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38不能弱,不能怯,不能错(6000+)

538不能弱,不能怯,不能错(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0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0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538不能弱,不能怯,不能错  那天,苏小萌花了很长的时间和殷家二老交流。  周梦琴和殷绍辉多半只是听着,只是偶尔在对苏小萌说的话有所疑虑时,他们才会插着问上一两句。  等苏小萌把眼下殷家,殷氏的情况和形势讲给二老听后。  二老才算是彻底明白苏小萌这么做的用意。  待她离开后……  周梦琴和殷绍辉又不免心中感叹——  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慢慢过去,不饶人的岁月让他们已经经不住太多的悲伤情绪。  老四的死讯传来,山崩地裂般的绝望直接将他们压倒,哪里还有多余的气力和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苏小萌坐在他们床边,耐着性子,在他们想不到的时候,把眼下的形势分析了一遍。  周梦琴当初瞧不上,逮着劲儿奚落过的那个儿媳妇,现在已然成长到让人欣慰的地步。  可是……  两行浊泪顺着周梦琴的脸颊淌下。  殷绍辉撑起身体靠在床上,抽过一旁的纸巾递给妻子……  “她才……才二十三岁啊……”  周梦琴一直以来都希望苏小萌能够快些成长,能够更好更大方更匹配的站在儿子身边。  可今天坐在自己床边的苏小萌,脸上本该洋溢着的,带着“苏小萌”这个标签似的稚气天真,褪的干干净净。  她的眼里的坚定,话语里的坚决,神态间的肃穆……是让周梦琴不能不心疼。  “我想让她成长,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是我们家发生的这一连串本不该牵连她的事情逼得她成长……绍辉,我真后悔……没来得及对她更好一些……”  “梦琴……”  “对她再好一些,再多呵护一些,再多鼓励一些……该多好……”  殷绍辉沉着眸子。  世上,终是有太多的事情让人难以捉摸,终是有太多的事件发展出乎人的意料。  .......................  单明旭开了辆军用吉普,苏小萌坐在副驾驶座上。  “小舅妈,你先眯一会儿,到殷氏我再叫你。”  “话说明旭,你这一直不回部队复命,没问题吗?”  苏小萌虽然对部队里的规定不太了解,但就是单明旭这一天要接上七八通部队上级打来的电话,她也能察觉的出。  这一身军装,身上还配着枪支……  总不能放任他在外太久。  “没事儿,对我来讲,现在没人能比你更重要。”  “……”  “我没救得了小舅,要是再让小舅妈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真是要切腹自尽了。”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  “什么三长两短,尽说乱七八糟的。出门的时候,保镖我都会带着,如果真有需要你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  “你是个军人,你的所作所为总得要对得起你身上这身军装吧?”  单明旭开着车,目光直直的看着前方,没应她也没吭声。  车子开到殷氏大楼外,单明旭叫醒了短暂休憩中的苏小萌。  小萌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殷氏股东大会召开时间是十二点半,眼下十二点不到。  小萌下了车,这边车门还没关上,便听单明旭道,  “小舅妈,我回部队。”  苏小萌扬了下眉,而后冲明旭点了点头,  “恩,我这边你放心,保镖会一直跟着,我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你爸妈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我,所以——”  “我去部队复完命,就回来,谁保护你,我都不放心。”  “……”  单明旭说完便把车门顺手关上,正准备开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摇下车窗。  “还有事?”  苏小萌问。  “浮……浮——算了,没事了。”  说着,单明旭又把车窗给摇了起来,而后踩下油门就开车走了。  苏小萌眨了眨眼,不太明白单明旭的意思,也没再多想就进了楼。  单明旭想说的其实是让苏小萌照顾一下浮笙……  但一想到苏小萌和浮笙并不认识,这两天搬家,也没有介绍浮笙给苏小萌认识,现在冒然让苏小萌去照顾浮笙,难免唐突。  二想到苏小萌眼下已经有足够多的事情要忙,再让她把浮笙挂心上,单明旭自己也有点开不了这个口。  爸妈……应该还是会好好照顾好浮笙的吧……  单明旭只能这么想。  .........................言情乐文小说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苏小萌站在殷氏大楼门外,她仰起头看着目不到顶的办公大楼,层层楼面上的玻璃都闪着镜光。  她穿了件中袖的丝质白衬衫,除了喇叭状的袖口以及领口处勾了条黑色丝带,衬衫没有多余的装饰。  下身穿了条黑色的九分背带裤,黑色的背带背在肩膀上,双手插在裤袋里。  九分裤露出她纤细极具骨感的脚踝,踩着双米灰色的细高跟。  长而卷的黑色头发散落在肩膀上。  她迈出稳健大气的步伐,踏进了丈夫一手创造的商业帝国!  殷氏股东大会今天召开的消息早就被散布出去,新闻媒体的记者们,耳朵鼻子更是灵敏至极。  伴随着殷氏股东大会召开的消息,还有殷氏集团旗下研发的新型电子芯片的发布。  这是殷氏科技研发部门以及市场部门早在殷时修出事之前就已经拟定好的行程。  原以为行程会变,苏小萌却让陈澜对公司里各个部门的行程不做任何变动,能在既定时间范围内完成的,就在原定的日程上完成。  殷氏集团的多媒体会议大厅内,此刻已经坐满了人。  除了殷氏的各大小股东,公司内部的高管,得到殷氏股东大会召开消息的各大媒体还有不少殷氏集团的合作方代表。  殷时修的死讯,以及之前对殷氏集团总裁死因的猜测,早就让那些和殷氏有直接利益联系的企业提高了警惕。  尤其是殷氏集团股票近日以来的波动,更是让很多中小型合作企业抱起了合作观望态度。  也正因此,今天殷氏集团股东大会的召开,所有的会议内容都显得弥足重要。  苏小萌抵达殷氏,先去了总裁办公室。  陈澜早就把会议的所有章程全部梳理清楚,一会儿股东大会上可能用到的文件材料也都准备妥当。  “夫人,还有二十分钟。董事会的成员应该都到了。媒体方面人也都齐了,国外分公司的执行高管十点前也都抵达公司了。”  “恩。”  苏小萌应了声,她站在偌大的总裁办公桌前,面前的落地玻璃窗外,艳阳高照,有些刺眼……  她眉头轻皱了一下,陈澜没有忽视这个小细节,正想去拉窗帘,苏小萌却伸手拦住,  “这点阳光都经不住,那一会儿足够闪瞎人眼的闪光灯,怎么办?”  她双手撑着桌面,视线是落在面前的会议章程表上……  “夫人……?”  陈澜见苏小萌站在那一直没有动,不由喊了她一声。  苏小萌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这才重新抬头,  “走吧我们。”  陈澜再看清她的脸时,终是发现了她神情里的一丝不自然,也终是意识到……  这几日他和苏小萌一直是电话联系,她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对殷氏有一个更宽更广更全面也更深刻详细的了解。  而这无疑是对一个从未接触过商业运作,公司管理方面的年轻女人的巨大挑战。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殷时修死去的悲伤痛苦中时,她还有理智去思考,去判断。  她的强悍,坚韧一下子就刷新掉了她曾经的不经事和天真无知。  以至于陈澜看着眼前的苏小萌,并不是把她当成苏小萌,而是把她当成了殷时修。  那个天塌下来也从容面对的,优秀睿智到让人发指的男人。  以至于陈澜完全忽视了苏小萌此刻心中的不淡定和紧张。  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整个殷氏帝国的所有股东,董事成员以及殷氏上下近百位高级管理人员。  不仅如此,容靖带着容氏集团法务部早就蓄势待发。  纵然殷时修早在容靖拿到那纸股权转让合同之前就已经将殷氏股权转移到了苏小萌名下。  纵然她现在是殷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和殷时修之前的地位一样。  可……当真是一样的么?  一如苏小萌毅然决然的将整个殷宅都丢给殷时青一样……  她现在手上握着的也不过相当于殷时修丢给她的“殷宅”而已。  殷氏的董事会,还有那些领着高薪水的高级管理层。  没有人会像个傻瓜似得接受一个空有股权却没有实力的老板的领导。  她不能弱,不能怯,不能错。  她只要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这些精明的才干们捕捉到。  这个残酷的商业战场,哪有那么容易?  陈澜不是没想过他来面对,可是当他意识到,整个殷氏之后的发展都和他的言行,决断直接挂钩时,他有点慌了。  因为他的上面,没有殷时修。  如果他出了错……他担待不起这个后果。  当苏小萌毅然决然的要出面的时候,他在敬佩苏小萌胆识的同时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殊不知……  他这个跟着殷时修在商场上摸爬打滚多年的老干部都对这样重要的场合心生怯意,更不要说苏小萌这个“门外汉”了。  关公面前耍大刀……也许就是今天苏小萌所要做的事情的本质。  而这些……  苏小萌一开始就很清楚。  没有退缩的余地,这是丈夫十多年的心血,是丈夫创造的商业帝国。  她不能在他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努力成就的一切被别人剥夺。  一直以来,都是殷时修在守护她。  守护她的纯真,守护她的感情,守护她的生命,守护她的父母,守护他们的孩子,守护着她所珍惜的一切。  现在,轮到她了。  她纵是没有殷时修的本事,也总得尽她所能。  他能为她的父亲付出命的风险,她又有什么不能为他做的?  ————  殷氏集团的多媒体会议大厅,此时人头攒动,台下几百个座位座无虚席。  前排的重要位置坐着集团的董事会成员。  企业高管坐在董事会成员后方。  到场的人都在公司秘书和宣传部门人员的安排下就坐,根据来人的身份,地位。  唯一和在场所有人显得不太一样的便是容靖。  容靖带领的法务团队依照着秘书的安排就坐,然而容靖本人却是径直坐在了殷氏董事长的位置上。  总秘书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容靖换一个位置,容靖却是不肯。  不仅不肯,容靖甚至面带微笑着,调戏起了年过三十却风韵十足的女秘书,  “换可以,秘书女士总得拿点东西来换, 一个吻怎么样?”  殷氏集团的总秘书,跟着殷时修也算是什么场面都见过,正儿八经的被人这么戏弄侮辱,还是头一回。  看得出女秘书面色绯红,压着羞愤和蕴怒。  “看你这样子,不情愿啊?不情愿的话,那就算了。”  容靖耸了下肩,表示自己已经给出让步,但这位女秘书却并不领情。  正当总秘书尴尬的不知所措时,厅内一阵躁动,从会议厅侧门进来的便是苏小萌。  她身前两个保镖,身后跟着陈澜以及金清越律师。  苏小萌原本散落的头发在颈后扎成了一束,整个娇俏的面容显得更加精致干练。  大眼明亮,唇红齿白,她目光炯炯的往台上走。  才刚下台阶两步,便有记者拿着话筒涌到了过道上,嘴巴一张,叽里呱啦的问题就已经问出口。  只是苏小萌没有丝毫要回答的意思,走在她面前的保镖很快便将记者拦到过道两边。  小萌从进来时,便看到了坐在前方的容靖。  他依旧喜欢花哨至极的衣服……  身旁的总秘书板着一张脸,脸色显得很是难看。  苏小萌看到容靖所坐的位置,便隐约猜出问题所在了。  她一步一步走下来,停在容靖跟前。  他依旧有一张对男人而言过于妖艳的脸,漂亮虽漂亮,但眼里的歼猾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他笑意盈盈的看着苏小萌,  “好久不见啊,小萌。”  “容少今天倒是没穿成青花瓷啊,不过这个黑底祥云的西装……”  苏小萌十分不敢苟同的摇了摇头,  “看着真丧气啊。”  容靖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  上身用金丝勾勒出一朵一朵的祥云,原本这种金丝暗线镶嵌在男士服装里是为了彰显低调奢华的品味。  到了苏小萌嘴里却成了“丧气”。  容靖自然不会和一个只能呈口舌之快的女人一般见识。  眉眼依旧笑盈盈。  更为过分的是,当着苏小萌的面,容靖便有意无意的伸手去摸女秘书的臀部。  总秘书眉头紧锁,想发作但又——  “啪”一声!  容靖的手痛了一下后缩了回来,抬头,正对上一双眉目不羁的眼。  “容少爷,在哪儿耍流氓呢?”  苏小萌抬眼,看到不知何时从座位前面绕过来,一巴掌拍掉了容靖不安分手的白瞬远……着实吓了一跳。  “表哥……”  “恩。”  白瞬远应了声,目光依旧瞪着容靖,  “怎么?容少爷还不肯让位?这位置是你坐的么?”  容靖眼里依旧带着轻笑,对上白瞬远,眼底的笑意反而更加多了些,  “我现在是殷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你说这位置是不是我坐的?”  “你?”  白瞬远一脸无语,嗤笑一声后,二话不说,上前拎起容靖身上这花哨的西装,冲着保安便道,  “给容少爷找张凳子坐,殷氏最大的股东?那我还是宇宙之王呢!”  白瞬远并不知道容靖手里握有所谓的殷氏股权转让书的事,也对容靖和苏小萌之间的问题不了解。  带着奚落和嘲讽就把容靖给拎了出来。  容靖说起来是容氏集团的总裁,但到了殷氏集团的底盘,多少有点人少气势小。  他不着急,拍掉白瞬远拎着他西装的手,而后不急不缓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我往后坐可以,但白瞬远,你记住,一会儿你还得亲自把我从后座请到这个位置上来。”  “我表哥不会,我也不可能让我表哥来请你上位。”  苏小萌声音不轻不重,她淡淡瞥了眼容靖,而后看向总秘书,  “开始吧,罗秘书。”  “是,夫人。”  “陈澜,会议按照进程进行吧。让容少爷看看,谁才是殷氏的最大股东。”  苏小萌淡淡说完便坐到了方才容靖起身的位置上。  她冲身边一个中年股东微微颔首,  “欧阳董事,我是苏小萌,殷时修的妻子。”  “夫人,您好。”  苏小萌微笑,而后正色。  罗秘书上台,带着官腔宣布殷氏股东大会的开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