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27你手上的名牌,份量沉重吧?(6000+)

627你手上的名牌,份量沉重吧?(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5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纠错:昨日经一位读者指出,君君才知文里又犯了个大错,经过资料查证,今天开始予以改正。北京等直辖市是没有公安厅,只有公安局,厅级只有省级和特别行政区才有。因此请广大读者自觉将之前文里头出现的北京公安厅脑补改为公安局,厅长也全部刷新为局长!谢谢这位读者指出!!也算是科普了!恩!】  ————  “有什么话,开门见山的说吧,找我什么事?”  他淡淡问,依旧没有回头。  郭帅大概觉得自己手上握有的材料分量足够重,进了局长办公室底气也相当的足。  毕竟于他这样不务正业,常常会做些不合规矩事情的人来说,公安局这样的地方还是主动的离远些好。  他见局长还在屏风后头,只露出那高于屏风的脖子和脑袋,嘴角轻扯,心下冷哼着。  周正的大盖帽,一身警服,穿着光鲜,整天威风凛凛的样子,其实呢?  堂堂公安局局长,背地里做的勾当却是比他们这些小混混还要来的狂妄嚣张!  知法犯法,应是罪加一等,吃着国家公粮,披着公务员的羊皮,内里呢?  此时的郭帅,打心底里对公安局局长嗤之以鼻。  这一秒,你还不把我放在眼里,只怕下一分钟,你要跪下来求我!  “盛德集团已经倒闭,涉黑交易被公诸于众,集团总裁施盛德被局长毙命。”  “……”  “知道局长底细的人死了,局长如今是不是觉得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了?”  底细?  白思东眸子眯起,心头热血翻涌,莫不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东西,今天有人特地给他送过来了?  “哦,不对,局长和盛德集团一起涉黑走私,一直以来都做着黑社会集团的保护伞的事,已经不只是施盛德知道了,虽然我很好奇,这样的罪证是怎么会落到殷时青家里……”  “不过,事情的发展总是这么出乎意料。兜兜转转的……只怕局长是死都不会想到,您心惊胆战着的这份罪证竟然落到了我手上。”  郭帅约莫是站的累了,又似乎是觉得自己受到的礼遇应该更高些。  见这局长还淡定的站在屏风后头,这郭帅便径自绕到办公桌后往局长的皮椅子上一靠,双腿叠着,小腿悠悠的晃着。  更是得寸进尺的随手翻起白思东桌上的文件……  趾高气昂的目光轻率的扫着台面上的东西,最后落在那块标着局长身份的玻璃牌子上,稳稳的立在桌子正前方。  方才进来的时候,他倒是没在意到这精致干净的玻璃牌子。  他颇玩味儿的勾起唇角,而后伸手直接将牌子拿了过来,一边拿着还一边感慨道,  “这么一块牌子得多少钱?武局长这么多年做的勾当应该足以让你用一个水晶名牌了吧?局长……”  郭帅将写了名字的牌子正面面向自己,满脸不屑的想要嘲讽的念上一念这名牌上的名字,神情却在刹那间僵硬住——白思东?!  不太关心时事的常人,的确对在任公安局局长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更别提像郭帅这样一贯无所事事,到处乱混的人。  他只知道武荣是北京公安局局长,而从殷俊杰手里拿到的那份材料里面也全都写着武荣局长。  郭帅心下已然万分笃定,甚至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来之前,自然也不可能查一下武荣是否还任职公安局局长。  白……思东……  是谁?  郭帅咽了下口水,他意识到自己正犯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大错!  忙要起身,肩膀却被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道稳稳的压了下来,白思东双手压着他的肩膀,声音近距离的在他耳边幽幽响起,  “水晶名牌我还真用不起,不过我想不管什么材质做的名牌,此刻郭先生应该都觉得份量沉重吧?”  “你,你……你不是武荣!”  “我只听人说你要找局长,还真不知道你要找的是武荣。”  “你……”  郭帅眉头皱紧,只觉得耳边响起的每一个字音都夹着森森的寒意,让他背脊一阵阵发麻。  他明明一进门就表明了自己要找的人是武荣,这个叫白思东的男人怎会不知道?  “既然来了,就不要白跑这一趟了,把方才说的话,说明白些吧……”  “我……”  郭帅哆哆嗦嗦的……  白思东做刑警不是一天两天,多年的经验让他只一眼便能看出郭帅这样的人是个什么脾性。  当初郭彤的案子,是经他手处理的,和郭彤有关的人,他都做过详细的调查。  这个郭帅是个很具有典型性的混混。  一个自以为自己终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却终其一生恐怕都不能了解自己为什么永远都达不成目的。  郭帅手里拿着武荣的把柄便已经飘飘然,半点谨慎性都没有的进了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这样的人……  自是不可能有出息。  和他姐姐郭彤有相似之处,却要比郭彤来的更加弱智低级。  “你手上关于武荣的罪证,可不只是武荣感兴趣,我这个新任公安局局长也很感兴趣呢……”  “……”  ......................言情首发,请支持正版阅读.........................  九月。  苏小萌愣是没想到,千般担心万般担心双双和煌煌去幼儿园后会出问题,结果还真是出了问题。  开园第一天下午三点多些时候,小萌便被牡丹幼儿园的园长给叫到了幼儿园。  司机开着车,这一路上,苏小萌不禁在想,开园第一天就因为孩子闯祸而被叫到幼儿园的家长,恐怕全北京城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这么想着,到了幼儿园园长办公室,苏小萌“惊喜”的发现,这样的家长竟不只她一个!  只是……  先到的家长正是被煌太子狠揍了一顿的男孩儿父母。  男人体型偏胖,看着五大三粗的,但是身穿西装,系着深蓝色暗纹的领带,看的出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女人身上戴了不少珠宝首饰,眼尖的苏小萌倒是一眼看出都是今年各大珠宝品牌新出的款。  牡丹幼儿园说起来是公立幼儿园,但却是北京公认最好的公立幼儿园。  不少家庭经济背景雄厚的家长会想着把孩子送到私立幼儿园接受更好更完备的教育和照顾。  然,能有机会进牡丹幼儿园的话,便不会再想着把孩子送到私立幼儿园。  大约正是这样的认知使然,这所公立幼儿园愈发往私立贵族幼儿园的方向发展。  普通工薪阶层家庭的孩子比例每年都在减少,与之相反的,便是高官权势家庭的孩子比例在往上升。  男人和女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个胖胖的男孩儿被男人抱在怀里,看得到脸上有淤青,手脚膝盖上有跌破的痕迹。  男孩儿蜷缩在父亲怀里,眼角还挂着泪珠子。  坐在这一家人对面的便是双双和煌煌。  小萌进门前,这幼儿园园长还在安抚着受伤孩子的父母。  女人声音尖利,更是护子心切,尤其是看到对面这一对双胞胎眼里没有半点儿畏惧。  那名叫殷怀瑜的男孩儿,摸着名叫殷瑾兮的女孩儿的手,时不时低头吹吹,还问着,  “疼不疼啊?”  “唔,疼的哦。”  那女孩儿的手不过就是有一道被指甲刮出来的红痕,一丝血都没有。  竟是一脸认真的看着男孩儿点头说疼。  兄妹俩坐在他们对面……年纪小小便知道做戏!  “不过哥哥吹就不疼啦!”  双双前一秒嘟着的嘴,后一秒就弯起开心的弧度,双手举高,很是兴奋的样子。  煌太子听妹妹这么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睛还久久的看着双双的手,眼里有担心。  “我真想知道这俩孩子的父母是个什么德行!竟让这么小的两个孩子如此暴力嚣张!”  幼儿园园长看着殷怀瑜和殷瑾兮,也是暗暗心惊。  自己担任园长也有十来年,还真是从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这兄妹俩看着不像三岁,倒像是要再大上两三岁。  尤其是哥哥殷怀瑜,沉默寡言的,本以为是刚上幼儿园,孩子离开家人会担心恐慌,不肯和陌生人交流……  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  园长上午的时候是这样认为的,可下午出了事之后,园长看向殷怀瑜的表情便彻底变了。  这孩子恐怕不是害羞和胆怯……  出手就将人推倒在地上,扑上去就用小拳头打人。  三岁孩子力气的确算不上多大, 可他打的对象也是一般年纪的孩子……  那么一摔,这叫岳文山的孩子便摔破了手肘和膝盖,顿时哭的极为可怜。  孩子在一块儿打闹实属常见,但多是玩闹,并且基本也都要再年长上些岁数。  三岁孩子这样揍人……不是随手打一下或两下,而是真的有攻击性的打人……  园长当机立断叫来了双方孩子的家长。  “哥哥……”  双双根本就是坐不住的性子。  外加上这小丫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啥别的小朋友都在教室里和漂亮老师一块儿玩游戏,堆沙子……  她和哥哥,还有这个小胖子哥哥却得干坐在这。  “恩?”  煌太子淡淡应了声,看向妹妹。  双双突地脱了鞋,然后伸着两只光脚丫子左右摇摆的晃着,冲着煌太子便是一阵傻笑。  “鞋鞋穿啊……”  煌太子像个小大人似得念叨了一句。  双双这不仅是没打算穿上鞋子,还爬上了沙发上站了起来……  三个大人此时都看着双双。  园长忙出声道,  “殷瑾兮小朋友,把鞋子穿好哦,站起来太危险了啊。”  说着便起身要给殷瑾兮把鞋子穿上。  双双见园长走了过来,忙嘟起嘴,小手摸摸自个儿的屁股,正儿八经道,  “坐好久,屁屁痛痛啊……”  “噗……”  园长看着双双这可爱乖张的模样儿,这小爪子还一本正经的在自己屁股上揉着,不由笑了出来。  忙走了过去,一脸宠爱喜欢,  “园长阿姨帮你揉揉就不疼了啊。”  “谢谢您!”  双双忙大声道!一个“您”字加重了语气,仿佛是表达出了小丫头一百二十分的诚意。  园长心中一暖,忙把双双一抱,揉了揉小丫头的屁股。  双双高兴的笑开了。  这不怕生的小丫头和她哥哥的性格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殷怀瑜是绝对不会让她这么抱的,一般生人想碰他,他都会下意识的躲开。  此时园长抱着瑾兮,这视线不小心扫到了坐在一旁的殷怀瑜,只见这男孩儿五官已经拧在了一起,表现出了不悦。  “妈妈啥时来啊?”  双双摸了摸园长的耳朵,可怜兮兮的问道。  “应该很快了吧!”  “哼!”  就在园长和双双有一句没一句时,坐在对面的岳太太忍不住重重哼了声!  园长心下一惊,忙让双双重新坐好,便坐回自己的原位。  “牡丹幼儿园园长就是这么对待有暴力倾向的孩子的?”  岳太太冷嘲热讽道,“看来我家儿子是没法在这幼儿园继续待下去了。”  “岳太太,您先别生气,殷瑾兮小朋友还是很可爱的,我相信今天的事情绝对只是偶然的意外,孩子都还小……”  “小是理由么!小就可以这么打人了?!那长大了还不杀人放火啊?!”  岳太太这声音陡然就拔高。  一是愤怒,二是有心想要威吓对面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  双双果然被吓了一跳,一双大眼都瞪圆了……  岳太太心下冷哼着,这小丫头是知道怕了吧!  却没料到,双双被这么一吓后,身体都跟着抖了一抖,忙凑到哥哥耳边,像是说悄悄话似得,道,  “哥,哥哥,这阿姨……凶死了哦……母,母老虎哦……好怕人呶……”  然而这悄悄话也只有双双自个儿觉得旁人听不见。  本就安静得很的办公室,小丫头故意压低的声音在岳太太听来,那根本就是无数倍的放大!  “恩!”  煌太子听完后,很是认真的应了声,而后抬手拍拍双双的小背,像是在让双双不要害怕。  岳太太顿时气的有些急火攻心,若不是有人在,她恨不得抬手狠狠的打上一顿这兄妹俩!  一旁的园长心思细腻,对孩子的观察甚微。  她心下虽是觉得殷怀瑜这男孩儿有些异于一般孩子,可看得出,这做哥哥的,非常护妹妹。  就是殷怀瑜打岳文山的起因……也是因为妹妹殷瑾兮的书包被岳文山扯坏。  这是幼儿园监控里录下来的情景。  今天是开园第一天,这些孩子,园长也都是第一次接触。  每个孩子什么样个性,有什么样的特点,她也不清楚。  加之,孩子的表达能力有限,让他们还原出事情的起因多少有些困难。  园长虽是带着岳先生和岳太太看了园内的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是岳文山把殷瑾兮的小书包背在自己身上,这殷瑾兮见自己书包被别人背了不高兴便去抢,谁知这一抢,两个孩子就抢上了。  书包上挂着一个玩偶布袋子,上面写着殷瑾兮的名字以及家庭地址和家长联系电话。  这么一扯,岳文山便把这布袋子给拽了下来。  殷瑾兮立刻就哭了,这殷怀瑜原本趴在垫子上睡觉,一听妹妹哭了,立马就醒了,揉揉眼睛看了看情况,二话不说就把岳文山给推倒了!  要论对错,那的确是岳文山先破坏殷瑾兮的东西。  但这些在幼儿园里倒是常见,鲜见的便是像殷怀瑜这样……真的抡拳头打人。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应该用拳头来解决。  起码园长是这么认为的。  大概岳先生和岳太太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园长无法苟同的是岳先生和岳太太的心态……  自家孩子扯坏了别的小孩的东西,便说三岁孩子能懂什么,玩在一起总有些摩擦。  可到了别家孩子打了自家孩子,又说三岁孩子便如此,长大那还得了?  典型的对己对人两套标准。  这岳先生是某企业的老板,财大气粗的,园长也不敢轻易得罪。  帮谁劝谁都很为难。  好在园长对这批新生的家庭背景都有个基本了解。  要论家庭背景……只怕这殷怀瑜和殷瑾兮的背景要更吓人些。  “这兄妹俩的家长到底什么时候才来?”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岳先生有些不耐烦了,“这都多长时间了?不是谁都像一般人一样,时间可以随便打水漂。”  “应,应该快了吧,说是在路上了。”  园长擦擦脸上的汗,忙道。  “我看这两个孩子的父母也是不管他们,估摸着平时对孩子的教育也不上心,只怕是有人生,没人教。”  岳太太冷冷道。  “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小萌敲了敲门,门开了一个小口,她探进个脑袋,颇不好意思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