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18疯癫的老妇人(6000+)

618疯癫的老妇人(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2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傍晚六点多,天还亮着,虽是蒙上了层夜的薄纱,显得有些灰暗。  离北京市政aa府不远的某高档小区内,一个还穿着呢大衣外套的妇人沿着小区内修剪有致的绿化带走着。  住宅区内的居民路过时都会不自觉的看上这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一眼。  其一,这“保暖”型的穿着着实与高温下的夏季傍晚不符。  其二,一些眼睛毒辣的人,几乎是一眼便看出这妇人身上穿的呢大衣是去年冬季LV品牌下出的限量款。  其三,老妇人的呢大衣长度只到膝盖上方,大腿中央,上身虽是裹得严实,可难以遮掩住下身穿的像是某家医院的病服。  过往的人会对老妇人投去奇怪的目光,也会私下里怪声怪气的谈论些什么。  多半猜测这老妇人可能有精神病,难听些便说是脑子有问题。  上去主动询问的人竟一个也没有,大致最近社会新闻铺天盖地的都是“老人碰瓷”现象,加之这老人也只是穿着怪异的沿着绿化带走着,倒也没看出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互相议论着,心想小区的保安门卫对人员的进出管的还是比较严格,老妇人应倒是住宅区内的人。  老妇人就这么在小区的绿化带里走了许久,走到天都黑了。  绿化带边的照明灯亮起,老妇人越走越是焦急,面上露出慌张的神情。  终是有年轻善良的姑娘,大胆的上前小心探询着问道,  “老人家,您家住哪儿呢?穿这么多,热吗?”  “不热不热!我闺女帮我买的啊。”  老妇人忙开口对上前探询的年轻姑娘道,操着一口带着嗲气的上海话。  年轻姑娘是北京本地人,好在老妇人的上海话说的慢,连蒙带猜的大概也能听得懂她说的话。  “哦哦!您女儿帮你买的呀,好孝顺啊!”  “是的呀,我女儿……我女儿最孝顺了啊!”  老妇人面相生的很是和善,说这话时,眼里亮晶晶的。  “那,那您女儿住哪儿啊?您这是要回家了吧?”  “是的呀!家,家住哪里啊……我想想哦……”  老妇人嗲气的说了句。  年轻姑娘耐心十足,和老人交谈了几句便大致猜出老人的脑袋不太好使,可能患有老年痴呆之类的疾病。  “我想想,想想……家我不记得了呀……但,但我,我女婿姓殷……这个我知道的!”  老妇人像个孩子一样,前半句可怜兮兮,后半句拍拍自己胸口,很是认真道。  姓殷?  年轻姑娘心一怔,这住宅区相当大,姓殷的人家不知道有多少,但偏偏,她倒的确是认识一户姓殷的人家。  只是……那可是大人物的家……  “老人家,您女婿姓殷?名字记得嘛?”  “他叫殷博文啊!”  老妇人几乎是脱口而出!紧接着的便是厉声厉色的说了句,  “他对我闺女不好啊!”  “……”  年轻姑娘心下一惊,老妇人既是说出了殷博文这个名字,那就错不了。  还真是那个大人物的家,只是年轻姑娘家的别墅与殷家的别墅可以说是比邻而居,她却没见过殷家有这样一位妇人。  再加上这精神不好的老妇人逮着她便像是告状般的语气说殷家政委儿子的不好……  年轻姑娘也只能是干干的笑笑,忙道,  “老人家,那我送您回家吧。”  “啊?哦!好好!谢谢啊!回头我让我闺女送你个首饰!都是老贵的东西咧!”  年轻姑娘依旧只是笑笑。  看老人家身上穿的,也知老妇人的女儿的确是个很孝顺的人。  年轻姑娘对上半年殷家爆出来的那些事情并不了解,等到送老妇人到了殷时青家的别墅门外,摁了门铃说是殷博文的丈母娘……  屋内的佣人是一头雾水,回头望向客厅里百无聊赖翘着二郎腿的殷博文,问了句,  “少爷,一年轻小姑娘说把您丈母娘送回来了……”  “我丈母娘?呵,哪家的骗子,这攀亲戚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哪来的丈母娘?随便打发掉!”  “是,少爷。”  佣人应了声,便通过电话和年轻小姑娘说,  “我们家没有这个人,不好意思,您找错人家了。”  年轻姑娘愣了下,谁知,原本被年轻姑娘搀着的老妇人蓦地拔高了嗓音冲着摄像头喊了声,  “我来看我外孙儿凡凡!”  这一声实在太过尖利,那高翘着腿的不想管事的殷博文就是躺在沙发上也听得一清二楚。  这声音……  殷博文眉头连忙蹙起,难道是……  不好的预感升起,他忙走到玄关处,看到门口挂着的屏幕里出现的正是苏季芳的脸,顿时五官拧在了一起。  这老太婆怎么会来?  这老太婆穿的什么玩意儿?大热天的穿棉袄,疯了吧?  不对……  他是听说这老太婆自郭彤服刑后便疯了,而后一直住在北京偏郊的一家精神病院里。  那精神病院还挺高档,就这么个疯癫的老太婆还有保镖保护着。  谁派的保镖,殷博文自然也心知肚明,心下只觉得殷时修那小叔子实在是闲的可以。  今天这是怎么了?  殷时修都死了,没人管这老太婆了?怎么就从精神病院里出来了?  最要命的是,这会儿竟是跑到他家门口,旁边这小姑娘是谁?  殷博文这一瞬间脑中思绪万千,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否认掉,不见会比较好,正要开口……  “谁啊?”  那边殷时青听到楼下的动静后正从楼上下来。  这段时间殷时青一直忙于阶级斗争,为的就是刚空出来的那个好位置。  如今殷时青也是五十好几了,原本想着大概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就已经到了人生巅峰,却不曾想到中央纪检委打死了一只大老虎,就在他犹豫的当口,出现了个继续上爬的机会。  在殷时青看来,这就是时来运转,连老天爷都在冥冥之中帮衬着他。  他原本就是个没有机会都要想尽办法创造出机会的人,如今机会摆在眼前,他便更是不可能放过。  之前为有人在中央给自己使绊子找过殷老头子一次,之后便又回了中南海,昨天才回北京,也就今天休息一日,明日便又是接踵而来的繁忙行程。  殷博文见父亲从楼上下来,遇上这样为难的事情,殷博文自然是赶紧向父亲说明。  殷时青也是眉头拢着,心中升起和方才殷博文一样的诸多疑惑。  “问一下那年轻姑娘是谁?”  殷时青到底是比殷博文要精明的多。  佣人忙道,“这年轻姑娘就是对面别墅家的千金,说是在住宅区里看到这老妇人乱晃,就上前探询着问了一下,说是博文少爷的丈母娘,这才把她松了过来。”  殷博文看向殷时青,小声道,  “爸,这老太婆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总得让她进来才能知道。”  殷时青沉声道,“让她进来,博文,那是你前丈母娘,记得谢谢人家小姑娘。”  说完他便往侧厅里走,像是有意回避。  父亲说到这,殷博文也算是明白父亲的意思了。  人已经送到家门口,这小姑娘字里行间都透着她深知这是中央政委殷时青的家。  若是处理不当,之后流言蜚语的传出去,只怕对父亲的名声不好。  殷博文给佣人使了个眼色,佣人开了门让年轻姑娘搀着老妇人进来了。  苏季芳一踏进玄关,一双没什么神采的眼睛立马汇聚精光四下里搜寻着什么!  “妈,您怎么一个人跑出去了,您这是……”  “啊!彤儿!”  殷博文这边还没说完,那边苏季芳便已经大喊出声,喊着就蹿进了客厅,四下里蹿着,耳边络绎不绝的是贵重东西落在地上碰掉碎掉的声音。  听得殷博文心里头是一阵烦躁。  然面前的年轻小姑娘还是一脸茫然的望向殷博文,  “您好,殷博文先生,我就住对面,偶尔能看到您。”  “哦。”  “我是在前面那一栋楼的绿化区看到老太太,上前一问,她就报了您的名字,幸亏我认识您。”  殷博文心想,这女人可真是多事的很!  就让这老太婆在外头晃悠出问题才好呢!  然殷博文心下的恶毒并没有在面上透露出分毫,连忙左一声谢谢,右一声谢谢。  年轻姑娘并没有停留多久便离开了。  殷博文亲自送她出的庭院大门。  夜幕垂下,今晚连月色都见不着,晚上刮起了风,似是有越刮越猛的迹象。  天气预报说半夜会有暴雨,接下来几天天气都不会太好。  和殷博文道了别,年轻姑娘便回了自己家,进了屋子,上了二楼,她的卧室朝向正对着殷家。  坐在案台边,年轻姑娘看着那栋高档的别墅,心下却升起诸多疑点。  是她想的太多了么?  直觉……那殷博文说的,做的,甚至连表露出来的谦谦君子似的神态,都让人觉得……假的很。  “杨小雪,下楼,吃水果!”  楼下妈妈冲着二楼大喊,杨雪收回神思,也大声的拖长音节应了声。  “哦——!”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苏季芳蹿进殷家便是一阵乱窜,从主厅蹿到客厅,撞到什么东西,什么东西便落地上。  “把这疯婆子逮住!搞什么鬼!”  殷博文送完那年轻姑娘再回屋,便见着满目疮痍的家,厅里摆放着的几个价值连城的花瓶都碎了!  几个佣人赶忙想要上前抓住苏季芳。  然而苏季芳看着瘦弱,这冲撞起来的蛮力却是不少,  “彤儿,彤儿……我的彤儿,你藏哪儿了?妈妈来找你了!”  苏季芳一边蹿着,嘴上是一边念着。  这一番折腾,待在二楼的施海燕还有三楼一边照顾着殷俊凡,一边忙于作业的殷俊杰也闻声赶紧下了楼。  下来一看,顿时都大惊失色。  “这疯婆子怎么进家里了?!”  施海燕一脸震惊鄙夷,神情里还透露出一丝慌张。  “这个我也想知道啊!”  殷博文忙道,见到苏季芳,他是最纠结的那个。  施海燕皱着眉头,再定睛看了看,这疯婆子竟是把这厅里的装饰都砸的差不多了,火气顿时就冒了起来,  “还不赶紧报警?这疯婆子和我们家早就没有关系了!大夏天的穿大衣?这疯婆子是怎么来的?”  这大晚上的,谁也没想到家里会突然蹦出来这么个人,施海燕是惊的语无伦次。  殷时青抿了抿唇,对殷博文道,  “先把她制住。”  “是。”  殷博文应着,但看着苏季芳这疯癫的样儿……一大男人也不敢轻易靠近啊。  “俊杰,你回房间里待着。”  殷时青沉着脸对二楼冒出脑袋窥探情况的殷俊杰说了句。  “……哦。”  殷俊杰应了声,便又重新上了楼。  苏季芳是郭彤的母亲,殷俊杰自然是知道的,这个叫苏季芳的老奶奶,在殷俊杰的心里并没有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软弱,无用,盲目,没有文化……  正因为苏季芳教育的不好,才会有郭彤那样的女人出现。  殷俊杰心里早早便这样认定。  对郭彤那一家子人,殷俊杰都没有好感。  这个十二岁的少年虽是已经被迫着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但大多数事情,他也只是了解个大概,那些更深的,更阴暗的,更让人觉得恐怖的事实真相,他却并不知道。  少年依照爷爷的话乖乖上了楼。  这个家,再不是他心里的那个样子,早在父母离异的时候便已支离破碎。  少年再不会像一般大的孩子般向长辈撒娇讨好。  他只是一门心思的念书,像四爷爷和四奶奶告诫的那样,认真学习,好好做人,将来才能有更多的选择,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四爷爷已经不在了……  但是四爷爷说过的话,他永远记得。  殷博文终是上前将苏季芳给制住,他一上前,这苏季芳便疯了一样的尖叫,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想干嘛?!啊?!”  精神错乱的苏季芳受到殷博文突然的“袭击”,顿时卯足了劲儿的挣扎!  殷博文这么个大男人竟一时有些箍不住她!  苏季芳拳手相交着用,胡乱挥舞间,一爪子便挠到了殷博文脸上,长久没有修剪过的指甲又长又尖锐,一爪子挠过,殷博文的脸上赫然便是五道血印子。  刺痛感顿时让殷博文怒气飙升!  当即一巴掌就扇在了苏季芳脸上,声音清脆有力,用力之大让苏季芳几乎昏过去。  “疯婆子!竟然敢抓我!”  苏季芳被打的脑袋昏昏胀胀的……  殷博文用力的把她推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目光毒辣,  “这疯婆子哪来的送哪儿去!叫车!”  这边殷博文这么说着,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了句什么,而后便上楼。  只见被殷博文推倒在地的苏季芳久久爬不起来,她半睁着眼睛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  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彤彤……你们还我的彤彤……你们害死我的彤彤……”  她这么念着,声音不大,但厅里却听的很清楚。  一旁的几个佣人此时都吓得禁不住发抖。  殷时青眸子眯起,“你们都下去!”  佣人赶忙都撤离了客厅这个是非之地。  “你们让彤彤给你们顶罪,你们让彤彤死了……你们是杀人犯……”  苏季芳半睁着的眼无神的定在一个什么地方,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你们会遭报应的……”  苏季芳的身体越缩越紧。  殷时青沉着张脸,正在思索着该拿着个老太太怎么办时,只见苏季芳突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整个人就像只兔子一样,三步并作两步就往楼上爬,她充满恨意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嘴里还在不停咒骂着的悠悠上楼的身影!  那骨瘦如柴的手伸长了去拽殷博文的后领,嘴里吼着,  “你这个负心汉是要下地狱给我彤彤陪葬!”  说时迟那时快,苏季芳的腿脚再利索,终究比不上年轻人的反应速度!  尤其是察觉到苏季芳举动的施海燕还大喊了声,  “博文,小心!”  殷博文脸颊上的五道爪印还刺痛的厉害,血都顺着脸往下流……  一听身后传来的动静和母亲的惊叫,几乎是下意识的,回身见到朝他伸手的苏季芳便是一脚!  苏季芳手都没有碰上殷博文,便被殷博文一脚踹下了楼!  “……”  一时间,整个殷家都陷入近乎窒息的逼人气氛里。  苏季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头坠地便没了声。  紧接着,便看到红色的液体以苏季芳的头为中心往四处蔓延开来,这势头像是要将整个客厅都染红似得……  殷博文踹下苏季芳的脚,顿时脸脚趾头都冰冰凉。  苏季芳……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