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78殷时修会

478殷时修会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3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8:5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生死关头,不顾性命握着自己手的,竟是……苏小萌。  她图什么?  那一刻,楚姣很想问苏小萌。  但很快,她就明白了,清晰的认识到,她和苏小萌之间最大的差距就在于此。  苏小萌做事从心。  而她楚姣,从的是旁人的眼光。  她要旁人的钦羡,旁人的爱慕,任何事放在她面前,她都要衡量利弊,要算计清楚得失……  可苏小萌不。  她觉得这样做,她会心里舒服,于是,她就这样做。  旁人再多的眼光,再多的言论,和她无关。  她不为任何人活,不为任何人  楚姣哭的眼泪鼻涕止都止不住。  心中的悔恨太多,内疚太多……  她知道,人就这一辈子,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有弥补的机会,不是所有的愧疚都有被抚平的可能……  “呜呜呜……”  楚姣在苏小萌身后哭的几乎都要断了气。  而苏小萌此刻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分辨出楚姣痛苦的哭声。  火势蔓延的实在太过凶猛,而她,想在如龙如虎般的凶猛火势中寻求到一丝生机。  她瞄准的是这个教堂的地下储藏室。  在被劫持期间,她看到一个歹徒曾经打开过那个通往地下储藏室的门,他还拿了点东西出来吃,一边吃,还一边谩骂着什么。  苏小萌记得那应该是比较靠近钢琴的位置。  她捂着嘴,浓烟熏的她头疼眼也花。  她不知道那个储藏室到底是会给她们带来一丝希望……还是彻底的绝望。  但不管是什么,她都得试一试。  就当她们转移到钢琴边上时,教堂顶上的一根横梁正垂直掉了下来,当时钢琴就被砸裂!  “蹲下来!”  小萌说完就爬到钢琴后面的位置,她握住那个铁门把手,把通往地下储存室的铁门拉开。  一股浓重的发霉味扑鼻而来,与此同时,还有重重的湿气……  “过来!”  苏小萌朝楚姣伸手,直到此时,她才看到楚姣痛哭流涕的表情……  怔然一秒,现在不是问“怎么了”的时候。  “快点!”  她冲楚姣吼了一声,楚姣吸了下鼻子,赶紧钻了过去,苏小萌让楚姣先下去。  楚姣顺着楼梯往下走,抬眼间,看到教堂顶端的另一根梁柱悬悬欲坠!  “小心!”  楚姣惊叫出声!  苏小萌猛地拉上门,手一缩,只见铁门被撞的凸出来!  别说苏小萌,就是楚姣也被这一瞬的险情吓得怔楞良久。  苏小萌舔了舔唇,抚了抚胸口,回头对上此刻满面灰土,脸上有汗,有泪,有鼻涕,总之……整一个难民样儿的楚姣!  突地,她笑了出来,  “Cherry,就你现在这样,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你以前漂亮的样子了!”  楚姣看着她……到了这地步,竟还能笑出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苏小萌耸肩,真的是一脸颇无奈,“不然……我总不能哭吧?”  “……”  楚姣听着这话有点怪,她现在可不就是在哭么?  苏小萌走到她边上,看着她这个肚子,她伸手轻轻拍了拍,  “这孩子真坚强!将来长大,一定会是个比你牛,但人品比你好很多的优秀人才。”  “……”  将来长大, 还有这种可能么?  楚姣一时间有些沉默,见苏小萌像个没事儿人似得样,楚姣又未免觉得自己太过忧心忡忡,忙道,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么?”  苏小萌叹了口气,是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咳咳咳咳……”  苏小萌呛的难受,猛咳了几下,这地下储存室一点儿也不大,也就二十多个平方大小。  湿气重,霉气重,手举高,能隐隐感觉到从地上传来的高温。  “躲进这里,上面的门又被柱子给压死了,怎么办?”  楚姣问,她方才虽哭的厉害,可这会儿却是认真的问,但话里夹着鼻音和抽噎声。  在小萌听来,就像是个奶牙子在问妈妈该怎么办似得……  “教堂的门都被门柱子堵死了,从那儿往外跑的人,有的都被直接砸死……相较而言,这里还算是安全的。”  “能安全多久?”  楚姣又吸了下鼻子。  这个问题真的蛮严峻的,但此时苏小萌就是挺想笑的……  “好笑么?”  小萌虽然屏住了,但楚姣还是看出了她想笑的意味。  楚姣既然问了,苏小萌也就大方笑了出来,  “你这模样的确很好笑的,可惜没有镜子,不然你自己看看,你也能笑出来。”  “……”  “话说你为什么哭啊?刚才傻站那儿等死的时候也没见你哭啊。”  苏小萌问了句,而后跛着脚一跛一跛的走到角落的木箱子里,她刚想伸手去翻翻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一下子跳出来五六只老鼠朝四处蹿开!  “啊——!”  苏小萌这一声尖叫可比之前被火烧着的人叫的还要厉害!  楚姣愣了一下。  苏小萌摸着自己的心脏,头皮都麻了好一会儿。  突地,  “哈哈!哈哈哈哈!”  楚姣指着她,捧着大肚子笑了好一会儿,“哈哈……咳咳咳……”  “你笑什么啊!我不是怕老鼠,就是突然蹿出来吓了我一跳!”  “脚边还有!”  楚姣突然指着苏小萌脚边,苏小萌忙往旁边一跳,受伤的脚重重一着地,痛的后背渗出一层冷汗!  “对,对不起,我,我开玩笑的。咳咳……”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咳咳!”  苏小萌狠狠瞪了一眼楚姣。  楚姣走了过来,她扶着苏小萌,  “坐下吧。我看看你的脚,我以前当过国际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对外伤还是有点了解的。”  苏小萌抹了一把脸,脸颊都生疼生疼……  “你还真是什么都懂点儿……”  楚姣手顿了一下。  苏小萌这话里本该带有的嘲讽,她一丁点儿也听不出,楚姣能听出来的……  还是只有苏小萌对自己的钦佩。  “弹片伤的……”  “嗯。”  “伤口外部都发炎了,这样下去不妙啊。”  楚姣皱着眉,脸上的担忧并不假。  小萌耸了下肩,“相较于咱们现在的处境而言,这点伤真不算什么。”  楚姣看了她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她,一时间……  她坐在她身边,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般。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楚姣问苏小萌。  “受劫。”  “……”  楚姣没想到苏小萌会这样答。  “能摊上这种事,不就是在受劫么?我受劫,希望能为我的孩子们积点德攒点福气。”  “你可真乐观。”  “如果不这么想,我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  苏小萌喃喃,她看着自己受伤的脚,脚底的脓血她都看得到……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楚姣道。  “对,它本身就是不公平,所以当我要数落这个世界有多不公平时,我就输了。”  “……”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得到了一定要珍惜,失去了也不要太过执着……Cherry,我说的对吗?”  “……对。”  她们听得到头顶房屋倾塌的声音。  楚姣看着天花板,  “你说……会有人来救我们么?”  “会啊。”  楚姣轻笑,“外面那么多焦尸,谁是谁都认不出,又有几个人猜得到这底下有储藏室?”  “殷时修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