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80Arthur,我和孩子们在等你回家〔6000+〕

580Arthur,我和孩子们在等你回家〔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8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1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他知道她早就想去了,干干的在这等消息于她而言就是如坐针毡……  哪怕同样没有一个结果,她也想要自己去看看……  小萌离开公司的时候没让任何人送,戴了副墨镜,撑了把阳伞就去了路边,招手拦了辆出租车。  “这个地方,有点远,能去么?”  出租车司机是个女司机,她看了眼苏小萌手机导航上显示的位置,算了一下时间,点头道,  “可以的。”  虽说是去天津港口的一个小镇上,但走高速公路,从当前位置出发到天津港也不算多远,两个小时左右就能到。  “那就开吧。”  “小姐去天津港口的话,其实可以到码头乘船,这个小镇离天津港口很近的。”  “就直接开过去吧。”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便发动车子往目的地驶去。  苏小萌戴着墨镜,脸虽然是朝着车窗外,但眼睛却是闭着的,她想要休息一下。  而就在她闭上眼睛小小休息的时候,没看到车窗外有一辆黑色迈巴赫调转了头,跟在了她的后面。  容靖来殷氏,是有一个消息想告诉苏小萌。  结果这边车子还没停,便看到苏小萌戴着墨镜站在路边拦出租车。  容靖本想把车子停过去,却见一辆出租车已经停到了她面前,她已经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下意识的,容靖就把车子开着跟了上去。  苏小萌戴着墨镜,从殷氏出来却是拦出租车代步……  容靖眉头微微扬着,倒也不是说觉得苏小萌行径有多古怪,只是随性的凭着当时的一股子冲动跟了上去。  想看看……  这女人私下里都干些什么,会见些什么人,做些什么事。  容靖的车子跟的不算紧,透过他的前车窗和出租车的后车窗,他可以看到苏小萌靠在后车座上的身影。  她像是看着窗外,没过一会儿又低下了头……  容靖抿着唇,他仿佛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第一次见苏小萌的场景。  在殷时修的房子里,她喊他“大大大大叔”……  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娇俏女子。  苏小萌其实并未给容靖留下多深刻的印象,能记住苏小萌,全是因为她住在殷时修的房子里,是当时殷时修默认的小女友。  当时,容靖也只当苏小萌是殷时修生命里路过的那么多花花草草中的一朵,一棵。  直到殷时修和苏小萌结婚的事情传进了他耳朵里……  当时容家上下饭桌上都会议论着这事。  容家二老并没有那么八卦,只是提到殷时修找这么一个小女人做妻子很出乎人的意料,也不合他一贯沉稳成熟的性格。  这样的举动在同阶层,地位相当的人看来,更像是一出闹剧。  门不当,户不对,这小狐狸精是凭着什么本事把殷时修给迷住了?  最受打击的便是他的妹妹容乔。  容乔一度对殷时修很痴迷,这点容靖是看在眼底。  但殷时修对容乔是什么想法,容靖也大概能明白,殷时修的女人再多,他也不会把爪子伸到他妹妹身上。  这是殷家和容家两个家族素来的积怨造成的。  可容乔却不是那么容易妥协和善罢甘休的人,容靖也就这么一个妹妹,虽说这个妹妹从小就被腻宠惯了……  但……  和殷时修结成亲家,却不是件多不能接受的事情。  容靖是思前想后的去找了殷时修并且提出家族联姻的想法,他倒是没抱什么太大的期望。  但也不至于觉得殷时修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拒绝。  他认识殷时修那么多年,没见他对任何人有过真心,所以将来殷时修会娶个什么样的老婆,容靖也不觉得难猜……  像大多数的豪门子弟一样,找一个门当户对,能够持家有序的贤德女人。  容乔为殷时修已经结婚,并且结婚对象是一个如此普通的女大学生后,她真的是觉得不甘心。  容靖自然也看不懂殷时修的做法。  快四年的时间,容靖和殷时修夫妇的接触不算多。  商场上,容靖和殷时修碰头的机会倒是有,但自从任懿轩给苏小萌下药的事情一出后,两人即便碰了头也不会再打招呼。  这就更别提私下里,两家人的交情有多浅薄了。  对殷时修夫妇更多的了解,也就是之前伦敦眼那场盛世烟火以及从殷时青口中偶有听得些许事情。  容靖未曾刻意的去关注过这两人。  等他开始关注的时候,过去那个女高中生模样的娇俏女人已经完全蜕变。  那些和苏小萌相熟的人自然可以感受到苏小萌从性格到习惯,从学识到阅历等等方面的点滴变化。  如今这个成熟的年轻女人,能够独当一面,甚至能够撑起整个殷氏集团的年轻女人。  在他们眼里,也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可鲜少有人像容靖这样,因为小看了这个女人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鲜少有人像他这样,因着苏小萌几年间的巨大变化而感到震撼。  那个在殷时修死后,站在殷氏股东大会上,拿出殷氏百分之七十二的股权成为殷氏最大股东,顺理成章的接任殷氏总裁位置的苏小萌。  那个面对众多媒体的质疑质问,冷静肃然,理智成熟勇敢面对的苏小萌……  那个站在他对面毫不畏惧的就比尔集团的亚太合约侃侃而谈,从他手上拿走亚太合约的苏小萌……  她闪闪发亮。  国内媒体比起外媒对苏小萌的态度还算保守,外媒对苏小萌的评价是非常高的。  毫无保留的夸赞,让更多的人把视线投向这个年轻女人……  经济杂志封面上穿着得体正装,参加着各种于她而言本该陌生又陌生的商业会议。  她表现的像个在商场打滚多年的经验老者。  对心腹的信任,对人事的管理,对企业的决策,无一不让人看到她的智慧。  在参加各式聚会时,和几个关系较好的朋友喝酒时,这个蹿入大众视野的女人总是不经意的成为他们谈论的中心。  有人拿她开玩笑,有人说着下流的话,也有人很是中肯的表示出对这个女人的欣赏和赞叹。  甚至有一个关系和他算好,年轻有为,家世显赫,地位与之相当的男人,明白的表示自己想要去追这个女人的心思。  这让容靖意识到……  这个女人,不仅是殷氏的儿媳妇,不仅是殷氏集团的总裁,不仅是一个丧夫的可怜女人,她更是一个闪闪发光,充满魅力的年轻的……单身女人。  她的婚姻在殷时修死的时候就已经划上了终止符。  容靖意识到,这个女人一定会成为北京城乃至整个上流社会圈名流们竞相追逐的对象。  苏小萌从他手里拿走了亚太合约,尽管是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但容靖不得不承认……  她以一种从容中伴着些许嚣张的态度从自己身边走过时,她对自己是充满着吸引力的。  那一笑一颦,眉头轻轻的往上那么一挑,于他而言,仿佛都充满魔力,让他心动不止。  那日,下属在自己耳边议论着苏小萌,提到她是个小寡妇时……  容靖心口“咚咚咚”的加速跳着……  也许,他和苏小萌之间,还可以有另外一种,他不曾想过的交集和可能。  ……  车子一开竟是开了两个多小时。  四点多,小萌搭乘的出租车停在了天津港口的一个小镇上。  苏小萌就随便在一个路口下了车。  容靖看着苏小萌站在路口,四下张望了一下,而后又低头看手机,像是在研究导航。  最后选定了一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容靖很是疑惑,不明白苏小萌来这个小镇做什么。  这段时间,容靖已经加强并丰富了自己对苏小萌的了解。  包括她在英国巴斯大学念书时的事情,他都托人调查过。  所以据他了解,苏小萌应该没什么亲戚或者要好的朋友居住在这一带。  她花这么长时间来这……做什么?  苏小萌看着这个陌生的小镇,看着交错到让人觉得茫然的巷口……  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迈开了步子。  撑起伞,四点多的太阳依旧烈的很,一下出租车,空气的燥热几乎就扑面而来。  小萌走在人流穿梭着的小镇上,走着看着……  她希望在人群里能看到些什么,哪怕只是一双与他相似的眉眼。  大约人就是这样。  心底的思念盛的太满,脑中的幻想就会变多。  无论现实给过这人多大的打击,此时却依旧忍不住的对现实抱有幻想……  小镇上的某个拐角,他会突然的出现,朝她张开双臂,说上一句,“我在等你!”。  抬头,某个旅馆的窗户被突然打开,他伸出手,轻轻的向她招。  甚至是某片残垣上,留有他的字迹,写着只有她才能看明白的线索……  亦或是……这个小镇还存在着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他就藏身其中,而她……会误入其间。  是校园言情般的天真烂漫也好,玄幻故事般的耸人听闻也好,甚至是让人背脊发凉的恐怖故事……  只要他能给她看到那一点痕迹,让她知道,他真的真实的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愿意接受所有的天马行空。  可是……  没有。  五点,六点……  夏天的白昼还算长,天一直到七点后才慢慢黑下来。  苏小萌就这么晃荡了个两个多小时,像一抹孤魂野鬼般。  而容靖……  就这么跟着她跟了两个多小时……  平日里的漫不经心,略带浮夸的不正经以及那总是挂在邪魅眼角的傲然自得,此时都没有出现在容靖的脸上。  他双手插在质地舒适的裤子口袋,Parada的短袖T恤衫很是宽松。  跟在苏小萌身后,大概也就二十米左右……  他看到她的四下张望,也看得到她突然矗立在某个点,定定的看着某个方向……  容靖约莫猜到她在干什么了。  散心,外加思念。  容靖猜的不尽然对,但也猜着了一半。  苏小萌的确是在思念,思念不知身在何处的丈夫。  但她不是在散心,是在寻找,寻找牵着她左胸房,连着她心脉血肉的蛛丝马迹。  路,很长,巷子将这么多的路隔成一条又一条。  容靖跟随着苏小萌踏过的这一路……竟是头一遭,因为别人表露出来的那份悲伤而感到心痛。  她是个痴情的女子。  这世上没有人会不想拥有一份真正的感情,哪怕是如他这般无心的人。  繁华世间,you惑无数,容靖不信这世上有此般痴情勇敢的女子,因着他便是个不曾爱过人的人。  容靖没有对任何一样事物, 任何一个人有过特别的执着。  他只爱他自己,只执着于他自己。  他是如此,他的家人亦是如此,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教导他要爱自己,不要轻易对别人付出真心,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付出天大的代价来对她好。  父亲的教导,塑造了今时今日的容靖。  可远远的看着苏小萌,远远的看着……都能感受到她对另一个人的牵挂。  容靖抿着唇,玩世不恭的漂亮面孔,难得的保持着一种肃穆,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如果苏小萌此刻心里惦记的不是别人,而是他……?  容靖唇角轻轻勾了一下, 他竟觉得这样的感觉很不错。  苏小萌在一旁的石凳上休息了一会儿,面前是平静的湖面.  傍晚,小镇里的大妈阿姨都凑到了一起,一个领头的提着个小音箱。  三五个成群结队的凑到一起,跳起了广场舞。  小萌转身,看着广场舞队伍里的中年男女,老夫老妻……  他们用天津话互相寒暄着晚饭。  苏小萌的眼底满是羡慕,这样平常而简单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吧……  她心底暗暗发誓,等殷时修回家,她一定要拉他一起来跳广场舞!  被所有人笑话都好,她就要和他一起,像这些老头老太太一样,跟着并不怎么高雅的音乐,活力满满的跳着。  容靖立在一棵大树后头,看着坐在湖边石凳上的苏小萌……  这女人看着这些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看着看着似乎心情都变好了,这脸上还露出了莞尔笑容。  容靖这就有点疑惑不解了。  小萌并没有一直坐在这,稍微坐了一会儿后便起身,顺着湖边往一个热闹的小街巷里走。  容靖依旧跟着……  小萌左右看看,终是挑了一家咖啡店坐了进去。  她点了杯咖啡还有一些小食。  苏小萌坐在靠窗边的一个单人桌前,容靖则是挑了个靠角落的隐秘位置。  小萌一边吃东西,一边给妈妈发微信,告诉她自己会晚些回来,不用等她。  容靖跟了这一路,加上大夏天的又热,也早就饿了。  观察着苏小萌的同时也不忘自己进食。  吃个饭,也就不过二十分钟左右,苏小萌吃完了也没多停留,起身就往厅外走。  容靖没想到苏小萌动作这么快,赶紧便把面前的汉堡牛排一咕噜的往嘴里塞,饮料则是带着了。  他着急个半死,结果苏小萌这几乎都要迈出咖啡厅的脚,突然顿住了。  小萌站在咖啡厅服务台边上的心愿墙前……  她看着琳琅满目的便签,有最简单的字词,也有深沉浪漫的字句, 有最俗的求财,也有最多的求爱……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咖啡馆,餐厅都做起了记录的工作。  记录着人们在这一时一刻的心愿,记录着人们某天某地时的心情。  苏小萌看着这面墙,看了许久,终是拿起一旁的笔和便签。  容靖看着那个弯腰趴在台子上写着什么的苏小萌,下意识的就想凑近看看,她写的什么……  嘴里的食物咀嚼完全数咽下。  苏小萌已经走出了咖啡厅。  容靖这才踱步走到苏小萌方才站立的位置的,他看着方才小萌贴便签的地方,看着最新的那张便签……  蛇般精明的眸子,在一瞬间明暗不定!  容靖伸手摘下了那张便签,看着上面娟秀而有劲的字迹,目光沉沉——  Arthur,我和孩子们在等你回家。  就这样的一句话,几乎激起了容靖心头的千层浪。  这简单的一句话,实在包含了太多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容易引人遐想……  从北京市中心打了出租车来到天津港附近的这座小镇……  一个人在这个镇上晃荡了近三个小时……  像在惆怅些什么,像在隐藏些什么,又像在搜寻期盼些什么……  这一切……只是巧合么?  容靖走出咖啡馆,看着苏小萌走远的身影,精明的眼,危险的眯起。  终无所获。  苏小萌原本就没抱有太大的期待,所以即便真的没能在小镇里听到些什么,问出些什么,她也不觉得多难受。  这个小镇的环境很好,有湖有树。  尤其到了傍晚,晚风轻轻的吹,是难得的惬意。  苏小萌就当是……到远郊散了个步,看看最朴素的寻常百姓生活……  她会觉得舒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