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23北极星,能照亮回家的路(6000+)

523北极星,能照亮回家的路(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7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  “让你逃,是先保障你的安全!你懂不懂?!”  武荣的话,是真是假……  殷时修心下难定……  若是按照武荣说的,他和施盛德合作不过就是逢场作戏,那么……  “盛德集团走私贩毒,你没参与?施盛德越狱,不是你帮的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放长线,怎么钓大鱼!”  武荣整张脸都胀红了,言辞恳切激烈!  “此刻往这个方向赶过来的,正是白思东所带的刑警大队,他们过来的方向就是要正面截断施盛德逃路的方向。”  “你不是没有看到施盛德这次带了多少人过来!”  “如果你不先撤离,前方枪战一触即发,施盛德等人被截断前路,必然会往回跑,这里是他们早就已经设好的埋伏,你还留在这,是要被当成活靶子么?”  武荣上前,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就顺着殷时修手上的肩膀处绕了一圈,狠狠勒住,  “止住血,游艇你不是不会开,往西南码头开,在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殷时修冲武荣伸手,  “手机拿来。”  “……”  “我要和白思东通话。”  武荣看着殷时修,二话没说就从怀里把手机丢给殷时修,  “白思东的私人电话,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毕竟执行任务时,私人电话是不用的,通讯录里有他执行任务的联系电话。”  殷时修接过,划进通讯录便翻到了一个标着“白思东”的通讯号。  电话拨过去,很快就被接起来,  “厅长。我们的人已经在港口位置部署完毕!”  “小舅。我是殷时修。”  殷时修听出了这声音,也确定这语气是来自于白思东。  “时修?你怎么会用武厅长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对面的白思东此刻一头雾水,昨天上午接到了一个执行任务去外地进行警力支援,傍晚才回的北京。  回了警局,屁股都没来得及沾上座位,武荣一道行动执行命令下来,又是整装出发!  白思东本可以不参加这次的行动,但无奈这次的行动偏偏是追捕越狱的施盛德。  下一步的计划是顺着施盛德这根线索把整个贩毒老巢给挖出来!  盛德集团的贩毒案本就是他负责,眼下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不参加行动?  也正因此,对于苏成济被绑架,殷时修被威胁的事情,他是全然不知。  唯一让他心下存疑的便是听到局里有人说在北京检查站查出了一批毒品运输。  当时时间匆忙,他也没来得及细问。  这会儿突然接到殷时修用武荣的手机打来的电话,心下不由一怔,大觉不安。  殷时修听到白思东说的话后,对武荣说的,其实已经信了一半。  “你带队过来是要抓施盛德?”  “恩,你现在在哪儿?”  白思东眉头皱了起来。  殷时修深吸口气,对白思东道,  “我准备回家,你小心些。”  说完,殷时修就挂了电话,把手机递还给武荣。  殷时修看向武荣,武荣知道他想问什么,解释道,  “你的事情我没和白思东说,他昨天还在外省执行一个相当危险的任务,其实今天我下达命令的时候,并没有要求他参加,但他已经主动参与了。”  殷时修的左臂受了伤,整只左手都已经麻木。  听了武荣的解释,右手抄起桌上的钥匙,他看向武荣,  “抱歉,只是性命攸关,我不得不防。”  “我明白。快点走吧,白思东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照方才施盛德他们逃出去的速度,这会儿差不多就要撞上了!”  “……谢了,武荣。”  殷时修说完便转身,以尽量快的速度朝着武荣指出的方向跑去。  此时的殷时修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武荣的行为举止,说的话里是否有自相矛盾的漏洞。  白思东接听电话的刹那,殷时修的顾虑就已经被打消了大半。  转身往外跑的时候,殷时修心里对武荣是心存感激的。  他甚至庆幸着自己没有白交武荣这个朋友。  ————  半夜十一点多,天已经全黑。  天空悬挂着明黄色的月牙,距离月牙不远处,有一颗明亮的星星,那是北极星……  北极星,指南星,能照亮回家的路的明星……  肩膀被打出来了个洞,血肉的洞口汩汩的流着血。  皮带能绑缚住一时,却禁不住人身体的跑动带来的扯动。  殷时修找到那艘黑白的游艇,淌水上去后,他稍微查看了一下游艇的内部情况,这边还没开动游艇,枪声从另一个海岸就已经传了过来!  枪声“砰砰”……  殷时修脸色发白,唇也没了血色,发动了游艇便往西海岸方向开去。  海上灯塔辉映,海面被月色照射的波光粼粼……  枪声此起彼伏的响,彻底惊醒了本该沉静的港口。  “给我追!一个都不要放过!”  白思东一声令下,带着一小队人就从仓库的后方抄了过去。  他亲眼看到施盛德和几个人顺着这个方向逃……  喇叭声响,  “所有的歹徒们!整个港口都已经被警方包围了!赶紧缴械投降避免不必要的死伤!”  “四处逃窜是没有意义的!”  白思东这边正带着一支四人小队追捕施盛德,突然听到刑警大队B组执行队的队长声音,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回事?”  他压着声音问了一下紧跟身后的队员。  “不知道啊,我以为只有我们A组的人,B组的人什么时候来的……”  白思东抿了下唇,  “不管了,先把施盛德抓到再说。”  反正来的是他们警方,帮手是没人会嫌多的。  白思东耳朵动了一下,听到了转角后的墙面有窸窣的脚步声。  手一抬,示意大家高度警戒!  白思东握紧枪,身体紧贴着墙面慢慢向前挪动,身体的边缘几乎是紧紧贴着墙脚的那根线。  只要一个转身,他应该就可以看到施盛德等人——  “上!”  白思东这边命令刚出,枪响的声音几乎是和着这声命令同时响起。  子弹连发,伴随着人中枪倒地,呜呼没命前的那声声尖叫。  约莫十几声枪响结束。  明明耳畔还有枪声在不远处此起彼伏的响起,这场枪战并没有因为这短促连续的十几发子弹而结束。  可这一瞬,周遭几十米内像是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至极的安静中……  可怕的静谧里只有一道低低的求救般的呜咽声……  “别,别杀我……别,别杀我……”  那声音惊惧,战栗。  往日里那不可一世的嚣张霸道,被鲜血和死亡带来的惊惧慢慢磨灭掉。  施盛德卧倒在墙角上,血液从身体上打出的枪眼里涌出血……  他身中数弹,那只略显苍老的手紧紧揪住一旁土地上的野草,就那么紧紧的揪着……  突兀瞪大的眼睛,里面情绪万千。  愤怒,不甘,痛苦,懊悔……  “我,我不想死……我可是……”  “砰”!  又是一声枪响!  “能捉活的!”  白思东瞪着对施盛德开下最后一枪的B组执行队的队长!  那人论警阶,尚在白思东之下。  见了白思东,也不敢不敬,忙解释道,  “白队长,他活不了了。厅长下了命令,拘捕者可以直接枪杀。”  白思东攥紧了拳。  施盛德眼睛瞪的都要凸出来了,盛德集团的董事长,好不容易越狱后重见天日……  他还在想着要怎么报复殷时修,还在想着逃出去后怎么重新开始!  他还和容家做了好大一笔交易!  他还……  他还没有活够,他不信自己会以这样凄惨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人生……  施盛德恐怕到死都没有想明白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上……  到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他会死……  白思东也知道这施盛德是断然活不了的。  但……他还有问题想问!  到底是谁有这个能耐能帮助施盛德越狱!  是不是警察局里头的人?如果是,这个人是谁!  光是有这个问题在,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应该对施盛德下杀手!  不仅是施盛德,这倒在施盛德身边的几个喽啰,能留一条命的都应该先留一条命!  血腥气扑面而来,施盛德死了,白思东的心情却半点儿也好不起来。  “大家小心!歹徒人数不少,切记,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B组队长说完后,朝白思东打了个招呼,而后就让人把施盛德和另外几个人的尸体拖了出去。  “队长,他们这下手竟然比我们还快,而且这手下的也忒毒了。”  白思东身后的队员眉头皱着,不自觉的嘀咕了句。  白思东没说话……  天色墨染一般的黑浓,他是一个刑警,多年的侦查工作经验告诉他……  B组毫无预兆的就出现了在这港口,并且一上来连通知都不通知他一声,火力就开的这么猛。  这其中,很难不让人觉得蹊跷。  “先把事情解决。”  眼下情况危急,不是探讨蹊跷的时候。  白思东带人从仓库后头绕了出去,外面的枪声已经慢慢消停了下来。  尸体都堆到了一起……  白思东慢慢走了过去,警方也有受伤的,但歹徒不是重伤的就是被一枪打死的。  他执行过这么多的任务,从来没有哪一次任务是像这一次一样,仿佛是警方单方面对歹徒的屠杀。  说屠杀,其实并不恰当,毕竟歹徒方面也有反抗。  “这些人可真够不要命的,手脚都中了枪还要反抗!”  B组的队长说着……  港口的灯都开了,仓库的灯火,路边的大灯把整个港口都照的雪白发亮。  而这堆在一起的歹徒尸体,像座小山一样,沉重的压在白思东的心头。  他隐隐觉得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这种不断在心口被放大的不安,让白思东紧绷的神情一直没能放松下来。  直到——  “白队,你看海面上!是不是还有人在逃?!”  一个警员这边放声一呵,白思东循着警员的视线看向海面,视线这么转过去的刹那,那游艇就像一个炸弹一样,“轰隆”一声,蓦地在海面上炸开!  “奶奶滴……吓死喽……”  一个警员操着一口家乡话,嘀咕了句。  那游艇炸开的火光把墨染般漆黑的夜空都给烧着了似得。  黑色夜幕在灯火辉映下一闪一闪!  武荣从仓库里一瘸一拐的出来,他捂着自己受了枪伤的大腿,脸色苍白的扶着墙壁,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有警员看到武荣,见他受伤忙跑过去迎着扶着。  “厅长,你受伤了!早说了不让您一个人先过来!您偏要过来!”  “……”  “如果我不过来拖着,哪等得到你们过来?”  武荣皱眉冲扶着自己的警员说道。  “厅长……就您这么捣腾,有几条命够你捣腾的?”  “厅长。”  白思东走到武荣面前,看了眼他受伤的部位,再抬眼对上武荣的眼睛,  “厅长辛苦了……殷时修呢?”  武荣受伤,大家的心都提着,但比起武荣眼下受的伤,白思东更担心殷时修。  武荣深吸口气,他看向白思东,而后视线慢慢转移到了海面上那团还在熊熊燃烧的画面。  “……”  白思东循着武荣的视线望过去,眼里是跳跃着的一团火。  神情严峻,眼里全是错愕和惊恐……  武荣面容虚弱,声音听起来也虚的不行。  他就站在白思东身边,几乎用只有他和白思东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他打伤了我,抢了我的手机,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他和施盛德是一伙的……”  “你特么在胡说什么!”  白思东的家庭背景摆在这,纵然眼下武荣是公安厅厅长,他只是刑警大队的队长。  然而在公安局里,却没人会觉得白思东的地位低于公安厅厅长。  此刻白思东一吼,白希的面孔胀的通红!  武荣压低了声音道,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只身前来刺探情况?”  “……”  “北京检查处查出的那批毒品就是殷时修带人在运,监控视频拍的清清楚楚……”  “我来就是想先看看其中有什么误会,就算没有误会,我和时修这么多年的朋友,无论如何我得保他一命。”  “可我没想到,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问,他一看到我就直接冲我开枪!”  白思东拳头都攥紧了。  武荣说的,他压根就不信!  “那他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B组带队过来是副厅长下的命令,一定要彻查出运输这批毒品的人!”  “他们是快到港口的时候,我才接过任务指挥。”  “那时候殷时修都已经逃走了。”  白思东指着那海面上的一团火,  “你告诉我,这叫逃走了?!”  白思东摘下自己的警帽,狠狠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尸体堆边上来回的踱了几步!  他皱紧眉头!  “你确定,确定他是上了这艘游艇!他怎么会在港口这边放置游艇?!”  “到底搞得什么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思东现在心里一团乱!  对于眼下发生的事情,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施盛德死了,施盛德的团伙也都已经成了自己脚边堆起来的一座小山!  殷时修和施盛德是一伙的,这一点,白思东死都不会相信!  可现在让白思东脑袋炸的疼的不是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眼下这一步的……  而是,殷时修乘坐的那艘游艇,就这么在自己眼前爆炸了……  游艇爆炸了,“轰隆”一声,火红火红的一片……  那……人呢?  殷时修……人呢?  白思东咽了下口水,漆黑的瞳,带着满目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一如那通天燃烧着的火光一般。  “厅,厅长!”  武荣晕倒了,一旁的警员惊叫道。  B组的行动队长上前赶紧把武荣背上,  “先送医院!所有的伤员都先撤退,其他人留下来善后!仓库里里外外都要仔细检查!不准留有任何危险物品!”  白思东手脚僵硬。  身上全是汗,可汗水顺着脊背滑下,像结了冰似得。  他起身,  “通知搜救队!下海救人!”  白思东不信殷时修就这么死了!  就方才,他们还通过电话!  “听到没有!打电话给搜救队,下海救人!”  白思东这边说着,自己也没闲,直接跑到港口边上,找了艘渔船就要下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