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599叔,我在这(6000+)

599叔,我在这(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7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坐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悲痛难以压抑,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脸。  全世界的悲伤仿佛都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让她这一颗心被生生撕裂,又被盐水浸泡。  这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以为他有自己的算计筹谋才不肯出现,她以为他的这份算计里,也包含着隐瞒她……  她以为这两个月的时间,他若没死,必定也和常人无异。  然而……  这……算什么嘛……?  他像个死人一样躺在那儿……到底算怎么回事嘛……  那些插在他身体里的医疗管子,那连接着他身体的医疗仪器,还有那紧紧罩在他口鼻上的呼吸罩……  像是锁住了那人的性命,锁住了那人的灵魂。  苏小萌觉得身体很冷,越来越冷,瑟缩着发抖……  Eric看着苏小萌这痛苦的模样,当初有多不能理解殷时修对她的隐瞒,眼下就有多理解。  让一个已经接受了他死亡的女人,再给她一点希望煎熬着她……  太残忍……  只是时修没有料到的是,苏小萌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的接受他的死亡,煎熬着她的那份希望,从来就没有湮灭过。  Eric的喉头滚了滚,眼眶发热,忙抬头用手抹了一下眼角。  蹲下……  从怀里掏出帕巾,  “干净的。”  苏小萌低着头,眼泪是“滴答”“滴答”的往下掉,落在干净光滑的地板上,炸出玲珑水花……  她没接Eric递过来的帕巾,她现在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  Eric深吸口气,靠到她身边坐下,伸手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这里是伦敦皇家医院,进来的病人都是有相当的社会地位和权势的人。  殷时修所在的这一层楼,已经是最高级别的特别加护区。  在这里,殷时修的身份背景,病情信息能得到绝对的保密。  这会儿伦敦时间刚过傍晚,他们来之前医生和护士已经做过一次检查。  若再有人想要抵达这一层楼,则需要得到Eric的首肯。  周围的几个诊疗室配备着相当的高科技医疗器械,足见殷时修所受到的医疗重视。  Eric轻轻拍着苏小萌的背,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  “他怎么会来这儿的,又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天津港事件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你能得出他没有死的结论,应该也是猜的差不多了……”  “详细的,我一点一点慢慢的告诉你,你可以听,也可以听了不信……但我要告诉你。”  “我已经很后悔没能更早些让你知道Arthur的情况。”  “实在是没人能想到你会猜到他没有死……更没有想到,你心中有这样的想法还能隐藏的这么好。”  Eric径自开口解释着……  从六月二十日,他用私人专机把他接到伦敦皇家医院入住治疗开始……  在伦敦的情况,Eric自然是比谁都明白,至于此前的事情……  Eric也是听殷时修口述。  “救Arthur的那人,Arthur并未和我详讲,不过我可以猜得出来,对方也是个身份极其敏感的人物。”  “……”  Eirc不知道的事情,苏小萌却是知道的。  那人的身份自然敏感,一个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前公安厅厅长的亲弟弟,如何能不敏感?  “Arthur当时右肩中枪,子弹在身体里至少滞留了两天之久。跳海逃生时,游艇爆炸,炸开的金属钢板割断了他的大腿神经。身上还有多处伤口,有的甚至伤及器官内脏。”  “情况已是不容乐观,在简单的急救措施后,他昏迷了整整十六天。”  十六天……  “你还记得你到伦敦向我和雪莉求助时,我接的那通电话么?”  苏小萌闭了闭眼,她就知道……  她当时明明有那么强烈的预感,预感着那通电话就是来自丈夫!  可偏偏……她又固执的想要相信,他有了意识后应该会第一时间通知她,而不是别人……  “当时我真的是吓坏了,在你走后,我又和他通了两次电话,大致的情况他都和我说了,当时我听他的声音就已经极度虚弱。”  “我暗中打理好一切,他当时就在天津港附近的一个小镇里。”  苏小萌拳头攥紧……她去的晚了,他们去的晚了……  “接到伦敦后,果不其然,伤口发炎,神经坏死,整个人的状态是难以想象的差。第一次手术时,医生甚至让我做好他挺不过去的准备……”  “这一个多月,大大小小的手术,一只手都掰不过来。”  “每一次,他被推进去……我都很害怕,怕他会出不来,怕自己终是没能救得了他。”  “怕听了他的话,而没能让你见他最后一面……”  “前段时间,我请了英国最具水准的医学教授对Arthur的伤情进行会诊,得出两种治疗方案。”  “风险小的,需要用到一种美国科学院研发的,还未在市面上传开的药物,副作用……可能会缩短人二十年的寿命。”  Eric静静的说着。  这些事情,像电影情节一样,殷时修做出选择时的淡然平静,此时还能震撼Eric的心。  苏小萌听着,心脏跟着抽紧。  “风险大的,需要漫长的时间和难以想象的柔体折磨。他的身体能不能经得住大大小小的手术以及药物治疗的损耗,都是个问题……”  “你猜……他选了哪一种?”  苏小萌揪紧Eric的衣服,这……怎么选?  哪一种都是折磨,哪一种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要活下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Eric知道苏小萌心中所想,喃喃道。  苏小萌稍稍平复了下心情,抹了下鼻涕, 她道,  “第一种……对吗?”  “……为什么?”  苏小萌闭了闭眼,神情显得痛苦异常,“第二种更加受折磨,漫长的时间……他要怎么熬啊……?”  光是想着就觉得痛……  她了解殷时修,他这样的男人,要的不是多长的生命,而是有质量的生命。  将时间耗费在治疗上,让生命变得冗长而枯燥,不会是他的选择。  哪怕会缩短二十年的生命……  他要自己像个巨人一样站着,而不是像缩在壳里的乌龟。  可……二十年啊……  苏小萌鼻子一酸,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能够陪伴彼此的时间一下子就——  “他选了第二种。”  “……”  苏小萌心中那小家子气的儿女情长都没能抒发完……便被Eric的话给打断。  愕然抬头,几乎是哭肿了眼睛对上Eric……  Eric水蓝色的眼,带着些羡慕,  “他选了第二种,小萌。他连想都没想就选了第二种……”  “……”  “他说,他已经比你大十三岁了,若是再少上二十年……实在太短了,他舍不得。”  苏小萌闭上眼,泪水顺着脸庞淌下。  她捂住自己的脸……  无论多久,无论什么时候,她都不自觉的低估着他对自己的情意。  “你看……他躺在那儿多痛苦……”  Eric说着,“可他就是要这么顽强的挺下去,他想活下去,不是为了复仇,不是为了让那些害他至此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他就是想见你。”  “……”  “每次进手术前,他要念上几遍你的名字,快清醒的时候,也念着你的名字……”  “你看,他躺在那儿,像个死人似得动也不动,可梦里全是你……”  Eric说着也哽咽了起来。  平时就陪在殷时修身边,也没这样的感触,这会儿同苏小萌说起时,心却跟着揪紧般的痛。  “你还记得那次的恐怖袭击事件么?”  他问着,但即便苏小萌不回答,Eric也有答案。  不仅是苏小萌,殷时修,还有他……这一生恐怕都不会忘记那一次的恐怖袭击事件,像是要把伦敦的天都烧红的一场大火……  Eric头侧了侧,看着病房里躺着的殷时修,  “他现在做的事情,就如你当时做的事情一样,顽强的想要活下去……”  “懂,我懂……我懂……呜呜……”  苏小萌哭着应着,哭着点头。  那时,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殷时修,父母,孩子,其他的一切不是不重要,只是那一刻,殷时修是她最坚强的支撑。  眼泪抹了又抹,脸颊都擦得疼了……  不能在这里像个无用的傻瓜一样,泪水苍白而无力,除了用来宣泄情绪一无所用。  他还活着……  起码, 他还活着。  这,已经是所有不幸中的万幸,大幸。  这,就已经足以让她原谅之前经受的所有苦难。  “E,Eric……”  “恩?”  “我,我要,要见他的主治医生……”  “……好。”  “我要知道他的详细病况。他真的还活着呢……就在这一堵墙后头,用力的呼吸……”  苏小萌拽过Eric手里的帕巾,狠狠的抹了一把脸。  她扶着墙站起来,还是这个位置,还是这块冰凉没有温度的玻璃,再看里面躺着的人……  小萌同样的心痛,但心里已经不再是坠入深渊般的绝望,而是……拨开云雾洒下的希望。  那副如柴瘦骨,不再虚弱的吓人,而是强悍的让她感到震撼。  时修,那时你在大火烧尽后的教堂废墟里找到我时的心情,是否就如我此刻尝过生离后,眼里再映入你身影时的心情一样?  你看……  你这个人啊,有多坏?  这世上哪里会再有第二个男人像你这样对我,对我那般好,又对我这般刻薄。  打从一开始,你我的相遇,就是一场难以算清的账。  我总是这么觉得,如今回首看来,似是只是我这么觉得。  你这精打细算了半生的男人,即便是情爱一场,这笔账,你的心里也是算的清清楚楚吧?  你对我的好,要从我身上讨回,你让我尝到的甜头,也不肯让我对你吝啬半点儿。  就连这世上的酸辣苦痛,你也不肯在自己尝过之后就放过我……非得让我也跟着走上这么一遭。  是不是这样,咱们两个人才算是切实的彼此对等,彼此相知,交融。  ————  Eric领着小萌去了殷时修的主治医生面前,关于殷时修的病情,主治医生详细的和苏小萌说了一遍,比和Eric说时还要细致。  太过专业的医学知识,苏小萌听不完全,但医生话里对殷时修接下来伤情的治疗计划,苏小萌算是听明白了。  治疗当中的风险,听得小萌心惊胆战,却不再畏惧。  “他本人是选择了第二种治疗方案,其实过半的医生还是建议采用第一种治疗方案,药物带来的寿命缩短问题实在是个未知数,但第一种治疗方案,他很有可能连熬都熬不过去。”  主治医生颇为语重心长的劝苏小萌道,  “一开始,我也主张采取第二种方式,但前天的手术过程中,他休克了一次。”  “休克”……  苏小萌拳头攥的死紧,浑身的神经也都紧绷着,凉意在他的脊背上流窜着。  “如果现在改变方案还是来得及的,真拖下去,只怕就是想改主意都不能了。”  “我们不改主意。”  苏小萌打断了主治医生的劝说,直截了当道,“他能挺得过去,你们放心。”  “……”  主治医生看了眼苏小萌,又看了眼一旁的Eric。  Eric有些无奈的耸了下肩膀,那一脸的无奈,表情里好似在说……  人家夫妻一条心,都这么决定,他们这些外人哪有插手改变的余地?  主治医生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  “行吧,你是他的妻子,你也这么决定,那我们就坚持着治疗下去,但我还是要再三和你说明白,治疗过程是真的折磨人。”  苏小萌唇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他坚持的住,我会陪着他,所以请医生您放心,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能接受。”  “殷太太,您有这样的觉悟,我们就真的放心了。专业方面的问题交给我们,至于……”  苏小萌咧开嘴角,  “你们信么?等他睁开眼睛,看到我在他身边,讲不定他能高兴的从床上跳起来呢!”  主治医生看着面前这年轻女人,眼里泛着星星光点般的泪光和他们开着玩笑,一时间心下也深受触动。  “是啊,还真说不定哦!”  Eric也笑着跟着打趣。  长途跋涉的疲惫,加上被泪水浸泡了太久的脸颊,脸色着实不好,可此时,她颊边漾着的笑容,却是真的迷人极了。  就是这样的笑容……  殷时修睁开眼睛时,看到了。  小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肘屈着撑着床边,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  她看着他浓密的睫毛晃动,看着那双因暴瘦而深凹的眼睛慢慢睁开,那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似的,撑的苏小萌都揪心。  他深邃的眸子,很是暗沉,被时间和伤痛熬的老了许多……  苏小萌啊……她就觉着自己那不安分的心,在他撑开眼睛的刹那,突地就平静了下来。  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神奇的时刻?  一个人,他只是睁开眼睛而已,便能让人觉得这世界祥和而温暖,她就觉得自己置身在了最安全的港湾里。  殷时修,你是有多神奇?  他看着她……  苏小萌头微微一侧,冲他龇牙调皮的一笑,  “醒了?睡得好么?”  这样的话,听在耳边竟像是隔世一样的恍惚,听得殷时修晕晕乎乎的……  “梦到了什么呀?睡了这么久?恩?”  她继续问,而后有些害羞的嘟囔着,“是不是梦到我了?”  “……”  她移开视线,低头看着被她双手扣住的左手,那骷髅一般的手……  低头重重的“啵”了一下,而后抬眼,精灵般的眼里积聚了这世上所有的璀璨光芒似得……  她冲他笑,  “眨一下眼,我就当我猜对了啊!”  话语里的调皮,一如他初次遇到的那个女孩儿……  可爱的让人移不开眼,说上两句话,能回味数天,牵一下手,能念上许久许久……  “你要是不眨眼,我就当你梦到了别人!”  苏小萌愤恨这么一说,像是要丢到他的手似得松了一下手。  谁知……  殷时修蓦地收紧了那“骷髅手”。  他用力的冲她眨着眼睛。  苏小萌的脸板着都不超过两秒,便又笑了。  只是那闪着璀璨笑意的眼里,又忍不住积聚了些许泪水。  看着殷时修重重眨了两下眼睛……  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看到罩在他脸上的呼吸器被水汽蒙着,他想说话,想开口……  不过眨两下眼睛,眼泪就顺着他的眼角滑了下来。  “萌萌……”  他动了动唇,几乎没出声,可苏小萌的心听到了,她听到他喊得很响很响……  她重重的点头,抱紧他的手,头低下,  “我在这。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