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09柔情似水,心如玄铁(6000+)

609柔情似水,心如玄铁(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4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啊,是大哥啊,稍等一下。”  陆萍开了楼下的门锁。  没一会儿,武荣便上来了,陆萍开了门,  “大哥,今天怎么过来了?”  平日里武荣也会来看望母子二人,大致上每个月都会过来看望一次,但这次和上次的间隔未免短了点。  “从下半个月开始,事情就多了起来,我怕下个月来不了,所以就趁着今天有空过来看看你和阿煜。”  武荣说的是实话。  武荣刚进中央,很多事情还没有安排妥当,安排妥当后,事务便会一下子就繁重起来。  “您现在也是中央的官员了,每次来还给我们母子拎这么多东西。”  “你们是外人吗?啊?”  武荣佯装着板着脸,冲陆萍一偏头,神情质疑。  陆萍尴尬的笑笑,接过武荣拎过来的东西放在一旁,  “快进来坐,阿煜,出来给你大伯倒茶!”  陆萍冲武煜的房间喊了一声,便和武荣一起到客厅里坐下了。  武荣四下里看看,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一杯红茶上,  “这红茶你终于是舍得喝了啊。”  陆萍也看到茶几上还没有收拾掉的那杯红茶,心下一惊,忙笑,  “这家里也不来人,你送的茶又这么名贵,一直不喝也怕浪费了,下午看电视看得有些倦了,这才想着泡杯红茶喝喝。”  武荣点了点头,  “买给你们的东西,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有什么需要的就打电话告诉我。你是我弟媳,阿煜是我侄子。”  “我是把你们当亲人看的,这么多年,阿耀不在,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多少辛苦?若是我这个做大哥的都不能依靠,那未免要被人说我武家寡情薄意了。”  陆萍双手交握在一起,一时间心下乱的很。  若武荣真是苏小萌说的那等为一己之利害死亲弟弟的人,这么多年,他为何还要这般照顾他们母子?  只是为了不让旁人说他们武家寡情薄意?  这理由未免也太单薄了些……  可苏小萌手里拿着的分明是丈夫的东西,那一对环状玉坠大小一对,以前是武耀和他父亲一人一个,武荣纵然是大哥,但武家老父亲却是把这父子连心的玉坠子给了小儿子武耀。  丈夫当时要离家执行任务,便就是将那小的坠子给了武煜。  武煜生来就没见过武耀,只有那些封存在相册里的照片还有她房里放着的遗像。  外头关于武耀的些许碎言碎语曾经也让年少而叛逆的武煜从心底里对父亲起了厌恶之心。  然时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东西。  随着年纪的增长,学识的增多,世面的增广,武煜看待事物早已开始从多方面,多角度出发。  片面之言不可信,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自己去查。  这是武煜想要成为警察的主要原因。  陆萍对于儿子这样的想法,心下是极其矛盾的,她一边希望儿子可以远离武耀曾经待过的那个圈子,不要受武耀太多的影响,一边却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拨开云雾。  武煜哪怕从未见过武耀,身上流淌的着也还是武耀的血。  父子连心,父志子承……  她又哪里能干预,改变的了呢?  武煜从房里出来,给武荣泡了杯茶端了过去,  “大伯,茶。”  武煜淡淡说了句。  武荣抬头看了眼武煜,拉过他坐在自己身边,很是亲密的把手搭在武煜肩上,  “我最喜欢我大侄子!一流的头脑,聪明又懂事!”  “大哥,你每次来都要夸上他一回,你这么夸下去,阿煜迟早得自我膨胀。”  陆萍笑道。  武荣眉头一样,无法苟同道,  “小萍,你这话说的我可不喜欢听,我倒是觉得是我念叨了这么多年,才让他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懂事的。”  “……”  “是不是啊,阿煜?”  武煜寡言,哪怕在武荣面前也依旧如此。  表情淡淡的,眼里可能露出了一丝敷衍的笑意。  武荣伸手便是揉了揉武煜的头,  “阿煜一晃也长这么大了,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我有时候啊,这躺在家里的床上就在想,若是阿耀还活着……他不知道心里得多少开心。”  “大伯,不要提他。”  武煜蓦地开口说了句。  这话倒是让武荣愣了一下,“怎么了?”  “他是个叛警,他高兴了,我却不高兴。”  “……”  武荣神情略显错愕,他看了眼陆萍……  陆萍低眉,什么也没说。  武耀背着叛警的罪名不假,尽管这家里头的人都知道,但武荣在武煜面前却未提过武耀的不是。  这些年,武荣也未曾听武煜发表过他对父亲的看法。  却不知……这孩子心里对武耀的抵触这么大。  “阿煜啊,你这么说,你父亲会难过的。”  “他是个死人,有什么好难过的。”  “……”  “大伯,这茶您喝着,妈,你们聊,我进屋了。”  武煜说完便起身回了房间。  苏小萌此时就躲在武煜的卧室里,外头的对话她也隐约听到了些许。  她看着武煜,只觉得这少年是非同一般。  他和武荣说的话,苏小萌自然听得出这不是他的真心话,只是为了让武荣产生一些想法上的错觉罢了。  武煜与苏小萌互相看了一眼,沉默的走了过去,什么话也没说。  真是够闷的,苏小萌心里头想着。  当然,两人在房间里最好也别出什么动静,外头那个人不只是武荣,过去也是一流的侦查刑警,若是被他察觉出了什么……  苏小萌光是想着就觉得心惊胆战。  厅里,武荣坐在那儿,武煜进了卧室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武荣才开口道,  “没想到这孩子心里有这么大的疙瘩。”  陆萍话也少,此时因着这一下午接收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更是不敢多言。  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宅心仁厚,真心照拂他们母子多年的“亲人”大哥……  还是苏小萌口中那个为谋利益不择手段,这么多年所作所为不过虚情假意的伪善人?  “阿耀的事情,我真的很难过……”  武荣双手也交握在一起,眉眼低着,视线落在面前有些破损的烤瓷茶几上,  “如果当年不是他代替我去执行任务,若不是他太过为我考虑, 如今你们母子也不会这般多年寂寥。”  “……”  武荣这么一说,陆萍这柔软的心口便又承受不住一时泛滥的悲痛情绪,这眼眶蓦地就又红了。  这眼泪跟着就往下淌……  “派出去的警察,在卧底过程中被策反的着实不少,只是我没想到就连阿耀这么忠诚,耿直……也会被策反……”  说至此,武荣重重叹一口气,而后对陆萍道,  “你之前说阿煜想要报考警校,是吗?”  陆萍点了点头。  “你多劝劝他,这条路着实不是条好走的路。”  武荣说着,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阿磊比他小一岁,却是样样都无法和阿煜相提并论哪!”  “大哥,您这话说的……阿磊自是有阿磊的优点,孩子与孩子放在一起,是无法作比较的。”  “我说的是实话。”  武荣叹了口气,“我太太宠他宠过头了,平时就是大少爷脾气,在学校里的成绩也一直在中游晃,比阿煜只小一岁,却是足足差了两届,中考成绩下来后,这成绩……我也是拿不出手。”  “不是也考上了二中嘛?”  “二中终究是二中啊,和一中虽说只差一个字,可等级和资源差的却不是一点。”  “……”  陆萍也不知道说什么,也许是武煜从没有让她操心过,所以武荣眼下的烦恼,她也是无法体会。  “我和我太太也想好了,现在上了高中都是可以参加交换生,到时便将他送去国外,高中和大学也都想着让他在国外念了。”  “……恩。”  陆萍也只能点头。  武荣看向陆萍,  “阿煜将来若是想要出国念书,小萍,你不要不好意思向我开口。”  陆萍笑了笑,没说话。  武荣起身,  “好了,这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不多待了。 ”  “啊?不留下来吃晚饭么?”  陆萍起身客气道,武荣一笑,  “你想留我吃晚饭?”  “……”  陆萍这目光赶忙移开。  武荣转身往玄关处走去,陆萍送武荣到玄关,正准备冲武煜的卧室喊上一声,让武煜出来和大伯说声再见。  武荣却拉住了她,  “别叫他了。”  “啊?”  陆萍怔楞了一下,她对上武荣的目光,一瞬间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武荣他……  “小萍,其实我真的很想问你一句……”  “……什么?”  陆萍的声音轻的几乎都要听不见了。  “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后悔过……”  “……”  陆萍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神情也僵硬的吓人。  正对上武荣的眼神也充满了错愕。  “哪怕一丝一毫的后悔……后悔跟了他,而不是我……”  “以后,你不要来了。”  陆萍抬头,这个性子有些懦弱,习惯了委曲求全,这么多年都忍气吞声着的小女人,心里也有一根没人可以踩的底线。  武荣一句话,便是稳稳的踩到了这根底线。  异常冰冷的话语,脱口而出,不带丝毫犹豫。  封存的是过去那段往事,封存掉的是她不想提及的那段纠葛。  开启的……却是陆萍心中新的疑虑。  这些年,武荣对她是绝对的尊重,对他们母子的照拂也是堂堂正正的。  她以为,武荣对她的那点心思早已经被亲情取代,纵是谈不上亲情那样的珍贵,也终是被类似于歉疚这样的心情替代。  今天,她也不知武荣是怎么想的,竟是一句话,便又打开了那个本应堆满了厚厚灰尘,不会被再打开的柜子。  武荣也是没有想到陆萍的脸色竟是说变就变。  怔楞之后,便是铁面般的无情。  他正要再开口说点什么, 人已经被她伸手推了出来,紧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武荣看着自己脚上还套着的碎花布鞋套,这都是这个性情柔似水一般的女人,亲手做出来的。  多心灵手巧的女人……  是他这一生想要得到却没能得到的女人,床前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  他知道她的柔情似水,也知道她的心如玄铁。  当初他一念之差犯下错事,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绝无半点留念。  原以为她嫁给弟弟武耀是为了报复他,却没料到,她一句“无爱自然无恨,又说什么报复呢?大哥……”  温温的一句话,就是她的肺腑之言,让他语塞。  至此,往事尘封,他不敢提,她也不会提。  可……总是心有不甘啊,总是觉得她太过狠心啊……总是觉得……还想在她心底留下点什么。  是不是自己拥有了比弟弟更高的权位,她便能多看上自己几眼?  是不是自己比弟弟的能力要强上几倍,她心下便能有一丝摇摆……  是不是常常在她耳边念叨一下自己妻子优渥的生活以及儿子能够轻而易举便得到的教育资源,她就能尝到一丝丝后悔的滋味……  如是想着……  可到头来……  她就这么把门一关,关上了他所有的念想和希冀。  武荣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晦暗着一张面孔默默的走开……  陆萍也是在门的这一边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等听到了武荣离开的动静,这才转身走到厅里,身上的力气如被人抽去一半,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武煜给武荣泡的茶还有余温。  然……  她的心却是早没了温度。  武煜和苏小萌都细心听着门外的动静,小萌倒是没有想到武荣来的快,走的也快。  一颗悬着的心倒是慢慢放了下来。  武煜先出来看了下情况,这才让小萌从卧室里出来。  陆萍坐在沙发上,就连背影都透出了深深的落寞和悲痛……  苏小萌抿着唇,两人在玄关处说的话,小萌和武煜倒真是听不到,自然也不知道陆萍心里头想的什么。  武煜刚想开口问,陆萍却径自抬头,她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你说的话,我信。”  “……”  苏小萌眨眨眼,这……什么情况?  “你说要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她不是个有本事的女人,可能至今,她也不知道武荣看中了自己什么,更不知道丈夫武耀爱上了自己哪一点。  可她不会忘记,是丈夫武耀让自己一度幸福的像城堡里的公主。  为着武煜,她总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看似唯唯诺诺没有主见。  万事都想调个中庸做法……以此来避免祸事,避免争端。  若是苏小萌今日不来揭开十五年前的伤疤,也许她就会这样一无是处的慢慢老去。  她来了,这应该就是上天给她的一个机会……  不仅是苏小萌对陆萍陡然转变的态度感到惊讶,武煜也同样惊讶。  “妈……”  他想说,他还没完全相信苏小萌说的话呢……  “我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他若是叛警,这世上便再没有公正忠诚,为国为民的好警察了!”  “……”  苏小萌和武煜被这个柔弱的中年女人此番大声一呵,均是备受震撼。  “你说的话我信,我相信没人能比苏小萌你更懂我的心情。”  陆萍直呼苏小萌的姓名,她看着她……  小萌知道陆萍话里指的是什么。  殷时修在爆出死讯的时候,当时也是被众多舆论压着,年纪轻轻便带着孩子成了寡妇……  她知道,陆萍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苏小萌感到欣慰,为面前的母子二人,也为那个在她来之前心情忐忑不安的武耀……  若她回头告诉武耀,他的妻子并不似他说的那般不够坚韧,他的妻子信誓旦旦的说出的话……  他一定会激动坏的。  苏小萌光是想着就觉得感动。  她看着陆萍,点了点头。  心里想的是,我不仅能够体会你现在的感受,不久之后,你也会体会到我现在的感受,挚爱之人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份确幸……  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而不仅是出现在你的梦里,念想里。  他会用力的抱着你,让你原谅之前生活给你的所有苦痛。  小萌上前抱住陆萍,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母子失望的,我以苏小萌的名字发誓。”  再没有什么,比这样一句话更让人感到心安。  如今,这“苏小萌”三个字代表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财富权势仅是外在,还有特属于这个女人个人的伟大。  一个经历过这么多坎坷的女人,她的能力,心志已经不会再因年纪而受人质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