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341 为什么让他走这一趟,你心里可有数?

341 为什么让他走这一趟,你心里可有数?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2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1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周梦琴眸子沉静……  “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妈,真的没有原因?!”  殷时修神情凛然,似是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便不会善罢甘休。  可殷家二老呢?  “你大哥是战地孤儿,我和你母亲把他带回家,他便是家里的一员。他不姓殷,那该姓什么?”  殷时修静默的看着殷绍辉,两双相似的眉眼对上,一个年轻有韧劲,一个沧桑却坚持。  “既如此,家主之位顺理成章就该让给他,我有什么理由去争?”  “老四,你在和我们闹脾气么?”  殷绍辉皱眉问道。  因为殷时修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就和小孩子闹脾气一样。  父子俩也不是第一次铆上劲儿。  倒是谁也不让谁。  “到这份上,你们还是不肯说,我也就不再问了,只是我顾念着他是大哥,是殷家大少爷,他却未必顾及我是他弟弟……”  “……”  “今天我失去一个孩子,是血的教训,命的教训。”  “老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在别人跟前揣着明白装糊涂,在儿子跟前就没这个必要了。”  周梦琴眉头微微拧起,  “你觉得小萌会出事,是你大哥在后面捣鬼?”  “我没有证据,是不是他捣鬼我不知道,但我确信,黄妈没这么大的本事,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和证据无关,和动机无关。  从专业角度来说,这是犯罪心理学上的问题。  是从黄妈的年纪,性格,脾性,习惯,社会角色,地位,家庭环境各个方面进行判断。  纵然黄妈和她妹妹的关系再怎么好,两人都成家立业,有了各自的家庭。  再加之,黄妈并不是文盲,也不是法盲,在这法制社会,不该冲动的做这些事。  当然,这也许也和殷时修自己的心理有关。  下意识的觉得真相没这么单纯。  警察断案,是只根据证据来断。  殷绍辉沉默了片刻,良久,对殷时修道,  “老大确有野心,但真要害你或者是小萌,不至于。”  “……”  殷时修没再多说,目光重新落到了车窗外。  他也希望……不至于。  ————  晚间,殷时修领着双双和煌煌上了九灵山,去了宜静山庄。  晚饭已经做好了。  小萌住院期间,双双和煌煌也就去过两回,每回也都是和妈妈待一会儿就回去了。  俩孩子想妈妈都想的紧。  来太外公这对太外公也不怎么亲了,眼里也没有外公外婆,只有妈妈。  苏小萌抱过煌太子,看了一眼他额头上的伤,伤口结的痂子已经脱落了,长出了粉粉的新肉。  她低头就亲了下煌太子的额头。  “妈妈……”  双双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表示自己也要亲亲。  她轻笑着,凑过去也亲了下妹妹。  还好,她还有双双和煌煌……  “我呢?”  殷时修走进来,打趣道。  “你是小孩子嘛?”  “要是只有小孩子才有的亲,那我当一回小孩子。”  小萌坐在椅子上,见殷时修蹲下来, 便也抱过他的脑袋,重重亲了一下。  白丰茂刚从楼上下来,便见着这一幕,  “亲什么亲?还分不分场合了?”  白丰茂瞪了殷时修一眼,表面上看起来,老人家似乎还在生他的气。  “外公……我给你买了点营养品。”  “买营养品?营养品是给活人吃的,我都快要被你气死了,还吃什么?”  “……”  殷时修走到白丰茂跟前,认认真真道,  “外公,是我没照顾好小萌,我的错,真的……您老别再生气了,要是再伤着您老的身体,我真是难辞其咎啊……”  白丰茂摸摸自己下巴上蓄了好些年的白胡子,睨了他一眼,径自坐到沙发上,  “我那样说你,你心里委屈不?”  “不委屈,您说的对。”  “嘁,当真不委屈?”  “孩子没了,已经够折磨了,但还好萌萌现在没事,她受苦,我怎么能说委屈?”  白丰茂听殷时修这话,不是敷衍,不由深吸口气,让他坐下来,有些苦口婆心道,  “不是我存心责备你,那天弦儿和我说,小萌小产,当时我就吓坏了,后来去医院看她,你们说孩子没了,但大人没事……一直到思东告诉我,我才知道小萌的病情。”  “你们年轻,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再生。九个月大胎儿窒息,胎心停止导致大人大出血,这得有多危险?一旦引发并发症,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十!你让我怎能不后怕?”  “……”  “我一再强调,我为官多年,向来清廉,并无多少积蓄,不像你们殷家,为官又为商。”  “我对不起小女儿思弦,百年后没什么能留给她,她和成济又只有小萌一个女儿,如果小萌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夫妻二人将来谁来照顾?”  “外公想的是远了些,人老了,操心的多。”  “外公,您说的都对,这些,我也都想到了,别说您了,我也是觉得怕……”  “……”  “小萌嫁给你,她总说自己很幸运,你不要让她打脸。”  殷时修点头。  “爸,时修,过来吃饭吧。”  白思弦解下围裙,对他们道。  白丰茂起身,殷时修搀扶了一下。  “哦,对了,殷老头怎么说?你大哥那边,同不同意?”  “外公都把话说的那么严重了,爸妈应该会让殷时青一家走这一趟。”  “我为什么让他走这一趟,你心里可有数?”  白丰茂声音微沉,余光瞥了他一眼。  殷时修接住他投来的视线,点头,  “外公用心良苦,我明白。”  “你和外公说什么呢?两个人表情都这么严肃?”  殷时修刚落座,苏小萌便小声问道。  “没什么,你多吃点,刚才来的路上我和小舅联系过了,明天我们可以去看守所看一下黄妈。”  “……好。”  双双和煌煌坐在一旁的儿童椅上,两人系着干净漂亮的围裙,一人面前有一碗小馄饨。  苏爸爸和苏妈妈帮着喂。  “话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去伦敦?”  白丰茂问道。  “看我工作安排,最快,九月中旬就可以走。”  “去伦敦也好,换个环境,对小萌也好。你们殷家乌烟瘴气的,实在是不适合小萌休养生息。”  “外公……”  苏小萌叹了口气,外公说话是越来越毒了。  “对了,那个叫郭彤的,成济,也是你们家的人?”  “……恩。小姑妈的女儿。”  “你们苏家的奇葩也是蛮多的。”  “……”  “……”  小萌反正听出来了,说来说去,白家的人反正是最好的!  ————  隔天上午,殷时修和小萌去了暂时关押黄妈的看守所。  白思东领他们进去的。  进去前,白思东看了眼苏小萌,  “小萌,你确定你去见她,情绪能稳得住么?”  “小舅,你放心吧,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对黄妈,我这情绪真就激动不起来……”  硬要说有什么情绪,只怕还是“悲凉”和“疑惑”。  小萌这么说,白思东便也没再婆妈,他们坐在探视间里,隔着一块玻璃,看到黄妈从里面的房间被带了出来……  黄妈看到小萌和殷时修时,不自觉的咬住了发白的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