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93老太太,这是要清理门户?

493老太太,这是要清理门户?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9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您这一生把面子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话永远说的冠冕堂皇,我只想问一句,父亲,您脸红吗?”  殷绍辉的嘴唇颤抖的动了动……  殷时青的眼神无情中带着戏虐,  “您把我抚养到这么大,我也让您老安生的活到如今,您说我不知感恩,忘恩负义?”  “请问,我还要怎么对一个为了爬上高位而害死自己兄弟,害死我全家的人感恩?”  “我都五十多了,您怎么不想想,这些年,我是怎么忍过来的?啊?”  殷绍辉再一次深吸口气,闭了闭眼,  “我不知道是谁和你说的这些,但当年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情,不是旁人所能看的清的。”  “一句不是旁人所能看的清的,就能抹杀掉你犯下的罪?!”  殷时青走近殷绍辉,  “您以什么身份来打我?您又以什么身份来指责我的不是?”  “……”  “你们这一家人,谁都把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善人。”  “可当年,是谁为谋一己之私,篡改军令导致一整个团几乎全军覆没,最后却以违抗军令,和敌军勾结,背叛国家的罪名定了我父亲死罪!”  “又是谁在给父亲定罪后,不许亲属探望,让本就病弱的江胜凌之妻吐血含冤而亡,又是谁连两个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任其在寒冬腊月里活活冻死?!”  “殷绍辉,桩桩罪名,我可有说错半分?”  一抬手!老皱的右手一把掐住殷绍辉的脖子,殷时青老辣的眼里全是恨意,  “当年我不过九岁,你披着貂皮军大衣,把我抱走,让我喊你一声父亲……我是真把你当救命恩人!”  “我喊了您父亲四十年,您听着不觉得有愧?”  “放手!大少爷!您这是在干什么,快放手啊!”  一旁的老林管家急忙叫道,上前想扯开殷时青掐着殷绍辉脖子的手,然而刚上前,殷时青一挥臂,老林管家便直接被推倒在地。  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根本经不住摔,老林管家这么一摔,就没能爬起来。  一旁的佣人见了赶忙过来叫救护车!  殷时青收紧了手里的劲道,只见殷绍辉一张老脸通红,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  “这么多年,每当您做出一副谆谆教导的伪善嘴脸时,我就想这么掐死你!”  “当年,您是无声无息,冷不防的给我父亲放一记暗箭,现在轮到你儿子来对我放暗箭……”  “殷绍辉,你放心,我还能忍,绝不会就这么把你掐死让你解脱!”  “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把你那自作聪明的宝贝儿子一点一点摧毁! ”  “你要毁掉我的儿子……这么自信哪?咳咳……”  一道不温不火的女生从二楼传来,周梦琴身上穿着睡衣,肩膀上皮着件外套,阿素站在她身边扶着老夫人。  殷时青的手还掐着殷绍辉的脖子,然而周梦琴面上却没有半点慌乱和惊恐。  她平平静静的走下来,一边走一边道,  “让我猜猜,关于你生父生母和两个不幸去世的弟弟等等的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容司?咳……咳咳……”  “老夫人,您慢点儿。”  一旁的阿素很担心周梦琴的身体。  而周梦琴瘦弱的身体却挺的直直的,从楼梯上下来也是不急不缓的。  殷时青抬眼,看着悠悠下楼的老妇人,他的心里产生了那么一丝错愕。  “老大如此聪明,总不会还要问我这个老婆为什么会猜到容家头上吧?”  “是谁告诉我的,重要么?”  “难道你觉得不重要?如果是我告诉你,那一定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说法,你不觉得?”  “……”  “容家和殷家夙愿颇深,这么多年过去,只要有能踩到殷家头上的机会,他们定然不会放过,殷家闹得笑话,他们一定是最忠实的观众,老大难道不知?”  “你这么说,看来是容司有意扭曲事实了?”  “四十年前,整个国家的政局都尚不稳定,政治斗争从来都是你死我亡,你从政多年,如今竟可笑的来质问你父亲是否有愧?”  “那么时青,你和我说说,那些被你踩在脚底下,因你上台而导致家破人亡的政敌,你对他们可有愧?”  周梦琴一脸疑惑的看着殷时青。  这眼神让殷时青心里不自觉的燃起一阵愤怒!  周梦琴的厉害从不在于她这一张嘴,也不在于她说出的话,而是在于她历经世事后的这份超脱和通透。  慈善之心,她有。  悲悯之心,她有。  但她的慈善悲悯绝不用于斗争之地。  丈夫所在的战场,女儿儿子所在的官场。  既是选择了这条路,必然要接受这条道路上会出现的所有荆棘坎坷。  周梦琴踱着步子站定在殷时青面前,  “殷绍辉今年八十,活够本了,你呢?”  殷时青方才剑拔弩张的怒气,就这么被周梦琴淡淡的几句话说的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他大手一松,却是极其没有好气的哼了声。  他瞪着周梦琴,而周梦琴很是平静的回视着他,  “所有人都当不让你继承家主之位是因你非我和绍辉亲生,其实不然,你心性不善,是个自私自利的权欲之人。”  “……”  “你想争,想夺,凭的是狼子野心!殷家落你手上,百年基业,毁之殆尽,只怕也不过旦夕之间。”  “……”  “孩子,我养你这么大,你可看到一点点我为你所做的,所付出的?还是说……”  “你只听容司几句话,便要将把你养这么大的父母贬入地狱?”  “别把话说的这么好听!我心性不善?!呵,对,就殷时修心善!”  “阿素,打电话到桦南苑,让时桦过来一趟,再打电话问问二小姐在不在,如果时兰在,也让她到正苑来。”  “其次,通知分家的长辈,让他们都到本宅来!一个不许落!”  “齐管家,让家里的保全守好了前门后门,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出……咳咳……”  “是。”  “阿环,打电话到市公安局,找白家的白思东刑警,让他帮个忙,去殷时青家拦一下郭彤母子。”  周梦琴话说到这程度时,施海燕的脸色是彻底变了!  “妈,你这是想干嘛?”  周梦琴径自坐到沙发上,收了收身上披着的外套……  上了年岁导致的眼皮下垂,并没有影响这双飞扬的丹凤眸里的果决和凌厉,  “你说呢?”  此时殷时青眯起眼睛,突地嘲讽的笑了一下,  “海燕,这还看不懂嘛?老太太这是要……清理门户呢!”  周梦琴双腿叠着,带着素戒的手搭在膝盖上,面容是不健康的白色,可神情平静淡然。  她眨了下眼,微微上挑了下视线,冰冷的落在殷时青身上,  “你既没有害过老四,又谈什么清理门户?”  “我说我没有害过他,可老太太您不是不信么?”  “所以我这不是替你在找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么?”  周梦琴下巴微扬,  “只要一张亲子鉴定,证明殷俊凡的确是郭彤和殷博文的孩子,你不就清白了?”  “那老太太您这么大张旗鼓的把我们禁锢在家里——”  “我养了四十多年的儿子,本事有多大,我能不清楚么?既清楚……又怎能不防?”  “还是说……这个亲子鉴定本就没必要,因为崔秋蓉句句属实?”  周梦琴神情冰冷,与殷绍辉抿唇相望。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