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92父亲,您脸红么?

492父亲,您脸红么?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5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青面色僵冷发青,施海燕的脚步也彻底僵在了原地,半步都踏不动。  黄婷婷此时参加的正是殷氏科技新产品的发布会,她妆容瑰丽,衣着亮丽,算是发布会上顶亮眼的一颗星了。  原本挺顺利的一个发布会,在即将结束时,媒体似是不自觉的又将矛头指向了黄婷婷本人。  包括她整容,谜一样的过去,以及和殷氏总裁的私交问题。  问题刁钻直戳人心!  很少给予媒体记者回应的黄婷婷,今天也不知是突然转性了,还是被记者们歹毒刁钻的问题逼得终于憋不住了……  明晃晃的镜头跟前,黄婷婷崩溃大哭!  在记者的连番追问下,她终是说出积压在自己心里如千斤巨石般沉重的惊人事实!  黄婷婷,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三流小明星。  要说这样的女明星有多大的新闻价值,那不太可能。  可当黄婷婷这个不知名的三流女明星和殷氏集团总裁殷时修挂在一起,这个八卦价值一下子就被推高。  随着媒体记者们无法在黄婷婷和殷时修身上得到更多的爆料,这桩绯闻的余温也慢慢降下时!  黄婷婷今日的一番言论,可谓是把整个事件拉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受关注程度!  某殷姓高官。  这五个字说的巧妙至极。  矛头直指殷时青却又不说明,典型的欲盖弥彰。  当娱乐新闻和政界高官挂钩时,那就不单单是娱乐了。  只凭如今网络传媒的影响力,想必不出二十四小时,纪检委便会对此官员进行审查。  殷时青看着在电视屏幕上,在众媒体面前哭的妆都花了的黄婷婷,拳头攥的死紧——竟然是她!  难怪他的人怎么找都找不到这女人……  原来早就被殷时修藏起来了。  殷时青眸子眯起,深吸一口气,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殷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加起来,抵不过一个殷时修的叵测心机。  原来他早已知道苏小萌流产真相,原来他去伦敦不单单是为了陪妻子念书,不单单是为了扩大殷氏规模……  他就这样暗度陈仓,将崔秋蓉藏起来,换了张脸再放出来。  就这么好不遮掩的放到所有人面前。  就这样嚣张的替她造势,扩大她的影响力。  他说呢,殷时修竟然和女明星搞起绯闻来……  呵,竟是为了这一刻!  多久了?  去伦敦前就已经知道了真相?  去伦敦前就已经有了筹谋?已经做好了这一切计划?  他花了七个月的时间,慢慢的给他挖了个坑,用了整整七个月的时间,给他上好了套!  好一个殷时修!  好一个年轻有胆识的四弟!  你当真觉得你大哥就凭你这点雕虫小技就会被打垮?  呵,殷时青唇角轻扯,  “未免太天真了。”  话从口中溢出,声音不大,一旁的殷绍辉却听的仔细。  殷绍辉拄着拐杖的手在发抖发颤,一旁的老林管家站在一边,一张老脸也是忧心忡忡。  电视上的年轻女人说的话,一字一句,他们都听的明明白白。  “天真?”  殷绍辉红着老眼瞪着殷时青,  “当真是你害死老四的孩子?!也是你差点让小萌流产而死?!”  殷时青夹着灰白的眉头皱起,他看向殷绍辉,却是一脸无辜,  “爸,您是老糊涂了么?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说的话,您也相信?”  殷绍辉此刻气的有些站不稳,老林管家忙上前撑着点殷绍辉。  若真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说的话,他定然不信。  可这女人打的殷时修的名头,而这女人如今有这等不小的名气,也是儿子一手推出来!  殷绍辉不至于连这些都不知道。  原本只当是商业运作的一种手段,却不料——  “那这女人说自己本名叫崔秋蓉,是黄妈的女儿也是假?”  “我想这个应该去问老四,这女人是他找的,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怕也只有老四心里最清楚。”  殷时青耸了下肩,倒是一副心安理得,清者自清的姿态。  “那殷俊凡是不是博文和郭彤的儿子,这也需要问老四?”  殷时青看向殷绍辉,  “殷时修是您的亲生儿子,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了来陷害我的,你就是死也不会相信。”  “……”  “俊凡是不是我的亲孙子,我自会去查。”  殷时青说完便转身要走,然而就在此时——  殷绍辉两步上前,举起自己的龙头拐杖,一杖狠狠落在殷时青的背上,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了!我让你走了么?!”  殷绍辉这么厉声一吼,整个房子似乎都跟着晃了晃。  “爸!您这是干什么了!时青不是时修,他也年岁过半百了!哪经得起您这样打!”  “他就是七老八十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能打他!”  殷绍辉的拐杖收起,又是猛的往地上一砸!  “今天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哪都不许去!真相,我自会查明!”  “……”  殷时青皱着眉,转身瞪向殷绍辉,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人命关天的大事!若你真的干出这等迫害你弟弟的事情,我就是打死你也不为过!”  “呵!”  殷时青一张老脸肃穆的板着,在一声轻哂后,露出了青色獠牙,  “迫害弟弟……先别说我有没有迫害殷时修还是个问题,就算我真的迫害了,也不过和父亲您……彼此彼此罢了。”  着意加重的“父亲您”三个字,意味深长。  殷绍辉深吸口气,表情有一瞬的僵滞,如此时客厅的气氛,  “你说什么?咳咳——!”  殷绍辉捂着胸口,身体带来的极度不适让老林管家担忧至极,  “老司令,您别这么大动肝火,等事情查出了真相再说不迟。”  “我如何能不动肝火?啊?!”  “……”  殷绍辉红着眼,  “当初收养你的时候,多少人劝阻我,殷家上下又有多少人反对!将外人视如己出,又有多少不明智?!”  “我一意孤行,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这些年,我和你母亲可有亏待你半分?”  “那根执家法的象牙杖,可曾有一次落在你的身上?”  “你为什么收养我,原因你自己清楚。”  “我当然清楚!因为你是我战友的儿子!可孩子,人做到你这般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你叫我这个抚养你长大的父亲……寒心哪!”  殷绍辉的老眼里闪着浑浊的泪,伛偻身躯,颤抖不停。  这满目的白发,此刻都有些凌乱。  “寒心?你敢说江胜凌只是你的战友?”  殷时青眸子眯了一下,  “殷绍辉,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江胜凌,风青,还有我的弟弟江幸,妹妹江云,是怎么死的?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  殷绍辉抿着唇,牢牢的撑着手中的拐杖。  “你能有现在的地位,殷家能有现在的名望,难道不是踩着我江家满门的尸体够得的?!”  “您老可是真英雄,把一个被你当成垫脚石利用的战友说成你最亲密的战友!把一个被你害的无家可归的男孩儿收养,不说赎罪,却说慈悲……呵呵……”  “您这一生把面子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话永远说的冠冕堂皇,我只想问一句,父亲,您脸红吗?”  殷绍辉的嘴唇颤抖的动了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