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37以退为进(6000+)

537以退为进(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6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青深吸一口气,和施海燕一起走到了正苑,殷宅似乎空无一人,但也只是似乎。  正苑正厅里,苏小萌就坐在沙发上,单明旭在厅里晃荡着。  殷时青和施海燕急匆匆从正门进来。  只除了正坐在沙发上的苏小萌以及百无聊赖般在厅里晃着的单明旭,再没有一个多的人。  这场面不出殷时青所料……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  苏小萌见他们来了,端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并没有站起来,只是纤手一伸,  “坐吧。”  施海燕瞪着圆眸,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年轻女人,仿佛从容坐在那的苏小萌身上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殷时青面无表情的走到那宽大的皮沙发边,坐在苏小萌的对面。  施海燕跟上。  那仿佛能折射出人影的烤瓷茶几上,放着几样东西。  “象牙杖,殷家族谱,老宅地基……”  殷时青的视线将茶几上的东西一一扫过。  “象牙杖是殷家家规家训的象征,殷家族谱承载着殷家祖祖辈辈的名姓,血脉,这是老宅地基,这是老宅地基的转让合同。”  “你这是什么意思?”  殷时青冷眼看着苏小萌,眼里跳跃着的是隐隐的怒火。  苏小萌微微一笑,  “看不明白?殷时青大哥,恭喜啊,你如愿以偿了,隐忍这么多年,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成为殷家的家主么?”  “苏小萌!你算个什么东西!”  殷时青拍案而起!  苏小萌从容坐在那,她的视线平静的落在茶几上的东西,头顶上是震怒的殷时青。  一个年纪两倍多于她的中年男人。  “老爷子半生戎装,在枪林弹雨里保家建国,用累累功勋得到荣誉名声……利益。这殷宅是国家给他的。”  苏小萌不急不缓的说着,  “老太太更是了不起的国家第一女外交官……老夫妻俩人为国为民做了多少,为了这个承载了几百年厚重历史的殷家又做了多少……”  “最终却养虎成患,上演了一幕活生生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苏小萌抬眼,目光清明,漆黑的瞳如黑曜石般精光熠熠,  “故事里,那条给蛇取暖的农夫最后被蛇给咬死了。没人同情那个愚笨的农夫。”  她站起来,穿着细高跟的苏小萌,站直了身体并不比殷时青矮多少。  两人目光平视,  “那些贪婪凶残的毒蛇开始纷纷效仿着故事里那条蛇,做着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事,反正……人们最后只会耻笑那个傻傻的农夫,而不是谴责毒蛇的贪婪和恶毒。”  “可是写故事的人太腹黑了……”  “以农夫的死作为结局,而不写毒蛇的下场。人们在唏嘘着那个可怜的滥用善良的农夫的同时,也都忘了那条毒蛇……”  苏小萌眨了下眼,定定的望着殷时青,  “等到来年冬天……那毒蛇没有想到,这一年的冬天会比上一年还要寒冷,即便是缩在洞里也暖和不了,河水结冰,它游上岸,却发现地面,土壤都结了冰,贪婪的毒蛇再次被冻僵。”  “来往行人见着了都远远绕开,他们一看到这条毒蛇,脑中立刻就会出现那个被蛇咬死的可怜农夫,没人愿意得到和那可怜农夫一样的下场……”  “那条毒蛇就这么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人,它满心期待那是又一个善良到可怜可悲的农夫,它甚至悻悻然的想着,这些人真不记教训!”  “可它等到的不是一个瑟缩的瘦弱的农夫的怀抱,而是锄头的冰凉的刀刃,切下了它的头。”  “……”  施海燕听的心都凉了半截。  “世人嘲笑农夫的可悲,冷血的毒蛇也在嘲笑,可冷血的毒蛇忘了,世人没有遇到需要农夫帮助的困难,它却可能再次遇到,而这世上,像农夫这样的傻瓜,太少……”  苏小萌讲了一个故事,空荡荡的殷家,回响着苏小萌轻轻淡淡的声音。  故事说完,她澄澈而蓄着精光的视线依旧定定的落在殷时青身上。  “你把我想成了那条蛇?你觉得我爬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终有一日,还会经历落魄无助?”  “我只是在讲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至于殷时青你是不是要对号入座,那是你的事。不过有一点我想说……”  苏小萌正色,  “如果殷时青你是那条毒蛇,那我就是用锄头切下你脑袋的人。”  “……”  殷时青神色冷漠着,两人目光相对着僵持了十几秒后,殷时青嘴角轻轻往上拉了一下,  “那我可真要拭目以待。”  说完,他拿起茶几上放着的那本厚重的,长长宽宽用牛皮绳绑着的族谱。  拿在手上,还能闻到墨汁经年沉淀下来的那股子经久弥香的味道。  殷时青沉着双眼,他扯开族谱,冷笑一声,“唰”一下!族谱就这么被撕成两半!  “把殷家家主的位置给我,却让整个殷家的人都搬走,空留一座宅院给给我,苏小萌,你可真不愧是老四的妻子……折辱的手段,一套接着一套。”  殷时青说着的同时,族谱又在他手上被分裂成数片。  那张板着的脸,这会儿才露出一丝快意,  “老爷子和老太太当真是讨了个好儿媳妇,不知道你和老爷子老太太说起,这殷家数百年的家族名姓被我撕成粉碎时,会是什么表情,不知道……"  "他们又会是什么表情!”  被撕成粉碎的族谱被殷时青随手往空中一扔,碎成纸屑般的家谱像雪花般纷纷落下。  “写着你殷时青名字的殷家族谱,本就是殷家百年来最大的耻辱,撕掉,也好。”  纸屑散落,苏小萌淡淡然说道。  殷时青嘴角牵扯出来的那一丝快意,因着苏小萌丝毫未动过的神情而显得有些僵滞。  胸口憋闷的气没能发出去,殷时青拿起茶几上的象牙杖,狠狠砸在茶几的边角上,想要借着茶几的边角将这根象征着殷家家规家训的象牙张给折断!  谁知……  那烤瓷茶几被打掉了一小块烤瓷,而象牙杖却没有折断。  殷时青也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结果。  单明旭坏起来没有根,哼笑一声,轻蔑之意毫不掩饰。  苏小萌并未嘲笑他,只是借机道,  “殷家族谱能撕碎,象牙杖你想折总有办法能折断,可殷家人的家风气节,殷家历代长辈积累下来的功业,名望,声誉,你毁不掉。”  她拿起茶几面上的那一纸宅基地转让书,横在殷时青眼前,  “你要真有本事,就把这一纸转让书撕掉。一边不屑于把你养大的殷家的种种,一边却又惦记着殷家的千亿财产……”  “殷时青,你可真不够爷们。”  苏小萌看了眼手里的转让书,上面明晃晃的签着殷绍辉和周梦琴的名字,随手一扔,扔回茶几上,  “一座空宅而已,给你就是,家主,一个名头而已,给你就是,现在,你就是想把这偌大一座宅子改成歌舞厅都可以。”  “……”  “转让书签好,去做房产登记的时候我们再见。走吧,明旭……”  苏小萌说着,拎起沙发上的小包,踩着这满地的碎屑。  从施海燕身边走过的时候,她漫不经心道,  “有的人,他以为自己什么都得到了,其实不然,连人性都没了,身边伴有千亿财产,那也不过是用来埋葬他的坟上土……”  “……”  “……”  苏小萌和单明旭径直离开了殷宅。  两人并排走着,明旭的脚步要比苏小萌慢一些。  从主宅走到正门门口也要二十多分钟。  她看着这一路红砖堆砌的墙面上,斑驳裂痕是岁月侵蚀过的痕迹,爬山虎的藤蔓叫嚣着又一年夏季的到来。  嫩芽新生……  这一路,沿途种着很多古朴的大树。  “我想起三年前的冬天,你小舅第一次带我来家里的那天,这些古朴的大树枝干秃秃的,不像现在,渐渐枝叶繁茂。”  “我惊叹于如今还有人住着园林一般的家,到住宅处还要坐电瓶车……"  "他耐心的和我解释殷宅的来历,讲着园林各处的风景……”  “这宅内的一切装饰都很朴素简单,一改我心中既定的土豪印象……”  “第一次见到年过六旬的老林管家,年轻有火力的阿素,还有宅子里的花匠,厨娘……”  “三年多……这里仿佛没有一点变化。只可惜……物是人却非。”  苏小萌喃喃着,心下不无感慨。  她走到墙边上,摘了一片小叶子放在手里把玩着……  低头看着小叶子时的模样,依旧像个稚气未退的少女。  她低着头,喃喃道,  “比起我,你,明朗,梦梦从小在这里长大,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单明旭神情飞扬,言辞笃定,  “在这里长大不假,但人空了,这就是一个房子而已,有人的地方才是家,人在,家就在,有什么好难受的?”  苏小萌仰起头,看向单明旭……  明旭的眼和殷时修很像,都是真正的,属于爷们的一双眼!  俏丽的鼻子挺着,纷嫩的唇弯起,  “对,没什么好难受的。”  苏小萌深吸口气,眸子坚定,和她说出来的话一样,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的。纵然这只是一座空宅子,也不能总让畜牲霸着。”  单明旭听了这话,丝毫没有怀疑苏小萌说这话的决心,他昂首挺胸,迈出属于军人的步伐——  “得令!”  ......................  苏小萌和单明旭离开正宅后,殷时青和施海燕坐在这空落落的厅堂里。  两人静默着坐了许久。  殷时青不说话,施海燕这会儿也不敢贸然开口。  一对中年夫妇在一个黄毛丫头面前吃的瘪已经够多了。  没人能料到苏小萌会给他们来这一手,也没人能想到殷家那几个老顽固竟然会同意让苏小萌这么干!  空无一人的宅院,所有的殷家人都离开这座宅子。  殷时青自以为这是一座对殷家上下而言都意义重大的宅子,竟是被如此轻易的放弃掉了。  家主……  何谓家主……  何为家主……  殷时青浑身打颤,再苛刻的家规,也制定不了人心走向,再严厉的家法无法抽打不曾犯错的人。  什么殷家家主?  “啊——!”  殷时青气的起身,拿起一旁的象牙杖就开始用力敲打着面前的烤瓷茶几。  他就不信折断不了这根象牙杖!  他连整个殷家的人都赶出了宅子!  他把殷时修都给弄死了!他竟制服不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施海燕见殷时青前所未有的暴躁起来,他疯狂的抽打着这根象牙杖,发出的阵阵撞击声都让人战栗不止。  终于,象牙杖断了。  殷时青气喘吁吁的站在那,手还紧紧的攥着这根象牙杖。  深邃的眸子,跳跃着愤怒的火光慢慢暗沉下来。  “以为离开了这座宅子,就都结束了?。”  “今天放弃一座宅子,明天失了殷时修的公司,我倒要看看这苏小萌究竟还有什么能耐!除了这一张嘴厉害以外,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  殷时青手一甩,把手中另外半截象牙杖重重扔在了地上。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三日前,苏小萌在殷绍辉和周梦琴的房间里,对二老说明自己的想法,  “殷时青想要,就给他吧。”  “……”  二老神情震惊,难掩心中的不平静。  周梦琴是说了家主的继承问题让苏小萌做决定不假,这是这个满头花白的老人,最后的一点坚持和任性。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 苏小萌做出的决定竟是让殷时青坐上家主之位,竟是要他们搬出殷宅……  “祖上的基业一点点堆积,几代人共同的努力,才成就了如今的殷家豪门。”  “小萌,如果这样,我和绍辉就是死了到了九泉之下也难以面对殷家的列祖列宗……”  “妈,你听我说。”  苏小萌在坦白自己的想法之前就已经料想到二老会有什么反应。  但即便如此,她也还是说了。  “殷家几百年的厚重历史,一代又一代殷家人的传承……传承的到底是什么?”  苏小萌目光谆谆的看着周梦琴,  “我认识时修是一个意外,可是和他相识,和他相知,到后来成为夫妻,日日相处间,时修让我感觉到的不是一个富家子弟的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不是一个颇有成就的企业家的雄赳赳气昂昂。”  “我知道有无数人说他狂妄自大,可我也是亲眼看到他在路上搀扶过腿脚不便的老人。”  “我知道他有洁癖,家里可能需要两到三个佣人来打扫整理,可我也见过他不怕脏累,亲自到工地上慰问工人。”  谈起殷时修,苏小萌的脸上永远都闪着不由自主的骄傲自豪,  “妈,我是从时修身上看到了所谓历史悠久的名门后代是什么样子。”  “……”  “是这一座大宅子彰显出来的么?是殷家人这三个字彰显出来的么?”  “……”  “不是,殷家人血脉里流淌着的所有优秀品质,是你们给的,是你们从祖辈那一代继承下来,再传承给子孙后代的。”  “殷时青想要成为殷家的家主,那就让他当好了。”  “殷家有无数的家规家训,是这些家规家训警戒着殷家子孙,不是这座宅子,不是所谓的家主的名头。”  “时修以前就对家主这个位置没什么想法,可殷家上下,却无人不敬重他,不崇拜他。”  “哪怕殷时青是殷家的老大,哪怕殷时青年长许多,哪怕时修他只有三十多岁。”  “殷家没有哪条家规规定,殷家人必须住在殷宅,不是吗?”  “总是他继承了殷家家主之位,那又如何?我喊他一声家主,又如何?所有人都喊他殷家家主,这又如何?”  “不过一个名号而已,不过一座宅子而已。”  苏小萌说了许多,但殷宅于周梦琴和殷绍辉而言,要这么轻易的放下,终究没有那么轻巧。  他们一直沉默着……  苏小萌也不着急,只是等。  良久,躺在床上还在输着营养液的殷绍辉哑着嗓音开了口,  “照萌萌……说的做吧……”  周梦琴面露诧异,深吸一口气,而后轻轻吐出,  “这个家还是老爷子做主,既然他说照你说的做,那就照你说的做。”  苏小萌握紧周梦琴的手,  “我们不是在退让,妈,我们是在以退为进。”  “……”  “时修不在,接下来会有太多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朝我们砸过来,我们暂时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和殷时青争执。实在还有太多的事情要比殷时青来的重要。”  “……”  “适当的退让,对我们,百利无一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