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94郭彤,跪下了

494郭彤,跪下了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26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还是说……这个亲子鉴定本就没必要,因为崔秋蓉句句属实?”  周梦琴神情冰冷,与殷时青(纠正,上章节末写成了殷绍辉)抿唇相望。  “……”  ————  殷家的大家长,除了殷绍裙月前在欧洲做钢琴巡演,殷绍槐和殷绍庭都到了殷宅。  天色已然是漆黑一片。  而殷绍辉书房的电话已经被打爆。  关于殷时青携同儿子儿媳妇设计谋害弟媳和尚未出生的侄子事件在短短三个多小时内已经升级为全民关注度最高的热门话题。  殷时青,国家领导层的中心人物,光是一个头衔亮出来,一般人,谁敢把脑筋动到他身上?  殷时修,殷氏集团总裁,董事长,商界最年轻,最炙手可热的大佬。  兄弟相杀,家族阴谋,政治腐败,谋杀陷害!  哪一条不是看的人心惊胆战?  哪一条不是赚足了人们的注意力?  黄婷婷接受完媒体的采访已然哭成了泪人,泣不成声的模样又惹多少粉丝垂怜?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殷时青是否真的是个衣冠禽兽?  黄婷婷的话里是否掺杂着谎言?  不只是各路媒体,几乎是全民都参与进了这番探讨中。  殷家这几个老长辈,此刻全都阴沉着脸。  殷时兰,殷时桦带着小辈们也都到了正苑,新闻他们看了。  殷时桦是真的错愕的什么也说不出,当她听完媒体面前黄婷婷说的每一个字后,她只觉得后背发凉,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自然知道大哥野心勃勃,一直想要改变父母的想法,从而继承家主之位。  但从没想过,殷时青已经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是亲人啊……  为了家主之位,难道就要置亲弟弟一家于死地么?  与殷时桦不同的是殷时兰。  殷时兰原本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主,身居官场,也曾觊觎殷家家主之位。  生性不争之人与生性好强之人,他们的不同就在于双方为了达到目的,能使出手段的多少。  殷时桦觉得殷时青丧心病狂,可怕至极。  殷时兰自然也心惊于他设计谋害弟媳,但没有殷时桦那般受惊。  姐妹两站在一起,都没说话。  这种场合下,轮不到她们插嘴。  “关乎殷家声誉,时青,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新闻里的那女人说的话,是真话还是诽谤?”  开口的是殷绍槐。  殷时青从小便亲近殷绍槐,殷绍槐也没想过其中的原因。  侄子愿意和小叔亲近,能有什么原因?  但这样的事件一出,就连殷绍槐也打心底里对殷时青心存质疑。  “诽谤。”  殷时青身体挺直,殷绍槐问,他便答,答的干脆利落!  殷绍槐心里头是有些偏向殷时青的,因此,这边殷时青一说这是诽谤,他下意识的就松了口气,而后看向大哥,  “这事情都还没有查证,你们就这样定侄子的罪,搞得这么大张旗鼓的……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没人说要定他的罪,我已经让人去接博文一家子,等博文他们到了,事情真相如何就会会明朗。”  殷绍辉撑着龙头拐杖坐在沙发上,看起来状态是真的不好。  “那……老四呢?事情是他搞出来的,打电话问过他了么?”  殷绍槐又问。  如果说这件事的真相不是殷时青谋害苏小萌母子,那就是殷时修为了拉殷时青下台设的圈套。  那么真正阴险可怕的人便不是殷时青,而是殷时修。  “他手机关机了,晚些时候再联系他。咳咳……咳咳咳……”  周梦琴说道,嗓子一痒,便又猛咳了几下。  殷绍槐眉头蹙紧,嘀咕了句,  “这老四在搞什么名堂?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家说,直接搞得全世界沸沸扬扬,殷家的名声全都要败坏在他手上了!”  关于这点,周梦琴和殷绍辉自然也会奇怪。  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老四怎会不知道?  可正因为了解老四,所以周梦琴打心底里认为老大谋害小萌的事情八九不离十就是真相。  把老四逼到使出这种极端的手段拉他下台,必然是这个做大哥的彻底踩到了殷时修的底线。  而殷时修曾认认真真的当着全家上下的面,一字一句说的非常清楚!  他的底线就是苏小萌!  如今有了孩子,那么这条底线自然就是妻子和孩子。  “事情发展到眼下这地步,不是我们家里人说怎样就怎样的。就是开这么个会,又能怎样?”  “家规和国法,又怎能相提并论?”  殷绍槐越想越觉得烦躁。  他早说过,家主之位直接让殷时青继承,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破事。  殷绍庭依旧怕麻烦,六点整的新闻爆出,他一头撞死在电视上的心都有了!  一想到接下来又是唇枪舌剑的辩驳,事情真相,家族名声等等……  没有一件处理起来能不麻烦。  但此时此刻,真的驱车到了殷宅,落坐后的殷绍庭神情里却没有半点懒散和不情愿。  看似漫不经心的视线,其实早在细细打量着殷时青夫妇以及殷绍辉夫妇的神情变化。  当他的目光触及到殷绍辉脖子上诡异的红色印记时,殷绍庭心“咯噔”一下。  他知道,事情远不如表面看到的简单。  施海燕的手机已经是第N次响了,周梦琴瞥了她一眼,  “再不接,施政委只怕要急疯了吧?”  施海燕抿了抿唇,她现在接电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不会让她找个私密的地儿接。  “按个免提,让我听听施政委对这事是个什么看法。”  施海燕此刻真的是在心里诅咒周梦琴。  “不用了,我父亲能有什么看法,回家后我会和他说的。”  “接。”  周梦琴眸子一冷,淡淡一个字吐出,和方才不同,这是不带任何商量余地的命令。  施海燕心脏“咚咚”猛跳。  “海燕,接。”  殷时青依旧沉着冷静,淡淡的催了一句。  施海燕还有些犹豫,但丈夫都这么说了,她可不能自乱了阵脚,于是摁下免提接听……  “海燕啊,在哪儿呢?怎么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接啊?”  施远成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和平时无异。  带着些担忧,但没有过多的紧张和不安。  施海燕手里拿着手机,深吸口气,回道,  “爸,我在公公婆婆这呢。”  “哦!那亲家就在旁边吧?”  “恩。”  施海燕看了眼殷绍辉和周梦琴,继续道,  “爸,您打电话过来什么事啊?”  “你说能是什么事,我想问问亲家,你家的小儿子到底怎么回事?”  施远成话里矛头直接指向了殷时修,  “这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在家里好好问个清楚,设这么大个圈套让自己大哥来钻,有意思么?”  “施政委这话里的意思……这事情是子虚乌有了?”  殷绍辉问,语气略冷硬。  “殷老哥,我施远成从政多年,还没见哪个当官的会蠢到这地步,为了谋害自己的弟媳而葬送自己的前途。”  电话那头,施远成话里是百分百的维护殷时青之意。  “再说,殷时修是你的儿子,殷时青不也是你的儿子,如今你的两个儿子反目成仇,按道理说,这是你们的家事,可时青毕竟是我的女婿。”  “……”  “有人把脏水泼到我女婿身上,我要是还不出面维护两句,那我这个丈人岂不是真成了纸糊的?”  施远成的话带着些许笑意,但话尾的声音却又慢慢的沉了下来……  “有人把脑筋动到了我外孙女的头上,我看成纸糊的可不是施远成你,而是我白丰茂吧?”  此刻踏进殷家正苑大门的,正是花木雨搀着的白丰茂。  紧随其后的便是一身警服的白思东。  和白思东一起进来的赫然是北京市公安局局长。  在他们身后的便是殷博文一家。  殷博文西装笔挺,郭彤穿了条长袖连衣裙,披着件秋衣外套,怀里抱着殷俊凡,殷俊杰走在父亲边上。  这一行人到场,此时殷家这客厅里的阵仗不可谓不浩大。  电话那头的施远成一听是白丰茂,忙道,  “白老爷子竟然也来了……”  白丰茂悠悠踱步上前,站定,一双老成的双眼静静落在殷时青身上,  “你的儿子,儿媳妇,还有两个孙子也来了。殷俊凡是谁家的孩子,我外孙女又是怎么会流产的,你最好一字一句给我说清楚!”  殷时青微微抬眼,对上白丰茂瞪视的视线,  “怎么?来的路上,他们没和你说?”  “……”  白丰茂眸子眯了一下。  殷时青扯了下唇角,深吸口气, 下巴微微抬起,视线落在一旁的儿媳妇身上,  “郭彤,怎么?一路上,没有和白老先生说清楚事情的经过么?”  郭彤浑身颤抖着……  怀里的孩子此刻睁着大眼,茫然的眼神里夹带着些惊恐。  无知的孩子都被郭彤此时的恐惧所感染。  此时的殷俊杰,心里也是慌乱的。  新闻里放的什么,他完全看得懂,也明白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殷俊杰知道殷俊凡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这是无意从父亲和郭彤的对话里听来的。  但殷俊凡到底是谁,他却从来没想着去问过。  如今,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声称自己是凡凡的妈妈。  声称爷爷蓄意谋害四奶奶和小宝……  声称爷爷灭了黄妈的口,还要对那哭哭啼啼的女人赶尽杀绝……  声称……  殷俊杰知道爷爷和四爷爷向来存在竞争关系,可这样的竞争……真让人感到害怕。  他不想自己的爷爷,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至此的人。  不是吧……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对吧?  殷俊杰跟着来,只想印证自己心底的这丝丝微芒。  “噗通”一声……  郭彤跪下了,她抱着殷俊凡,头重重磕在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