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74殷时修的大智慧,小萌的小智慧(6000+)

574殷时修的大智慧,小萌的小智慧(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6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1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因华勇科技总裁在网络上发布的视频而被顶到风口浪尖上,成为舆论讨伐的中心。  陈澜看着报纸上对容氏集团恶性竞争,使用不正当手段的行径痛批时,只觉大快人心。  苏小萌盘着腿坐在总裁椅上,像个在做作业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眉头紧锁,异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企划书。  看到不懂的地方,手就下意识的被塞进了嘴里。  “卡兹卡兹”的咬了起来。  头痛啊……  什么都得让她拿决定,这一份企划书,一张合同,一个策划案,动不动就是以千万,以亿来计数。  小萌看的是心慌慌,生怕自己手一抖,兜里的钱就打了水漂。  陈澜让小萌看报纸新闻,小萌兴趣不大,倒是嘀咕了句,  “华勇科技应该会被容氏当成炮灰吧?”  “……”  陈澜愣了一下。  “我们能想办法让华勇科技的总裁澄清事实真相,容氏就没有办法让华勇科技替他们背这个黑锅?”  苏小萌深吸一口气,拿笔在企划书下签下自己的名字,又拿了公章盖了下章印。  “这份企划,我签好名了,让下面照着执行就OK了。”  陈澜伸手接过企划书,目光却牢牢的盯着苏小萌……  “怎么了?”  “不是,你刚说容氏会让华勇科技来背这个黑锅?”  苏小萌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前,她微微抬头,对上陈澜的目光,  “不然,如果你是容氏集团的高层,你会怎么做这个公关?”  “我……”  如果真的是公关方面的应对,陈澜可以说出好几套来。  但苏小萌刚才那么一说,陈澜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我知道,按照企业的规章,按照监管部门的监管条例来说,让华勇科技背黑锅,不是说能做到就能做到的事。”  “企业的公关,我其实并不了解。”  苏小萌解释着,  “但我自认还算了解容靖这个人。”  “……”  “他本性卑劣,一肚子的坏水,如果是殷氏遇上公关危机,我想我应该会让宣传部门向公众承认错误,但容靖不一样。”  “……”  “只要有一丝可能让他自己全身而退,他就不会想着让自己身上沾着脏水。”  “华勇科技的总裁,两面三刀,这样的人,自以为自己很聪明,能够在商界混的风生水起,其实不然。”  陈澜听着苏小萌的分析和见解,每每听上几句,总觉得惊诧……  这女人真的一点都不像是刚踏进商界一个多月的女人……  “商界的大佬们,凡是有些威望的,有些脑子的,对这一类两面三刀的人,永远都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  “能用的时候就利用到极致,不能用的时候,就如同废物一样丢掉。”  苏小萌说完,眉目微微扬了一下。  对上陈澜投过来的视线,“怎么了?我说的不对么?”  “不是……就是……”  陈澜摸头笑了笑, “夫人……我觉得你像是个商场老手。”  苏小萌轻笑,  “看来我是越来越能装了!”  “您这哪是装的啊?”  陈澜眉头轻蹙,“我是说真的。”  苏小萌撑着自己的下巴, 目光不自觉的就有些飘远……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记得时修和我说过……”  “恩?”  “他说,生意场也好,战场也好,甚至是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场也好,核心都是人,大势所趋是人心所向。”  “……”  “有的生意人,他八面玲珑,以为赚到的钱代表的就是自己的价值,事实上,他连自己做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人,也是挺可悲。”  “有的生意人,身在商场,却能把利益得失看的风轻云淡,这样的人,不穿名牌,不开奔驰,也一样能得人尊重。这样的人……不会失败。”  “殷总是真正的明白人。”陈澜由心而发,喃喃着,  “明白人情世故,明白商场风云,明白人性无常……”  “是啊,他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  苏小萌说完便收回自己怅然的情绪,深吸口气,  “华勇科技的总裁,一定会背起容氏的这个黑锅,这是华勇的劫,至于容氏……容氏会有容氏的劫。急不来的。”  苏小萌这么一说,陈澜便觉手中报刊上那篇愤然痛批容氏的报道没有那么解气了。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让殷氏在他回来前毁在我手上。”  陈澜点头。  他多么庆幸面前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有极强的自知之明。  殷时修是有大智慧的男人,苏小萌的小智慧也不容小觑。  不出苏小萌所料,不出一个礼拜,华勇科技总裁便揽下了全责,并且向容氏发出了道歉声明。  华勇科技总裁以商业诽谤的罪名被容氏起诉。  容靖采取的手段,多少也是抱着想让殷氏受到些影响的目的。  当时华勇科技总裁发布的视频正值比尔集团亚太合约的竞争之时。  不仅如此,还似乎对亚太合约的结果起到了直接影响。  但无论记者媒体再怎么追问,华勇科技方面再没有把话锋转向殷氏了。  有让人欣喜的好消息,也有让人感到苦恼和沉郁的消息……  单明旭派人到天津港港口附近的几个小镇寻找和殷时修有关的线索,最后都无功而返。  苏小萌一开始并没有抱多大的期待,毕竟线索越难找,才说明武耀和殷时修的行踪越隐秘。  但真的一无所获时,她是真的失落。  ……  周末,天气晴朗,太阳却没有酷暑夏日那般严烈。  三十度的天,在七月份的北京,算是温和的了。  苏小萌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穿戴洗漱完毕。  苏妈妈做了丰盛的早餐,双双和煌煌也迷迷糊糊的爬了出来。  兄妹俩都不是喜欢早起的人,但随着小萌越来越忙,兄妹俩却起的越来越早。  尽管有时候,人虽然起来了,但神思却没有醒,人像是在梦里一样。  常常的,双双拿勺子喝着粥喝着喝着,这粥就糊到了脸上。煌太子也是……这小手里捏着个馒头,捏着捏着,小手就无意识的松开,馒头便滚落到地上了。  俩兄妹俩即便如此却依旧要固执早起的行径,一开始让人无法理解。  直到有一天……  兄妹俩睡得太熟,直接睡过了头,以至于醒来的时候,苏小萌早已经离开了家。  双双赤着脚丫子,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往客厅里跑,又跑到门边上,央求着外婆给开门。  一边求着一边道,  “妈妈……早安……啊……”  “……”  白思弦当时就懵了。  这之后才知道兄妹俩固执的行径下是孩子最细致最暖人的心思。  苏小萌很忙,忙到几乎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陪双双和煌煌,上一次哄孩子睡觉, 给孩子讲睡前故事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双双和煌煌在这个几乎是最离不开父母,最没有安全感,最粘人的小小年纪……  却在行为上给予了母亲最大的支持。  不打扰妈妈,不为难妈妈,不对妈妈做任何无理的要求。  爸爸不在,妈妈很辛苦,比任何人都辛苦,他们不想让妈妈更辛苦。  这是兄妹俩潜意识里的认知。  没人刻意给兄妹俩灌输过这样的认知,但兄妹俩的举动已经模模糊糊的表现出了这样的心理。  三岁的孩子,能懂什么是克制么?  白思弦不知道别人如何,但她的这两个外孙,的确是异于别人家的孩子……  哪怕是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双双,也知道心疼苏小萌。  需要母亲的陪伴不假,需要母亲的关心不假,但是……  这一切无需苏小萌刻意抽出时间,而是兄妹俩主动把作息调整到和母亲一样。  他们知道,妈妈回来的很晚,但妈妈大多数时候都会回家。  如果早早回屋睡,可能就没法和妈妈亲亲,然后说上一句晚安。  早上,妈妈起的早,如果他们贪睡,就没有办法和妈妈笑着大招呼,说一声早安……  所以,晚上坚持在客厅待到苏小萌回家,早上,一定要让苏妈妈早些叫他们起床。  兄妹俩可能困的不行,却清醒的知道要起床。  常常会有起床气的双双,早就不知道把起床气丢到哪儿去了。  很久以后双双和煌煌念了幼儿园,每天早晨兄妹俩都要因为起床气而发作折腾一番时,小萌就常常会怀念这时候。  兄妹俩的举动,小萌都看在眼底。  心疼,内疚,以及深深的歉意。  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在巴斯念书,那最忙的时候也没有疏漏过兄妹俩,当然,也可能因为那时还有丈夫在,她也察觉不到这种疏漏。  双双和煌煌的成长很重要,很重要……  她反反复复的提醒自己,反反复复的警惕着自己,不能因为工作忙而太疏忽他们。  可现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短时间内,她可能真的没法像以前一样,给孩子们最悉心的照顾。  更多的,只能把这两个孩子托付给母亲。  今天,兄妹俩倒是没有显得太过困倦,两双直直的大眼睛,像怀着什么心思一样,但就是不说……  双双看了看哥哥好几眼,然煌太子似乎一直没有接收到双双的信号。  低着头,“呼噜呼噜”的用勺子往嘴里塞粥,抬头的时候,嘴巴周遭已经是一嘴的粥糊了。  小萌拿餐巾给煌太子擦了擦,  “吃慢点儿。”  煌太子嘴嘟了嘟,仰起头看向苏小萌,一双大眼瞪的贼大,三岁孩童的眼神里出现了一种叫做……试探的情绪,  “麻麻,今天会不会早回来?”  苏小萌愣了一下,心下一紧,她还以为煌太子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  许是他们想多了,许是孩子终究是忍不住了。  小萌看着煌太子,  “会尽早回来,妈妈……”  “哦!那我和妹妹等你!”  煌太子连忙就道,也不给苏小萌任何反应的时间。  “……”  苏小萌轻吐一口气,她又不是第一次和他们说会尽早回来,之后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要处理而耽搁下来。  “麻麻……”  双双小声喊了她一声。  “恩?”  “今天……唔……能不能……”  双双小声嘀咕着,声音断续,越说越模糊,大致是觉得自己的这个请求有些为难母亲……  可是,她又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期盼,小短腿在儿童椅上也跟着晃了起来。  “能不能……不上班班……”  “上班班”三个字到最后都被咬的都没了音,但小萌还是听到了。  心里头是真的内疚。  快两个月了。  打从殷时修出事以后,她就没有好好的陪双双和煌煌过过周末……  真怕再这么下去,她连周末该怎么过都不记得了。  小萌抿了抿唇,想了想,道,  “这样吧,双儿,妈妈明天不上班班,在家陪双儿好不好?”  原以为双双会很高兴,但……  “今天……不行嘛?”  双双依旧是很小声的试探,并没有抬眼看苏小萌。  “今天有很多的工作,叔叔阿姨们都已经给妈妈安排好了,妈妈不能不去的,不然不就是不守约了嘛?双双最乖,妈妈说了明天会陪你们,就一定会在家里陪你们,好不好?”  双双的小嘴嘟了起来, 两条腿晃得更厉害了。  显然,小丫头心里开始不满起来。  苏小萌想哄,但又不知道怎么哄,只能求救似的看向白思弦。  “没关系的,你忙你的。”  白思弦说道。  “哼!”  听外婆这么一说,双双心里头的闷气就憋不住了,“哼”了一声后,眼泪就直接飚了出来。  苏小萌一惊,忙要伸手去抱闺女,却没想到闺女不仅不要她抱,还非常利落的从儿童椅上爬了下来,狠狠抹了一把眼泪。  一脑袋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小萌深觉不对,正要起身……  苏妈妈拦住了她,  “你就随她去吧。”  苏小萌看了眼时间,早上八点半有个会要开,苏小萌也的确是没有时间再耽搁,只能对母亲道,  “那双双交给您了啊……”  “放心吧。”  苏小萌亲了下也颇有些心事重重的煌煌,和父母说了声“拜”便提着包出了门。  门开了又合上。  煌太子不再扒早饭,径自爬下儿童椅,沉默的像个小大人似的进了屋。  就这小小的身体,还知道把房门给关上。  白思弦和苏成济互相看了一眼……苏成济下意识的就把头低了下来……  像是做错了什么。  白思弦看着苏成济……看着看着……还是没忍住!  “你说你能做成什么事情?”  “……”  “没事干和双双和煌煌提什么生日不生日的?”  其实三岁的孩子原本哪里懂什么过生日?  一周岁也好,两周岁也好,多半也就是长辈们想给孩子们更好的祝福,所以办个生日会什么的。  生日于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那么重要。  结果苏成济倒好,早早的就开始想着怎么给双双和煌煌过生日。  “双双,煌煌,你们想怎么过生日啊?”  前几天,白思弦在忙着包饺子,无意间听到苏成济和双双煌煌聊天……  倒是也才想起来,双双和煌煌七月十五生日,眼下就要到了。  可苏成济……  他把双双和煌煌当多大?他们懂什么生日不生日的?  果不其然,两兄妹就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白思弦正想奚落一下丈夫,谁知丈夫竟是一本正经的和兄妹俩解释什么是生日,人为什么要过生日,过生日时会做些什么……  兄妹俩这么一听,都觉得过生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重要的是,觉得好玩儿。  尤其那句“父母会帮你们庆祝生日,给你们生日礼物”!  这对眼下没爹,也约等于没娘的兄妹俩是个多大的you惑?  白思弦也就走开了那么一会儿,再回来就意识到不对了。  看着兄妹俩眼里满满的期待,白思弦自然不忍心泼冷水,只能私底下把苏成济骂上一顿。  这要是小萌不记得双双煌煌的生日,忙的不能回来给双双煌煌庆生,那兄妹俩得多少失落?  结果苏成济倒是信誓旦旦道,  “小萌不会忘记的,自个儿孩子的生日还能忘记么?”  “……”  言犹在耳,苏成济这耳朵根子都红了一片。  “你看到双双和煌煌的模样了,你不和他们说的那么透彻,他们能这么失望?年纪长了,心眼是一点没长。”  白思弦实在是有点恨铁不成钢。  苏成济也没想到小萌是真的完全不记得双双和煌煌的生日,这会儿也只有挨妻子的骂。  “双双和煌煌这个烂摊子,你自个儿想办法收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