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628有人欺负双双就要打

628有人欺负双双就要打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52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9:2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广而告之:两会期间,监管严格,文里禁止涉黄涉政,所以之后的更新内容里,会尽可能的淡化官员名称和城市,如有表达不便之处,请大家意会就好!】  ————  “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小萌敲了敲门,门开了一个小口,她探进个脑袋,颇不好意思道。  “妈妈!”  “妈妈……”  小萌的声音一出来,双双和煌煌立马条件反射似得把头扭向了门口,动作极其的一致统一。  双双这连鞋子都不穿,爬下沙发就就朝苏小萌跑了过去,要抱抱,一如往常在家里迎接小萌回来一般。  煌太子倒是规矩些,还端坐在沙发上,只是目光紧紧的看着苏小萌。  而此时园长虽是赶紧起身准备迎接苏小萌,却没有忽视殷怀瑜的小动作。  这孩子双手绞在一起,竟开始露出了些许不安。  这一细节让园长心下更是觉得惊奇……因着这孩子也并不是纯粹的想要以暴力去解决问题,他也知道……暴力是不对的。  此刻,母亲来了,他也知道自己会受责骂么?  小萌忙抱起双双,赶忙走到园长跟前,  “园长您好,我是怀瑜和瑾兮的妈妈。真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也没等多久。”  “想必这就是受伤孩子的父母吧?”  小萌明知故问着,一脸的单纯,尤其这一双晶亮的葡萄似的大眼睛,和她怀里抱着的殷瑾兮如出一辙。  任谁看了,一时间都不忍恶言相,尤其是男人。  “是啊,这就是岳文山小朋友,这位是岳文山小朋友的父亲岳先生,这位是岳太太。”  “哦哦!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叫苏小萌,殷怀瑜和殷瑾兮的妈妈。”  苏小萌……  岳太太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觉得耳熟的很,但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倒是岳先生,几乎是在小萌进来的瞬间便认出了这女人。  赶忙站起,这一举动自是招来自家妻子的不满。  苏小萌本就长得极有灵气,如今气质内涵历经时间打磨,终是变得更为动人,到哪儿都仿佛自带光环般。  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带着她的自信。  女人这种生物,尽管随着社会和时代的更迭变化,愈发的独立自强,但依旧还是有不在少数的女性无法掩盖和抹去深深扎根在血液里头的“善妒”和“攀比”。  这岳太太本就生的极好,嫁了个老板,生活得意,自我膨胀。  可眼下,苏小萌这么走了进来,“善妒”和“攀比”的劣根性便展现出来了。  丈夫这么一站,岳太太的第一想法便是被美瑟佑惑。  心里头的不满当即就显露到了施满脂粉的脸上,在丈夫没开口之前,便已经开了口,  “原来你就是这俩孩子的妈妈,看你的样子,也应是知书达理的人,可你的儿子年纪这么小,却已经学会打人了……我是真的很好奇,这两个孩子从小接受的是什么教育。”  岳太太言辞不算激烈,毕竟她也要维持住自己的风度,但话里带着的讽刺,却毕露无遗。  “是我的错,不管怎样,我的孩子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确是我教育有问题,岳太太消消气,先容我详细了解一下情况,好吗?”  苏小萌温声细语的说着,非常的客气有礼。  顿时让岳太太这一拳头像是砸在了棉花上般无力。  这一来一回,岳先生的脸色却已经青了,忙看了眼妻子,小声道,  “你不要再说话了。”  这一嘀咕,倒是让岳太太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怒气更甚,  “你说什么?”  岳先生也深知自己的妻子是怎样一个急躁的脾气,见妻子脸色一变,便知妻子这脾气上来了,此时若是与她再多做解释,只怕越说越乱。  于是,他只是皱了皱眉,对妻子保持缄默。  一人不开口,神仙难下手……大抵如此。  丈夫不再吭声,岳太太就是再想质问些什么,也打住了。  总不能儿子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解决,他们自家人就先吵起来了。  苏小萌把双双放到沙发上,见她脚丫子光着,不由皱眉,  “怎么把鞋子给脱了?”  “嘿嘿。”  她就傻笑,鬼知道她为啥脱鞋子,估摸着她自个儿也不知道。  小萌帮着双双把鞋子穿上,抬眼间与煌太子目光相对,便随口问道,  “煌煌,你怎么了啊?怎么打别的小朋友?”  煌太子的手指绞的更卖力了,直直的看着苏小萌,良久才松开绞在一起的手,而后把右手朝苏小萌摊开,只见小拳头里一直紧紧攥着的便是挂在双双书包上的那个玩偶模样儿的布袋子。  同样的布袋子,煌太子书包上也有一个,都是白思弦给两个小家伙亲手缝的。  怕的就是万一走丢,遇上好心人还能给联系到。  煌煌虽是不太清楚这两个布袋子有什么作用,但布袋子是外婆给缝的。  双双心大,坏了也就伤心一时,而后便没心眼儿似的忘了。  但煌煌没这么容易忘怀,他自己本身也喜欢弄些小手工,折纸也好,搭模型也好,这孩子心细的很,自己知道做一样东西有多辛苦。  加之他是亲眼见外婆一针一线的给他们缝,然后挂在他们书包上的。  岳文山把东西扯了下来,他就不能放过他。  当然,这只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妹妹摔了,哭了。  煌太子纵然聪慧过人,心思敏锐,却不是个将情绪溢于言表的人,约莫是随了殷时修的性子。  加之三岁孩子的表达能力到底有限,更别说是用言语表达所谓的动机和情绪之类的了。  小萌看着煌太子手里头的玩偶布袋子,伸手拿了过来。  双双果真是忘了这布袋子,此刻见到,眼睛一亮,竟是向妈妈介绍道,  “妈妈,这是外婆给双双的哦。”  “……”  小萌自然是认得这东西。  一旁的园长忙道,  “教室里的监控表示,是岳文山小朋友背了殷瑾兮的书包,然后和殷瑾兮拉扯书包的时候把这东西给扯了下来。然后殷怀瑜便一把推倒了岳文山,打了岳文山,瑾兮妈妈,你要不要自己看一下录像?”  苏小萌把布袋子放到双双手里,  “收好,回家后妈妈再帮你挂上。”  “哦!好!”  双双这一听便开心了,忙把东西给收好。  小萌再看向煌太子……只见煌煌的表情显得愈加不安局促,两只手也绞在了一起。  她保持着和煌太子视线相平的姿势,看着他,认真道,  “和岳文山小朋友道歉好不好?”  “……”  煌太子看着苏小萌,晶亮的眼睛睁的很大。  苏小萌不知道别的孩子能对“道歉”这二字理解到什么程度,但她的儿子殷怀瑜,不会理解错这“二字”。  约莫也正因此,小家伙脸上的不情愿愈发的明显。  “你打人,就是不对,来幼儿园之前,妈妈是不是说过要和其他小朋友友好相处,绝对不能打人?”  “……”  煌太子闭着嘴,依旧紧紧的看着苏小萌,一双眼里像是有很多话想说,良久,视线从苏小萌脸上移开。  从小家伙的侧脸看过去,眼眶里积蓄着的水光倒是更加明显。  苏小萌握住煌太子的手,  “煌儿,看着妈妈,好好的和岳文山小朋友道歉。不然,妈妈也要生气了。”  见母亲的脸板了下来,煌太子终于忍不住了,嘴巴一张,便大声道,  “爸爸说,有人欺负双双就要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