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28世间文字八千个,唯有“情”字最杀人(二更,求月票)

528世间文字八千个,唯有“情”字最杀人(二更,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8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进灵堂前,苏小萌接过佣人拿来的麻衣,自己穿好后也给煌煌和双双穿上。  煌太子看着苏小萌在他的肩膀上戴着黑色的袖章,眉头皱起,  “妈妈,我不想戴。”  “煌煌乖,你看,妈妈也戴着。”  苏小萌哄道。  她其实很怕,在孩子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每一秒她都觉得很害怕。  对孩子来说,她和殷时修几乎就已经构成了他们的整个世界,如今半个世界陡然塌了。  苏小萌不知道双双和煌煌是否能承受的住。  克莱尔说三岁的孩子,理解不了的,骗一骗就好了。  可是真的……骗一骗就好了吗?  “一定要戴这个才能见爸爸?”  煌太子一脸的不情愿,看着肩膀上袖章的神情里带着满满的厌恶,仿佛在他的心里已然认定这黑色袖章代表的是极其不详的意义。  “恩。”  苏小萌应道。  那边单明朗已经给双双戴好了,双双倒没有煌煌这么敏感,一想到戴好了袖章就可以见爸爸,兴奋的对单明朗道,  “哥哥啊,多戴两个嘛!”  单明朗苦笑,只是无声的牵着双双跟着苏小萌和煌煌的后面,进了灵堂。  此时的灵堂两侧,殷时兰,殷时桦夫妇,以及时兰的儿子儿媳还有孙子跪坐在软垫上。  厅里还有殷家其他的长辈。  此时见苏小萌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一时间,竟是没人敢开口说点什么。  倒是苏小萌先开了口,冲两旁的家人打了个招呼,也让双双煌煌喊了人。  长辈亲戚都应得结结巴巴。  在客厅里坐着的殷绍槐见苏小萌头上还戴着个棒球帽,眉头下意识的锁了起来,正打算开口说她,只见苏小萌摘掉了头上棒球帽——  纵然灵堂里还响着呜呜咽咽的哭声……  那几乎同一时间发出的倒吸气声却让人难以忽视。  棒球帽一摘,头顶上的头发是一片灰白,大约长十公分左右,难看的布在头顶,和发尾的黑亮形成一种让人难以呼吸的强烈对比。  一夜白头……  是怎样的焦急和痛苦,是怎样的心碎……  殷绍槐这张了的嘴,又默默的闭上了,只留下一丝叹息。  殷梦在看到苏小萌头顶上变白的头发的瞬间,眼泪便决了堤。  单明朗就站在苏小萌后面,不用低头,入眼的就是一头白发。  没有人会去想,没了丈夫的苏小萌会活不下去。  她的外公是白丰茂,同样的家世显赫,如今的她,自己也是巴斯大学的学生,甚至凭着口译大赛的演讲在学术领域受到了不小的关注。  苏小萌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并且是发光发彩,前途无量的活下去。  可偏偏……  丈夫的死讯,直接逼白了年轻少妇一头亮丽乌发。  爱情自古催人老——当真是应了这句凄凉的话。  “煌煌,跪下,给爸爸磕头。”  苏小萌说着,自己先跪了下来,煌太子有样学样,尽管是满心满脑子的疑惑,但还是听从苏小萌的话。  小萌磕头,煌太子也跟着磕头。  身后明朗带着双双也跟着磕头。  磕完头,苏小萌起身,她表面上的平静,真的让人诧异。  若不是这一头白发太过刺目,此时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的苏小萌一定会被人指着鼻子骂“冷血无情”。  苏小萌牵着煌煌就要往边上走,煌太子扯住了苏小萌,陡然的大力倒是让苏小萌愣了一下,她回头对上儿子澄明的目光……  “爸爸呢?”  “……”  “我想见爸爸……”  “……”  “煌煌给爸爸磕头磕过了……爸爸怎么还不出现?”  “……”  “爸爸啊!”  煌太子扯开苏小萌的手,当即就喊了一声,见没人应他,便固执起来,  “爸爸!不玩躲猫猫!”  “爸爸!”  煌太子这么一喊,双双也赶紧跟上,她拉住煌太子的手便问,  “爸爸在和我们玩躲猫猫?”  煌太子点了点头,  “恩!”  双双眼睛一亮,兄妹俩就在灵堂里来回跑着,像是殷时修真的在和他们玩躲猫猫似得……  苏小萌身体僵在原地,泪水盈满在眼眶里。  听着双双和煌煌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唤,人心都跟着被揪紧……  苏小萌突地伸手拉住身边的殷梦……  殷梦的眼泪早就已经爬了满脸,她看向苏小萌,亲眼看着泪水在苏小萌的眼里打着转。  她在拼命的忍……  殷梦知道,小萌在拼了命的忍……  “帮,帮我骗骗他们……我,我不会……”  小萌艰难的哽咽出声。  殷梦这心口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样。  苏小萌嫁入殷家三年多,十九岁,天真烂漫的女大学生,眼下早已是千疮百孔。  世间文字八千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为了所谓的爱情,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么?  爱便爱了,为何要这样不顾一切,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奉献出去?  爱的深,分离才痛。  小萌曾说过,她早已将殷时修爱进了骨血,要怎么抽离?真要抽离,那是抽筋剥骨般的痛。  这时,她正在受着这苦,受着这痛。  殷梦点头,  “好,我帮你骗。”  “谢谢。”  苏小萌说完别过头,眼泪掉在地上,余下的被她用力倒回眼眶。  殷梦和明朗明旭是怎么骗这两个三岁孩子的,她没去听。  她只是静静的一个人,在离木棺最近的位置跪坐下,她终看到那一截手臂,也看到手臂周围摆放着的无数鲜花。  她定定的看着,没有丝毫躲闪。  天道有常,因果轮回。  她总是这么相信着,好人会有好报,恶人会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可她看着这截残臂,她想不明白。  她的丈夫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他得一个“尸骨不存”的结局。  她想不明白,明明施盛德都已经被抓了,又是怎么成功越狱的?  想不明白,丈夫不畏凶险,以命换命,到了媒体舆论面前,怎么就变成非法分子?  想不明白,这权势利益,当真就比人命值钱?  更想不明白,恶人已然坏事做尽,做绝,却依旧逍遥法外。  是不是真的就不能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人,是不是无欲无求,不争不抢的,就一定会落得让人心寒的结局。  施盛德,施远成,殷时青……  还有……谁?  当白思东和单明旭把那晚的所有经过告诉她时,她脑中就已经串出了一条线。  一定还有一个人,不,也许不只一个人,在施盛德的背后,狠狠的利用完了施盛德,想要把自己摘干净。  苏小萌深吸一口气。  双双和煌煌被殷梦和单明朗抱着回了君苑,兄妹俩哭的累了,便睡了。  殷家二老自那晚倒下后便没再起来过。  守灵三天,苏小萌在木棺前待了整整三天。  偶尔吃一点喝一点,也都在木棺面前。  三天,殷宅的门再没打开过。所有宾客都被拒之门外,这是苏小萌的决定。  小萌就一直看着那只残臂,一直看着……  三天一过,这只残臂会被当成丈夫的全部送去火化。  就这么贸然又突兀的……一丝念头就从她脑中闪过。  如果化成了灰,就什么都不剩了。  “小舅妈,你在干什么?”  屋外的天黑了,灵堂里只剩苏小萌一人,单明旭进来的时候就见苏小萌把那残臂从木棺里拿了出来。  小萌定定的看着单明旭,良久,轻声开口,问道,  “明旭,这截手臂有没有让法医做过鉴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