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77外头的路,你尽管去闯(6000+)

577外头的路,你尽管去闯(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0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1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爸爸,我的愿望就是你能回家家……”  “……”  煌太子的笃定让双双没有任何怀疑的认为扮米奇的人就是殷时修。  穿着米奇玩偶服的殷梦身体僵硬了。  隔着玩偶服,殷梦都能感受到两个孩子对小叔的思念……  殷梦本想摘掉头上的玩偶,可这一瞬间,她竟不敢摘掉……  她怕这一摘,会摘掉此时两个孩子心里头短暂的幸福和安心。  怕这一摘,会迎来双双和煌煌失望沮丧的表情……  侧首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一时间也有些无措……  殷梦心里的担心,她又何尝没有?  可……穿着米奇玩偶的人,终究不是殷时修,不是那个至今还杳无音信的丈夫……  小萌想给双双和煌煌的惊喜……是一个美丽的像童话一样的世界。  却不想,现实世界的残忍却是连孩子美丽的童话都要打碎。  “祝你们生日快乐……祝你们生日快乐……”  白思弦带头唱起生日歌,这僵滞住的氛围被白思弦温柔好听的声音打破……  苏成济跟上,在厨房那边忙的差不多的人也都走了过来,一边拍手打节拍一边唱着。  殷绍辉和周梦琴一直都站在二楼的楼梯边,此时也轻轻跟着哼唱起来。  小萌走到双双和煌煌跟前,她蹲下,  “梦梦姐姐快热死了,梦梦姐姐不是爸爸哦,但是双儿煌儿的生日愿望,爸爸会听到的。”  苏小萌伸手握住煌太子的手,她知道双双很听哥哥的话。  煌太子怔然……脸上欢喜的表情一下子就褪掉了。  殷梦把头套摘掉,前额的头发都有些汗湿,她冲双双和煌煌打招呼,  “生日快乐!”  煌太子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他几乎都笃定了扮演米奇的就是爸爸……  “煌煌,梦梦姐姐说祝你生日快乐呢!”  “谢谢梦梦姐姐。”  煌太子仰头看向殷梦!  苏小萌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为有这样一个坚强的儿子感到骄傲。  到了此时此刻,双双和煌太子也明白,这是妈妈在给他们庆祝生日!  没人想把这样一个充满意义的日子搞砸, 也没人想把双双和煌煌的生日过成殷时修的忌日。  白丰茂和殷绍辉周梦琴三个长辈先落座。  小辈们都回屋把玩偶服脱了下来,屋子里凉气一开,很快就凉了下来。  长辈们给双双煌煌塞红包,其他人也都带了礼物来。  兄妹俩看着自己面前的礼物堆的像山一样高,拆都来不及,两个人都是眉开眼笑。  小寿星乐了,为他们庆祝的人也就值了。  双双和煌煌看着餐桌上这个很高很高的蛋糕……  现在是彻底信了外公说的“过生日”真的是这么高兴的一件事。  有双双这么个鬼精灵在,气氛就不怕冷掉。  晚上,白丰茂和殷家二老坐在一起,在客厅沙发那儿聊着天。  几个男人凑在一块儿,拿了副扑克就玩了起来。  苏小萌和殷梦靠在一起,看着双双和煌煌一身劲儿的拆着礼物。  “想什么呢?”  殷梦见苏小萌正看着双双和煌煌,不由开口问道。  “虽说是我自己出的主意,想给他们俩一个惊喜……但看着这么多人围绕着他们俩人转,又怕这么众星捧月着长大的他们,将来会太过以自我为中心。”  殷梦一脸诧异的看着苏小萌……  “怎么了?”  “杞人忧天了吧?双双和煌煌真的是很好的孩子,我没见哪家这么大点的孩子,这么明事理,懂得疼父母的。”  殷梦双手环胸,认真道。  苏小萌也淡淡的笑了一下,  “可能是真的太杞人忧天了吧。”  殷梦看着面前两个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兄妹俩。  如今能分辨出兄妹俩的大概就是发型了。  “萌萌……你是不是很想念小叔?”  苏小萌深吸口气,长长吐出,  “怎么可能不想呢?”  “以前觉得双双和煌煌长得更像你,现在看着,却觉得更像小叔。”  “本来就更像他一点。我也希望他们能更像他一些……”  苏小萌耸了耸肩,  “没办法,我得承认,比脑子,还是时修厉害的多,我也想让他们有一个好一点的脑子。”  “煌煌的性子是真的像小叔,估摸着这脑子也差不多,就是双双……唔……”  “咳咳!”  苏小萌忙假咳两声,瞥了殷梦一眼,“我知道,像我行了吧?”  殷梦忙伸手把苏小萌揽进怀里。  “喂,话说你和那位蔺少将发展的怎么样了?”  “如常发展一样,能有什么怎么样?”  “什么叫如常发展?”  苏小萌打趣她,“没有激情啊!”  殷梦瞥了苏小萌一眼,  “对,你有激情,你投入到感情里的这份激情都快要把你自己烧成灰烬了!”  “……”  “我不要像你这样,我怕。”  殷梦喃喃着说道,相较于苏小萌,殷梦则是个更为理性的女人。  苏小萌趴在桌子上,殷梦说她怕,怕这样的感情,这样的激情会把她自己烧成灰烬……说的像她苏小萌就不曾害怕过似得。  不远处,蔺新鸿和单明旭组了个队,正在团杀白瞬远和单明朗,曾笑承就坐在单明朗边上,一脸讪讪的笑着。  这曾笑承是真的很黏单明朗诶……  殷梦的视线远远的落在蔺新鸿身上。  和蔺新鸿交往以来,殷梦一直都保持着理性的循序渐进的感情发展进度。  没有那么多热烈的情不自禁,没有那么多脸红心跳的怦然心动……  他们之间的感情像是一杯白开水,没什么味道,但是殷梦想要的就是这样的一杯白开水。  至于蔺新鸿……  殷梦抿了抿唇,她有点头大了。  晚上,一半的人都住在了宜静山庄,其实全住在宜静山庄也能住得下。  但殷家的房子离这也不远,几个男人就去了殷家的房子住。  双双和煌煌就这么过完了三周岁的生日。  把两个孩子哄睡着后,小萌穿着睡衣下了楼,她想去庭院里吹吹夜风。  巧的是白丰茂和白思东也在院子里,小萌走过去的时候惊动了正在月下夜话的父子俩。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苏小萌抓抓自己的头,白丰茂忙朝她招手,  “没有,来外公这坐。”  苏小萌冲外公笑了笑,长凳还算长,小萌坐在白丰茂的身边,三个人并排,位置也是足足的。  白丰茂揽着苏小萌的肩膀,把她搂在自己怀里。  坐在山头上,这满天星辰映入眼底,美的让人赞叹。  “双双和煌煌都三岁了,我家小萌也越来越成熟了……时光匆匆,走的实在太快。”  苏小萌微微笑着,  “三年,快个什么劲儿啊?”  白思东笑道,“我一想到思弦离开北京的时候,你还在思弦的肚子里,再想想现在,那才是真的快。”  外公也好,小舅也好,都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都是脚踏实地的正道之人。  年轻时走过来的每一步,回首望去都是一个脚印。  苏小萌不觉得时间快……  殷时修出事后的这一个半月,她度日如年,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想要一个结果却又害怕着所谓的结果,怕一个不好的结果会断了她的念想,断了她的希望。  熬……  日子,仿佛真的是应了老一辈人说的那般,得慢慢,慢慢的熬……  小萌没有问外公她来之前,他和小舅在说些什么……  她凑近的时候,听到白思东说了“毒枭”二字。  而他们在听到自己的动静后,对话就变了。  殷时修出事以后,苏小萌就时常有一种感觉……  男人,无论在外面做多么危险的事情,自己的爱人,他一定要瞒。  他们总以为自己能瞒的很好,瞒的天衣无缝。  殊不知,这世上最了解他们的便是最心爱的枕边人……  小舅是个刑警,一个高危职业,她真的不知道小舅妈是怎么一步一步挺过来的。  是不是也像她现在这样,慢慢的熬。  或许是因为白家人骨子里就流淌着勇敢而坚韧的血液,小萌如今才毅然坚韧的挺着。  她扛的住,没有问题。  ————  周日下午,小萌才带着双双和煌煌下山。  一众人离开了宜静山庄,山庄一下子就变得冷清很多。  白丰茂和阿布站在门口,向小辈们挥别,直至一辆辆车子都消失在视线里,白丰茂沧桑的身影才慢慢转回屋子,西斜的太阳把老人的背影拉的很长,还有身旁忠心的老狗……  年逾八十的老头已然年不经事,但即便如此,他也要为自己心疼的外孙女做点什么。  ……  “你外公……要把宜静山庄给你。”  “……”  晚间,一众人都到了家,小萌这才换了身衣服到客厅里坐下,苏妈妈便如是对小萌说。  小萌震惊不已,  “之前大舅不是为了宜静山庄的事情和外公吵过么?”  “是。”  “那要是把宜静山庄给我,那大舅他们——”  “大舅他们已经同意了,这件事,你外公是经过了你大舅,二舅还有小舅的同意的。”  “……”  苏小萌更是愕然,她看向母亲,  “妈,我记得以前外公是打算把山庄给你的,现在怎么……”  “是,你外公之前是这么打算,那是因为你外公怕我将来老了会孤苦无依。”  “……”  “后来,你外公也看到我和你爸的情况,他知道我的将来是有保障的。”  白思弦握着苏小萌的手,  “时修不在了,将来你一个人要把两个孩子都抚养成人,殷家被折腾的这么散,殷家二老年岁都大了,他怕殷家给不了你任何保障,也怕殷家二老护不了你太久。”  “……”  苏小萌心下动容,一想到白发苍苍的外公,到了这个岁数还要为自己的将来铺路做打算,她就觉得难受。  “这事,你外公让我转告给你,他怕当你的面说,你会不接受。他又怕自己年纪大了,有理说不清的又说不过你。”  “如果殷时修在,你外公是放一百二十四个心,他知道那个能为你父亲豁出命的男人,是真正的可靠。”  “可殷时修不在了,将来你外公……也会不在,殷家的两个长辈……一个个的,慢慢都会走。”  “殷家和白家虽然亲戚都不少,可你不一样……”  白思弦说到这时,其实有些愧疚……  “真正和你走的近的,看着你从小长大的亲戚,其实都在苏家,可要论权势论背景,苏家却很难给你支撑。”  “殷家和白家的亲戚,妈妈和外公都不能保证,将来你若遇上难处他们就一定会帮你。”  “所以……”  “宜静山庄留给你,当然也不是说将来你会没地儿住,你就把这当是一笔财产。”  “你外公就是想让你明白,外头的路,你可以尽管去闯,哪怕将来……他人不在了,也依旧会留下些东西来做你坚实的后盾。”  苏小萌鼻子酸着,眼眶不自觉的热了,烫了。  白思弦说的不错,从成都嫁到北京,小萌可以说是离开了从小到大相处的那些亲戚。  过去殷家有殷时修在,自然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现在殷时修不在了,这就成了个难题。  至于白家,当然,白思弦在这,多少能牵动着些兄弟姐妹的情感。  可情感是不是还足够厚重,谁都无法确定。  白丰茂作为白思弦的父亲,苏小萌的外公,他心里对女儿是有愧的,对女儿有愧,对多年没能认祖归宗的苏小萌同样有愧。  财富说起来是最俗的东西,但也的确是最好用的东西。  小萌沉默着听母亲说了许久……  最后,她应下,  “好,外公要把宜静山庄给我,我就收下。”  “恩。”  “妈,你放心,宜静山庄是用外婆的名字命的名,我心里知道这座山中别苑的深重意义。”  “外公能一直守着这座山中别苑,我也会。”  白思弦伸手就把苏小萌抱进怀里,  “有你这样的女儿,妈妈真的知足。”  苏小萌靠在白思弦怀里,眼睛闭上。  有这么多想着法子来支撑她的亲人,她没道理撑不下去。  “今天都七月十六了……这两个小家伙进哪个幼儿园都还没定。”  苏小萌挠了挠头……  “双双和煌煌入学的事情,你就不用烦了,外公是总理,爷爷是司令,他们会进不了一个好学校么?”  白思弦笑道,  “今天晚些时候,殷家二老就和我聊了这事了,暂定牡丹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公立幼儿园,离家也近,不过要等你公公联系好,再去报名。这个幼儿园的报名早就已经满了。”  苏小萌点点头。  这个倒不担心,虽说走后门插队不太光明磊落,但他们也实在是遇上了偶然。  原本小萌还是打算让双双和煌煌在伦敦念幼儿园。  伦敦那边甚至都已经找好了学校,结果家里却出了这么大的事,计划不如变化。  双双和煌煌对上幼儿园这件事是非常的期待的,苏小萌也不知道爸爸平时在家里是怎么和兄妹俩聊“幼儿园”这个话题的。  总之兄妹俩对幼儿园似乎是充满了幻想。  小萌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反正印象中她小的时候并不喜欢念幼儿园,总是要中规中矩的坐好,站直,一点儿也不像现在这么开心,追求注重什么素质教育。  但愿爸爸给兄妹俩描绘出的那幅景象能够和现实相符合。  ————  隔天,小萌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公安厅厅长武荣会主动到殷氏集团来拜访她。  “武厅长来拜访我,真是让小萌受宠若惊。”  苏小萌坐在皮椅上,见武荣进来,连站都没站起来,话说的客气,行为却没有那么热情。  手一抬,  “武厅长,坐吧。喝茶还是咖啡?”  “随便,我来找你也不是为了喝茶或是咖啡的。”  “罗秘书,给武厅长倒杯白开水。”  “……是。”  陈澜的办公桌早就搬到了苏小萌办公桌边上,这个总裁办公室,一直都是苏小萌和陈澜两个人在用。  这会儿武荣来了, 陈澜也没有出去的打算,哪怕武荣已经盯着陈澜盯了许久。  苏小萌也就这么让武荣盯了许久,而后佯装着察觉他介意的点,道,  “陈总不是外人,武厅长有什么话就说吧。”  武荣叹了口气,有些语重心长道,  “时修他无论对谁都会留一个心眼,所以他才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你给身边的人过多的信任,将来这个人要么到死忠诚你,要么就是背叛你。”  “谢谢武厅长提醒。但我觉得武厅长这话有问题。”  “哦?”  苏小萌放下手里的文件,纤葱般的双手交叉着,黑珍珠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武荣,  “这年头连狗都没有忠心可言,又有谁会对谁忠诚到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