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17你信不信时修(求月票)

517你信不信时修(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3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车子最终在傍晚五点半抵达了天津港港口。  到了傍晚,白日里的那份暑热便稍稍散去了些。  “下车吧,殷先生。”  跟着年轻人,殷时修进入了最靠近海港位置的一个中型仓库。  刚进仓库,一股潮湿的带着鱼腥气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殷时修进去后,仓库的大门就已经在他身后关上了。  紧接着,仓库里便亮了灯,五点多,外头的天还亮着,夕阳血染般的红。  透着仓库上头的通风窗,让整间仓库也明亮许多。  “你来干什么!”  最先发出声音的竟是平时说话大声都不太会的苏成济。  苏成济被绑在仓库中间的石柱子上。  温润的中年男子此时浑身都是血渍,身上的T恤衫早已被抽出了一条一条的破洞。  苏成济瞪大了眼,眼白处龇出来的血丝,红的骇人!  殷时修来干什么,他心里知道,只是此时喊出来,实在是悲痛难受!  他没有回苏成济,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殷时修的视线落在坐在石柱边的男人身上,长长的椅子上披着条虎皮,在这个初夏季节,让人心里头都觉得烦闷。  施盛德的头发梳的油亮。  衣服穿戴的也很整齐,穿着高级皮鞋的脚就侧着踏在虎皮上。  粗壮的手臂搭在屈起的膝盖上。  “殷四少,好胆魄。”  施盛德大拇指一竖,  “我还以为你到不了我这就被警察给带走了呢!”  殷时修扯了下嘴角,  “彼此彼此。原来这就是施总设的第二关。”  “如果你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也没有必要到我面前,让我亲自对你动手。”  施盛德说着,手一抬。  一旁的手下拿着一圈麻绳向殷时修走了过来,  “殷先生,得罪了。”  年轻手下话里的意思带着些悻悻然的爽意,手里拿着绳子就把殷时修绕了起来!  两圈一绕,殷时修整个人已经被绑好了。  “施总的待客之道还真是别树一帜啊。”  施盛德轻笑一声,而后道,  “听说前两ri你把殷时青逮着就是一顿打?”  “……”  施盛德眸子一冷,手一抬,紧接着,那个捆缚殷时修的手下便一拳头砸在了殷时修腹部!  一拳砸完,又是一记膝踢!  接连数拳落下,殷时修愣是没出一声闷哼!  淤血从嘴角流出。  那人打的累了,便站在一旁喘气休息了一下。  施盛德眉头高高的扬着,“和你岳父一样,怎么打倒都是闷哼着不出声。”  殷时修吐了口血水,抬眼看他,  “别多说废话了,放了我爸,其他的,你想要什么,你说。”  施盛德冷着张脸,  “殷时修,你现在有没有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从盛德下手……”  “稍微有一点。”  殷时修喃喃。  施盛德唇角扬起的弧度更甚,他轻讽道,  “你以为打垮了盛德,弄倒了施家就是卸掉了殷时青的一双臂膀?”  “是啊,我怎么能把施家当成是殷时青的一双臂膀,应该说殷时青不过是施家的一个附带品。渍渍,小侄糊涂,竟是本末倒置了。”  施盛德冷哼一声,  “现在知道还不算晚。”  殷时修定神看着施盛德,光是施盛德身后便站了七八个人。  一个个看起来都是能打的好手,身体上裸露出来的那些纹身,竟是跃然于眼前,栩栩如生。  仓库门外也有七八个人站岗。  殷时修不怀疑这个港口集散中心里还有数十成百的人埋伏着。  施盛德看来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让殷时修感到狐疑的是,这个潮湿的带着腥气的仓库一角竟有一片打扫的格外干净的地方。  那一角放了一张办公桌,两张椅子……  施盛德顺着殷时修的目光看向那一角,淡淡问,  “看着是不是觉得和某个地方很熟悉?”  殷时修眉头扬起。  “派出所里的审讯室就差不多这样,当然,那儿的环境比这里要好一些,不过也就一张桌子,两张椅子。”  施盛德说着,而后手一伸,指着那个点,  “我就坐在那儿,坐了整整三天,渴的饿的晕了过去。现在的警察可真是厉害呀……”  “……”  “用这种方式折磨人……”  “我倒是觉得施总可比警察厉害的多,毕竟……越狱这种事情,你都成功了。”  “看过一部电影么?”  施盛德问,“《肖申克的救赎》。”  “看过一点。”  施盛德扬起唇角,脸上的神情尽显得意,  “我就是那只飞出监狱的鸟,以为四面围墙就能困得住我?未免太天真了吧?殷四少……”  殷时修沉默,只是看着施盛德。  “不过我倒真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做贩毒走私这档子事的?”  “只是意外得知罢了。”  “意外……我看是你老婆的那个舅舅,叫白思东的那个警察吧?”  “……”  “白家的这个警察,一点都不知道变通,长着一张小白脸的面孔,偏偏要学人家逞英雄……”  施盛德一边说着,手里倒是点起了一根烟。  烟气袅袅升起,在施盛德的眼前氤氲出一幅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美好画面。  “不急,等收拾了你,我再去收拾他。”  说完,施盛德手又是一抬,  “去,把殷家四少的岳父大人装箱装好。”  “施盛德,你要他的命,有什么用?”  殷时修心紧了起来。  “放心,我哪会要他的命,你不知道你这个岳父大人,看着不壮,其实还真是犟得很,装箱是为了方便。”  “……”  苏成济看着殷时修的眼神里满是绝望。  施盛德说要把苏成济装箱便是真的把他装进了箱子。  那是个木头箱子,苏成济被扔进去后,就只有一个头可以露出来,两个手下拿木条把箱子给钉住。  装箱完毕后,一根手腕粗似的绳子穿过箱子,慢慢顺着早已悬在仓库房顶的定滑轮滑了上去。  仓库顶端距离地面有五六米。  直到苏成济被悬了上去,殷时修才看到装苏成济的箱子底部,其实是非常脆弱的木条。  从殷时修的角度看过去,甚至可以看到那木条因苏成济的体重压力而微微弯出了个弧度。  胆战心惊。  殷时修后背渗出虚汗。  “我都五十了,早就活够了……你当他们是要我这条老命?时修啊……你真是糊涂……”  苏成济喃喃出声。  这声音虚弱的让殷时修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你这一来,如果出了事……你让小萌母子三人怎么办?”  “爸,您放心,都不会有事的。”  殷时修说道。  “对,苏先生不用担心,您的女婿孝顺的很,为了救你,他什么都能做,也什么都会做。”  施盛德笑着说道。  苏成济此时的状况并不好,脸上没了血色, 被折磨了一整天的他,早已没了气力。  身上有多少处伤,伤口遇汗水的疼和痛,更是如蚂蚁在身上啃噬般。  “时修!你万万不能着了这恶人的道啊!不要为了我……做傻事啊……”  苏成济此时心里愧疚万分,早知如此,他就该一头撞死,这样也免了女婿因他受人威胁。  “爸!”  殷时修仰头,大喊了苏成济一声。  苏成济低眉看向他……  殷时修的唇角微微勾着一抹弧度,依旧面显从容,他问,  “你信不信时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