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05自欺欺人(求月票)

405自欺欺人(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39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3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他敢这样说,到底是强行逃避还是真的问心无愧?  一时间,苏小萌已经没了主意。  “怎么?还觉得我在开玩笑?”  他嘴角微微上扬,还是噙着浅浅的温和的笑,舀了一勺粥,吹了两口递到她嘴边。  张嘴,吞下。  房间里很静,一个人喂,一个人吃,一来一去,很快粥碗就见了底。  把餐巾递给她擦了擦嘴。  这边刚擦完,那边他的头已经凑了过去亲了上去……  小萌没躲,依旧是睁着眼睛看着他。  他凑近的眉眼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深刻,好看。  掩饰的真好,装的真好。  吻后,殷时修又把她抱进怀里,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她,  “安心睡,我手上工作还没处理完。”  “半夜两点多,还要回公司?”  苏小萌问,话里那一丝讽刺,殷时修听出来了……  轻叹口气,只觉得小妮子这会儿的确是被自己气的不轻。  大概连她生病这事都直接怪到他头上了吧?  殷时修晚上会回来,主要还是想见见妻子,两人间并没有产生多么难以沟通的矛盾,一直等到他忙完再回家,这女人的积怨怕是会不断累积。  到时……  兔子急了可会咬人呢!  本想着晚上回来一趟后,再返公司,他们家离公司不算远。  现在深夜两点多,再回去也没必要。  “不回,在家里陪你。”  苏小萌也没再说话,微微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赌气啊……  殷时修清楚的感觉到了。  把托盘端出去,留了盏小台灯,出去放好托盘,便进了书房。  苏小萌不可能睡得着,她知道,短时间内,自己都不大可能轻易入睡。  失眠……  她这辈子就没怎么接触过这个词,但她回首却发现,仅有的那么几次,似乎都和殷时修有关。  时光如笔墨,在她的人生画卷上肆意倾洒,一笔一划的,不知不觉,自己的画卷就和殷时修的画卷连到了一起。  他的画卷繁复多姿,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是情不自禁的赞叹……  凡是人,都会叹上一句“真艺术!”  她的画卷,简单,黑白分明……  两幅画卷放在一起,一幅是无价的艺术之作,一幅仿若只是出自孩童之手的简笔画。  她突然想起母亲对她说过的话……  “如果你真的打算和他在一起,妈妈不干涉什么。但路是你自己选的,如果将来吃苦,你也要自己扛。”  路是自己选的,如果将来吃苦,要自己扛。  眼下她的处境算不算一种吃苦?  十九岁,和他在一起,二十岁,为他生孩子……  二十二岁,想为他生第三个孩子,只是天公不作美……  眼下,马上就二十三了,她想在学业,事业上奋斗出一个结果来,好让自己堂堂正正的站在这个男人身边……  这一路走来,她从来都是嬉皮笑脸,坚强乐观。  要说吃苦,小萌真不觉得多苦,哪怕是失去小宝的时候,她也不觉得苦,只是心痛遗憾更多。  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殷时修都在她身边,他的专情,他对她做的一切,让她觉得挫折再多,坎坷再难,也都是人生必经过程,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她去哀去怨……  可这一刻,她是真的觉得苦,都觉莲心苦,苏小萌觉得她的心比莲心更苦。  殷时修不只是她的丈夫……  十三岁的年龄差横在夫妻间,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如此……  他比她成熟太多,十九岁的女孩儿,几乎把这个成熟的,站在商业圈顶多的成熟男人当成了信仰。  也正因此,他的欺瞒,对她而言,是信仰的崩塌。  身体的不适,甚至连感冒药的副作用都没对她产生太大影响。  不困,身体极度的疲乏,精神却清明。  一夜到天明,期间殷时修进来过三次,每一次苏小萌听到了推门声,便闭上了眼睛装睡。  他走过来,替她掖下被子,伸手摸摸她的额头,体温没有上升,她能感觉得到他明显松一口气。  一次,两次……都是如此。  第三次来的比前面相隔的时间要长许多。  不过来了,还是之前那些动作,只是临走时,又说了句,  “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回趟北京吧……”  “……”  “上次回去抽了个空见了外公,外公一张嘴念叨的就是你,带着双双和煌煌一起回北京,好么?”  “……”  说完,他便出去了。  苏小萌睁开眼睛,回北京……  太阳冉冉升起,隔着卧室的窗玻璃,看起来很暖和,小萌下床刚靠近窗边,玻璃上的寒意便向她袭来。  看,和煦而温暖的阳光,都只是假象,更别提人了。  ————  进浴室,放了热水,洗了个澡出来,已经七点了。  殷时修正巧进屋,见她在擦头发,愣了一下,  “醒了?怎么起床了?”  “一整晚捂在被子里,浑身都是汗,想洗个澡,不然太难受了。”  苏小萌说道。  听起来像是抱怨似得,说话的语气终于有了变化,殷时修突然就笑了……  苏小萌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看向殷时修的眼神很是不解。  殷时修突然上前,把她往怀里猛地一收,  “我会很乐意帮你洗澡。”  “你不是忙么?”  苏小萌忙推开他,头发还在滴水呢!  殷时修抽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发。  两人差了近二十公分,就这个身高差,殷时修给她擦头发正合适,谁都不用调整姿势和高度。  “对啊,忙你。”  “不正经。”  苏小萌嘀咕了一句,殷时修又笑了,一边擦着她的头发, 一边亲着……  “我感觉你再这么亲下去,我的头发就白洗了。”  “嫌弃我?”  “恩,嫌弃你。”  苏小萌淡淡道。  话里几分真几分假,苏小萌自己都分不清。  但这三个字在殷时修听来,却只是玩笑了。  苏小萌突然鼻子动了动,他身上女人的香水味,已经闻不出了。  洗了澡,衣服换了。  殷时修,只这么一次,就这么一次……  不拆穿,不追究,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前天晚上我没有去公司, 没有看到你抱着别的女人进酒店,也没有在酒店大门外等你等上一整宿。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伦敦下了很大的雪,我的帽子没有被雪浸湿……  我不说你一定背叛了我,眼见为实,我不能只凭着你和一个女人在酒店里待了一整晚,就给你定罪。  你和别的女人在酒店里做了什么,我不去辨明。  你欺我,瞒我,我认了。  我就当你们是最纯洁的关系,酒店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这样吧……  但殷时修,仅仅这么一次,我的退让,仅有这么一步。  因为我爱你,比你想象中更多的爱。  因为我爱我们的孩子,把他们看的比什么都重。  但这样的理由,这样的借口,这样自欺欺人,我也只用一次。  “昨天你穿的衣服,我觉得好丑……”  “……”  “我想扔了。”  殷时修一时间实在跟不上苏小萌的思路,更是想不出这举止背后的深意。  就当她在泄愤好了。  “恩,扔了吧,确实不好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