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24碎碎平安(6000字)

524碎碎平安(6000字)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一直跟着白思东的警员忙拖住他,  “白队,你这么下去没用的!游艇已经爆炸,你现在过去,万一再有个二次爆炸什么的!你也会完蛋的!”  “你放开!”  “白队,你冷静点!如果殷先生真在游艇上,那现在也是被炸的粉碎了!你过去又能干什么?”  “……”  “殷先生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就算能跳到海里,光这爆炸的程度,就是人能跳到海里那也活不下来!”  白思东手脚僵住,疲惫的眼里全是血丝,他怔楞的看着海面上还在熊熊燃烧的火光。  他知道身旁警员说的话没错。  也知道这游艇一爆炸,只要那上面有人,就不可能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时,一辆军车在港口处停了下来。  那海面上爆炸的游艇,他们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  单明旭眉头蹙起,手一招,让整装待发的队员下车,跟着自己,结果这边刚下车,就看到了停在港口内侧那十多辆车顶闪着亮光的警车。  “队长,什么情况?警察……出动了?”  跟在单明旭身后的特种兵队员狐疑的问道。  单明旭眸子眯起,见着前方有人出来……  港口的灯光大亮着,单明旭鼻子嗅了嗅,这才清楚的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的淡淡血腥气和弹药味。  枪战。  单明旭心下已经有了定断。  “队长,这么多警察, 殷小舅是不是已经被救出来了?”  一旁的方子问道。  单明旭抬手示意他们都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倒是不紧不慢的上前,遇上的正是抬着武荣出来的几个警察。  刑警大队B组执行队的队长看到单明旭,视线连忙扫过他军帽上的标志,大致知道单明旭是个什么身份后,忙道,  “军方也派人过来了?我们这边并没有得到这个通知啊。”  单明旭扫了眼男人以及几个人抬着的武荣,下巴微抬,道,  “军方执行任务,应该还没到要和警方报备的地步吧?”  “……”  “殷时修呢?”  单明旭直接问道。  那人扫了眼单明旭,下巴往那海面上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团努了一下。  “走私贩毒,畏罪潜逃,但是看这样子,应该是畏罪自杀了。”  “……你说什么?”  单明旭眉头拢着,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男人,似是有些听不懂这男人的胡言乱语!  “我们是奉命来缉毒缉私的,殷时修今天下午在北京检查站运毒被查到,拒捕逃跑,警方查到了他们逃跑的路线也锁定在了天津港。”  “……”  “过来之后,这个贩毒团伙反抗激烈, 基本都是被当场击毙,我们伤了五个警察。”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说我小舅贩毒走私?!你特么眼睛长脑门后面了!”  单明旭一双锐利的眼睛兀的瞪大,仿佛要凸出来一般,就这么瞪着那B组执行队长!  那警察眉头也不禁皱起,  “就算是军方派来的人也好,现在几个警察都受伤了,我们得赶紧送去医院,具体的情况,如果你要了解,回头去警局了解,现在我也没空和你解释。”  说完,那警察便驮着武荣上了车。  单明旭身体发冷,浑身僵硬的看着不远处海面上蹿腾着的火光……  这些警察说的是什么话?  殷时修走私贩毒?运毒被查还逃逸?现在甚至告诉他,殷时修畏罪自杀了?!  单明旭拔腿就跑进了港口内部,余下的警察正在封锁港口以及检查各个仓库,对事故发生地点善后。  看到穿着一身军服的单明旭,警察也都让了路,单明旭远远就看到站在海岸边的白思东。  “白叔!”  单明旭喊了一声,除了小的时候和白思东见过几面外,单明旭已经很久没有和白思东接触过了。  但白家有一个长得异常漂亮的警察叔叔,这是他和单明朗公认的。  岁月并没有在白思东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他站在那,港口照明的灯光打在他脸上,脸庞白希,五官精致。  比起一个拿枪的警察,白思东给人的印象应该更偏向于文绉绉的书生。  此时,白思东的侧脸像是被一层灰蒙蒙的阴影笼罩着,让单明旭心下不自觉的打起了鼓。  单明旭喊这一声,却并没有打断脑子已经一团乱麻的白思东的思绪……  直到单明旭拍了下他的肩膀,白思东这才回过神,侧首——  “白叔,我是单明旭,殷时修是我小舅。”  单明旭自我介绍了一番,怕的是时光久远,白思东已经不记得他了。  白思东晦暗的眼睛对上单明旭……  “……”  “白叔……”  白思东自然记得单明旭,也知道单明旭早就进了部队,这些都是听小萌提起过。  又偏偏单明旭和单明朗这两个孩子,小的时候跟着殷家二老来白家做客,他也见过几次。  眼下单明旭沉着眼,神情凝重。  “我也不知道……”  白思东知道单明旭要问什么,但他却什么都回答不了。  “您也不知道?”  “我是奉命带队过来缉拿越狱逃犯施盛德以及他的贩毒团伙,施盛德被当场击毙,其余同党也都因为玩命抵抗而被击毙。”  “……”  “明明是收尾工作,可那艘游艇不知何时开离了港口,就这么……在我眼前爆炸。”  白思东说着, 心下有无数的疑惑。  单明旭听了之后也是一脸的懵……  他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他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参与。  警方说的话,连逻辑都没有,明明是参与解救行动的警察,却连自己为什么会参与到这次的行动中来都不知道……  这不是梦,是什么?  只有梦,才会发展的这样毫无逻辑,毫无征兆。  “不会的……”  单明旭良久,喃喃出声,他说,不会的……  “小舅不会做犯法的勾当,小舅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死掉!”  单明旭话说完,深吸一口气,跳上岸边的游艇……  他利索的从裤袋里掏了一把钥匙出来,在发动的钥匙孔捣腾了几下,只见钥匙便插进了钥匙孔。  发动游艇就往爆炸了的游艇所在的位置开过去!  方子还好跟得紧,见单明旭上了游艇,也飞快的跳了上去。  这边白思东也是毫不犹豫,见单明旭有办法发动游艇,立刻也就跳了上去。  跟在白思东身边的小警员也是二话没说就跟着白思东。  一行四人往事故点驱驶。  ————  此时的殷家,灯火通明。  苏成济在家庭医生诊断后,便立刻送去了医院。  受的都不是致命伤,但伤势却很密集,整个人也必须要经过医院的精密仪器进行彻底的检查。  殷家二老此时都沉默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殷绍辉手里拄着根拐杖,一声未吭,在一旁伺候的阿素能清楚的看到拐杖没有停止过的微微颤动。  周梦琴也是坐在一边,什么话都没有说,殷时桦坐在母亲身边,手环着母亲的肩膀,时不时的揉捏着……  安慰的劝慰,殷时桦根本说不出来。  殷时兰靠在一边低着头……殷家的小辈们此时视线都紧紧盯着客厅茶几上的那个电话。  殷梦手里拿着个平板电脑,此时正视频连线着远在伦敦的苏小萌。  小萌没有一直在视频跟前。  此时伦敦是傍晚六点,在得知殷时修拿他自己去换了父亲回来后的苏小萌,傻了眼。  榔头重重砸在心口。  丈夫和父亲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  谁有事,她都会难以承受。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殷时修只身前去救父亲,不是因为他早有完全的准备,而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以命换命的准备。  母亲上午就定了机票,她一分一秒都无法再坚持下去。  干等着,她做不到,哪怕飞回北京,怎么也要十来个小时的航程。  白思弦离开了伦敦,带着满心对丈夫安危的忐忑,她并不知道殷时修已经把苏成济换了回来。  苏小萌也想立刻回北京,但她知道,等她到北京时,也许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而她,可能苦于还在飞机的航程中而没法及时得到殷时修的消息。  所以,她只能等。  等单明旭打回来的电话,等一个结果……  克莱尔做好晚餐,晚餐很丰盛,克莱尔做中国菜的水平越来越好。  一盅蛋羹做的厚度正好,双双和煌煌都喜欢的不得了。  一勺接着一勺,舀到碗里拌一下白米饭,能让双双和煌煌多吃好几口饭。  “妈妈,你也次啊!”  双双低着头,把饭逮劲儿的往嘴里扒。  鬼精灵般的大眼一边吃着一边不忘偷瞄沉默的有些过分的母亲,见母亲盯着桌面上的饭菜走神,双双不由出声提醒了一下。  然而,苏小萌却完全没有听到。  煌太子拍了一下苏小萌的后背——  “啊!”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惹得苏小萌直接惊叫出声!  手里的勺子也落在了餐桌上。  克莱尔是知道殷时修在北京出了事的。  具体出了什么事,克莱尔并不完全清楚,但就冲苏小萌此刻魂不守舍的精神状态,克莱尔也猜的出来……  殷先生眼下的安危实在令人忧心。  “妈妈……”  煌太子也被苏小萌这一惊叫给吓的不轻,睁着大眼,这会儿也是略显怔然的望着苏小萌。  “妈妈,你怎么了?”  “啊?哦……没事,没事……”  苏小萌说着,忙要重新拿起落在台面上的勺子,谁知手一伸,却是直接碰到了台面上喝水的玻璃杯,杯子落在地板上……  “啪”一声!  玻璃杯碎了。  苏小萌这心陡然跟着一沉,圆亮的大眼有些无措的看着满地碎裂的玻璃碴子……  克莱尔忙走了过来,  “太太,您不要动,我来弄。”  说着,克莱尔便蹲下来,小心的拾起地上较大块的碎玻璃。  “克莱尔……你说,这是不是不详的征兆?”  苏小萌喃喃出声,声音飘然。  克莱尔忙抬头,冲苏小萌道,  “太太,您不要自己吓唬自己,用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话,先生是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吉人自有天相……  苏小萌心下默默念了遍这句话。  殷时修是吉人么?  左胸口敲锣打鼓似的,强烈的不安震慑的她胸口发闷,有些喘不过气来。  克莱尔见苏小萌的脸色是真的不好,忙又说了句,  “对了,你们中国人不是还常说,“碎碎平安”嘛!”  “……”  “这是好的兆头,是好的兆头啊!”  克莱尔笑着劝慰道。  “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啊?”  煌太子向来神经敏感,光是观察着苏小萌的神情,他似乎就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于是,带着一丝惶恐和不安,煌太子眨巴着眼睛,直直的看着苏小萌,问了句。  小萌动了下唇,看向煌太子,唇一勾,轻笑出声,  “碎碎平安,没有在说谁?”  ““睡睡”平安?”  双双鼓着腮帮子,带着满嘴的米饭,不解的跟着念了遍,而后问,  “是什么意思啊?”  苏小萌重新拿起筷子,夹了几根青菜放碗里,一边若无其事的吃,一边解释道,  “这“碎碎”平安的意思就是……不小心打碎了碗,或者是杯子之类的,其实是好的兆头。会保佑我们珍视的亲人平安的。”  煌太子一听完,立马就道,  “我要保佑爸爸平安!”  “……”  “希望爸爸早些回家!”  “恩。”  苏小萌点头。  “那我也要爸爸平安!要爸爸早点回家!”  双双忙举起油乎乎的双手,跟着哥哥喊口号!  “对,爸爸一定会平安的,等爸爸工作结束,一定会立刻回家的!”  苏小萌认真笃定道。  不是在和双双煌煌说,这仿佛更像是对自己的一种催眠。  晚饭后,苏小萌回屋,视频还连着,她问殷梦,  “有消息了么?”  殷梦摇头,  “还没有……”  苏小萌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见殷梦眉头紧锁,还安慰道,  “没关系的,没消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好消息。”  殷梦见苏小萌尚且平静,不由道,  “我相信小叔会没事的,明旭都亲自带人过去救人了,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我觉得没问题。”  “恩,明旭很靠谱。”  苏小萌应道,而后问,“你外公外婆还没有睡?”  殷梦抬头看了眼神情肃然到近乎僵硬的两个老人,微微叹了口气,  “他们怎么可能睡得着呢……如果小叔真出了什么事,我真怕外公外婆会挺不过去……”  “会没事的。”  苏小萌说道。  “双双和煌煌吃好晚饭了么?”  “吃好了,克莱尔在陪他们玩,稍微玩一会儿就去洗澡,准备睡觉。”  “……恩。”  “我视频开着,我稍微收拾一下饭厅,有消息了立刻告诉我。”  “好。”  殷梦应下,苏小萌便又出了卧室,手扶上墙壁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此时抖得有多厉害。  饭厅客厅根本用不着苏小萌来打扫,可苏小萌就是想做点什么。  如果只是呆呆的在一边等消息,数着“滴答滴答”淌过的秒数……  她怕自己会被脑中无数可怕的揣测给逼疯掉。  起码,她得找点事情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克莱尔给双双和煌煌洗漱完,从孩子房间出来时,就见苏小萌手里拿着扫帚,额头抵着扫帚,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  “太太……”  苏小萌听到克莱尔的声音后,这才动了一下,抬眼……  “太太,累了就回房休息吧。”  “他们都睡下了?”  “恩,都已经睡下了。”  苏小萌本想做点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可心乱如麻,她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手指压根就没有停止过颤抖。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可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苏小萌实在是无法再往任何乐观积极的一面去想。  “好,我回房,你整理完也早点休息吧。”  “恩。”  苏小萌回了卧室,她拿起平板,视频连线并没有中断。  高度紧张的神经一直绷着,让苏小萌觉得很是疲惫。  这边刚吐一口气,只听平板对面传来一声悲恸的哀嚎……  苏小萌心猛地提起……  紧随着悲恸的哀嚎,是此起彼伏的哭声……  怎么……回事?  他们……在哭什么?  为什么……要哭的这么悲伤,痛苦?  苏小萌双手捏着平板,喃喃,  “有,有消息了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