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18谈判(月票2000加更,继续求月票)

518谈判(月票2000加更,继续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0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的唇角微微勾着一抹弧度,依旧面显从容,他问,  “你信不信时修!”  他这话一问,让苏成济略显晦暗的眸子泛出微微光亮,他的视线从上而下,和仰头看向他的殷时修对上视线。  “如果不信你,我怎么会把女儿交给你?”  “那您就安稳些,咱们就当是陪施老板玩个游戏。”  “……”  “爸,只要您坚持住,我就什么都不怕!”  “……”  苏成济靠在那并不结实的木箱子里,视线有些模糊,眼睫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他看着笔挺挺站在那的年轻人。  那是他女儿的丈夫,他的女婿……  此时此刻,苏成济不知道自己有多庆幸,看着那抹颀长的身影……  顶天立地,堂堂正正……  这种境况下,来救他这个已经年过中年的大男人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殷时修心里比他更清楚。  可他还是来了。  想他苏成济这一生……  说起来不过是个农村出来的土小子,没什么远大志向抱负,也没什么本事,但就是好命的一塌糊涂!  把白家的千金大小姐娶回了家,生了个可爱精灵的女儿……  女儿嫁进了京城第一豪门,如今学业有成,孝顺懂事……  他,不过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男人,却因为妻子,女儿……这半生过的比常人要丰富多彩太多。  可一个普通的苏成济……他这么一个普通到丢进人堆里也拎不出来的普通男人……  怎么能和殷氏集团的总裁,殷家豪门的四少爷,眼下这个年纪轻轻却已经拥有满身头衔的俊才相提并论?  他的这条命,又怎么值得殷时修这样的年轻俊才以命来换?  “呵呵呵……好,说的好啊……咱,咳咳……咱就当是陪着施老板做个游戏!”  苏成济大声笑道!  值得与否,女婿会做判定。  他来了,那么他总是不能拖他的后腿。  苏成济这一笑,让殷时修心下觉得快意许多,他认识的苏爸爸,就该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天塌下来都不当一回事的男人!  因着有这样的父亲,小萌才会坚强乐观的让人惊叹。  在这里,没有普通的花匠,没有帝国总裁。  只有丈人和女婿。  他们是一家人,是最亲的亲人。  光是这一点,担一切的风险走这一趟,殷时修都觉得值。  施盛德看着这两个死到临头还鸭子嘴硬的两人……  眸子眯起,他最看不惯这些自诩正统,仿佛情意深重的人。  哪怕是父子之情,也比不上赤luo裸的利益得失,更别说殷时修只是苏成济的女婿。  施盛德冷着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出了一把枪,“砰”一声就打向那悬着木箱的粗绳上,只是子弹并没有打中那粗绳,而是险险擦过那绳子打在了石柱子上。  枪口冒着烟,施盛德吹了一下,看向殷时修,  “枪法不好,打的偏了。”  殷时修拳头攥紧……  脸上那份淡定沉静险些破了功。  这一丝微妙的神情并没有逃过施盛德的眼睛,那张略显老态的面容露出得逞的笑意。  他想要的就是这个,在有限的时间里,让殷时修尽可能的受折磨。  他想要看看这个自以为是的年轻男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到底有多强悍的本领,还能够绷着这一张故作淡定的脸,撑到何时!  施盛德看了眼时间,心下哼了声——  这只是个开始。  “我要的不多,你名下所有的殷氏股权,股权转让书我已经让人准备好,只等殷总您签字。”  施盛德说着给了一旁的手下一个眼神。  那手下从手上提着的公文包里拿了一个文件夹出来。  “去,给殷四少看一看,这转让书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是。”  手下走到殷时修面前,把转让书一摊,  “殷四少,看仔细了。”  “好。”  殷时修应了声,竟是真的仔仔细细的看着这转让书的每一项条款。  那靠在虎皮长椅上的施盛德唇角溢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心下冷哼着……  这殷时修难不成觉得真要是看出了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能有和他谈判的余地?  “麻烦翻个页。”  那举着转让合同的手下心里的想法和施盛德无差,当殷时修说让他翻页时,那手下不耐的吸了口气又出了口气。  但还是乖乖的翻页了。  殷时修依旧旁若无人的继续查看转让合同的条款。  转让合同一共有三页半。  其中明白列出了殷时修名下的集团股权归属,集团决策执行权的转移。  甚至是殷氏在全世界各地的子公司的高管名单的调整和替换。  事无巨细,可以说是把整个殷氏集团来了个大换血。  “看来这乙方还不是施总。”  殷时修抬眼,看向侧卧在虎皮躺椅上的男人。  施盛德轻笑,  “殷氏股权转让给我也好,还是由我转让给别人兑现,对你而言都不重要了吧?”  “话是这么说,可施老板真觉得我会签下这转让合同?”  “砰”……!  又是一声枪响。  “渍渍,又偏了。”  施盛德耸了下肩,那枪管又冒了起了一屡轻烟。  但这一次,施盛德打出去的子弹却并没有打偏。  只是庆幸那拴着木箱子的绳子足够粗,一发子弹只是烧掉了那粗绳的几根细线。  即便如此,殷时修也知道那粗麻绳经不住几发子弹。  殷时修神情冷下,  “这个高度……我岳父直接摔下来,就算不死也是个重度残疾……施盛德,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你自己心里真的清楚吗?”  “清楚啊,签下这转让合同,配合我的手下录一段视频。”  “……”  “我的罪名是殷四少一步一步搞出来的,你当然得负责为我洗清罪名。”  “……”  “不仅如此,殷四少还要主动向警方自首,承认自己走私贩毒,恶意收购盛德集团,栽赃陷害施盛德。”  殷时修眉头微微扬起……  “施老板的心可真大。”  “怎么?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岳父摔成一滩肉泥?”  “不知施老可听说过一句话?”  “哦?”  “玩火者,必*。”  “哈哈!哈哈哈!说的好,说得好啊!”  施盛德突然仰头大笑出声,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指着殷时修道,  “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妙了!”  殷时修淡淡的望着笑到几近癫狂的施盛德。  “只是殷四少,你这话应该是说给你自己听的吧?你这个喜欢玩火的大老板,眼下可不是尝到了*的滋味?”  施盛德得意洋洋的大声说着笑着,声音回荡在这带着湿意的仓库里,他这一笑,手下就跟着起哄!  一时间,整个仓库就都是恶劣的笑意。  “你觉得如果我岳父的生命安全没有得到保证,我就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殷时修精眸一抬,  “大不了两条人命,你觉得我来这就什么准备都没有?”  “……”  “施盛德,玉石俱焚纵然是谁也讨不到好,但你一定比我难受。”  施盛德笑容一僵,举起枪“砰砰砰”连着几枪打在那粗绳上。  手腕粗细的绳子,就这么被打的只有细葱般粗细。  而殷时修,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