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67满心欢喜的事(浮笙明旭,6000+)

567满心欢喜的事(浮笙明旭,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69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1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小萌走到门外的转角处,见没什么人,便接起了电话,  “喂?”  “小舅妈,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外面开会,已经结束了,你总算是有消息了。”  “恩,有消息了,晚上来我家吧,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这会儿刚到北京,也正回家呢。”  苏小萌很想在电话里就问,可……  “好,那,那你路上慢一点,我们家里见。”  苏小萌抿紧了唇,脸上的表情有点紧张……紧紧握着手机,也有一瞬的失神,方才没敢多问,此刻竟开始琢磨单明旭电话里的语气,甚至开始揣测那语气会带来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方才见你上台解说策划的时候也没见你露出这么紧张的表情……谁的电话?”  “有么……”  苏小萌喃喃的着回答。  等回完才意识到问她话的人竟是刚刚从会议厅里走出来的容靖。  距离他五六步开外是容氏的策划团队。  此刻都阴沉着脸,不难想象容靖会把气撒到他们身上。  容靖是属于长得的确漂亮的那一类男人,能称的上漂亮的男人,多少有些中性化。  一双狭长的眼睛,眼形是那种坏坏的类型。  可偏偏这薄唇一勾,愣是生出几分妖孽般勾人的帅气。  苏小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坦诚过他长的很好看,只是这种好看并不对她的胃口。  她喜欢的……是丈夫那样的……  大眼,浓眉,眸光精锐,深邃,唇薄薄的,鼻子挺挺的,温和的笑意不疏远也不亲近。  恩,就是那样的……  苏小萌已经思念他到这般地步,看着一个和丈夫完全不同的人的五官,慢慢的,视线仿佛能这人的五官扭曲变化成丈夫的模样……  “这么看着我……苏小萌,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其实真算不上容靖自恋,苏小萌方才和单明旭打完电话,其实脑子里只有殷时修的消息。  面前容靖突然出现,也一时间没能把她的思绪给拉回来。  这不……  看着容靖的眼神让容靖起了误会。  苏小萌眉头微微扬了一下,并没有仓皇摇头,只是很淡很淡的解释道,  “没,我只是想起时修了。”  “……”  容靖本以为苏小萌会怼他一下,谁知……坦诚的这么让人不舒服!  苏小萌收回自己飘远的思绪,“我先走了。”  容靖也没拦。  陈澜已经把车开了过来,苏小萌上了车,  “送我去单家。”  “好。”  ……  容靖站在门口……  身旁的特助走到他身边,  “这个女人……可真不简单。”  容靖双手插在裤袋里,“时修哥的眼光摆在这,我应该要有所防备才对……还是看轻了这小丫头。”  另一个男人咂了咂嘴,  “可惜这么年轻漂亮的,已经是一个小寡妇了。”  “是啊……话说这要是谁娶了她,这嫁妆会不会就是这整个殷氏集团啊?”  “我靠!想想也是啊!这女人……”  身遭的人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碎言碎语的谈笑……却听进了容靖的耳朵里。  他摸了摸自己冒着些许胡茬的下巴,看着轿跑离开的方向……漂亮的眼睛的确闪着意味深长的邪光。  整个殷氏集团作为陪嫁……  ————  单明旭没想到自己出一个任务,这一出就是半个月。  任务结束回来复了命。  游艇的黑匣子里的内容已经被全部解码解出来。  单明朗得了信息,军装都没脱,便往家里赶。  他知道,苏小萌已经等了太久,不只是苏小萌,他也一样,这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有了一个小小的落点。  抵达单家的时候,是傍晚五点不到。  他风尘仆仆的回来……这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车子靠近的声音,等了一下才发现是父亲开了车从外头回来。  单慕南把车停好,见到穿着军装站在门口的单明旭也是愣了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  单明旭抓抓又短又刺的头发,上前提过父亲拎着的蔬菜,  “爸,你去菜市场了啊?”  “恩。”  单慕南虽说是个大文豪,一身的书生气,其实很寡言。  明朗明旭小的时候,单慕南对他们很严格,教育的话说的不少,倒是随着明朗明旭一点点长大。  寡言的父亲似乎变得愈发的沉默。  单明旭现在调回北京后,回来的机会多了,但单慕南话却一直不多。  其实单慕南很担心单明朗,之前走的急,而后殷时桦往部队里打了几次电话都没能联系上单明旭……  纵然单明旭总说他在部队里过的不苦,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任务分配给他……  其实单明旭是个什么兵种,平时会被派出去执行些什么任务,单慕南是心知肚明的。  他们……到底不是一般的家庭。  一家之长便是一生从戎的大将军,对部队里的事情又怎么会不了解。  只是……孩子们的翅膀硬了,他们想飞去他们想要的那片天空的。  做父母的,总不能还绑根线把他们牵着吧?  不仅不能绑根线牵着,还得把从小牵到大的那根线给剪断。  殷时桦时常半夜惊醒,有时候看着远方,心里全是对儿子的担忧。  这些,他们无法对单明旭道明。  只盼望他人在外,能多珍重。  就如此刻,父子俩见了面也就是最简单的对话,简单到陌生人都会比他们说的更多。  单明旭仿佛是随了单慕南的性子,这越长大也是越发的沉默。  他给父亲提着菜,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哦对了,明朗不在家,这几天在医院陪一个朋友。”  单慕南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在踏进玄关的时候突然说道。  “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男的,是很厉害的一个年轻人,之前帮了你小舅妈大忙。”  “……哦。”  单明旭也没多想便应了声,尽管心下还是觉得哪里怪,这帮了小舅妈忙的年轻人,怎么就会轮到他弟弟去照顾?  在玄关换了鞋子,这还没走进去,  “明旭啊?”  殷时桦忙迎了出来。  单明旭见着母亲便张开了双臂,殷时桦这手上还拿着个锅铲,也顾不上放下锅铲,就这么凑了上去抱了儿子。  想想也是很好笑。  他这妈妈,贤惠过人……可是他和明朗小时候,妈妈却常常分不清,就是长大了也时常会认错。  他和明朗也的确长得很像,而且越长大越是像,倒是和其他的双胞胎不一样。  人家是越长大越容易分辨,他们是越难分辨。  现在好了,不会叫错了。  这一身军装仿佛就化身成了“明旭”两个字。  “诶哟,你下次回部队的时候好歹和爸妈吱一声,别总是一个人走,妈妈难受死了要。”  殷时桦嘟囔道。  单明旭低头,对上妈妈仰起来的脑袋,笑了笑,  “好!”  应的果决,然而做却不一定会这么做。  如果每次离开家的时候都先和他们吱一声,岂不是每次都要让妈妈唠叨一次?  唠叨都是好的了,就怕她会舍不得,到时候一哭……  那就热闹了。  “快进来,这身上的衣服都有点臭了,赶紧去换一身干净的,妈妈去做饭啊!”  “哦,好。”  “你外公外婆在二楼哈,去打个招呼。”  “恩。”  “对了,你先看一下, 你想吃什么菜!还好今天你爸爸出去买了点菜回来,不然家里都没什么好菜。”  单明旭见妈妈激动的左一句右一句,忙搂过母亲的肩膀,  “随便做,做什么我都爱吃。”  殷时桦可能也觉得自己有点唠叨了,笑了笑,  “好。”  单明旭穿过厅堂,视线却有意无意的四下里看着……  “找什么?”  “啊?没有啊,就是很久没有回来了,看看家里摆设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单慕南从他身边走过,随便问了句。  倒是没想到单明旭会有些结巴的说上这么一个……长句。  父子连心,原本随口的一问,倒是让他察觉到单明旭这话音里一时的仓皇和紧张。  单慕南原本就擅长剖析人心。  儿子这欲盖弥彰般的一句话,让单慕南想到了什么……  “浮笙在院子里。”  “啊?哦。”  单明旭故作淡定的应了声,步子倒是没往院子里迈,而是往楼上走。  单慕南又补了一句,  “去看看她吧,之前你回来也没怎么和她说话。她好像有点失落。”  单明旭抓了抓头发,脚步迟疑了一下,转过头倒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女人就是麻烦。”  “……”  单明旭从单慕南身边走过,去了后院。  初夏季节,傍晚凉爽的晚风吹拂仿佛都能吹拂进人的心里……  让人觉得惬意。  浮笙坐在后院的长椅上,院子是一片草坪,没有园艺工人精心的修剪,只有家里人时而拿着工具来割,这才没让草坪上草长得太过疯狂。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凳子上,长发落在肩上,风轻轻的吹,头发就轻轻的扬起。  她身边有两根拐杖静静的靠在长椅上。  但是她坐在那儿并不算安静……嘴里哼着流行曲儿。  浮笙的声音很好听,像黄鹂……  轻轻哼着歌,那歌曲里的每一个音符仿佛都具化的飘在了空中,让人心旷神怡。  等单明旭有些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了。  轻轻咳了一声。  浮笙忙回头,单明旭故作冷漠的一张脸,没什么表情,与之相对……  那一瞬间,浮笙原本就极其漂亮的一双大眼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蓦然像夜空中绽放出的绚烂烟火般。  “明……旭!”  “有这么高兴么?”  单明旭声音清冷,朝她走了过去。  浮笙脸上的笑容像水中央被激起的一簇涟漪,慢慢漾开,越漾越开……  她重重点头,毫不掩饰自己见到单明旭时狂喜的心情。  单明旭踱步过去,坐到她边上,单手搭在椅背上,两条长腿自然而然的叠起,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军绿色的军裤上……  一条木质长椅,愣是被这个年轻的不羁的帅小伙倚靠出了帝王塌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刚回来的么?你上次走怎么都不说一声,你总这样偷偷的走,阿姨很伤心的啊!”  “你好啰嗦。”  “……”  浮笙忙闭上嘴。  单明旭看了她一眼,上下扫了一下,  “能走了么?”  浮笙忙点头,“能啊。”  “走两步,给我看看。”  浮笙忙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站直身体,然后两只腿一前一后,一小步一小步稳稳的往前走着。  女人红着脸,苗条的背影被夕阳拉的很长。  走出七八步后,她转身面朝着他,一步有一步小心的靠近……  “嘿嘿,我没有一天偷懒,每天都有很认真的在做复建,你放心吧。”  浮笙说着,人已经重新站定在了单明旭面前。  单明旭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坐。”  “嘿嘿,你还没夸我呢!”  “你是小孩子么?”  单明旭瞥了她一眼。  浮笙眉头拢起来,不情不愿的坐下来。  单明旭别过头,没什么好奇的嘀咕了句,“走的挺好。”  浮笙那拧起来的五官,蓦地松开,又漾出了花儿似得笑容。  澄澈精灵般的漆黑大眼看着天边的火烧云,  “哇,夕阳真美啊!”  她真美。  浮笙的感叹下,是单明旭的感叹。  “话说我怎么看你越来越瘦了,是没人喂你吃饭还是什么情况?”  单明旭突然又没好气的质问了声, 握住她搭在裙角上的手,提到她眼前,扣着她不盈一握的手腕来回晃着,  “你这手和竹竿有什么区别?”  “猪,猪肝?”  “……”  单明旭甩开她的手。  浮笙笑了,  “我有认真吃饭,我现在不仅每天都有认真的好好吃饭,我还会做饭了呢!”  单明旭像是听见了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脖子往前一伸,  “你?会做饭?”  “恩!我跟着阿姨学的。”  “……”  浮笙眉眼眨来眨去的,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当真是把她烘托成了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似得。  神情里透着得意。  单明旭身体后靠,靠在长椅上,晚风徐徐的吹。  那仿佛擦着耳朵响起的枪林弹雨声,仿佛成了上个世纪的回音。  单明旭从未觉得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就这样让时间在漫无目的中流逝……  也能成为一件让人满心盛住欢喜的事。  很平静……  单明旭发现自己在部队里的时间待得越久,就越向往这样的平静。  和她有关么……?  单明旭微微侧首,余光里是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黑发……  慢慢的,余光就变成了正视,盯视……  浮笙回过头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收回视线……  “……”  这一刻,于浮笙来说,仿佛是一种神圣的仪式……让她整颗心脏都激烈的近乎狂躁的跳动起来。  “明……”  浮笙朱唇轻启,话音还未出,单明旭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往屋内走,只留了句,  “一会儿要吃饭了,我去换身衣服。”  “……”  眼里看到了这抹把军绿色穿出神圣感的青年,步伐远去。  浮笙那颗狂躁不歇的心脏,也跟着平静下来。  前一刻还像是有烟火在绽放般的精灵的眼睛,此时又只剩流星划过后重归平静的萧然。  恩……要吃饭了……  ……  单明旭攥紧了拳,他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  这该死的心跳是怎么回事?  让他陌生到害怕,竟会惊慌失措到想逃!  进了屋,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母亲……  母亲静静的看着他,“你……”  “妈,你不是在厨房么?在这干嘛啊?”  “我想叫一下浮笙,让她准备吃饭,你叫过了是吧?”  “恩。”  “那我就不叫了。”  殷时桦说道。  “我上楼去换衣服。”  明旭说完就赶紧往楼上跑,这一步恨不得跨上三四个阶梯。  殷时桦站在原地,看着儿子的身影,又不自觉的看向院子里……那个静静坐在长凳上的女孩儿。  眼里闪过一抹担忧。  殷时桦抿紧了唇,再回身的时候,丈夫走了过来,撞见她眼里深深的不安,问了句,  “怎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