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36殷时青想要,就给他吧(6000+)

536殷时青想要,就给他吧(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6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一句话撂下,方才还吵得不可开交的厅堂,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厅堂里殷家的三个大家长,一双双看尽世态的老成目光落在苏小萌身上。  而殷时兰殷时桦这些论辈分和苏小萌同等的姐妹,这会儿心里也不禁升起一股不同于往常的情绪。  单明旭就站在苏小萌的身边,肃穆着一张棱角分明俊俏帅气的面孔。  穿着身军装的他,非常应景的成为苏小萌身边最坚实的护卫。  殷时青冷着一张脸,而施海燕此时涨红着一张脸,涂抹过口红的唇气的动了动,想说点什么,最后却愣是气的出不了声。  “时青大哥这么聪明,又这么精于算计,弟媳刚才说的那些,您不会不知道吧?”  “苏小萌,老四当初选你做老婆的时候,我着实松了一口气。”  殷时青往前迈两步,再想多迈一步,单明旭前跨一步,当时便横到了殷时青面前。  殷时青瞥了眼单明旭,浅吸了口气,目光重新落到苏小萌身上,  “我曾以为他会选一个有权势有地位的豪门之女,或者是一个能在其他方面给他得道助力的妻子,谁知他却选了你。”  “不过那时候,我的确是松了一口气。”  殷时青不掩饰自己心里那点阴暗的算计。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小萌不由笑了一声,正色看向殷时青,  “我丈夫是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事业也好,权势也好,他只凭自己双手打拼,和某些把婚姻都算进自己利益得失中的人不同。”  说着,苏小萌的余光还很适时的瞄了施海燕一眼。  显然,施海燕的脸色更难堪一分。  殷时青拳头微微攥紧,  “我果然是看错了……”  “……”  “老四的运气果然好,就是随便睡了个女大学生,也能给他睡出一个总理外孙女。”  殷时青这话说的难听之极,听得一旁的殷梦都忍不住想上前打人。  但苏小萌却微笑着接过这句话,  “这话我就当夸奖了,在选妻子上,我的丈夫的确运气好,比时青大哥你精挑细选还挑出个死刑犯妹妹好太多了。”  “苏小萌!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我——”  施海燕抄起茶几上精雕细琢的烟灰玉缸,手一甩就朝苏小萌毫不留情的扔了过去!  苏小萌站在那连躲都没躲,只见单明旭长臂一伸,直接就接住了那烟灰玉缸,接完不算,反手又扔回去。  “啊——!”  一切发生的太快,施海燕这边都还没来得及把满腔怒气冲苏小萌发出去,那边却看到自己丢出去的烟灰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又朝自己扔了回来。  捂着头便是一阵尖叫。  烟灰缸并未砸中施海燕,只是从施海燕的脑袋边上擦了过去,而后落在了厅里的地毯上发出一阵闷声。  短暂的一个小插曲。  向来冷静过人的殷时青是清清楚楚的把苏小萌的反应和自己妻子的反应都看进了眼底。  一对比,顿时油然而生一股子羞恼。  苏小萌淡淡然的看着殷时青,就这么淡淡的,定定的看着他……  话不多说,却就是看的你浑身不舒服。  这瞬间,殷时青在苏小萌的身上看到了那个已然死去的四弟的影子。  “但愿头七过后,你们能商量出一个聪明的决定,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玉石俱。焚,大家都落不到好。”  殷时青说完,便径直往外走去,施海燕余惊未消,见丈夫抬腿走了出去,连忙踩着高跟鞋小步“哒哒哒”的跟上。  殷时青夫妇一走,厅里的气氛不再那般剑拔弩张,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但一种消极的,抑郁的氛围依然笼罩。  苏小萌看向殷绍庭,  “三叔,您没事吧?方才有没有伤到哪儿?”  殷绍庭摇了摇头,  “没事……三叔还健朗着呢。”  “那就好。”  苏小萌民了下唇,看向坐着的三个长辈,  “方才情急,小萌并没有要无视长辈的意思,原本两个叔叔和小姑都在这,轮不到我说话,只是我看两个叔叔和姑姑年纪都大了,加上因为时修的事情,你们心里也难受。”  “真要吵架,那也是小辈挡在前头,如果两个叔叔和小姑心里有——”  “萌萌,你说的很好。”  这回开口的不是殷绍庭也不是殷绍裙,而是殷绍槐。  殷绍槐一直以来的确是心有偏颇,可他并非不明事理的顽固老头。  殷家一步步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可近两年来大事小事却接连不断的发生。  身为殷家的大家长,如果还不想办法揪出问题在哪儿,那就真的太糊涂了。  善于察言观色,仿佛是流淌在殷家人血统里的长处。  殷绍槐见苏小萌前一刻毫无退意的和殷时青相怼,心里的确是隐隐有些怒气,这仿佛是不把他们这些大家长看在眼里,仿佛是觉得他们这些人都老了,没用了……  又觉得这苏小萌现在是在强出风头。  可没有想到,殷时青夫妇离开后,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为自己的言行感到抱歉。  殷绍槐无法把眼前这个明事理,懂分寸的年轻女人和当年初入殷家家门时的那个冒失畏缩的小女孩儿重叠。  “说得很好……做的也很好……以前叔叔姑姑们凑在一起,都说你这个小丫头忒好命,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能嫁给老四……”  “现在看来,老四娶了你,是他上辈子积了德……诶……”  殷绍槐长叹一口气。  心里头为自己当初并不看好苏小萌而感到好笑和懊悔。  同时……  他心里也燃起一抹希望。  苏小萌听殷绍槐这么一说,便松了口气,而后继续道,  “方才我私自决定让殷时青三日后再来,也希望叔叔和姑姑们不要生气。”  殷绍裙看向苏小萌,  “殷时青大逆不道,根本不把父母长辈放在眼里,这般的狼心狗肺已经足够让我们寒心,方才你和殷时青夫妇说的字字句句,我们都听着。”  “二哥说得对,你说的很好,做的也很好,我们又哪里会生你的气?”  “只是小萌……我想知道,你让殷时青在老四头七后来,说是会做出一个决定……那这个决定……”  “小姑……”  苏小萌看向殷绍裙,“这个决定,得让爸妈做。”  “……”  “二叔,三叔,小姑……你们是殷家的大家长,但家主之位的继承问题,还是得由父亲和母亲做这个决定。”  兄妹三人都沉默了下来,点了点头。  “我想先上楼看看爸妈。”  “你去吧。”  苏小萌回头叮嘱了明旭明朗,让他们照顾好几个长辈,而后径自上了楼。  她敲开老夫妻的房间。  两张床并排摆放着。  殷绍辉躺在床上,手上挂着点滴,正在输营养液。  周梦琴则是靠在床头,精神要比殷绍辉看起来好一点,但也只是好一点。  原本就瘦的老太太,经受这几天的折磨之后,身体仿佛成了一副枯柴,看的苏小萌心疼不已。  这几日忙着丧葬的事情,小萌也一直没能有机会和老爷子老太太说上话。  周梦琴见苏小萌进来,垂暮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她头上……  苏小萌察觉到她的视线后,忙摸摸自己的头,憨笑道,  “已经长黑了。”  周梦琴深陷的眼窝里,浑浊的眼,当时就红了。  一夜白头已然让老人家心痛不已,此刻苏小萌强装的坚强,让老人家心里更不是滋味。  殷时青夫妇一大早便来了,厅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说了些什么,她听得清清楚楚。  “让你受苦了……孩子……”  周梦琴朝她招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苏小萌眼眶一热,险些就没忍住。  她已经不想再哭了。  哪怕丈夫生死未卜,哪怕她这一颗心紧紧悬着丈夫……她也不能再哭了。  殷家上下流的眼泪实在太多了。  苏小萌坐在床边上,和周梦琴冰凉的手相握着,她看了眼躺在里铺的殷绍辉,  “爸他……总这样是不行的,妈,您要劝劝他,要吃点东西。”  周梦琴叹息一声,  “你还说他?阿素说你这几天几乎也是什么都没吃,连水都喝的很少。”  “但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吃饭。”  苏小萌打起精神,看向周梦琴,  “妈……你们不能倒,你们真的不能倒……如果你们倒了,就没人能撑着我了……”  “时修一走,就已经有人开始欺负我,如果你们再一蹶不振,如果你们再有个三长两短,真没人护着我了……”  苏小萌嘟囔着说着,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周梦琴鼻子一酸,心头是暖的。  她哪里不知道眼下的苏小萌,完全可以撂下殷家这烂摊子不管。  她的父母都还年轻,白家老爷子绝不会亏待外孙女还有两个曾外孙子。  苏小萌只要心一狠,就可以带着怀瑜和瑾兮回白家,完全不管殷家这一堆破事。  她犯不着和殷时青这样怒目相对,据理力争。  周梦琴看着苏小萌这孩子……越看心里头是越难过。  她平复了一下酸楚的心绪,紧紧握着小萌的手,她看着她,  “你刚才在楼下和殷时青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妈,我……”  “殷家家主继承的问题,的确该由我和老头子决定,但现在……我们听你的。”  “……”  苏小萌心下一怔。  “你能当着殷时青的面把话放出,心下必定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的。”  苏小萌抿了抿唇,  “是,我的确是有点想法,但我毕竟年轻,很多你们所看重的东西,在我看来,也许没有那么重要……”  “……”  她看向周梦琴,眼里有些犹疑,  “所以我并不想着我的想法能起到什么作用,家主继承问题,还是……”  “你看着妈。”  “……”  “妈现在明明白白的和你说,殷家的家主继承问题,你来决定。殷家历任家主都由长子男嗣继承,但也不是绝对不可动摇的。”  “……”  “时兰也好,时桦夫妇也好,还有……你,都可以。”  周梦琴神情笃定。  “如果妈真的要我说,那我就说了。”  “好。”  “家主之位,就给殷时青吧。”  “……”  周梦琴握着苏小萌的手蓦地就松了,她两道淡淡的远山眉此时拢着……  一旁的殷绍辉尽管躺着,但并不是昏迷,儿媳妇说了什么,他同样听得清楚。  苏小萌在对上周梦琴不可置信的神情时,竟是又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重复的了一遍,  “殷时青想要,就给他吧。”  ——————  殷时青和施海燕离开殷家,上了车后,施海燕就开始喋喋不休,愤慨的怒骂着,  “苏小萌那臭丫头到底算个什么!她可真把自己当一回事!”  “她骂我们是乱吠的狗?!是谁给她的胆子,我一定要这臭丫头死的很惨!还有那个单明旭,那个混小——”  “够了!”  施海燕气急败坏,但殷时青还不算彻底失了理智。  他胸口也堵着一口气,只是这一口气堵的原因,一半是来自身边这个满口怨气的妇人!  “你凶我干什么!”  “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贵妇的德行?你被一个黄毛丫头三言两语就给气成这样?!”  “……殷时青,你什么意思?”  施海燕眼角都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她一脸震惊的看着冷着一张铁青的脸的丈夫。  殷时青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屏住气。  他在想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施海燕却耐不住这口气,手一伸就推了一下殷时青,  “你闭什么眼,装什么死!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此时额头边青筋突突直跳的就是殷时青了。  厉眸一瞪,殷时青一双寒眸直直射向施海燕!  “……”  一时间,施海燕闭上了嘴,车内的氛围几乎是降到了冰点以下。  见妻子消停了,殷时青这才重新闭上眼,身体微微后倾,靠在车后座上。  施海燕看起来是被苏小萌气的不淡定了。  而殷时青呢……  其实也憋着一肚子气,只是,他擅长隐忍。  在殷家这么些年都已经忍过来了。  好不容易弄死了殷时修,马上就到了双手接收结果的时候。  这些许的时日,他还能忍不了?  等他坐上殷家家主的位置,第一个就是要把苏小萌和她的那两个孩子赶出家门!  殷家的家规在手,这殷家上上下下,凡是曾经看不起过他的人,都会被他狠狠的撵出去!  谁是殷家人,谁不是,全由他说了算!  殷家的老宅也实在太破了,他要好好的改造一番!  殷时青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幅蓝图……  距离殷时修头七过去也不过只有三天。  他耐心等待便是。  ————  三日后。  殷时青和施海燕吃完早饭,穿着盛装便又到了殷家老宅门口。  此时太阳高挂在天边,十点的太阳,带着初升的朝气以及一丝炎烈。  两人乘坐的车子还没开进殷宅,只见殷宅外停着好七八辆车子。  “怎么回事?”  施海燕他们的车子缓慢开进去,也没受阻。  但开进去后,也就停在了大门边上,施海燕看到一众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出来了。  殷时兰和殷时桦扶着周梦琴,单明朗和单慕南扶着殷绍辉。  两个老人今天的精神状态比起三日前要好很多。  殷绍辉拄着拐杖,脸色虽差,但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施海燕有点看不懂眼下的状况,不自觉的喃喃问出口。  殷时青眸子微微眯起……他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心里无法相信。  他下车,施海燕忙跟着。  殷家上下连带着佣人三十多号人这会儿红红火火的往外搬着行李。  吆喝声不断。  殷家二老看到了殷时青和施海燕,可是只字没说,就这么直直的往前走。  “老爷子,老太太!”  殷时青见他们不说话,只好自己开口。  然而二老依旧像是没听见似得,在女儿们的搀扶下上了车。  殷时青眉头拧起。  而殷家的其他人,从小辈到家里的佣人都和殷家二老态度一致,完全的把殷时青和施海燕给漠视掉。  殷时青和施海燕就僵在一旁,看着装好了行李的车子,一辆一辆的开走。  载着殷家人的车子也一辆一辆的开走……  门口的老门卫见人都走了,摘了帽子,脱了门卫的制服,放在一旁的凳子上,斜睨了眼殷时青,也走了。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  殷时青深吸一口气,和施海燕一起走到了正苑,殷宅似乎空无一人,但也只是似乎。  正苑正厅里,苏小萌就坐在沙发上,单明旭在厅里晃荡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