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496漆眸里,他人想不尽的算计,筹谋(一更,五千)

496漆眸里,他人想不尽的算计,筹谋(一更,五千)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19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的声音陡然冷下,  “我的孩子,只想用郭彤的一条烂命来抵,未免看轻了我殷时修。”  隔着几千公里外的伦敦,殷氏集团大楼的会议中心,殷时修坐在巨大的黑色真皮沙发椅上,身体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着。  偌大的会议桌上,一部手机正开着免提。  他话是对着北京殷宅里的老老小小说的,但视线却是落在眼前的股票大盘上。  显然,郭彤要一肩揽下所有的罪责,殷时修早就猜到了。  而他,并不介意郭彤去逞这个英雄。  “老四,为什么这件事你处理的这么突然冒失?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  “有人知法犯法,身居高位却滥用职权,谋害人命,这不是家丑,这是家门不幸。”  “……”  “不是关起门来就能解决的事,自然需要执法机关介入。”  周梦琴闭了闭眼,心中要说不郁结是不可能的。  养子和亲生儿子反目成仇到这般境地,不可谓不是她和丈夫的失败。  “可现在郭彤说害小萌流产,抢走黄婷婷孩子,逼死黄妈的人是她。既然如此,那就和你大哥关系不大。”  周梦琴话是这么说,但并不是在替殷时青说话,只是想揣测殷时修真正的打算。  “这件事,我想纪检委方面一定会查个清楚,若真和大哥关系不大,那倒算是好事了。”  “你……”  “妈,你好好休养身体,我这边还有工作没忙完,现在实在没空管这茬。”  “……”  此时这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这殷家老四到底在玩什么名堂!  什么叫没空管这茬?  把事情闹到惊动整个北京城,恐怕过了今晚,明天一早,这事件一准儿都传到国外去了!  结果当事人却说他很忙,没空管?!  “方才您给我打电话,就这事对吗?”  “……恩。”  “那没其他事,我就挂了。”  “你等一下!”  就这么挂了电话,周梦琴心里都憋闷的难受!  “还有事?”  “老四,你不会把心眼儿用到你爸爸妈妈身上吧?”  “……”  “小宝生而夭折,家里人知道你悲痛,可黄婷婷……”  “黄婷婷说的每一句话,自有相关的执法机构去查,我没这个空无聊到把子虚乌有的事情设计到大哥身上。”  “……”  “大哥是不是清白,黄婷婷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我也在等相关机构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  “若大哥真是清白无辜,我会比谁都高兴,毕竟……若自己喊了三十多年的大哥,竟在暗地里谋害我的妻儿,那实在是让人对人性感到失望。”  “……”  “母亲自然担忧,可我说什么并不重要,公安局,纪检委,检察院做出的决断才重要。”  “既然如此,干嘛让黄婷婷跑到公众面前?”  殷绍槐皱紧眉,他就不喜欢小侄子这一点,说什么做什么,心思总是让人摸不透!  说起来,在殷家整个大家族里,他就觉得没人的心计比殷时修这孩子深。  “黄婷婷本就是艺人,我签下她,她自然就得出现在公众面前,至于她说什么……是真是假,她自己会承担所有法律责任。二叔也莫要太心焦。”  “时修,不是二叔说你,但这件事,你的确做的过分了!你连事情真相都没有查清楚,就把话题搞得满城沸沸扬扬!”  “就是瞎了眼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在刻意针对你大哥!”  “怎么?殷家的舞台不够大,你们兄弟勾心斗角的戏码,是不是还要排个档期卖票上映啊?!”  “你这么做,把殷家的列祖列宗放在眼里嘛!你这么做——嘟……”  殷绍槐这边正教训的热血沸腾,那边电话就这么……断了……  气氛顿时僵了一秒,紧接着——  “真是反了天了?!我的电话他也敢随便挂!殷时修的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有没有长辈了?!”  殷时修会直接挂电话,真的没人想得到。  一旁的殷绍辉和周梦琴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这会儿更难看了。  殷绍槐是越想,这怒气就越盛!  当时就拍桌子跳了起来,  “我看这件事就是殷时修那小子在搞鬼!说老大谋害她妻儿?!她老婆和孩子现在不是还好好的么!”  “流产什么的,郭彤都承认了,那小子还在往他大哥身上泼脏水!我看他就是巴不得他大哥因为这事被弄下台!”  “你们铁了心的让他继承殷家家主之位,我就说不靠谱!”  “目无尊长,目无法纪!把殷家的名望和声誉就当个笑话似得!保不齐我看他这是在下一盘大旗,想给他那公司的新产品造势打广告呢!!”  殷绍槐越说越气,也越说越觉得自己在理!  “就他现在对我这个态度,我简直不敢想将来我百年之后,我的儿子,我的孙子,他还会把他们当成殷家人么?”  家里的电话又响了,殷绍槐充耳不闻,继续在那发火!  一头有些长了的银发随着激扬热情的数落谩骂甩着,  “以为自己现在有了点成绩就嚣张的不得了!他这还没当上家主呢!”  这边周梦琴刚接起电话,就听殷时修说道,  “妈,刚才手机没电了。”  周梦琴难看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下, 默默摁下免提键……  “二伯,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这用的是下属的手机。”  殷时修淡淡的一句解释,让殷绍槐方才那好一阵怒火都显得无比尴尬……  殷绍槐这边手还插着腰,这嘴半张着,显然还有没骂完的话在喉咙口排队等着!  “二伯?”  殷时修见没人回,不由又喊了一声,语气温和,甚至带着几分歉意和敬意。  “我知二伯把殷家名声看的重,所以二伯放心,如果事件在我手里失控,那么来善后的一定也是我。”  “我纵是心中愤恨再重,也绝不会恶意毁坏殷家声誉。二伯的教训,时修句句谨记在心。”  “但眼下我真的在忙着开会,二十多个员工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我,等着我。”  “二伯,如果您还觉得愤然,晚些时候,或者明天,我再私下里和您打个电话解释。”  殷时修语气谦和,和长辈说话,显然没有方才有意针对郭彤和殷时青的那份傲然和轻蔑。  他……原来一直在开会?  说他目无尊长……  说他不把他这个长辈放在眼里……  说他嚣张的不得了……  殷绍槐只觉得自己这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这满客厅的人都沉默着,殷绍槐一张老脸就在这沉默的氛围中红了起来……  殷绍槐的确是颇为看重面子,此刻,却也只能哼唧一声,  “一个大老板,手机说没电就没电的……以后把手机充满电再给家里打电话!”  “噗……”  先笑出来的是在母亲身边站了有一会儿的殷梦。  紧接着笑出来的就是单明朗。  殷绍槐眉头一皱,瞪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小兔崽子,清了清嗓子,  “那你继续开会,家事回头再说。”  殷时修轻笑了一下,  “好的,二伯。”  就这样,第二通电话结束,在和平又带着些许温馨的气氛下。  一时间,家里人似乎都忘了跪着伏在地上的郭彤。  也忘了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殷时青此时还黑着一张脸。  一旁的施海燕手里还拿着一直处于通话中的手机,电话对面的施远成也是一直沉默着没吭声。  良久,周梦琴才重新开口,  “既然老四这样说,那么这件事的确是该交给检察机关来彻查。”  此时周梦琴和殷绍辉心中都不解。  看事件不断发酵的这阵仗,老四的确是有意针对老大,可完全放手不管让执法机关来查,这给老大留的退路不是一点点……  周梦琴并非是盼着殷时青和殷时修两人争个你死我活。  她只是单纯的揣摩不透殷时修的心思。  自己儿子的心思,她都猜不透,周梦琴心下也不由感到一丝落寞。  果然……人是老了么?  孩子们在想什么,他们摸不着。  孩子们要做些什么,也不会再想着找他们商量……  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公安局局长,这时终是开了口,  “既然郭小姐认罪,她刚才说的话,在场的人基本都可以作证,那么……我就要以涉嫌谋杀,抢夺他人孩子,威胁人命等罪名将其逮捕回局里。”  郭彤闭上眼,竟没有了哭天喊地的哀嚎……  她呆呆的被白思东拷上警铐……  “至于殷常委,还是等纪检委下发命令后,我们这边再配合着调查会比较好。二老觉得呢?”  殷绍辉深吸口气,微微颔首。  “那……二老没有其他事情,我和白警官就先带郭彤回去。”  白思东看向一旁的白丰茂,  “爸,您和我一道先回去吧。”  白丰茂过来这一趟绝不是走个过场,他对白思东道,  “思东,你先回去,回头让殷老弟家的司机送我回去。”  白思东也没多问,押着郭彤和局长一同上了警车。  此时客厅里基本上都是殷家的人了。  当然,除了白丰茂。  “白老哥,让你看笑话了。”  “你们殷家的笑话,我也不是第一次看了,就是这次次笑话,都和我外孙女儿挂钩……”  “……”  “我留下来就是想当着你们殷家几个老人都在,说两句话。”  白丰茂起身,  “这次我外孙女儿大难不死,本是幸事,眼下有人翻出旧账,追溯起我外孙女儿二胎流产的事情,我白丰茂把话放在这……”  一双老眼落在殷时青身上,  “郭彤也好,殷时青也好,但凡和谋害我外孙女挂钩的人,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都要挫他的骨扬他的灰!!哼!”  白丰茂说完,中山袖狠狠一震,迈步走出殷家正门。  “老黄,开车送白老先生! ”  殷绍辉忙道。  这边送走了白丰茂,客厅的氛围依旧肃穆的紧。  “爸妈还打算一直把我关在宅子里?还要继续防着我?”  殷时青的话里不无讽刺。  殷绍辉此时是真的后悔,后悔当初一时心软收留了这个孩子……  这么多年,哪怕知道他野心勃勃,哪怕知道他对家主之位有所觊觎,也不曾真的生出这份悔意。  面对殷时青的讽刺,周梦琴没说话,她只是起身,  “你若问心无愧,何须旁人来防。”  “瞧老太太您这话说的……郭彤已经都承认了,听老太太的话,似乎更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的干的,更希望由我来承担这份罪孽?”  周梦琴向殷绍辉伸手……  殷绍辉心里难受,养了四十多年的孩子,最后掐着他的脖子要他死……  周梦琴怎会不知道丈夫铁汉柔情?  显得颇为褶皱的两只手握在一起,两人互相搀扶着,身影徐徐的往楼上走……  只是边走,周梦琴边说,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有有意说给谁听,  “谁也不要笑的太开心,当日,跪在殷家列祖列宗前磕破了头的人,她叫祝岚,一旁的郭彤笑的有多开心……她可曾想过会有今日?同一个位置,她也要磕头磕到头破血流……”  “有人哭,便有人笑,今日笑的开心的人,可千万记得,别让自己沦为下一个哭的人。”  “……”  老太太几句话说的平静。  因着此时殷时青的脸上的确笑意不减,这话乍看之下也的确有针对他的意思。  但……  此刻客厅里的殷家人,却一个都没敢置身事外。  有人哭,便有人笑,今日笑的开心的人,明日当如何呢……  老太太这话听似这颇像禅语,像一个出世的旁观老者。  其实老太太心里却在滴血……  养育了四十年的儿子,手掐父亲脖颈,她怎能不心痛?  没敢奢望兄弟能多和睦,却也不曾想过要他们反目至此。  人命……似是都被当成了儿戏。  这究竟是谁的过错?  ————  此时的伦敦也近黄昏,半边天血染过似得。  殷时修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  在医院里穿的那身休闲素衣褪了去,精贵西装笔挺挺的……  他傲视着伦敦这座城市,目光放远,漆黑的眸子里是他人想不尽的算计,筹谋。  事出,殷时青会作何打算,他怎会猜不到?  郭彤会成为他的挡箭牌,他又怎会不知?  二叔什么心思,三叔什么性子,父亲母亲会怎么做,白老先生又会如何帮衬……  这些,他心知肚明。  他们都在盘算着他接下来的举动。  可任谁能想到,会被殷时修拿来开刀的,根本就不是郭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