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21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熬

621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熬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8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纠正:苏季康和邓英梅是双双和煌煌的太外公和太外婆,并不是太爷爷和太奶奶。上一章双双和煌煌喊错鸟~】  ................  苏小萌闭上眼睛……  她就知道,事情必然会走到这一步……  一直在苏家村住着的爷爷奶奶,对北京围绕着殷家人发生的这一系列与他们孙女儿息息相关的事情,他们却并不知道。  郭彤的事情被揭露后,苏爸爸和苏妈妈也只是挑能讲的讲,只说郭彤那孩子走了歪道,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又害死了无辜的孩子。  如此一说,苏季康和邓英梅听完也只得沉默。  二老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深信善恶终有报这个理。  为此,苏季康也曾说过苏季芳和郭建平的不是,子不教,父之过。  谁知,郭彤死后没多久,苏季芳便发了疯。  家里人虽是知道,却没人特意去询问过。  苏小萌心想,恐怕就连爸妈也不会想到,最后给苏季芳在精神病院办妥手续安置好的会是殷时修。  想至此,小萌现在倒是想问一问殷时修为什么要做这种看起来意义不大的事情。  门从卧室里面被打开,小萌端着水果还呆站在门口。  白思弦望着她,  “怎么不进来?站在这做什么?”  “……哦,我正要进去。”  屋内,爷爷见小萌进来后忙收住了眼泪,头别到另一个方向,偷偷的用衣角擦了下眼泪。  小萌放下水果,没坐,深吸口气,对爷爷道,  “明天……我和您一道,去问问那户人家,好吗?”  苏季康面部的皱纹已经很深了,听小萌如此说,抬起头神情略显错愕。  小萌看向爷爷,  “但是爷爷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我们只要对方给一个交代,但万万不要和那户人家起争执,可好?”  苏季康忙点头,  “萌萌,我听你的,到时你问,爷爷就听着。”  “好。”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隔日,苏小萌便和苏季康一道来了殷时修所在的住宅区。  事情已经过去五天。  这座高档住宅区和平时没有任何不一样,出入的大多中产阶级,衣着光鲜。  苏季康要来北京,大伯专门给爷爷奶奶买了两套新的衣服,爷爷身上这件衬衣,走两步他都要伸手去理一理褶皱。  尤其是住宅区内来往之人穿着都很是得体,让这个一辈子生活在农村,并不太讲究的老人,显得有些局促。  小萌如今早已不是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尽管在打扮上面不是很花精力,但耳濡目染形成的穿搭时尚感已然比较完备。  随便穿上一身,画个淡妆便相当得体了。  因着今天要来殷时青家,小萌自是刻意的打扮了一下。  她搀着苏季康,就爷孙二人。  来之前,她便已向殷时青家里打过招呼,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她自然也不想闯了空门。  佣人开的门。  这高级别墅从外头看只是素雅又大气,这一进门,那种“豪门”家族充斥着的贵族气息便扑面而来。  装饰架上的古董花瓶,名人雕塑,墙壁上价值连城的山水画,大师写的字……  然这些都没有入苏季康的眼,他本是朴实的农村人一个,不懂城里头这些贵重的装饰。  他只想快些见到这家人的主人,想知道他的亲妹妹到底是怎么攻击的旁人,又是怎么“被”正当防卫致死……  苏小萌和苏季康来的时候,只有殷博文在。  “小婶,好久不见。”  殷博文打着招呼,吩咐佣人倒茶。  昨晚,小萌大致和爷爷说了一下殷时青这一家人和她的关系,苏季康虽听得糊涂,但也了解了大概。  可眼见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喊小萌“小婶”,还是觉得颇为荒唐。  面前这个叫殷博文的便是郭彤的丈夫。  “这位……”  “我爷爷。”  小萌介绍道,而后便扶着爷爷坐在一旁的靠椅上,  “我和我爷爷来,今天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听你叙述一下当晚发生的事,我小姑奶奶是怎么意外身亡的。”  殷博文坐在他们对面,因着早知他们要过来,也是这么个目的,所以也没有绕弯子,就说了下当晚的事。  “苏季芳是住在别墅对面的女孩儿送到我家来的,说是在住宅区里碰到了,她从精神病院溜了出来,既是认得这里,当晚我们也只好收留。”  殷博文说的很是置身事外,话语里全是云淡风轻。  “结果苏季芳到了我们家后,立刻就疯了一样的找郭彤,把家里的东西砸的一塌糊涂,我想照片什么的,当晚过来调查的警察已经给你们看过了。”  “我上前想要制止她,却不料她见着我就拳打脚踢,你看到我脸上的五条爪印了?就是她挠的,这短时间内都消不掉。”  殷博文想至此,面上还划过一抹极其不忿的表情。  小萌看在眼底。  “我被她挠了一把,想着上楼擦点药消毒,结果没想到老太婆要从背后偷袭我,嘴里喊着要我下地狱给郭彤陪葬,还好我妈喊了一声,我才反应及时。”  “……”  “这一回身,苏季芳手伸了过来,我也没多想,推了她一下,她就滚落到楼梯下面,就这么摔死了。”  殷博文说着耸了下肩膀。  苏小萌看向爷爷,只见爷爷双眼浑浊,泪光闪烁,想必是为姑奶奶感到心痛。  殷博文把话说完,这一派轻松模样……  “不知道我这么说,老爷爷可是明白了当晚事情发生的经过?”  殷博文着意问了一下苏季康,言辞之下不无讽刺。  苏季康一如昨晚答应小萌的,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双深凹的老人的眼,紧紧的看着殷博文。  大概这个老人活了一辈子,也未曾见过这般冷血的人。  所谓的“正当防卫”只是豁免了他的罪责,却没法改变有一个人已经死了的事实。  这个男人表露出来的那份对生命的漠然,让苏季康心都凉了……  他不知,这官员家的孩子,是否都如殷博文一般,对普通的人的生死如此的看轻。  苏季康起身,  “萌萌,我们回家。爷爷觉得……这房子甚是恐怖。”  殷博文眉头皱了一下。  苏小萌没有疏漏掉殷博文的这个表情,起身,在殷博文开口之际,道,  “也难怪爷爷觉得恐怖,这房子里游荡着的魂魄又岂止因你“正当防卫”死去的苏季芳,还有你的妻子郭彤。”  “小婶,你不会这么幼稚吧?呵呵。”  殷博文冷笑着。  “是幼稚吗?这几晚,你难道睡得安稳?”  “……”  殷博文表情微变。  苏小萌定睛看着他,“人说,夜里不睡的人,白天便总有要逃避掩饰的……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熬。”  殷博文听了小萌这话,又不由轻笑,  “真是劳小婶操心了,我这几日睡得很是安稳。”  “我想也是,毕竟我说那话的前提得是……人。”  “……”  “这世上,并非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能站着走路,说人话的便……都是人。起码,你殷博文绝对不是。”  苏小萌话语浅浅淡淡的,她微微笑着看着他,脚步悄悄的往前迈出一步,凑到殷博文跟前,嘴唇动了动……  殷博文面色铁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