后路的人,祸事一桩连着一桩?  她会钻进这个死胡同, 如果不让郭彤和殷博文也付出些代价,她出不来……  只要这样一想,她一定会让殷博文和郭彤身败名裂的!  可,就是这么可笑!  她还没来得及想到的,郭彤他们已经想到了,并且……连苦肉计都使出来了。  别说郭彤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就是没怀孕,她也不是会随便下跪的性格……  看来,也是担忧的夜不能寐吧?  想至此,苏小萌心里生出一抹报复的块感。  郭彤见苏小萌一直不说话,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小萌……我会补偿你的,这件事情起因是我,可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阿姨会药物过敏而死啊,当时烫伤后的后续医药费,都是我们出的,我也并没有不负责任啊……”  “人死了,你都不知道,算哪门子负责任?”  苏小萌冷眼问她。  郭彤一时哑言,眸中焦距不定,似是在找借口的模样……  苏小萌看的够了,说道,  “我本来没想到这茬儿,你倒是正好提醒了我。”  “……”  郭彤诧异。  小萌轻轻哼了声,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郭彤,你这亏心事做的还少么? ”  “小萌,你……答应过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什么时候?”  苏小萌挺好奇的,她答应过她要死守这个秘密?  “小婶,我知道你失去孩子很痛苦,可这真的是个偶然,错在黄妈,是黄妈蛇蝎心肠,你也好,小彤也好,谁受伤,家里人都不愿意看到!”  殷博文拳头攥紧,大抵也是感受到了苏小萌对他们的怨恨。  苏小萌看着跪在地上的郭彤,看着一脸警惕望着她的殷博文。  他们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别人都成为恶人。  若是旁人进来,一见着这场面,还当她怎么着了这个大肚孕妇呢……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她觉得心慌,觉得茫然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去找他……  殷时修在给她冲泡药剂,动作小心翼翼,用勺子把粉剂调开,模样专注的像在搞技术开发似的。  至于郭彤和殷博文可怜乞求的模样,于他就是空气。  调好了药剂,递到苏小萌的手里,接触到她的视线后,只是道,  “小心点喝。”  说完才转向殷博文和郭彤,  “你们做的那些事儿,爷爷奶奶那儿早就知道了。”  “……”  殷博文和郭彤都是一惊,瞪大了眼。  “郭彤,从一开始,你就把两个老人家想的太简单了些,你为了博老人家好感,让人抢老太太的包,撞倒了老人家再上前搀扶。这事儿就是老太太告诉我的。”  殷时修双手插裤袋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腿叠起,  “博文,你觉得你跑到老宅,在你爷爷奶奶跟前说上那么一通,他们就信了?”  “你们太心急,那么快就有了孩子……如果晚个一两年,爷爷奶奶也许久不会有疑虑。”  “老人家心思澄明,你们却当他们是傻瓜。”  殷博文震愕不已。  老夫人知道郭彤为了博她好感做的事情,小萌是知道的,至于其他……  小萌是真不知道。  “怎么可能?如果爷爷奶奶知道……他们怎么会同意……”  殷博文不信殷时修说的话。  这种感觉太让人糟糕,如果二老真的心知肚明,那么他和郭彤说的话,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他们一早就知道……  谁都不想成为穿新衣的皇帝,明明yi丝不gua,却以为自己穿着世上最华丽的美服!  “为什么会同意……”  殷时修唇角轻轻牵了一下,端起一旁的杯子,喝了口水,又悠悠放回桌子上。  双手交叉着搭在椅子上,说了句让苏小萌都震惊的话,  “不是殷家的人,娶什么样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  “……”  殷博文心口一窒,额边青筋突突的冒着,对着露出淡然浅笑,此刻一脸温文尔雅模样的殷时修……  那“求和”,“乞怜”的面具卸了下来。  殷博文纵然也算小有本事的人,不然光靠殷时青这个靠山,在财务部部长这位置上也坐不了这么久。  但……  这种本事,到了殷时修跟前,就什么也算不上了。  两人脾性天差地别。  殷博文完全沉不住气,立刻咬牙切齿道,  “小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  殷博文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殷时修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父亲并非爷爷奶奶亲生,这点他知道,可是爷爷奶奶是把父亲视如己出的,这点他也看得到!  亲生不亲生,原本就是父亲心头上的一根刺。  这根刺不知从何时起,也长到了他的心肉上!  “小叔,这话要是爷爷奶奶听到了,只怕就是他们想护着你也——”  “殷博文,我的孩子是因为你们没得,我的妻子是因为你们险些丢了命,你们跑到这来,歉疚我没听出来,但是庆幸我是听得很明白。”  “……”  “殷时青尚且要让我三分,你们夫妻倒好,一次次的挑战我。”  郭彤还跪在那儿,膝盖都麻了, 头一直低着……  小萌没见过她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  殷博文拉过郭彤的手,把她扶起来,他看了一眼殷时修和苏小萌,  “小叔,小婶,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带给我父亲,也会原封不动的转到爷爷奶奶耳朵里。”  殷时修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殷博文要是继续留在这,未免也太没有自尊心了。  扶着郭彤便往外走,郭彤还回头连连看了苏小萌好几眼……  她眼里的那些情绪,小萌看的厌烦,只觉得假的很。  猫哭耗子……哪来的真心?  两人走后,病房内静默好一会儿,苏小萌才问殷时修,  “你说那话……爸妈听了,会伤心吧?”  殷时修把屁股挪到她床上,身体往后一靠,依在她边上,把一旁的平板电脑拿手上,  “找个电影看看,怎么样?”  “……”  苏小萌看着他有意挑开话题,不由蹙眉,拿过他的平板,盯着他,  “时修。”  “萌萌,有些事情,并不是不说,就没人知道,不是不说,就不在那里。”  “……”  “我说这话,不过是要殷博文拎清楚他的身份,是要郭彤明白,她其实什么都不是。”  “可他回头告诉殷时青……”  “殷时青不会被这句话气到。他可是相当沉得住气的人,你当他和他儿子一样?”  “……”  “至于爸妈那边,殷时青不会主动去提,至于殷博文和郭彤,他们现在只怕是对二老唯恐避之而不及吧?”  殷时修的心思永远缜密的让苏小萌叹服。  的确,于殷时青而言,心头上的那根刺一直横在那儿,只怕到死都是一样。  他不会主动向殷家二老提,二老向着殷时修,他也不是不知道。  这一大把年纪的人,难道还会像个孩子似得,为这点事找爸妈讨公道么?  而殷博文,性子急躁又莽撞,但胆子小。  在得知爷爷奶奶已经足够容忍他和郭彤的时候,还主动去挑事,那就不是急躁莽撞,而是真正的愚蠢了。  殷时修拿过平板电脑,  “看个什么电影好呢……”  苏小萌伸手环住殷时修的腰,靠他怀里,  “双儿煌儿……睡了么?”  “应该还没吧,通常过八点才睡。”  “叔,我们去伦敦吧。”  “……”  “早点去……”  殷时修侧首轻笑,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伦敦那边已经让人都打理好了,双双和煌煌的东西,这两天就让人运过去,剩下的,我们到了伦敦再添置。”  苏小萌点头。  “学校那边呢,有Eric帮忙,把你分到了一个国人比较多的班里。融入起来应该会比较容易。”  “那真是够麻烦Eric了……”  “等开学了,你可以自己去挑第二第三专业,再报个喜欢的社团,好不好?”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  “我不用带双双和煌煌了啊?还第二第三专业咧……把本科好好念完就不错了。”  “不是还有我嘛,对我这么不放心啊?”  “你变个身给我看看!”  “变什么身?”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三头六臂啊?”  苏小萌打趣道。  殷时修伏身,咬了咬她的鼻子。  苏小萌伸手环住他的脖子,  “别的我倒是不怕,就是阿素没法跟我们一起过去,伦敦那边,你雇佣的佣人会不会像阿素那样悉心照顾好双双和煌煌,很难讲……”  “佣人也好,司机也好,保姆也好……一定要信得过的。”  殷时修点头。  “这几年,辛苦一点,我不怕的,只要双双和煌煌能平安健康的长大……”  苏小萌喃喃道。  只怕这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心有余悸。  “会的。”  苏小萌打了个哈欠,结果牵动了伤口皱了下眉,但很快眉头又舒展开来,  “看个什么电影好呢?”  她问。  殷时修轻笑,而后调整好姿势,拿过平板挑着电影……  ————  小萌出院那天,殷家二老特意过来接,让小萌回老宅里休养。  苏小萌没拒绝,下个月要去伦敦,公司里的事情,殷时修要尽快做出安排。  这两个礼拜,他都陪自己耗在医院了。  想来想去,也是会老宅休养,比较能让他省心。  加之老宅的管家佣人比较多,照顾起双双和煌煌也比较方便些。  只是这边东西刚收拾好,正要走,外公来了……  推门便喊,  “小萌啊!”  “诶!外公……”  白丰茂知道小萌出事后来过医院一趟,但当时小萌一天二十四小时,近二十个小时都昏睡着。  老人家心疼都快心疼死了,也就在旁边看了好半天,见她不醒,也不敢打扰。  后来通了电话又通过视频后,老人家放心不少。  这会儿,外公如此气势汹汹的样子,倒是让苏小萌有点惊讶。  后头紧跟着进来的便是苏爸爸苏妈妈……  “爸,你别急啊……”  两个四十多岁的人,跑不过一个八十老头。  说起来也是丢人。  苏妈妈拉住白丰茂的手被白丰茂毫不留情的甩开,  “小产?大出血,连病危通知都出来了,你们竟然骗我说只是小产?!我竟然也信了你们……你们欺负我老糊涂了是不是?!”  白丰茂厉声呵斥!  嗓门一大,加之原本声音就很浑厚,这一吼,震得整个病房都跟着颤了颤。  苏小萌心下了然,被外公发现了……  外公身体不好,而小萌之前也已经是度过了危险期,想着就没必要一五一十的说,不过白白吓着老人家而已。  “大出血大出血……我好好一个外孙女儿,差点儿就没了,你们竟然都瞒着我!”  “外公,呸呸呸!现在不还是好好一个外孙女儿,说什么差点儿没了……”  小萌忙道!  上前搂过外公的手臂。  “就是小产而已,你不要这么动怒,伤了身体多不划算。”  “小丫头!外公是心疼你啊!”  白丰茂说着,老眼都浑浊了。  苏小萌心下一时间也跟着动容,伸手抱紧外公,  “外公,重要的是我现在好好的。是不是?不告诉你也是怕你担心,发生都已经发生了,再多一个人担心受怕,得不偿失啊……”  “你是我的外孙女儿,说什么得不偿失?啊?”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苏小萌忙道。  白丰茂伸手拍拍苏小萌的背,  “要不是你小舅告诉我,我就这么一直被蒙在鼓里!小丫头,不带你这样欺负外公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保证下次不这样欺负外公了!”  苏小萌忙认真道!  “不这样欺负,然后换一种方式欺负……”  “嗯嗯!”  “……”  “不不,外公……”  小萌嘟着嘴,开始撒娇了。  白丰茂松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背,看了眼床上已经收拾好的大包小包,  “出院了?”  苏小萌点头。  “正好,跟外公回家,咱们回家好好休养。”  说着,白丰茂拉住苏小萌的手就往外走,顺带对苏成济道,  “把你闺女的行李拿着。回家!”  “……”  白丰茂这举动就让在场的其他人看不懂了。  “白老哥,白老哥!”  殷绍辉忙叫住白丰茂,走到他跟前,疑惑道,  “老哥,你这是要带小萌去哪儿啊?”  “你还真是老了不中用了!我刚才说“回家”,听不见啊!”  “……”  白丰茂这一副气到白毛直竖的样子,让殷绍辉心里头都有点发怵。  白老哥发脾气也不是第一回见了,但回回可都是火山喷发的气势,惊天动地啊。  “老哥,您生的哪门子气啊?”  殷绍辉很是无奈的样子。  白丰茂一听殷绍辉说这话,这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我生的哪门子气!殷绍辉!我这孙女儿是猫是吧?有九条命是吧?够你们家这样子折腾是吧?!”  “外,外公……”  “你闭嘴!”  白丰茂冲苏小萌一呵,苏小萌吓得抿紧了唇。  一双凌厉的深邃老眼扫过在场的殷姓人,  “你们这一家子人……装糊涂倒是一把好手!老头子告诉你们!老头子记性好着呢!装听不懂是吧?”  “白哥,小萌出这事,大家都不愿意看到……”  “周老妹,这种敷衍了事的话,当着我面说,没用!”  “小婶,你看我给你买什么好吃——”  “我只知道,我第一次见到我外孙女儿,她正怀着双双煌煌,挺个大肚子被你俩个好外孙关地下室关一天!”  单明旭提着全聚德的鸭肉酥,和殷梦一块儿过来。  知道今天小萌出院,一早就去买好吃的,准备过来庆贺,谁知这蹦跶到一半,功没邀成。  只听白家老爷爷怒气冲天的重提旧事……  顿时,大家的目光都落到了单明朗身上……  单明朗后背一凉!头皮发麻,眨眨眼,忙回头对殷梦道,  “姐,我想起来我下午还有课,先撤了啊!”  说完,点心往殷梦手里一扔,真的就这么溜了,跟黄鼠狼似的,没半点犹豫!  白丰茂冷哼一声,小插曲也没能打断白丰茂的数落,  “见着我,一身破烂,全是泥,我到现在还记得小萌见着我说的话,爷爷,我饿……”  白丰茂说至此,声音一下子就哑了,老泪盈满眼眶。  “当时你们还瞧不起她,要不是我替她撑腰,现在是什么样还不一定呢!”  “外公……别说了……”  苏小萌知道外公心疼自己,可说到底,小宝会没,和殷家二老没关系,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关系。  不仅如此,她能挺的过来,也是因为有殷时修一直陪着,有殷家二老的关心,明朗梦梦的照顾……  “小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可我还是那句话,你有几条命够折腾?你这个也不怪,那个也不怪,难不成真是老天存心折腾你?!”  苏小萌咬牙……  可不就是老天存心要折腾她?  不然怎么能这种狗血都能洒到她头上……  “今天被这个陷害,明天被那个陷害,我外孙女儿嫁进你们家是该享福的,不是来当间谍,不是来当特工的!”  “是不是这以后的日子,不是防着这个亲戚,就是防着那个佣人?出个门还要保镖贴身护卫?”  “白老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小萌出这事的犯人已经抓起来了,她并不是要存心害萌丫头——”  殷绍辉被白丰茂说的是狗血淋头,却又没法义正言辞的反驳。  他只好赶忙和白丰茂解释,谁知,话刚开了个头,就被白丰茂打断!  “我不知道?!我儿子昨天下午出差回来,刚回公安厅就听说了这个案子!前前后后都理顺了才来告诉我!你说我不知道?”  殷绍辉不吱声了。  苏妈妈见父亲这怒气一时难消,早早就把病房的门关上了。  好在这里是vip病房区,原本人就少,不然以夫妻这大嗓门,只怕没一会儿,门外就聚众看戏了。  “一个佣人,能在少奶奶喝的东西里动手脚,还是一个在你们殷家做了些年数的佣人?”  “殷绍辉,周梦琴,你们不会让我在这种情况下,还让我外孙女跟你们回那狼窝吧?”  白丰茂质问有力,殷绍辉和周梦琴互相看了一眼,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  当他们知道是黄妈要谋害郭彤,结果却害了小萌时,二老心下惊讶痛恨之余,却也无可奈何。  黄妈已经认罪,  除了加倍的疼小萌,补偿小萌外,他们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老哥,您这话说的言重了……”  “外公,小萌会出事,怪我,是我没保护好她。”  殷时修见父母被外公说到这地步,也没法再沉默了。  “废话!当然要怪你!”  白丰茂瞪了殷时修一眼,“你们相爱我知道,但是你再怎么爱她,没能保护好她,那都是白搭!”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这会儿心里是真内疚,要是自己没出事,要是自己再谨慎一些……  如果看到保温壶是郭彤的,她肯定就不会喝了……  殷时修看苏小萌垂眉,便知她在自责,一时间,心里更是堵得慌。  “我听说那害人的佣人原先要害的人是你们孙媳妇儿?”  白丰茂眉眼锋利的很,殷绍辉抬眼,与之相遇,这一瞬,便明白这之前都是前菜,重点来了!  “……是。”  “我就奇了怪了,你们那孙媳妇儿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怎么我听说自从她来了你们家,就没怎么消停过?”  “白老哥……这其中也是有很多不得已……”  “哼!不得已我没看出来!我能看出来的就只有一个不中用的老家伙!”  “你……”  “怎么?我说错了?你当年带兵打仗的那股子血性去哪儿了?!啊?”  殷绍辉深吸口气,  “白老哥,那你说,这事儿我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你才能消气,才算是给小萌和那个没能活下来的孩子一个公道?”  “让郭彤和殷博文那对夫妻,老老小小亲自到小萌跟前赔礼道歉,尤其是你那“大儿子”!这件事,他必须得出面!我要他给我一个说法!”  “……”  殷绍辉愣了一下。  “怎么?不行?!殷绍辉,你别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怕事情闹大了,传开了,对殷家的名声不好!”  “但你们同意让这么个女人进家门,出了事,就要负责!”  “哦!犯罪的人是那佣人,佣人被抓了,就没事儿了?我白丰茂家的人,就这么好打发?!”  “原话告诉你那大儿子,不带着大大小小亲自到宜静山庄来给小萌赔礼道歉,不给出点实际的补偿,不给个讲的过去的说法,这事儿……”  “在我这,这件事就永远过不去!”  “我人是老了,也从政坛上退下来了,但因此就当我说的话不作数,你让殷时青给自己买好墓地,我让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丰茂狠话一撂,拉过苏小萌的手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殷时修,  “我把你老婆带走,你有没有意见?”  “辛苦外公走这一趟,我让人开保姆车送你们上山,晚些时候,我送双双和煌煌过去。”  殷时修忙道。  “哼,算你识相!”  白丰茂鼻子里出气,说完也不顾苏小萌像个小怨妇似的被拉走,走出几步后,白丰茂又不由嘀咕两句,  “还好这小子识相机灵,不然……你也别说什么去伦敦念书了,准备好休书就行了。”  苏小萌心里泪流成河,泣不成声啊……  哪有外公这么独断专行的啊……  苏爸爸要提行李,殷时修道,  “爸,行李放这吧,晚点我送上山。”  苏成济抿了抿唇,上前拍了拍殷时修的肩膀,  “好女婿,你真是有我当年的风范啊!够坚强,够机智,能屈能伸!”  “……”  “……”  殷时修心下其实也觉得挺好笑的。  看白丰茂这卯足了劲儿,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样,不难想象年轻时又是怎样的犟脾气,怎样的铁血手腕。  想来,也难怪岳父年轻时要和岳母私奔了。  实在是被虐的够呛啊。  苏妈妈见殷家二老脸色铁青,说了句,  “殷老先生,殷老夫人,你们和家父相识已久,他这脾气,你们是知道的,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家父说了什么, 你们也别往心里去。”  殷绍辉叹了口气,  “好好劝劝白老哥,小萌出事,我们的确该负责任,你们把女儿交到我们手上,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就出了这样的事……”  苏妈妈抿了抿唇,没再多说什么,扯着苏成济便离开了。  火山中心移走了,屋内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殷时修看着床上的两个包,叹了口气,背身上。  抬眼间,对上殷梦瞪大的眸子,  “怎么了?”  殷梦冲殷时修竖起大拇指,  “小叔……你牛。”  说句公道话,白家外公也太蛮横了些,有些事情毕竟不可控……  有人存心要谋害郭彤,却误害了小萌,这事发展的根本不按套路来……  怎么怪小叔?  况且小叔各个方面真的已经做的很好了。  可即便如此,小叔被骂成这样,一句话没反驳,不仅把老婆送过去,还要把两孩子给送过去……  反正殷梦是做不到这样。  “臭丫头,过来,帮拎个包!”  殷梦走过去,笑嘻嘻的拎起包。  殷家二老反正早就已经见识过殷时修对苏家和白家人的殷勤程度,这会儿倒是也不惊讶了。  只能说,娶了老婆的儿子,也是泼出去的水!  殷时修自己是开了车来的,殷绍辉让他把车给殷梦开,让他坐到他们车上。  一上车,周梦琴便问,  “白家老爷子一定要你大哥去赔礼道歉,这事……你怎么说?”  “我同意外公。”  “……”  周梦琴眉头轻蹙了一下,看了殷绍辉一眼……  “事情……一定要闹到这么大的地步么?”  “不算大吧?”  父子俩相对而坐,殷时修微微扬眉,目光落到车窗外……  “老四,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那个孩子……”  “……”  殷绍辉和周梦琴都愣了一下。  殷时修自打懂事后,便没在父母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而此刻的他,眼睛泛着红丝……  “我很心痛,我的心痛,我想你们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当年你们失去三哥……不也是这样的剔骨之痛?”  很少有人提起殷家的三子,一个不敢,二个也不想,除了殷时修。  仿佛是怕大家都忘了殷家还有这么一个人,他会时不时的揭开这个伤疤!  “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们,但到了今天,我真的很想问一问你们……”  “……”  周梦琴心中一凛,面对殷时修直直望向他们的视线,老人的眸子有些躲闪……  母子连心,儿子心中所想,她多少是有点感觉的。  “这个问题我问过你们,你们每次回答的都很敷衍……”  “现在我三十五,有了妻子,一双儿女,但又失去了一个孩子……”  “这几天我常常在想,我之所以没办法保护好小萌,就是因为有些事,我实在是离真相太远!”  “老四……”  殷绍辉抿唇,“你不应该自责。”  “那你们告诉我,为什么殷时青一定要姓殷?”  车身一晃,一辆电瓶车从车边擦过,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周梦琴眸子沉静……  ”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妈,真的没有原因?!“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