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26白厅,那人找你(6000+)

626白厅,那人找你(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2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看来比起你自己的家人,你似乎要更信任苏小萌啊。”  殷俊杰抿着唇,看样子是不打算再回答郭帅任何问题了,一双戒备的眼里,揣着他强行压下的害怕和不安。  郭帅开着车,目光时不时从前方的路况转向后视镜瞄上殷俊杰一眼。  殷俊杰看着车窗外,目光炯炯。  郭帅浅吸一口气,  “你不需要记路,我已经说了我没打算对你怎么着,我只是急需一大笔钱应急。会挑上你,也只因为你是殷博文的儿子,不管殷博文承不承认,他一度是我的姐夫,你们殷家也始终欠我们郭家一笔。”  殷俊杰还是看向窗外,只是在郭帅这么说完后,嘀咕了句,  “有手有脚的,连养活自己的本事都没有……”  郭帅的眼睛沉了下来,  “你是个小孩儿,等将来你自己上了社会,便明白了……不对,呵,你有一个中央政委做爷爷,这么雄厚的家庭背景放在这,将来即便是进了社会,也不会像我们这些普通人一般,连连跌跟头。”  话里带着些许嘲讽。  殷俊杰并未在意郭帅的话。  也许郭帅说的是对的,但谁也没有资格对他人将来要过的人生做任何点评。  “看你爸爸就知道了,什么本事都没有,就凭着殷家的背景便能住豪宅,开豪车,坐拥无数美女,祸害着一个又一个……”  “苏季芳死在你们家,不知道你这小孩儿当时在不在场……”  “……”  “苏季芳不是个聪明的女人,从我姐小的时候就溺宠她,等我姐长大, 她又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我姐身上……”  “……”  “现在她死了……是意外死亡也好,还是你父亲有意为之也好,我都不在意。”  殷俊杰依旧沉默着,只是嘴唇已经抿到失了颜色。  那天……  他在。  殷俊杰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不把长辈说的话付诸行动。  当时爷爷呵斥着让他回房间, 他应下,却并没有照做,只是在楼梯的转角处坐着。  双手托着下巴,他简单的想知道爷爷和爸爸会怎么对待这个老人……  当时他心里想的不多,只是想着……若是爷爷和爸爸对这个老人太过恶劣,他便下楼,起码看在他在的份上……  哪怕他对苏季芳没有好感,但尊老爱幼这基本的德行,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等他坐不住的时候,刚冒出半个身体,便看到爬上楼梯的苏季芳被父亲转身狠狠一脚给踹下了楼梯。  再然后,楼下的人便说苏季芳已经死了……  是啊,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不死?  殷俊杰以为父亲会惊慌,以为家里人都会惊慌无措,可是……  让他真正的感到恐怖的便是爷爷和父亲的镇定。  一个人,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要流干的人,就这么死在了他们面前,他们的应对竟是如此冷漠冷静……  偷偷的躲到楼梯后头,不住的颤抖着的身体,随着楼下人淡定的处理,眼泪也是跟着不住的往下掉。  他……害怕极了。  苏季芳倒在地上,那饱含的怨恨的眼睛死死的睁着,像是在诅咒着他们。  殷俊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拖着两条发软的腿回到卧室,他看着在婴儿床里睡得很是憨实的殷俊凡,就那么呆呆的看了好久……  那一晚,警察来了,殷俊杰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听着楼下的动静。  那不是所谓的收集证据对苏季芳的死亡进行调查,在殷俊杰听来,仿佛更像是对殷政委的一种讨好和献媚。  他们来的很快,也走的很快,他清楚的听到警察带着苏季芳的尸体离开时对爷爷说的话,  “政委您放心,这事情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不会让令公子受到冤枉,早点休息吧,出了这事,也实在是让人糟心。”  那一晚……  殷俊杰做了个噩梦,半夜被惊醒后只觉得胃部翻腾着不停,恶心感一波一波袭来,他钻进洗手间,几乎将白日里吃的所有东西都吐了个干净,连一口水都没有放过。  父亲如此,爷爷如此,眼下,就连苏季芳的家人都是如此。  殷俊杰对成人的世界愈发的不理解,也愈发的害怕,是不是待他十八岁成年以后,也会坠入这样一个冷漠而邪恶的世界?  出租车大概开了半个小时,最后停在一个小旅馆跟前。  下车前,郭帅看向殷俊杰,淡淡道,  “你是个很机灵的孩子,我知道。”  “……”  殷俊杰看着他,不是很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他细想,郭帅手里拿着一块白布,直接就捂向了殷俊杰的鼻口,刺鼻的气味袭来,带走了殷俊杰的神志。  “你太机灵,我实在不放心让你清醒着。”  郭帅说了一句,确认殷俊杰已经昏迷,这才下车将他抱在怀里进了小旅馆。  他要钱不假,但……也要那殷博文为他姐的死付出点代价。  郭帅身上的痞气更甚,周身散发着的都是生人勿近的气场。  小旅馆的房间里,一张单人床,一个简单的柜子,墙上挂着一个电视。  殷俊杰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环境极差的旅馆房间环境……  头还有些晕,恶心感在眼前绕着,久久徘徊不去。  眼珠子四下里转了一圈后,落到那坐在椅子上,双腿叠着正在翻看着什么东西的郭帅。  殷俊杰眼睛眯了眯,再一定睛,忙爬了起来,  “你翻我的书包!”  他忙指着郭帅,大叫了一声。  郭帅头上的黄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染成了黑色,痞气虽重,但郭帅长得并不差。  郭彤生的好看,郭帅是她的弟弟,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  他淡淡抬眼侧首望向一脸愤慨和焦急的殷俊杰……  这孩子就是被自己绑上了车,也没见他露出这么慌张激动的神情。  他把手上这牛皮袋里的文件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眼里透着淡淡的笑意,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身上竟然还兜着这么个玩意儿……”  郭帅的食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似是在斟酌着什么,那食指的指甲有点长,里头有一层污浊。  “你这小孩儿……可是真不简单。”  公安厅厅长武荣和盛德集团一起参与黑道交易的罪证,自武荣还未当上公安厅厅长之前便已经和黑道有所勾结……  这样的罪证,只要一经公开,武荣面临的恐怕只有一个“死”字。  武厅长好不容易得到一切权力名誉和财产,只怕都要付诸东流了……  现在,这东西竟是落到了他手上。  郭帅嘴角轻轻扯了起来。  自郭彤死后,郭帅便消沉了好一阵,他和郭彤的关系向来亲密,郭彤替殷时青一家顶了所有罪名,他却帮不了郭彤一丝一毫。  不仅如此,他心里的害怕更甚,很怕郭彤死后,殷时青这一家会紧追不舍,斩草除根……  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殷时青一家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与其说是没有对他做什么,更像是有人在护着他似得……  郭帅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本就是不走正道的人,一旦放开了胆子便又回到了老路上,谁知这一不小心就欠下了一笔巨款。  潦倒而绝望的郭帅,无法认同,同样一无是处的殷博文,凭什么就能踩着这些人的尸体继续高枕无忧?  让郭帅动了邪恶念头的便是苏季芳的死。  他要钱,也要殷博文付出点代价,不然……这社会未免也太不公平。  只因他有一个手段多端,有着强大政治背景的父亲?  如今……  郭帅的视线淡淡的落在这深棕色的牛皮袋上,连上天都在帮他。  殷俊杰看郭帅的表情,便知道这人的心思念头已经动到了这牛皮袋里的东西上!  不行,这是他要交给四奶奶的东西,就算不是四奶奶拿到,也一定要是被一个好人拿到!  这么想着,殷俊杰爬起来便要去抢回自己的东西。  郭帅蓦地起身,把文件收进自己怀里,在殷俊杰冲上来想抢的时候抬手一推,便将他推回到床上。  “殷俊杰,你不会觉得你一个小孩子能从我手里抢些什么吧?”  “你不是要钱嘛?!你打电话给我爷爷也好,给我爸爸也好,他们会给你钱的!我的东西,你不要碰!”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玩法。”  “……”  “比起你,我觉得这份文件可能更有价值。”  “那,那是假的!你拿了也没用!”  “假的,你还这么激动?咦,话说你这小孩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今年多大?”  郭帅对殷俊杰还是很好奇,可能是真的想不明白殷俊杰的书包里怎么会有武荣的犯罪罪证。  “……”  殷俊杰心下是真的心急如焚。  这东西落在郭帅手上,郭帅若是想着用这东西来找爷爷或者爸爸要钱,那他不就白偷了?  “看你小子的表情……再想想你这个点会一个人跑出小区……”  郭帅不笨,这眼珠子一转,蓦地扯了下嘴角,  “你上车的时候去的那个地方……如果我没记错,好像就是你四奶奶住的地方。”  “……你是要把东西拿给你四奶奶?”  “把公安厅厅长的东西拿给苏小萌……这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  殷俊杰眉头紧紧皱着,  “管你什么事!你快点还给我!”  “殷俊杰,我一开始说过我不会伤害你,但现在情况有变,如果接下来你不肯配合我,那我……”  郭帅说至此,语气一下子就变得危险起来……  殷俊杰忙咽了咽口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郭帅手里的东西,心知想要从一个成年男人手里把东西给抢过来,希望着实渺茫。  可……  就这么让郭帅拿走了……  “你要把这东西给谁?”  “谁最需要它,我就给谁。”  “我!我最需要它!”  “……”  郭帅眸子眯起,对上殷俊杰一本正经的眼,炯炯有神的双眼对他没有丝毫惧意,  “你?”  “对,你说,你要多少钱,或者你还想要什么,我买这东西!”  殷俊杰抬头挺胸,站在床上倒是比郭帅的个头要高上一点。  “你有钱?”  “我,我今天可能没有钱,但我……我能赊账么?你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想办法筹到你想要的钱。”  郭帅看着殷俊杰,眼里竟是划过一抹羡慕……  “我知道,你能筹到钱,你父亲也好,你爷爷也好,甚至是你的太爷爷也好,还有你的四奶奶……你看,你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  “……”  “你以前很讨厌我姐姐吧?”  郭帅环胸看着殷俊杰。  “……讨厌,就是因为她,我爸爸妈妈才离婚的,我能不讨厌她么?”  “你该讨厌的人是你爸爸。你们这种孩子,是不会理解我姐和我有多羡慕你们这些一出生便什么都有了的人。”  “……我也讨厌我爸爸。”  “……”  殷俊杰深吸口气,  “我真的可以帮你筹到钱,你要多少你说。”  郭帅笑笑,这个一身痞气的青年,下巴上冒着青色的胡茬,此刻望向殷俊杰的表情却没了平日里的不耐和气愤。  “你回家吧,这东西我不会给你爷爷或者你爸爸。”  “……”  “你可以坦白你偷了这东西,也可以装无辜,反正你不说,我不说,也没人知道我是从你这拿来的这东西。”  殷俊杰皱眉,更是看不懂郭帅这人了。  郭帅拿着牛皮袋轻轻敲了敲殷俊杰的头,  “我走后你再走。”  殷俊杰看着郭帅就这么离开了旅馆房间,手里拿着那份棕红色的牛皮文件袋……  小心脏“咚咚咚”的加速跳着,一张俊俏的小脸,此时没了血色。  殷俊杰懊恼着,他应该先看里面的内容才是!哪怕看不懂,能记住一点就记住一点……  最需要这东西的人……  谁?  殷俊杰灰突突的打了车回了家。  拿了爷爷的东西,殷俊杰心下自然也是忐忑不已的,但是他回家后,家里没有任何异常。  殷时青还没有发现他抽屉里的文件不见了。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隔日,北京公安厅,郭帅进了公安厅的大厅,到了接待处便对小警员道,  “我找你们厅长。”  “你是谁?有预约么?”  “我姓郭,你告诉你们厅长,我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看他自己决定要不要见我。”  郭帅的语气依旧痞的很,小警员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总觉得这样的人物,他们看守所里倒是多得是。  不过印象中看守所里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主动到公安厅来找人的。  小警员见郭帅这么信誓旦旦的,便让郭帅在一旁稍作等待,她则打电话到厅长办公室……  这边办公室电话还没接通,小警员正当厅长不在办公室,那边白思东便从大厅外进来了。  一身笔挺的警服,头上的警帽也戴的极为周整。  白思东走到前台出,小警员忙道,  “白厅,那边那人找你,说他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问你见不见……”  郭帅正低头玩着手机,白思东视线投过去,看到郭帅,倒是丝毫不觉得陌生,这脑子里立刻便浮现了他的名字和资料。  郭彤的弟弟。  白思东对小警员道,  “见,让他进来。”  说罢,白思东便上了楼进了厅长办公室。  小警员走到郭帅跟前,“郭先生,您好,我们厅长在办公室,我领您过去就成。”  郭帅唇得意的扬起,他就知道,做贼心虚的人,肯定一下子就能想到他手里握着的是什么……  跟着小警员上了楼,站在厅长办公室前。  敲了门,郭帅便走了进去。  厅长办公室空间不算大,东西摆放的有点杂,办公桌的后头有一个屏风,屏风后头有一块白板,上面是很多刑事案件整理出来的线索条目。  白思东在屏风后头,手里拿着的正是苏季芳的案子。  他看着白板上苏季芳死亡的照片……  郭帅进来了,白思东并没有回头,正要开口招呼一声,倒没想到郭帅的性子要比他急上许多,  “武厅长,您这待客之道也未免太差了吧?”  武厅长?  白思东这眸子微微眯了一下,而后轻笑了一声。  这人……是来找武荣的?  但是这人却并不知道公安厅的厅长早已不是武荣,而是他白思东?  刚才楼下警员说这人手里有武荣想要的东西……武荣想要的东西……  这倒是有趣了。  白思东唇角轻扯了一下,双手插在裤袋里,丝毫没有要从屏风后头出来的意思。  “有什么话,开门见山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他淡淡问,依旧没有回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